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出人意料

第三百九十一章 出人意料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玄先是愣了愣,随之不以为然地仰面而笑,满不在乎地说道:“卿是杞人忧天了,刘圣不可能反,他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何况,朕与刘圣同为高祖后裔,他又岂能反朕

?”

见曹诩还要说话,刘玄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再就此事多言。

曹诩无奈,暗暗摇头,不再说话。

刘玄找曹家父子商议如何应对绿林系的贪得无厌,可是商议了好半天,也没商议出个结果。目前刘玄一系还是太弱了,主要是手里没有兵权,对绿林系毫无办法。

事情无果,刘玄只能乖乖接受王匡的索取,要从国库中提出二十万石粮食,八百万钱,送到洛阳前线。

他苦闷地唉声叹气,过了半晌,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眼睛闪烁着亮光,问道:“倘若朕下旨,立yīn氏为后,二卿以为如何?”

听闻这话,曹竟和曹诩身子同是一震,皆用诧异的目光,难以置信地看着刘玄。现在陛下还对yīn丽华有非分之想呢?难道陛下这么快就忘了上次的事了?

转念一想,他二人明白过来,上次因为有刘縯,强行阻止了陛下,让陛下一直都耿耿于怀。

而现在刘縯不在了,陛下要把上次的心结解开,目光便自然而然地再次落到yīn丽华的身上。

曹竟正sè提醒道:“陛下,yīn氏与刘将军已有婚约。”

在当时,有婚约在身的女子,即便是天子,也不好再去迎娶。

刘玄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虽有婚约,但终究没有成亲,现在yīn氏仍是清白之身嘛!”

曹竟差点笑了,气笑的。这与yīn丽华是不是清白之身毫无干系。他意味深长地说道:“陛下的名声,可比什么都重要。”

堂堂天子,要迎娶有婚约在身的女子,还要立其为后,这传出去,也太难听了,丢的不仅是天子脸面,朝廷的脸面也会被丢尽。

刘玄的确是一直对yīn丽华念念不忘,以前有刘縯那个威胁,他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刘縯好不容易死了,他想要的女人,谁还能阻止?

见曹竟和曹诩都不支持自己立yīn丽华为后的想法,刘玄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对曹家父子,刘玄还是很了解的,都是饱读诗书的人,脑筋死板,不懂变通。他心里嘀咕,此事自己还得找赵萌去商议最为合适。

要说能与刘玄臭味相投的,还得是赵萌。刘玄宠信赵萌,可不仅仅因为赵萌是他的岳父。

今晚的磋商,告一段落,曹竟和曹诩向刘玄告辞。

离开皇宫,坐上回府的马车,曹竟连连摇头,颇感无奈地说道:“眼下内忧外患,皇室衰弱,陛下还一心沉迷于女sè,太不应该了。”

“而且还是有婚约在身的女子。”曹诩皱着眉头,愤愤不平地补充了一句。他与刘秀的私交甚厚,倘若刘玄看上别人的未婚妻,曹诩也未必会这么生气。

曹竟与刘秀的关系也不错,私下里,没少收刘秀送的礼物,现在刘玄又把主意打到yīn丽华的头上,这让曹竟的心里都非常不舒服。

他沉吟片刻,说道:“诩儿,明日,你去找文叔聊一聊,用话点拨他一下,该成亲,就早些成亲吧!”

曹诩眼眸闪了闪,露出恍然大悟之sè,没错,只要刘秀还没和yīn丽华正式成亲,陛下对yīn丽华就总存在那种不该有的心思。

一旦他二人成了亲,陛下的非分之想,也就只能断掉了。他点头应道:“阿翁,我明日便去找文叔。”

“嗯。”

刘秀的大哥刘縯刚刚过世,这个时候让他成亲,实在不是个好的建议,但是总比被人夺了未婚妻,成为天下人的笑柄要强得多。

翌日,曹诩果真去了刘秀的府邸,提醒他,当及早迎娶yīn丽华,省的夜长梦多。他并没直接有把刘玄对yīn丽华的贼心告诉刘秀,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很明显了。

其实,曹家父子这次是多虑了,他们也没有刻意去提醒刘秀的必要。

刘玄对yīn丽华的念念不忘,这早在刘秀的预料之中,也在严光的预料之中。

这段时间,严光并不在宛城,而是去了新野,他是代刘秀去向yīn家提亲。

刘縯出事之后,yīn识、yīn兴担心受到波及,第一时间带着yīn丽华回到新野。现在刘秀不方便离开宛城,来新野提亲之事,也只能由严光代他来做。

严光来的时候,还特意带上了刘秀和yīn丽华之间的定情信物。在新野的yīn府,yīn陆、yīn识、yīn兴父子三人接见了严光。简单寒暄了一番,严光切入正题,坦然说道:“宛城发生的事,想必yīn公和两位yīn公子也都知道了,现在,我家主

公如同是被软禁在宛城,处境艰难,朝不保夕。”说着话,他将当初yīn陆送给刘縯的那块玉佩‘含瑞’拿了出来,毕恭毕敬地递到yīn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面前。

yīn陆脸sè一变,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形,问道:“严先生这是何意?”

严光正sè说道:“目前,主公在宛城的处境,堪称危机重重,如履薄冰,倘若yīn家反悔了这桩婚事,我代主公,退回当初之信物。”

“这……”

“倘若yīn家没有反悔,不怕受主公的牵连,那么,子陵有一不情之请,还望yīn公应允,让主公与yīn小姐下月初二成亲。”

yīn陆再次变sè,眉头紧锁,看着严光,沉默未语。

对刘秀这个准女婿,yīn陆本来是十分满意的,仪表堂堂,又是汉室宗亲出身,要能力有能力,要声望有声望。可是随着刘縯的遇害,一切都改变了。刘秀现在完全成了朝廷中的闲人,姥姥不亲,舅舅不爱,也看不到将来能有什么发展,现在的刘秀,还如何配得上自家那么出sè的女儿?对于这门已经定下的婚事,yīn陆

已有了悔意。

并不能说yīn陆是势利眼,身为人父,他考虑的这些,完全是人之常情,又有哪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一生顺遂,过得幸福?

现在严光带定亲的信物,主动找上门前,一副要么退亲,要么成亲的态度,让yīn陆的心里非常的不痛快。

感觉刘秀这就是在逼婚。现在他的大哥刘縯才刚刚过世,他就这么急着成亲,现在yīn陆甚至对刘秀的人品都产生了怀疑。

看到父亲犹犹豫豫的,yīn识、yīn兴都急了,小妹与刘秀,是两情相悦,郎才女貌,而且刘縯和刘秀都曾救过小妹,单凭这一点,yīn家就没有悔婚的道理!

没等他二人说话,大堂的门外先传出坚定的话音:“父亲,丽华愿意与文叔成亲!”随着话音,yīn丽华提着裙摆,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yīn丽华,严光连忙拱手施礼,说道:“yīn小姐!”

yīn丽华向严光福身还礼,说道:“严先生。”

说着话,她看向yīn陆,正sè说道:“既然已有婚约,无论文叔贫富贵贱,丽华都会与文叔成亲。yīn家乃南阳名门,更应以诚立世,还望父亲应允!”

自家的女儿倾心于刘秀,yīn陆自然心知肚明,但问题是,现在刘秀深陷泥潭,这个时候与他成亲,丽华弄不好也会一并陷进去。

yīn陆忧虑地说道:“伯升刚刚过世,这个时候,文叔成亲,未免也太……”

刘縯虽然不是刘秀的父亲,不需要他守孝,但毕竟是他的亲大哥,刘縯死后没几天他就要成亲,这合适吗?传出去,刘秀和yīn家都会被人取笑。

严光向yīn陆拱手施礼,说道:“yīn公所言,主公懂,子陵也懂,但主公有不得不近期成婚的理由。”刘秀这么做,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迷惑他的政敌,包括刘玄、王匡乃至朱鲔、张卬等人,让他们觉得刘秀和刘縯的兄弟之情,远没有传言中的那么深厚,由此来打消他们

对刘秀的忌惮和杀意。

yīn陆皱着眉头,没有说话,yīn丽华再次说道:“父亲,丽华此生,非文叔不嫁!”

yīn丽华的态度太坚决,让yīn陆想反对,也无法说出口。最后,yīn陆只能长叹一声,意味深长地说道:“自己选择的路,哪怕将来再难再险,也得坚持走下去啊!”

说完话,yīn陆发出一阵咳声,有下人搀扶着,回到自己的房间。等yīn陆走后,yīn丽华看向严光,问道:“严先生,文叔……文叔现在的情况如何?”

刘縯遇害,刘秀所受到的打击,yīn丽华也能猜出一二。严光淡然一笑,说道:“白天还好,主公日日会客,只是到晚上,主公房中的饭菜都未动过,且常有哭声传出。”听闻这话,yīn丽华眼圈一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yīn识、yīn兴也是心头发酸,不停地揉眼睛。yīn丽华哽咽着说道:“朝堂之事,丽华不懂,丽华只知,大哥和文叔都对丽华

有救命之恩,文叔与丽华,更是两情相悦,今日大哥蒙难,文叔处境艰难,丽华不会置身于事外。”

严光闻言,二话不说,毕恭毕敬地向yīn丽华深施一礼,而后,他看着yīn丽华,面露笑意地说道:“主公若知丽华小姐之心思,定能一扫心头之yīn霾。”刘秀派严光到新野提亲,yīn陆显得犹豫不决,不过由于yīn丽华态度坚定,也恰恰是因为yīn丽华的态度,yīn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桩婚事,并将两人的大婚之日,定于下月初

二。

刘玄一直没有断对yīn丽华的贼心,他和赵萌还在算计着,要如何做,才能名正言顺的把yīn丽华接近皇宫里。

结果一个突如其来的‘喜讯’,把他炸了个晕头转向,也让他和赵萌的算计,付之东流,都成了无用功。

刘秀和yīn丽华将于下个月的初二成亲。

听闻这个所谓的喜讯,刘玄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下月初二?现在都到月底了,距离下个月的初二只剩下五天,刘秀和yīn丽华这么快就要成亲了?刘縯不是刚死吗?刘秀对刘縯的感情不是很深吗?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一章 出人意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