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惊天巨变

第三百八十五章 惊天巨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縯与刘玄的四名护卫战到一起,更确切的说,刘縯是被这四名护卫死死拖住。很快,王匡等人都已跑出大殿,躲到外面,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皇宫侍卫们。

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

刘縯的武艺再高强,也不可能是这么多人的对手。他正和四名护卫拼杀的时候,突然间,侍卫当中射出来一支冷箭,正中他的后背。

噗!箭矢深深钉入他的体内,也让刘縯疼得闷哼一声,他使出全力的向前挥出一剑。一名护卫急忙持剑格挡。

当啷!剑与剑的碰撞,爆出一团火星子,那名护卫被震得臂膀发麻,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刘縯垫步上前,一剑直取他的胸口。

另外三名护卫见状,急忙出剑攻向刘縯,想以此来解同伴之危。可是他们没想到,刘縯对他们的攻击不躲不避,视而不见,剑锋依旧径直地刺向同伴。

噗!刘縯的手中剑贯穿了对面护卫的胸膛,不过另外三名护卫的剑也同样伤到了他。

其中一剑在他的脖侧划开一条口子,另一剑则是砍在他的背上,第三剑则是深深刺入他的肋下。

不等对方拔剑,刘縯猛的一抬手,把刺入自己肋下的剑身抓住。对方未能一下子把剑拔出来,稍愣之机,刘縯回手一剑,砍断了对方的脖颈。

四名护卫去其二,不过刘縯的身上又多出两条致命的伤口,肋下的血窟窿血流如注,汩汩的往外流淌,背后的伤口,把他的后衣襟都染红。

刘縯瞪着血红的眼睛,仿佛感觉不到痛似的,抬起手中剑,环指四周,厉声喊喝道:“不怕死的,就尽管上吧!”

此时涌入大殿里的侍卫,得有数百人之多,可是这么多的人,硬是被刘縯一个人吓得纷纷退后,即便那两名武艺高强的护卫,也不敢贸然上前。

恰在这时,人群当中又飞出一支冷箭,这回箭矢钉在刘縯的大腿上,让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旁踉跄了一步。刘縯以佩剑拄地,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子。

他喘息了两口气,猛的大吼一声,直奔着飞来冷箭那边的人群冲杀过去。

他一个人,杀向数以百计的侍卫,其身影瞬间便被周围的人群所淹没,只能听到人群当中传出一阵阵激烈的打斗声和心思裂肺的惨叫声……

这天晚上,更始朝廷在宛城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刘縯和刘稷因图谋造反,被刘玄下令斩首。

直到翌日天亮,事情才被刘玄公布出来。刘縯被处死的消息,让整个宛城都震惊了,尤其是刘氏宗亲们,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刘玄竟然把刘縯和刘稷都杀了,难道他疯魔了不

成?

要说刘縯不把刘玄放在眼里,刘氏宗亲都相信,但要说刘縯造反,没人相信。

刘縯的手底下明明有数万大军,他若要造反,还回宛城做什么?即便回宛城,又怎么可能只带区区三千人?

当天,以国三老刘良为首的刘氏宗亲,便一同来到皇宫,面见刘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晚上,刘玄也是一宿没睡,眼珠子上爬满了血丝,满脸的倦容。

他看着下面一张张的熟悉的面孔,吞了口唾沫,说道:“刘縯、刘稷,图谋造反,证据确凿,处死他二人,朕也是无奈之举,颇感心痛啊!”

刘良闻言,身子哆嗦得厉害,虽说平日里刘良和刘縯总是吵架,但刘良毕竟是刘縯的亲叔叔,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

他直视着刘玄,颤声问道:“伯升怎会图谋造反?陛下所说的证据,又在哪里?”

“这……”刘玄给刘縯定个图谋造反的罪名,本来就是欲加之罪,哪里有什么证据?

他正支支吾吾之际,一旁的王匡冷笑出声,说道:“刘稷有不臣之心,证据确凿!”

说着话,他向刘玄使个眼sè。刘玄回过神来,连忙令人把记录着刘稷言论的证据拿出来,由内侍递交刘良等人过目。

众人看罢,无不眉头紧锁,脸sèyīn沉,这些所谓的罪证,就只是记录一些刘稷平日里说的胡话,且没有一条是和刘縯有关的。

刘良看罢,红着眼睛地问道:“这就是陛下所说的罪证?”王匡慢悠悠地说道:“刘稷乃刘縯的心腹部下,刘稷图谋不轨,有不臣之心,难道会和刘縯无关吗?如果没有刘縯在背后给刘稷撑腰,刘稷敢当众发表这些言论吗?再者说

,昨晚刘縯入宫行刺可是事实,皇宫里的人,可都有看到,众目睽睽之下,罪证确凿,国三老现在可是想为刘縯翻案?”

没有了刘縯这个最大的政敌,最大的威胁,王匡已不再把任何的刘氏宗亲放在眼里,朝堂上,刘玄几乎都没有说话的机会,完全是王匡一人在说。

刘良被王匡气得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说不出话来。在场的刘祉、刘庆、刘歙、刘赐、刘信等刘氏宗亲们眼巴巴地看着刘玄。刘玄则是低垂着头,根本不敢看众人的眼神。

见刘氏宗亲们都不再言语,王匡嘴角勾起,转身对刘玄拱了拱手,冷笑着说道:“陛下,以后倘若再有人敢为佞臣贼子说话,当以同罪论处才是!”

刘玄缩了缩脖子,看着王匡,一句话都没敢说。

王匡笑问道:“陛下没听到臣的话?”

刘玄身子一震,连忙应道:“朕……朕听到了,就……就依定国公所言,从今往后,任何人不得再为刘縯、刘稷说话,否则,以……以同罪论处!”

刘縯在的时候,刘玄觉得自己的帝位受到了威胁,现在刘縯死了,刘玄也并未觉得轻松。

原本他是在夹缝中生存,现在刘縯死了,没有了夹缝,变成了绿林系一家独大,而他则被死死压在下面,这让刘玄感觉自己的处境更加困难,都有种窒息感。

看着窝窝囊囊的刘玄,再瞧瞧气焰嚣张的王匡,刘氏宗亲们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暗叹了一声。早知是这样,当初他们真应该坚决反对推举刘玄为帝。原本以为只要是刘家的人,无论由谁当皇帝都一样,可事实是,刘玄太不争气了,他非但没有想办法去削弱绿林系

,反而还站在绿林系那边,在刘氏宗亲的内部搞起窝里斗,刘縯死了,以后刘氏宗亲这边还有谁能牵制绿林系的人,还有谁能与绿林系的人相抗衡?

刘良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他沉默了许久,问道:“伯升的家眷,陛下打算如何处置?”

王匡说道:“佞臣贼子,理当满门抄斩!”

刘良闻言,眼珠子更红,他边向王匡走过去,边伸长着脖子,手掌还在自己的脖颈间来回划动,说道:“既然如此,定国公就先杀了老夫吧!”

王匡没想到刘良会和自己玩这一套,后退了两步,气恼地怒视着刘良。

刘赐直勾勾地看着刘玄,问道:“陛下真要灭伯升的满门?”

他是刘玄是亲叔叔,和刘玄的感情,要比其它的刘氏宗亲更近一些。见叔父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刘玄头垂得更低。

要如何处置刘縯的家眷,他根本不敢做出决定,只能怯生生地看向王匡。

见状,在场众人都懂了,刘玄自己什么都决定不了,真正有决定权的人根本不是他这个天子,而是定国公王匡。

刘赐的性格和刘稷相似,同样是口无遮拦,脾气火爆。他看向王匡,大声说道:“无论是谁,若想杀害伯升家眷,得先过我刘赐这一关,大不了,就连我刘赐一并杀掉!”

“对!有能耐,就把我们这些刘氏宗亲都杀了吧!”刘赐的性格,在刘氏宗亲当中并不讨喜,不过这一次,刘氏宗亲都站在了刘赐这一边。

很简单,唇亡齿寒。刘縯在的时候,他们对绿林系那边的压力,感受得还不算真切,天塌了,也有刘縯去顶着。

可现在不一样了,刘縯被刘玄所杀,此时,他们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绿林系带来的压力和威胁。

谁又敢保证,刘縯今日之下场,不会是自己的明天?

对于保护刘縯家眷这件事,刘氏宗亲同仇敌忾,难得的上下统一。

见状,王匡暗暗皱眉,没有了刘縯的刘氏宗亲,就如同断了爪牙的老虎,已不足为虑,但真要和刘氏宗亲彻底闹翻,对他自己也没什么好处。再者说,刘縯都已经死了,他家眷的死活,和他也没多大关系,毕竟杀死刘縯的人是刘玄,以后刘縯的后人长大了,要报仇,也找不到自己的头上,只能去找刘玄算账,

自己现在,也没必要去充当这个恶人。

想到这里,他耸耸肩,说道:“刘縯的家眷该如何处置,就由陛下自家做主吧!”

刘玄小心翼翼地看着王匡,问道:“那……那定国公的意思,是杀,还是不杀?”

王匡暗暗翻了翻白眼,沉声说道:“臣刚才已说过了,此事可由陛下自己做主!”

刘玄吞了口唾沫,试探性地问道:“那……不杀?”

“陛下自己做主就好。”王匡耐着性子,没好气地说道。

“那、那就不杀吧!”刘玄壮着胆子说道,说话时,他的目光还一直在向王匡那边飘,见自己说完,王匡脸sè如常,并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情绪,他这才放下心来。

他郑重其事地大点其头,说道:“刘縯一人之过,不应牵连家人,朕法外开恩,饶过刘縯家眷,赦免他们无罪!”

听闻刘玄的这番话,刘良等人并没有心存感激,反而让他们都有鼻头发酸,抱头痛哭的冲动。他们一是悲刘縯的无辜殒命,二是悲刘玄的蠢笨无能。堂堂大汉天子,自己什么决定都做不了,什么事情都得看外臣的脸sè,这还算是什么天子?这更始朝廷,还能算是刘家的朝廷吗?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五章 惊天巨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