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该长大了

第三百八十七章 该长大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在营帐内放声大哭,悲痛欲绝,朱祐在等人在营帐外,通过小梅也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呆若木鸡。

没想到,宛城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主公的大哥竟然因为谋反被杀。

朱祐眼圈一红,眼泪也簌簌流淌下来。刘秀麾下的众人,朱祐和刘縯的感情是最深的,毕竟从小就认识,刘縯对他就像对自家的弟弟一样,非常的照顾。

他咧着嘴,一边呜呜地大哭,一边囫囵不清地说道:“大哥怎会谋反?他们这是合起伙来诬陷大哥……”

刘縯若谋反,不可能不知会刘秀,可己方这边一点风声都没有,还在汝南这里拼死作战呢。

再者说,刘縯真造反了,就应该率领麾下的大军回宛城,可刘縯的军队还在鲁阳呢,又何谈的谋反?这显然是欲加之罪。

其余众人眼圈也都湿红,人们在悲痛的同时,也预感到要变天了。刘玄、王匡等人谋害了刘縯,他们能放过主公吗?接下来,这些人一定是把矛头指向主公。

他们想回到营帐里,和刘秀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但听着营帐内悲痛欲绝的哭泣之声,人们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进去。

刘秀和刘縯的感情有多深厚,他们再清楚不过,刘秀听闻这样的噩耗,会是怎样的心情,他们也都能感同身受。

也不知过了多久,起码有半个多时辰,营帐内的哭声才停下来。众人互相看了看,最后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朱祐身上,意思再明显不过,让他先进帐中看看。

朱祐抹了抹脸上的泪痕,点点头,走到营帐的门口,向里面轻声问道:“主公?主公?”

营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朱祐连唤了好几声,仍未听到刘秀的回音,他感觉不对劲,撩起帘帐,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进来后,他举目一瞧,刘秀趴在桌案上,双目紧闭,人业已晕死过去。朱祐身子一震,边疾步上前,边大声说道:“主公——”

听朱祐的声音不对,外面的众人一股脑地跑了进来,看到昏迷的刘秀,他们也都慌了,铫期回头,急声喊道:“医官!速请医官!”

当刘秀苏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当天深夜,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跪坐在床榻旁的朱祐,刘秀的眼泪又流淌下来。

朱祐连忙向前凑了凑,红着眼睛说道:“主公要节哀,主公不能伤了自己的身子啊……”

刘秀哽咽着说道:“我与大哥,相依为命,大哥一人,撑起刘氏,他……他怎能如此……加害大哥……”

此时的刘秀,神智都是模糊的,说出的话,也是东一句西一句,没什么逻辑。

但朱祐能听得懂,他用袖子揉了揉眼睛,说道:“主公,大哥遇害之仇,我们一定要报!”

刘秀目光呆滞地看着棚顶,嗓子沙哑地说道:“大哥帮他们打下了天下,他们又怎能如此待大哥……”说着话,他慢慢垂下眼帘,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这次,刘秀一直昏睡到第二天天亮,人才幽幽转醒。

只一天的时间,再看刘秀,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眼窝深陷,面颊也凹了进去,原本亮晶晶的眼睛,现在业已失去了光彩。

朱祐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刘秀醒了,他又惊又喜地小声说道:“主公醒了!我刚刚熬了些粥,我这就去取来。”

刘秀坐在床榻上,目光呆滞,一声没吭。见状,朱祐心里发酸,急忙转身走出刘秀的寝帐,到了外面,他才擦了擦眼泪。

没过多久,朱祐端着一碗粥,回到寝帐中,在刘秀的近前跪坐下来,轻声细语地说道:“主公,先喝点粥吧?”

刘秀缓缓摇了摇头。现在的他,嗓子眼就如同着了火似的,别说是粥,就算是吞咽唾沫,都如同针扎般的刺痛。

朱祐跪坐在旁,双手捧着碗,低垂下头。

寝帐里瞬时间安静了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刘秀呆滞的眼神总算渐渐有了焦距,他机械性地扭转过头,看向朱祐,抬起手臂,向外挥了挥。

“主公——”朱祐哽咽着轻声唤他,刘秀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再次向外挥了挥手。

朱祐无奈,从地上站起,带着哭腔说道:“主公要保重身体啊!”说着话,他躬了躬身,退出寝帐。

他离开后,刘秀身子向后一仰,再次倒在床榻上,慢慢闭上眼睛。现在的刘秀,心理支柱崩塌,和一具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

这一天的时间里,刘秀一句话没说,一粒米没吃,一滴水没喝。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如同死人一般。

翌日早上,马武和冯异也闻讯相继返回平舆。

只是,他二人的回来,也没有让刘秀的情况缓解,他依旧是躺在床上,不吃不喝。整个人,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得消瘦、憔悴。

众人明白,刘秀这是以折磨他自己的身体,来缓解心中的悲痛。但他们对此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哪怕他能大哭出来,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也比现在这样不吃不喝,不哭不笑要强得多。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有一人来到了汉军大营,严光。

听闻严光到来的消息,面如死灰的朱祐,眼睛突的一亮,腾的一下跳了起来。

汉军在淯水之滨,打败了南阳太守甄阜和都尉梁丘赐的大军后,严光便去云游天下了。

他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期间一点消息都没有,没想到,现在他竟然来到了汝南的平舆。

朱祐是一溜小跑的跑出大营的,看到严光,他快步上前,拱手施礼,说道:“子陵兄,你可算回来了,宛城出了大事……”

严光向他摆摆手,说道:“我已经听说了。”刘縯被杀,这么大的事,消息早已传遍大江南北,即便是云游中的严光,也听到了消息。

说起来都可笑,刘縯在舂陵骑兵,高举着反莽的大旗,在南阳连战连捷,惊动长安的王莽。

王莽曾公告天下,悬赏刘縯的首级,只要有人能杀掉刘縯,无论出身高低贵贱,皆奖励食邑五万户,黄金十万斤,赐上公爵位。

这么重的奖赏,普天之下也没人能杀掉刘縯,可到最后,杀掉刘縯的人,却是和他并肩作战的王匡等人,是他所效忠的更始皇帝刘玄。

严光看向朱祐,问道:“主公现在的情况如何?”

朱祐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很不好。”

见严光并没有露出惊讶之sè,朱祐继续说道:“自从听说大哥遇害的消息,主公不吃不喝,已经快整整三天了!”

严光点了点头,刘縯遇害,对刘秀的打击有多大,他心里很清楚,也比旁人都看得通透。

刘秀是个有大志的人,只不过与别人不同,他的大志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刘縯身上的。

说白了,到目前为止,刘秀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辅佐刘縯为主,要助刘縯成就一番大业。

他从未想过,离开大哥,自己去成就一番大业。所以刘縯遇害的消息,对刘秀的打击绝对是致命的。

严光预料到刘秀的情况会很糟糕,可是在亲眼看到刘秀现在的模样后,他还是被吓了一跳。

寝帐里,光线昏暗,刘秀躺在床上,面颊消瘦,眼窝都陷进去好深,脸sè惨白,毫无血sè,躺在这里,和个死人差不多。

看到刘秀的样子,朱祐心如刀割,轻声说道:“子陵……”

严光向他摆摆手,向朱祐示意‘你先出去’。朱祐没有再多话,转身退出营帐。严光走到床榻近前,轻声说道:“主公!”

他一连叫了好几声,刘秀都毫无反应,严光拧了拧眉头,向旁看了看,见一旁的桌案上放着一碗水。

他拿过碗来,喝了一大口,对准刘秀的脸,噗的一声,把一大口水都喷了出去。

躺在床上,和死人无异的刘秀,终于有了反应,身子震颤了一下,目光转头,看向床边的严光。

后者抽出汗巾,一边擦拭刘秀脸上的水渍,一边说道:“主公,我回来了!”

刘秀好像不认识严光似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好一会,才渐渐有了焦距。他嗓子沙哑的都快听不出来他原本的声音了:“子陵?”

“是我!主公,我回来的晚了!”严光把刘秀脸上的水渍都擦掉,然后冲着刘秀点了点头。

“你……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刘秀眼圈突的一红,颤声说道:“大哥他……”

“我都知道了。”

刘秀一伸手,把严光的衣襟死死抓住,就如同抓住一颗救命稻草似的。

严光低垂下头,抚了抚刘秀抓着自己衣服的手,说道:“人死不能复生,主公要好好的活下去,只有这样,才不会愧对大哥的在天之灵。”

刘秀抓着严光衣襟的手哆嗦起来,眼泪如同短线的珍珠,颤声说道:“子陵,你知道吗,树无根,得死,人无心,又岂能活?我现在,整个心都碎了……”

说话之间,他双手抓住严光的衣襟,放声大哭。

就站在营帐外面的朱祐、马武、铫期、冯异等人听到里面的哭声,人们不由自主地都是长长出了口气,皆有如释重负之感。

他们现在不怕刘秀大哭大闹,就怕他不哭不闹,不吃不喝,不言不语。

树无根,得死,人无心,又岂能活?刘秀的这番话,把严光这个近乎于世外之人,都说得红了眼,把抓揉肠。他任凭刘秀抱着自己大哭,不知过了多久,等刘秀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他重新拿起汗巾,帮着刘秀擦干净脸上的泪痕,说道:“大司徒在,主公就只是个孩子,现在大司

徒不在了,主公也该长大了。”严光对刘秀的了解,看他之透彻,的确无人能比,包括与刘秀关系最为亲密的朱祐在内。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七章 该长大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