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五十五章如岁的视线,青山剑

第一百五十五章如岁的视线,青山剑

这位能让麒麟神兽伤遁的老僧,自然便是在果成寺里听经多年的玄yīn老祖。

听着卓如岁的话,老祖没有生气,只是有些感慨。

任你当年如何玉树临风,在地底不见天日四百年,终究也会变成他现在这副鬼样。

任你当年如何横行天下,即将一统邪道,被青山宗盯上了,最终也会变成一条狗。

当年那个号令邪道群雄、莫敢不从的邪道巨擘,远离尘世已经太久,四百年后他重新现身人间,竟是没有一个能认得他。

但他终究是玄yīn老祖。

这些年,他在yīn三身边表现的就像条乖巧的老狗,可那终究不是事实。

当他重新现身人间,人们可能认不得他,但这天地总会还会认得。

狂风呼啸于庭院之间。

明火尊者护山阵向下沉降,意图镇压他,却只能吹动他稀疏的头发,动不得他分毫。

他站在在静园上的天空里,就像一尊真正的魔神。

……

……

事实上,静园里至少有一个人认识玄yīn老祖。

“玄yīn子?”

井九有些意外,他本以为今日出现的应该是那个背着龟壳生活的家伙。

在那些久远记忆的最深处,他记得那个家伙与师兄的关系有些问题。

听到井九的话,渡海僧与大常僧顿时sè变,奚一云与白千军则是怔了怔才反应过来,脸sè苍白。

卓如岁盯着那个老僧,震惊想着居然是这位,那看来自己没有看错!

赵腊月已经挡在了井九的身前,弗思剑静悬于侧。

井九闪电般出手,抓住她的腰带,剑元陡涨,化作难以想象的力量,把她掷向护山阵外。

不知为何,今日的明火尊者护山阵有些怪异,对外界来敌的阻隔依然缜密,却并不阻止阵里的人离开。

赵腊月化作一道线,落在了某座殿旁的树林。

听着树林里的动静,看着静园里的画面,白猫妖异的眼瞳再次缩小,想要偷偷离开。

井九真的危险。

然而那只手掌再次落在它的颈间,而且这一次他的手掌有些微微用力。

“我说过,今天看戏就好。”

yīn三看着静园方向,神情平静说道。

……

……

玄yīn老祖向着静园落下,明火尊者护山阵随之而落。

静园里狂风大作,大常僧与渡海僧神情凝重,站在了井九的身前。

鹿国公、奚一云与白千军根本无法站稳,斜斜飞了出去。卓如岁抱着庭院中间的小石塔,就像洪水里抱着树的小动物,死都不肯松开手,不管沙石如何迷眼,也拼命地睁大眼睛,看着那个高速落下的身影。

大常僧右掌破空而起,迎向玄yīn老祖。

明火尊者护山阵生出感应,随之加速而落,上下夹击玄yīn老祖。

玄yīn老祖面无表情,轻挥衣袖,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手段,明火尊者护山阵里的佛法神通,竟是被他夺了过来!

一只枯瘦的手掌破袖而出,带着难以想象的威压与深远的禅息,拍向静园的地面。

大常僧闷哼一声,吐血而退,倒在地上。作为曾经的神皇亲信,他在果成寺里修禅三百年,可以说是佛法精深,谁知竟拦不住玄yīn老掌的一道掌风,更可怕的是,玄yīn老祖竟似对禅宗功法的了解还在他之上!

渡海僧神情凝重,才知道为何护山阵今日运转的会如此怪异。

那只枯瘦的手掌罩住了整个静园。

来自通天巅峰大物的威压,根本无法抵挡,也无法避开。

井九脸sè苍白,眼神依然清明。

渡海僧毫不犹豫,拦在了他的身前,如果让这位青山宗重点培养的天才弟子死在果成寺,日后如何向柳词真人交待,又如何向禅子交待?

他是果成寺的律堂首席,境界自然深厚,远在大常僧之上,他相信自己能够挡住片刻,让井九逃走。

看着自天而落的那只巨掌,他的脸上满是坚毅的神情,已经做好了舍身的准备。

忽然有一个人站在了他的身前。

渡海僧很吃惊。赵腊月已经被井九扔走,鹿国公、白千军、奚一云已经被震飞出静园,大常僧重伤倒地,卓如岁抱着小石塔苦苦支撑,静园里还有谁?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看着身前那人穿着的青sè官服,渡海僧忽然想了起来,今日随鹿国公一道进入静园祭塔的还有位中年官员。

那位官员很是寻常普通,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声。

他还以为此人早就昏了过去,没想到此人竟是留到了现在,而且还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能在通天大物威压之下行走自如,当然不可能是普通人,想来应该是朝廷里的某位供奉强者,但……

就算你是金明城,又如何挡得住这个魔头?

渡海僧伸手想要拉回那名官员,却已经来不及了。

那名官员对着天空击出一掌。

他的手掌有些宽大,显得很温和,不像是习惯握剑的手,也应该没有做过什么苦力,只是几根手指边缘隐有茧痕,看来是握笔比较多。与玄yīn老祖枯瘦而恐怖的手掌相比,他的手掌显得那般弱小。

但下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

那名官员的身躯忽然变得高大起来,仿佛站在田畔俯视稻草的老农,又像是站在飞辇里俯瞰大地的清天司高官。

一道极其威严的气息从官员的身躯里散发出来,凝纯的仿佛实质。

这种威严并非官威,而是……皇气!

一道殷红sè的无形火焰,从那名官员的手掌边缘生出,然后迅疾化作两道飞翼,向着天空而飞,狠狠地轰击在玄yīn老祖的掌心!

玄yīn老祖手掌里带着无数黑sè莲火,与那两道火翼正面相遇,发出无数烧灼的声音。

两道火翼与无数莲火,同时消失在空中。

两只手掌终于真正相遇。

对力量的控制再如何完美,也无法阻止力量外泄到天地里,因为这已经超乎力量,进入了神通的范畴。

轰的一声巨响!静园残破的雨檐与屋宅被尽数碾平,没有一粒灰尘能够飞起,视线反而变得清明无比。

恐怖的气浪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摧毁了沿途的所有建筑,蒸干了池塘里的水,烧蚀了所有干枯的荷叶。

直至到数百丈外,这道气浪才被护山阵挡住,倒卷而回,再次肆虐一番。

两掌之威,竟然恐怖至此,那名官员到底是谁?

“神皇!”

玄yīn老祖看着那名官员,脸上满是震惊的情绪。

是的,这位随着鹿国公前来祭塔的官员,便是当代神皇陛下!

谁都没有想到,本应在朝歌城里处理国务的神皇,居然悄悄来到了果成寺。

他想念父亲,所以想来静园里的灵骨塔前坐坐,却担心被世人知晓,所以隐藏了身份?

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

难道真人的局早就被人识破了?

玄yīn老祖用余光看了井九一眼,生出危险的感觉。

就像先前麒麟的感受一样。

他有些不解,当代神皇的境界自然深厚无比,但自己又有何惧,为何心里的警兆越来越清晰?

他决意不再停留,哪怕事后真人问责,也必须立刻离开。

神皇收掌而回,没有强行留下他的意思。

玄yīn老祖转身飞向天空,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回头向地面看了一眼。

静园已经变成废墟,只有装着先皇骨灰的那座小石塔因为材质特殊、有符文加持,所以还完好无损。

卓如岁抱着那座小石塔,抬头望着天空。

地面越来越远,玄yīn老祖无法看清楚他的眼神,但视线依然接触着。

他没有在意这名青山弟子,哪怕传闻里此人天赋异禀,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直到此时他才终于发现问题,警意大生,运集魔功镇压而去。

卓如岁抱着石塔,看着天空里的那个小黑点,眼里满是血丝。

从望向玄yīn老祖开始,他便没有移开过视线,眼睛都没有眨一次。

收到老祖的全力威压,他再也支撑不住,闷哼一声,直接昏倒在地,右手散开,露出一张已经捏碎了的剑符。

天空里忽然生出一道渺渺剑意。

玄yīn老祖惊怒交加,破口大骂道:“无耻青山!”

一道剑光破空而至,气息强大的难以想象,而且带着某种更强大的意味,竟连他都无法避开,直接贯穿了他的胸口!

……

……

冬日照耀着天光峰顶。

元龟闭着眼睛,无声无息的沉睡,龟壳上的那座石碑沉默无语,插在石碑里的承天剑拖出越来越长的影子。

柳词真人盘膝坐在崖畔,闭着眼睛,剑意缭绕于身体四周,剑势已经蓄积三日,正是最巅峰的时刻。

卓如岁离开青山前,他曾经在这里很认真地吩咐过一句话。

“这次去果成寺,该看的时候你就要去看,不要看错了,也不要看漏了。”

感受到远方传来的消息,柳词睁开了眼睛,心想这个劣徒总算是没有做错。

紧接着,他深静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怒意,说道:“居然是玄yīn子……去!”

话音落处,天光峰顶起了一场大风。

元龟时隔多年再次缓缓睁开眼睛。

石碑上的那道影子已然消失无踪。

同时在瞬间里消失的还有笼罩着云行峰、终年不散的那些云雾。

那些黑sè的、陡峭的、剑意逼人的崖石,就这样出现在阳光里,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九峰里的长老与弟子们都震惊无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神末峰里红叶如火,顾清与元曲走出洞府,来到崖边望向云行峰。

二人感受着那处传来的强烈剑意,震惊想着,这才是剑峰真正的模样吧。

“发生了什么事情?”元曲有些不安说道。

“没看到。”

顾清摇了摇头,忽然有些担心师父。

剑峰忽然现身,应该是朝天大陆发生了什么大事。

按道理来说,以井九现在的境界身份,应该与他无关,可顾清就是觉得不对劲。

天光峰顶。

柳词盘膝坐在崖畔,看着果成寺的方向,沉默了很长时间。

“连玄yīn子这样的魔头都敢用吗,师父,青山在你心里究竟算什么?”

……

……

(忽然觉得柳词大人这时候应该对着卓如岁高歌一曲,你是我的眼……另外我一直想把大道里的仙剑写成导弹那种东西,像今天这一击明显就是地面激光制导了,哈哈哈哈哈,以后还有更酷的,下一卷就会出现,想着便快乐。)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五章如岁的视线,青山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