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719章 浑身都是戏

0719章 浑身都是戏

黎明的曙光驱散了黑暗,天亮了。

黄石小镇在晨曦中苏醒,街头和码头上都有人在走动。有遛狗的老夫妻,也有晨跑的年轻人,还有在为驾船出游做准备的人,到处都散发着生活的气息。

唯独湖畔旅馆闭着门,静悄悄的,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一个金发的青年和一个亚裔女人从湖畔旅馆一侧的树林里走出来,迎着金sè的晨曦往湖畔旅馆走去。

这个金发青年和亚裔女人就是宁涛和软天音,一张yīn谷镇灵符和一张天字版yīn谷镇灵符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距离湖畔旅馆越来越近。

一扇窗户突然打开,窗户后面出现了一张脸庞。

那是希姆莱附身的沃夫冈的面孔,他直盯盯地看着在正向湖畔旅馆走去的宁涛和软天音。

软天音骤然紧张了起来,她虽然没说出来,可是从她躲闪的眼神就能看出来。这虽然不是她第一次使用yīn谷镇灵符变身某个人,可以前都只是随即的目标,只是为了遮掩自己原来的样貌,可谓是毫无难度。可是这一次却是特定的目标,而且是一个yīn狠歹毒的女间谍活死人,仅仅是语言这一项就是她无法遮掩的破绽,更不用说还有演技了,所以看见希莱姆正在窥探她和宁涛,她控制不住就紧张了。

宁涛忽然停下脚步,忽然将她搂入怀中,一口吻住了她的唇。

“唔……”软天音的身子顿时僵住了,随即软化,情不自禁地圈住了宁涛的脖子。

就像吃货之于美食一样,她对宁涛的一切都毫无免疫能力,尤其是这种侵略性十足的霸道主公式的吻。

二楼的那扇打开的窗户后面,沃夫冈微微愣了一下,反应很是诧异。他之所以好奇地盯着宁涛和软天音看,那是因为两人离开的时间太长了。也倒是的,追杀一个受伤的黑人小子,还有一个亚裔女人怎么会用那么长的时间?可是,看到两人情不自禁的接吻,他心中的那点疑惑就消失了。孤男寡女的在树林里消磨多长时间都很正常,只是两人发展的也忒快了一点……

几秒钟之后沃夫冈刚伸手关上窗户,眼不见心不烦。

宁涛这才与软天音分开。

软天音脸红红的,不敢去看宁涛的眼睛。

宁涛低声说道:“不用紧张,待会儿回到旅馆里,我们就进穆勒的房间,如果有人靠近那个房间,或者敲门,你就发出一点声音。我们只需要度过白天,晚上就能上船去黑火公司的总部。”

“发出什么声音?”软天音有点困惑的样子,“我不会日语,英语就会几个简单的单词,我一开口说话不就穿帮了吗?”

宁涛凑到了她的耳边,对她耳语了一句。

软天音的脸蛋这下红透了,那眼神儿恨不得咬宁涛一口似的。

那么羞耻的事情,怎么能让她来做呢?

“你行不行?”宁涛问她。

软天音咬了咬嘴唇,然后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宁涛搂着她的肩头往湖畔旅馆走去。

湖畔旅馆里很安静,那个被猎枪轰出来的墙洞已经被堵上了,旅馆大堂里的血迹和垃圾也都被打扫干净了。看不见雄鹿和猎枪的尸体,但空气中却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

那对可怜的印第安父子就这么被残害了,如果说这次行动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没人告诉这对父子住在这个旅馆里的都是什么人,还有就是昨天晚上没能救下他们。

可这却不是宁涛见死不救,而是迫于无奈的选择。

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悲剧,如果因为告诉他们而打草惊蛇,死的恐怕就不止是他们两个了,会是更多的人,将来甚至甚至可能是千千万万的人。

宁涛带着软天音上了楼,用穆勒的房卡打开了穆勒的房间。

这个时候隔壁的一道房门突然打开,石川五右卫门出现在了门口,眼神冷漠地看着宁涛和软天音。

宁涛二话没说,一把搂过软天音,一口就亲了下去……

石川五右卫门冷哼了一声,眼眸之中满是轻蔑和厌恶的神光,随后他就退回到了他的房间之中,那房门也砰一声关上了。

这一招还真是灵验。

这些活死人在死亡的世界里待久了,不喜欢阳光,所以会门窗紧闭。他们也早就忘了爱,所以看见有人接吻会心生反感,这些恰恰成了宁涛可以利用的用来蒙混过关的条件。

宁涛和软天音进了屋子,也关上了房门。

两个人待在房间里也不敢贸然说话,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好生无聊。过了一会儿,软天音躺在床上,尝试练习宁涛教她的死缠烂打小鬼吸yīn术。宁涛则搬了一张椅子坐在窗户旁边,琢磨和完善晚上的行动计划,时不时将窗帘拉开一点观察外面的情况。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宁涛慌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形一晃就到了床边。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传来,随后又传来了沃夫冈的声音:“狄特里希……”

他的一句话宁涛就只能听懂一个名字,而且就连这个名字也不能确定。

宁涛向软天音挤了一下眼睛。

正紧张兮兮的软天音这才回过神来,想起宁涛回来前的交代,张开嘴叫了起来:“啊……哦咿……呀呀……”

趁着这个时候宁涛也打开了手机上的一款翻译软件,准备捕捉门外的沃夫冈的声音。

“妈的,狗男女!大白天的……呸!元首要发表演讲,你要不要去?”沃福刚的声音。

翻译软件大致翻译了出来,不过翻译出来的内容里却掺杂了许多毫无意义的感叹词,啊哦咿呀嗯嗯之类的。

门外传来了沃夫刚离开的脚步声,还有骂骂咧咧的声音。

元首要发表演讲,这还真是希特勒的风格。二战之前,希特勒正是通过一系列的演讲成为了德国的领袖,然后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没想到现在以活死人的身份回来了,他还是这么喜欢演讲。

宁涛当然不会去,等到听不见沃夫冈的脚步声之后,他才轻声说道:“好了天音,不用再叫了。”

这声音其实让他也很难受。

软天音跟着闭上了嘴,却用双手捂住了脸,羞得恨不得钻进被窝里的样子。

宁涛忍不住逗她:“你叫得真好听,我都以为是真的了。”

这下软天音真的钻进被窝里去了,把脑袋都盖得严严实实的。

宁涛笑了笑,不忍再逗她,他回到了窗户旁边,然后将窗帘撩开了一点。他的视线穿窗而出,缓缓扫过能看到的所有的地方,不留任何死角。

突然,他的视线停顿了下来,落在了一个正往码头走去的女人的身上。

那个女人穿着一套户外服,头上戴着一只棒球帽,还带着一只口罩,一张脸被遮得严严实实。可是在他的视线,那却是一个妖气冲天的存在!

狐姬来了。

不见她的三个手下,可料想也在附近。

宁涛收回视线,快步来到床边,一把掀开被子。

软天音顿时紧张了起来:“宁哥哥,你要来真的吗?”

宁涛的腿莫名软了一下,忍着笑说道:“狐姬来了,有些情况我得跟她说清楚,你一个留在这里我不放心,我们一起出去吧。”

软天音这才发现自己会错意了,一双手又捂在了脸上……

打开房门,宁涛搂着软天音的腰快速通过走廊。路过元首的房间,房门里传出了慷慨激昂的声音,给人一种偏激的感觉。

元首真的在他的房间里演讲。

宁涛没有丝毫停留,带着软天音下了楼,走出了湖畔旅馆,然后往小镇码头走去。整个过程他都没有松开软天音的腰,即便是有人在暗中窥探,也不至于发现什么破绽。

两人来到了码头上,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码头上眺望远方的狐姬。就在两人踏上码头的时候,狐姬忽然回过头来看着宁涛和软天音,那一刹那间的眼神很是惊讶,以及困惑。

宁涛携着软天音向狐姬走去,一边找一边对着湖里的风景指指点点,连看都没有看狐姬一眼。却在路过狐姬身边的时候,他飞快地说了一句话:“不用看了,是我,我们在小镇东面的树林里见。”

狐姬微微点了一下头,迈步离开码头,然后往小镇的东面走去。

宁涛和软天音站在码头上,假装看了一会儿风景,顺便接了个吻,然后才又卿卿我我的离开码头,进了一条街道,随后才往小镇东面走去。

一路走过来,宁涛几乎没有看见一个活死人。还真是那样的情况,那些活死人在死亡世界里待的时间太长了,习惯了黑暗,讨厌阳光,即便是阳光不会伤害到他们什么,他们也不愿意出来晒晒太阳。

走出小镇,宁涛带着软天音钻进了树林,没走多远就看到了穿着户外服的狐姬。

“这怎么可能?”狐姬的第一句话。

“你指什么?”宁涛说。

狐姬说道:“你的样子,还有我甚至捕捉不到你身上的气息,你是怎么做到的?”

宁涛说道:“那我们以后再谈吧,我得告诉你一些情况,我之前跟你说的计划有一些变动……”

看网友对 0719章 浑身都是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