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忍辱负重

第三百八十九章 忍辱负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在汝南之所以能连连取胜,很大程度上也是取决于他打着汉室旗号,人心所向,民心归顺。

而他若反,不管理由有多充分,在百姓的心目当中,他都是汉室的反贼,人心一下子就会倒到刘玄那一边,以前刘秀所具备的优势,荡然无存。

这也是严光分析他造反之后,就算能凭借自身的本事打几场胜仗,最后还是会众叛亲离的原因。严光的分析,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的问题。

严光是修道之人,他最能看清楚天道。目前刘秀完全不具备反叛刘玄的条件,强行而为,无异于自取灭亡。

刘秀最终还是听从了严光的意见,将兄长被害的仇恨压在心底,只带着龙渊等人,悄悄回往宛城。

至于他麾下的七千将士,刘秀命令马武代主将之职,率领全军,回撤颍川。

在汝南这里,刘圣原本已被刘秀压得喘不过来气,刘秀部打下平舆后,还是不断的向南推进,只短短两三天的时间里,又相继拿下了鲖阳和藻城二地。

照这个速度推进下去的话,刘圣在汝南的势力范围,将会被大大压缩,难有大的作为。

就在刘圣一筹莫展的时候,身在宛城的刘玄突然帮了他的大忙,害死了刘縯,导致刘秀不得不回宛城,麾下的军队,也撤离了汝南,一路北上,返回颍川。

刘秀部的撤离,最高兴的人就莫过于刘圣了,得知消息后,刘圣兴奋的差点原地蹦起来,赶紧挥师北上,将刘秀部攻占的城镇全部接收,包括汝南郡城,平舆。

才短短几天的时间而已,刘圣的势力就完成了对汝南过半领土的控制。随着势力范围的不断扩大,麾下将士的不断增多,此时,刘圣的野心也变得空前膨胀起来。

且说刘秀,他秘密返回宛城。回来的当天,他去见了刘良。看到刘秀,刘良大吃一惊,这个时候,刘秀怎么还敢回宛城?

刘良是刘秀的亲叔叔,也是一手把刘秀带大的人,说是叔侄,实则情同父子,刘良对刘秀的感情,可比对刘縯的感情深厚得多。

在刘良看来,害死刘縯的罪魁祸首就是王匡等人,现在刘秀回宛城,王匡等人又哪会放过他?他回来,不是来自投罗网的吗?

对此,刘秀看得可比刘良要透彻,害死大哥的主谋,是绿林系没错,但刘玄也是最大的帮凶,如果刘玄不站在绿林系那一边,大哥也不至于惨死。

所以问题的关键,还是在刘玄身上。刘秀直截了当地说明他返回宛城的意图,大哥因为谋反被杀,他对于谋反之事,毫不知情,这次回来,是向陛下请罪的。

刘良连连摇头,向陛下请罪有什么用?目前朝中做主的可是绿林系,说白了,刘玄也只是人家手中的傀儡而已,他能保得住刘秀吗?对此,刘良一点信心都没有。

借着刘良的担忧,刘秀提出让所有的宗亲随他一同进皇宫,做个见证,就算绿林系的人真要害他,有这么多的宗亲在场,也会有所忌惮。刘良听后,觉得刘秀所言有道理,何况,他人已经回到宛城,现在死马也只能当活马医了。刘良是刘氏宗亲中的长辈,声望很高,他一召集,几乎所有的宗亲都来了,包

括刘赐、刘信这些刘玄的近亲。

看到刘秀在刘良府上,宗亲们都很惊讶,听明白刘秀回来的意图后,宗亲们无不在心里暗暗点头,赞赏刘秀的做法。

正所谓君子坦荡荡,你绿林系诬陷刘縯谋反,现在刘秀只身一人回到宛城,向陛下请罪,你绿林系还能再挑出毛病吗?还能诬陷刘秀也参与谋反吗?

刘赐拍着胸脯大声说道:“阿秀,你放心,倘若绿林系的人要对你下毒手,得先过我刘赐这一关,大不了,我们刘氏就和他们绿林系的人拼了!”

其余的刘氏宗亲们也都是义愤填膺,皆是站在刘秀这一边。刘秀表面上感激不尽,心中却不以为然。

当初刘玄和王匡等人合谋害死大哥的时候,你们这些人都在哪里?可有一人站出来阻止?现在大哥已经遇害身亡,你们倒是都来了本事。

此时的刘秀,心里满是仇恨和怒火,想法也变得蛮偏激的。

刘玄和王匡等人合谋算计刘縯的时候,这些刘氏宗亲根本不知情,又何谈的阻止?事后,他们也有站出来,去皇宫找刘玄讨要公道,只是没讨要出个结果罢了。

但刘縯的尸首能下葬,不至于暴尸荒野,刘縯的家人能得以幸免,不至于受牵连一并被诛,这些绝对都是刘氏宗亲们的功劳。

长话短说,刘秀和一干刘氏宗亲,一同去了皇宫,向刘玄请罪。

刘玄听闻刘秀求见的消息,整个人都傻了。刘秀?他不是在汝南吗?

自己都已经派出朱鲔、张卬去了颍川,准备统领颍川的数万大军,南下去打他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了,自己也给刘圣写了书信,让他配合朱鲔部作战,由南北上,夹击刘秀。

他怎么不在颍川待着,准备挨打,反倒跑到宛城来了?

刘玄愣住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心中暗恨,自己原本都已谋划好了,你现在回了宛城,岂不让自己的谋划都成了一场空?

他命令皇宫的侍卫们埋伏在大殿的内外,随时准备对刘秀下手。现在,他是把对付刘縯那一套,又拿来用于对付刘秀。

不过当刘秀走进皇宫大殿的时候,刘玄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对刘縯可行的手段,但对刘秀却并不可行,因为刘秀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着所有的宗亲一同来的。

这让刘玄即便想对刘秀突下杀手,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进入大殿,见到刘玄,刘秀没有对他发出任何的质问,也没有任何的埋怨,屈膝跪地,向前叩首,首先就是认错,替他的大哥刘縯向刘玄认错。

而后,他明确表示,自己不清楚大哥谋反,更没参与大哥的谋反,这次回宛城,就是为了上交兵权,向陛下表明忠心。

看刘秀的态度,丝毫不像是见到杀兄仇人,对于刘縯‘谋反之事’,他也是一脸的悔恨。

这样的刘秀,刘玄即便想对他下毒手,都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更何况在场还有那么多的刘氏宗亲。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可能强行把刘秀给杀了。就在刘玄骑虎难下,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刘赐又站了出来,大声嚷嚷道:“伯升和文叔,对陛下都是忠心耿耿,若无王匡等人的诬陷,伯升何至于枉死?文叔又何至于

回宛城负荆请罪?陛下未能保住伯升,现在可不能不保文叔了!倘若王匡等人执意要加害文叔,我们这些宗亲,都会站在陛下这一边,与陛下一起,共抗王匡等人!”刘玄看着义愤填膺,口无遮拦的亲叔叔,心里都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思前想后,刘玄不得不压下对刘秀的杀心,故作宽宏地说道:“伯升和文叔对朕的忠心,朕又怎会

不知?但朕实在是保不住伯升啊!现在文叔回了宛城,倒也是好事,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朕也容易保文叔的周全!”

稍顿,他向前探着脖子,问道:“文叔不会因为伯升的事,而记恨于朕吧?”说完这话,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刘秀。

刘秀这个人,用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sè来形容,并不为过,他若不想让你看出他的心思,当真就让你一点也看不出来。

原本已站起身形的刘秀,再次屈膝跪地,向前叩首,哽咽着说道:“大哥之死,与陛下又有何干?皆是小人所为!现,小人当道,陛下又如之奈何?”

刘玄听闻这话,多少松了口气。刘秀没把刘縯被杀的这笔账算在自己头上,倒也好,刘秀如果能和绿林系那些人斗个你死我活,自己隔岸观火,那是再好不过了。

这次,刘秀回宛城,向刘玄负荆请罪,是一步险棋。他的生死,已完全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是掌握在人家的手里。

如果刘玄非认定刘秀和刘縯同谋造反,非要置他于死地,谁都拦不住,但严光给刘秀出的主意,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就是带上刘氏宗亲,一同面见刘玄。

有了这些刘氏宗亲在场,刘玄果然心存顾虑,不敢强行处死刘秀。刘玄的根基就是刘氏宗亲,他不敢也不能得罪宗亲,肆意妄为。

刘玄的这一关,算是被刘秀有惊无险的化解掉了。

接下来,就是绿林系的那一关。目前王匡不在宛城,而是在进攻洛阳的路上,申屠建、李松则是在攻打武关。宛城这里,绿林系身份最高的人,便是王凤。

而王凤与刘秀的关系向来交好,在要不要杀刘秀这件事上,王凤完全是站在刘秀这一边的,主张不杀。

王凤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也左右了绿林系对刘秀的态度。在王凤的力保之下,刘秀也顺利过了绿林系这一关。

刘秀回到宛城后,虽说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他手中的兵权也被剥夺了个干净。像马武、铫期、冯异、朱祐等人,都被安排了不同的职务,拆散开来。

此时的刘秀,真就成了光杆司令。不过前来拜访的宾客倒是不少,其中既有真心实意来拜访他的人,也有刘玄派来试探他的人。

无论是谁,只要来拜访,刘秀都是以礼相待,与其谈笑风生,把酒言欢,他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也打消了刘玄对刘秀的戒心。

但刘玄不知道的是,每逢入夜,刘秀的房中总是会传出低沉的哭泣之声。

兄长的被害之仇,那么的刻骨铭心,刘秀又哪能忘记?

别看他在白天表现得好像没事人似的,与前来的宾客们有说有笑,可实际上,他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如何复仇。在这些前来拜访的宾客中,刘秀对两个人特别礼遇,一位是国丈赵萌,一位是左丞相曹竟。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九章 忍辱负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