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717章 药不能停

0717章 药不能停

杀还是不杀?

杀肯定是要杀,可是怎么杀,什么时候杀却要有一个周全的考虑。

被窝里,宁涛琢磨着,眉头越皱越高。

有个妖精很调皮,可他却拿她没有办法。

怎么杀,什么时候杀?

继续想。

一颗螓首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一头乌黑的秀发乱乱的,脸也红红的。她一冒头出来,被窝里顿时水银泻地流出一片朦胧如月华的光辉。

那是她的本命珍珠,一旦她的本命珍珠开始发光,那就预示着有事发生。宁涛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虽然才半个多月,但这种情况他已经是很熟悉的了。

“宁哥哥,你在想什么呀?”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好像三天没吃饭一般没有力气。

可那却是一个假象,软绵绵的她一个顶三个。

宁涛延迟了一下才说道:“我在琢磨尼古拉斯康帝想干什么,还有什么时候,怎么杀了那两个战争犯。”

“不是三个吗?”

宁涛说道:“有一个不是战争犯,那个石川五右卫门,他算起来还是一个侠盗,专门帮助穷人的侠盗,这样的人我不能杀。”

“待会儿再琢磨好吗?”软天音软绵绵地道。

“那个……干什么?”

“你该吃药了。”她说。

宁涛:“……”

她爬了出来,跪在了宁涛的身边,行着大礼,一边笑着说道:“主公,臣妾把药都给你熬好了。”

“是药三分毒啊,吃太多不好。”宁涛的脑壳痛。

她的笑容灿烂:“补药,没事。”

宁涛:“……”

“主公矜持,还是让臣妾伺候主公吃药吧。”她说,然后奉药。

这还真是药不能停啊。

宁涛闭上了眼睛,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一会儿时间过去了,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轻声慢语:“宁哥哥,你说我会不会怀上孩子?”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想起问我这个?”宁涛倒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好想要一个孩子,可我又怕三个主母都没有怀上孩子,我却怀上了,她们会很生气的。”她很愁楚的样子。

宁涛笑着说道:“一家人,她们不会生气的。如果她们欺负你,我就打她们屁股,你看好不好?”

“不能打,不能打,你打她们,她们就更讨厌我了,千万不能打,你要打就打我,我受得了。”她说。

她还是真是纯洁善良到了极点。

宁涛心中泛起一片宠溺和怜惜,却又莫名其妙地想到了自身的命运,心中又泛起一丝愁绪:“你不提孩子我还没多想,你一提我就觉得有些奇怪,我和她们三个在一起的日子也很久了,可是她们没有一个怀上我的孩子,可我的身体肯定没有问题,天音你说……这事会不会跟天道医馆有关?”

软天音想了一下:“或许与它有关,等回去以后我去跪拜它,求它赐子,我想它一定会应允的。”

宁涛笑着说道:“跪拜它,你把它当神了吗?”

软天音说道:“管它是神还是菩萨,只要能让我怀上你的孩子,我就拜它敬它。”

或许是她的这句话触动了什么,就在这一点点的时间里,宁涛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点东西,他的心里暗暗地道:“它控制着我,难道真是它不想让我有后?我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天生啊……天生!”

天生,这或许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如果天生的善恶中间人能繁衍,那还算什么天生?

软天音闭上了眼睛,嘴里嘀嘀咕咕。

宁涛收起了思绪,好奇地道:“你在干什么?”

软天音嘀咕完了,睁开眼睛笑着说道:“我刚刚向天道医馆里的那只鼎许了个愿,主公要不……你再吃点药?”

宁涛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好几颗虚汗,就算是大补的仙丹这样吃也会吃死人吧?

“啊!”

楼下突然传来了一个惨叫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东西摔碎在地上的声音。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视线也移到了门口。

楼下突然又传来了震耳的枪声。

宁涛一把掀开被子,跳下床就开穿衣服。

软天音也从床上下来,慌慌张张地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穿上。

两人刚刚穿好衣服,门外的走廊里就传来了脚步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有德语还有日语,有点混乱。

软天音弯腰去拿放在床下的枪械法器,却就在那一瞬间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南造云子、穆勒还有沃夫冈从门口涌了进来,门口还站着一个人,石川五右卫门,他的怀里插着一把武士刀,正是那把肥前国忠吉。

这把日本名刀究竟是他的,还是裕仁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用它的人。它在裕仁的手里只是一件装饰品,犹如现代男人手腕上的百达翡丽之类的名表一样,可在他的手里却好像拥有了灵魂,一个凶残霸气的灵魂。

南造云子、穆勒和沃夫冈的手中都拿着枪,但宁涛的第一反应却不是制止这些人,而是搂住抓住软天音准备去抓枪械法器的手,一把将她扯到了他的身后。

他的脸可以挨子弹,但软天音不行,他首先考虑的也只是她的安全。

“吼!”穆勒冲宁涛露出了四颗锋利的切齿,面孔狰狞。

“你们……”宁涛故作紧张的样子,“你们想干什么?我可以把钱全部给你们,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和我的女朋友。”

沃夫冈说道:“南造小姐,吃他们的血肉可以获得他们的生命力,这样我们就能活得更久。”

他用的是英语,宁涛能听懂。

南造云子的眼眸里迸射出了兴奋和邪恶的神光:“那个男的给我和,那个女的给你们。”

穆勒邪笑道:“就这么说定了。”

南造云子回头看了还站在门口的石川五右卫门一眼,不满地道:“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进来,杀了他!”

“够了!”石川五右卫门怒道:“我不是你的手下,你最好给我放尊重一点!还有,这两个人明显不是战士,手里也没有武器,我不会杀手无寸铁的平民,那是武士的耻辱!”

南造云子也不客气:“我要怎么跟你说你才明白,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你熟悉的那个武士的世界已经过去了!这个世界没有武士的荣耀,只有利益!”

两个日本人的日语互怼,宁涛根本就听不懂,可这却给他创造了一个解决麻烦的机会。

就在南造云子凶巴巴地跟石川五右卫门说话,两个德国人显得有些不耐烦,移目去看石川五右卫门的那一刹那间,宁涛猛地抓住床上的被子,一抖手扔向了穆勒、沃夫冈和南造云子。

张开的被子落在了三人的头顶上。

宁涛探手抓起藏在床下的法器枪械,搂着软天音的腰往窗户奔去,一步冲刺,腾空而起。即将撞到窗户的时候,他用法器枪械的枪管挑起了放在窗台旁边的桌上的背包。

哗啦!

窗户四分五裂,玻璃和木料的碎片横飞。

宁涛和软天音穿窗而出,虚空踏一步,平稳着地。

屋子里,南造云子、穆勒和沃夫冈这才掀开盖在头上的被子冲向破开的窗户。可是等到三人冲到窗户前的时候,宁涛和软天音已经跑没影了。

“可恶!混蛋”南造云子的愤怒的声音很远都能听见。

宁涛和软天音却并没有跑远,落地之后宁涛便带着软天音躲到了侧面的墙角后面。

“为什么不杀了他们?”软天音凑到宁涛的耳边小声地道。

宁涛凑到了她的耳边:“还不到时候,过了明晚,我必杀这些活死人。”

突然一声枪响,身边的木质墙壁顿时破了一个洞。

透过那透光的枪洞里,宁涛一眼便看见雄鹿老爹捂着胸口正往地上倒下去。在他的身边,赫然躺着他的儿子猎枪。

猎枪的胸膛已经被鲜血染红,冒着热气的鲜血仍旧往外涌。

开枪的是几个欧洲人中的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几个欧洲人也是被尼古拉斯康帝召集到这里来的活死人。

刚才被南造云子等人威胁,宁涛的恶面也没有苏醒,那或许是药吃多了还处在药力作用下的原因,此刻突然见到有人当面行凶,他的恶面瞬间苏醒,眼眸黑化,戾气也透体而出。

一只柔软的樱唇突然嘟了上来……

宁涛眼眸中的黑光快速消退,身上的戾气也快速减弱。

软天音就是他的药,而药不能停。

如果他要动手他早就动手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如果不是及时吃了药,之前的为了大局的隐忍恐怕就白费了。

“我们下去搜一搜,不能让对情侣跑了!”南造云子的声音。

随即旅馆里传来一片下楼的脚步声,急促而凌乱。

“宁哥哥,我们走。”软天音说。

宁涛点了一下头,拉着她的手就往旅馆一侧的树林里跑去。没跑多远身后就传来了枪声,一梭子子弹呼啸而来,一部分击中了水泥地面,溅起一团火星,一部分打在了树干上,木屑横飞。还

一颗击中了宁涛的后背,给他带来了一点钝器撞击的感觉。他故意放慢了一步,用身体挡住了软天音,还为她拉起了天宝法衣的兜帽。

自己的女人,怎么呵护都不过分。

几个追兵追出来,两人已经消失在了漆黑一片的树林之中。

几个追兵追进了树林。

看网友对 0717章 药不能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