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五十九章第二个遁剑者

第一百五十九章第二个遁剑者

这场追杀从果成寺开始,经过菜园与生着大榕树的官道、莽莽野山与尽头那座高峰、满是烟花的原野、无处话凄凉的破庙野坟,仿佛将要无尽地延展下去。

yīn三转世重修至今三十年,已然恢复至游野境,与赵腊月及柳十岁的境界相仿,甚至还略有不足,按道理来说根本无法战胜他们联手。问题在于,他转世重修只有三十年,在这个世间却已经活过了千年的漫长时光。

他用过的飞剑便比赵腊月与柳十岁见过的更多,会的道法也比他们见过的更多,经历过的战斗更是多了无数倍。

不管赵腊月与柳十岁如何攻击,他都能用最合适的方法应对,各种道法如繁花般绽放于手指之间,不停转换,竟没有重样的。尤其是青山诸峰的剑法,他更是信手拈来,用的挥洒自如,随意至极,便是完美二字都不足以形容。

鲜血洒落在山河湖泊里,大部分来自赵腊月与柳十岁的身体,他们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身上到处都是伤口。

看着前方那道如大鸟般的身影,想着这两天多来的无数场战斗,他们的心里除了震惊,更是生出很多佩服,心想便是井九(公子)也不过如此了。

而且yīn三的那根骨笛不知是何宝物,有时候能像飞剑一样行于天际,有时候又像是玄门常见的法宝,材质非常特殊,不要说弗思剑,就连不二剑都无法斩断。

但他们没有放弃,更没有畏惧,依然沉默地、安静地、决然地追着yīn三。

以yīn三的能力,本可以寻找到机会摆脱他们的追击,问题在于他的身体有隐患,无法承受太重的伤势,所以不敢行险,而在途中他算到几次完美的时机,回身试图秒杀一人时,又因为赵腊月与柳十岁之间的默契而失败。

是的,赵腊月与柳十岁见面的次数不多,连话也没有说过几句,但他们的配合非常默契。

就像是在一起修行生活了很多年的师姐弟。

当年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事先也没有联系,甚至彼此都谈不上认识,便能杀了洛淮南,就是这个道理。

每次yīn三转身秒杀的时机确实很绝,不管目标是赵腊月还是柳十岁,应该都无法避过去,眼看着便是当场身死的下场,但剩下的那个人却是毫不在意对方的生死,反而借着对方临死前的暴发,开始蓄势准备发大招,进行拼命搏杀。

面对着如此疯狂却又默契的打法,便是他也只能放弃。

这样的画面在追杀的过程里出现过至少四次。

yīn三心想井九那样怕死的家伙怎么能教出两个如此不怕死的弟子?

这个问题困扰着他,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越来越烦躁。

三天后他来到大泽畔的一座小镇,不远处的湖光反耀着冬日的光芒,人们的脸上带着新年的气息。

即便是这样,他的心情也没有变得好些。

他受的伤不是很重,衣服已经破出好些道口子,骨笛的表面也满是魔火烧灼与血渍,往常平静淡定的眼神,已经满是隐怒,双眉微挑,如同烧焦的纸张边缘,看着很是狼狈。

这是他千年修道生涯里最危险的数次经历之一,最令他感到郁闷的是,这次他的对手毫无疑问是最弱小的一次。

一代太平真人,居然被两个游野境的弟子逼得如此狼狈,甚至几次险些身死,这怎么想得通?

想着这些问题,他转身走进街边的一间铁匠铺,就此消失。

……

……

两道剑光自天而降,把湖水涂成了银红两sè。

狂风呼啸,赵腊月与柳十岁出现在街上,浑身是血,衣衫破烂,集市上的人们纷纷惊呼走避。

二人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里的不解。

他们明明看着yīn三落在了街上,为何落下来时,却失去了对方的踪影,甚至连对方的气息也察觉不到。

就算是有隐匿气息的法宝,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生效,而且法宝本身也有气息,应该会被察觉。

柳十岁双手握拳,黑sè魔火破体而出,顺着街道两侧的屋宅蔓延,经过砖缝或窗口时会像流水一般淌进去。

血魔教的秘法确实很强大,沿途追杀的时候,有两次yīn三隐进山崖里,便是被他用这种方法找了出来。但这一次情形有异,那些魔火变成最细微的颗粒,飘进那些最幽静、最狭小的角落,也没能发现yīn三的气息或者法宝的存在。

赵腊月微微挑眉,顾不得惊动大泽里的修行同道,右袖轻挥便掷出一个铃铛。

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小镇上快速地移动,留下无数道残影。

这是当年悬铃宗少主瑟瑟送给她的清心铃,对于察知对手气息有神奇的效用。

然而那个小铃铛在小镇所有房屋乃至原野里快速搜索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yīn三明明就在这里,没有离开,为何悬铃宗的宝贝与血魔教的秘法都无法找到他?

柳十岁说道:“要不要把这些房子都拆了,事后赔偿便是。”

赵腊月望向不远处的湖面,说道:“先离开。”

湖面生起波浪,冬天里忽然生出大风,白黄sè的芦苇被吹拂的弯下腰去,应该是大泽的修行强者正在向这边靠拢。

柳十岁有些不解,心想大泽与青山宗向来交好,为何不请他们出手帮忙?青山内部事务不便让外人知晓?

赵腊月望向看似寻常的小镇,说道:“这里有人在帮他。”

柳十岁想起那个遁剑者的传说,很是吃惊,原来传闻大泽畔的那座小镇就是这里?

那位遁剑者能在龟壳的保护下避开青山剑阵数百年的搜索,如果他帮着师祖逃走,那确实没有人能再找到他。

……

……

yīn三走进的是一个铁匠铺,但从外面看着可能是个酒楼,也可能是个很普通的宅院,甚至可能就是一块石头。

事物究竟是何模样,很多时候取决于你看到什么,以及你的经验判断,但在某些情况下,则取决于那个事物的扮演者的愿望。所以不管是赵腊月还柳十岁都无法找到那个地方,就算是柳词亲自来这镇上察找,也没有任何意义。

当年那位前朝皇孙的邪道联盟险些攻破无恩门,却被青山宗击败后,柳词便曾经来过这里,结果一无所获。

yīn三之所以能够找到那个地方,是因为那个地方的主人对他一直敞开着大门。

井九的记忆没有错,那人当年能在世间弄出那么多的风雨,与太平真人脱不开干系。

走进铁匠铺,铁匠铺便变成了一方园林。

怪石卧于池塘边,修竹隐于白墙后。

这里没有丝竹悦耳,没有读书声烦心,安静里透着份惬意。

yīn三来过这里几次,每次都觉得风景很好,但从来都不羡慕对方。

再如何好的风景、甚至可以随心意变化,在里面住了四百多年,还是会觉得腻味,因为你不能出去。

如果向着园林上方望去,便能发现,这里没有真正的天空。

看似灰暗的天空实际上是某种壁板,上面是一格一格的,仿佛巨龟的甲壳。

当然,这里总要比他在剑狱里的那个房间好很多。

园林的最深处,有位中年人在等着yīn三。

那位中年人容颜清矍,气度不凡,穿着一身明黄sè的皇袍,自然散发出淡淡威严与真实的皇气。

他便是那位遁剑者。

前皇朝的遗血。

自称萧皇帝。

……

……

破烂的衣服化成灰烬,被沉进池塘,然后会经历很多年的消解,经由地底的通道,排进大泽里,不会留下任何气息与味道,确保不会被青山剑阵发现。

萧皇帝看着yīn三身上的那些伤口,不解说道:“真人怎么会受这么多伤?”

yīn三想着那两个不怕死的小家伙,眼里生出复杂的情绪,说道:“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甚至超出了我的推算。”

这次果成寺发生的事情,他算到了绝大多数事情,却算错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在他想来,井九承袭了景阳的全部,自然性情相似,会像景阳那样活着,却没想到井九居然敢冒险,敢让赵腊月这样境界的年轻弟子来追杀自己,而赵腊月与柳十岁居然这么疯狂。

如此疯狂,实在是太不景阳,倒是更像他自己。

萧皇帝拿着一把晶石小刀,在yīn三的身体上不停切割着,神情专注而认真。

yīn三受的伤确实不重,但他的身体有问题,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伤口周边居然开始腐烂,甚至深处都已经传出腐臭的味道。如果不把那些腐肉尽数切割干净,腐烂会在短时间里快速蔓延,直至让这个身体崩溃。

所以萧皇帝下手虽然轻,切割的范围却很大而且深,有些地方甚至直接切进了他的身体里。

yīn三没有屏蔽自己的识感,因为在萧皇帝无法确认情形的时候,他要自行内观,告诉对方水晶刀应该往何处去,应该切掉哪些东西,自然极其痛苦,脸sè变得有些苍白,但眼神还是那样平静,就像水晶刀切割的并非自己的肉身。

过了段时间,萧皇帝终于把他身体上的腐肉尽数切完,取出用蛟筋制成的鱼线,把那些或大或小的伤口缝补完。

yīn三站起身来,对着镜子看了自己身体表面那些像蛛网一样的伤疤,微微皱眉。

不是爱惜容颜,注重美观,而是因为别的原因。

这已经是他能够找到的契合度最好的身体,本指望能撑些年头,怎想到因为两个小孩便要舍去。

萧皇帝说道:“这具身体最多还能再撑三年,你要提前做好准备。”

如果在三年时间里,yīn三无法找到新的身体,便极有可能魂飞魄散。

“也并非全然坏事,以往我担心身体受损,所以很是小心谨慎,现在想来反而不对,那是把身体当作了器具。”

yīn三说道:“今次受伤,我反而觉得身体如意了不少,相信对今后也有好处。”

萧皇帝说道:“恭喜真人。”

yīn三说道:“被两个晚辈逼的如此狼狈,何喜之有?”

萧皇帝闻言微惊,心想居然是被青山弟子追杀?

yīn三想着路上赵腊月与柳十岁之间的默契配合,心想这两个小家伙还真是很适合进不老林。

想着这些问题,他转过房间里的屏风,来到了另外一侧。

那里有一个大木桶,桶里放着万年冰魄,散发着淡淡的烟气。

玄yīn老祖坐在里面,脸sè惨白如纸,稀疏的头发无力地耷拉着,仿佛没有了呼吸。

“剑意入体太深,便是血里也带着,只好给他换血。现在已经换了三桶,估计还要再换三桶。”

萧皇帝看着玄yīn老祖,脸上满是同情与怜悯说道:“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下来。”

三天前玄yīn老祖被柳词一剑贯穿,身受重伤。

青山剑阵也已经启动。

如果不是yīn三提前便做了准备,让萧皇帝把他接入龟壳之中,他必死无疑。

萧皇帝与玄yīn老祖都是遁剑者,被青山剑阵逼的不见天日,这时候看他受伤如此之重,难免心生戚然。

yīn三看着玄yīn老祖沉默了很长时间,眼神幽冷,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九章第二个遁剑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