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零九章 饥寒交迫

第四百零九章 饥寒交迫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王郎在邯郸称帝,得到河北三王的支持,这让王郎一下子就坐稳了帝位。王郎封刘林为丞相,李育为大司马,张参为大将军,于邯郸组建起自己的朝廷。

一山不容二虎,天下也容不得二主。王郎称帝后,摆在他面前的最大敌人,自然就是更始帝刘玄。

刘玄离河北太远,王郎现在也没那个实力去攻打刘玄,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受刘玄任命,前来河北招抚的刘秀身上。

目前他在河北最大最直接的威胁,也正是刘秀。

王郎也是够狠的,为了除掉刘秀这个威胁,他颁布圣旨,昭告天下,凡能取刘秀首级者,赏邑十万户。

要知道当年权倾朝野的吕不韦,也才食邑十万户而已,王郎为了弄死刘秀,可谓是开出了天价。说起来,刘秀也真是够倒霉的,好不容易脱离了刘玄的掌控,有了这次招抚河北的机会,结果他还没来得及大展拳脚,只是刚到河北没多久,河北这里就冒出来王郎这个

皇帝。

刘秀是刚出龙潭,又入虎穴,而且他在河北的处境,绝对要比在刘玄身边危险得多。

刘玄想要对付他,还要碍于刘氏宗亲们的面子,只要刘秀够小心,不让刘玄抓到把柄,刘玄也拿他没办法。可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在河北这里,可没人会顾及什么面子,王郎开出那么高的悬赏令,可以说整个河北地区都来了个全民总动员,人人都想要刘秀的脑袋,拿去找王

郎请赏。

随着王郎的称帝,刘秀在河北的处境可谓是急转直下,由原本受人尊敬,最高级别的官员,一下子变成了人人喊杀的过街老鼠。

刘秀到了河北后,先后投靠他的人,足有数百号之多,可随着王郎对刘秀开出悬赏令后,这些口口声声对他表忠心的人,成批成群的溃逃。

到最后,还坚持留在刘秀身边不肯离开的,只剩下数十人,这其中还包括邓禹、朱祐、铫期等刘秀的铁杆部下。

这天,刘秀等人进入巨鹿郡境内。原本刘秀是打算去真定郡,招抚真定王刘杨,现在他也不用去了,刘杨已经公开支持王郎,他再去找刘杨,无异于自投罗网。

刘秀很清楚自己现在在河北的处境,凶险万分,随时可能性命不保。

现在他面临两个选择,要么留在河北,继续行招抚之事,要么立刻南下,回洛阳,向刘玄复命。

南下回洛阳的结果,刘秀现在就能预料得到,刘玄肯定不会再给他活路。

以前刘玄没机会对他动手,现在他终于有了个合理的理由。

他在招抚河北期间,河北这里竟然闹出了王郎称帝的事,就算这事和刘秀没什么关系,刘玄也会把罪过强行加在他的头上。

他若选择回洛阳,必死无疑。

所以,看似两个选择,实际上刘秀根本没得选,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留在河北,哪怕是东躲西藏,也好过回洛阳被刘玄羞辱问斩强得多。

刘秀之所以选择进入巨鹿郡,很简单,巨鹿郡还未倒向王郎,而且境内的水域多,适合躲藏,王郎派出追杀他的人,到了这里也无法快速行进。

但同样的,巨鹿郡的条件也十分艰苦,现在已经入冬,巨鹿郡境内,时而下雨,时而下雪,白天热,晚上冷,昼夜的温差极大。

地面也是泥泞不堪,而且地上的稀泥都冰寒刺骨,走在淤泥里,用不了多久,双脚就会被冰得失去知觉。

行到大陆泽一带,刘秀一行人正好遇到一座废弃的小村子,刘秀等人进了村子,没有找到人,便选了间相对宽敞的空房子暂做休息。

龙渊等人在屋内生起火,烧了一壶开水,倒了一碗,递给刘秀,说道:“主公,喝点热水,去去寒吧!”

刘秀点头接过碗,向周围的众人说道:“大家也都喝点热水!”

“谢主公!”周围的众人齐声应道。

他们刚休息时间不长,外面便传来吵闹之声。

朱祐和虚英、虚庭、虚飞四人,把两名青年从外面拽了进来。进入屋内,虚英、虚飞、虚庭三人将两名青年摁跪在地。

这两名青年,在场的众人都认识,他俩都是在邺城投靠刘秀的。

众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两名青年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脑袋低垂,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刘秀看向朱祐,问道:“阿祐,这是怎么了?”

“主公,他二人要跑,被属下逮了个正着!依属下猜测,他二人肯定是去告密的!”朱祐边说着话,边狠狠瞪了两名青年一眼。

两名青年身子一哆嗦,急忙说道:“主公,小人并非是去告密!”其中一名青年红着眼睛,哽咽着说道:“自小人投靠主公以来,主公对我等,礼遇有加,恩重如山,小人对主公亦是感激不尽。可是,小人上有高堂,下有妻儿,实在……

实在不能弃之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顾啊……”说到最后,这名青年已是哭得泣不成声。

在场的众人听了他的话,都是心有戚戚焉。

他们也都有父母、妻儿,他们的心里也做过挣扎,也有想一走了之的时候,只是刘秀的人品和德行,又让他们打心眼里敬佩,舍不得就这么离开。

听了青年的话,刘秀沉默片刻,而后转头看向朱祐,问道:“阿祐,我们还有多少干粮?”

朱祐皱着眉头,小声说道:“主公,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刘秀说道:“给他二人一包,让他俩走吧!”

“主公——”朱祐急了,他们的食物本就所剩无几,再分给他俩一包,剩下的更少,再者说,谁知道他俩这时候离开,是不是去告密,透露主公行踪的?刘秀环视在场众人,柔声说道:“我知道,大家都有至亲需要去照顾,所以无论是谁,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我都不会怪罪于你,也不会心存怨念。如果以后有谁想要离开

,大可以光明正大的向我说明,不必再偷偷摸摸的跑了,倘若没有食物,你们又能走多远呢?”

他的这番话,让在场众人无不深受感动,不少人忍不住潸然泪下,那两名被朱祐抓回来的青年,更是羞愧难当,哭得泣不成声。

“主公,我们不走了,我们愿意留下来!”两名青年边向前叩首,边异口同声地哭喊道。

刘秀起身,走到他二人近前,把他俩从地上拉起,说道:“都起来吧!”说着话,他转头看向朱祐。

后者的五官都快揪成一团,最后没有办法,狠狠跺了跺脚,从行李当中摸出几块干粮,有一块布包好。

然后他走回到两名青年近前,将小布包狠狠塞进其中一名青年的手里,沉声喝道:“赶快滚!以后再让我遇到,就算我讲情面,我的剑也不讲情面!”

两名青年再次向刘秀下跪,哭道:“主公——”

“去吧!”他二人已经生出离心,刘秀不会再留,即便现在留下他二人,以后也不会长久,而且还会影响到其他人的情绪。

见刘秀决绝,执意不肯再留下他二人,两名青年对视一眼,双双向刘秀磕了个头,然后站起身形,三步一回头的离去。

刘秀等人在这座废弃的村庄住了一宿,翌日一早,众人继续赶路。刘秀一行人,因为被王郎通缉的关系,根本不敢进城镇,他们的食物也无法得到补充。

一路上,食物不停的被消耗,过了巨鹿郡的斯洨水后,刘秀一行人便彻底断粮了。这时候的刘秀,可算是他这一生中所经历过的最艰苦的时刻。

身在异地他乡,举目无亲,且周围不知有多少人在四处搜寻他的下落,欲取他的首级。

其实此时刘秀所遇的险境,完全不次于昆阳之战,甚至比昆阳之战还要凶险万分。

漏屋偏逢连夜雨,现在刘秀的处境已经够艰难的了,恰在此时,他又听说巨鹿郡太守,业已归顺王郎。巨鹿太守正集结兵马,欲追捕他。

刘秀在巨鹿郡也待不下去了,只能向东北方向行进,去往信都郡。可是进到信都郡没过多久,噩耗再次传来,信都郡也归顺了王郎。

受形势所迫,刘秀在冀州已经待不了了,无奈之下,他还得继续向北逃亡,出冀州,进幽州。

刘秀出了信都郡,刚进入幽州的涿郡,人便病倒了。

连日来,刘秀疲于奔命,早已是劳累不堪,且还断粮多日,身体透支严重,而这些的种种,都比不上他的心理压力。

他好不容易才离开洛阳,脱离了刘玄的掌控,结果刚到冀州,王郎称帝,他又一路被王郎追杀。

从赵国郡,跑到巨鹿郡,又跑到信都郡,现在偌大的冀州已没有他刘秀的立足之地,只能被迫跑进幽州。

这一路逃亡跑下来,刘秀心里所承受的压力,要比他周围的人大得多。

他要活命,他还要领着身边的这些兄弟们一起活命,可是老天似乎就是不想给他活路,把他所有的路都堵死了。

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以及饥寒交迫之下,刘秀也终于承受不住,一下子病倒。

此时,刘秀一行人已经断粮好多天了,连日来,他们就是靠挖野菜、草根充饥。

此时看到病倒的刘秀,在场的众人都是一筹莫展。现在就算有良药也没用,主公得需要进食才行。

这时候,冯异突然把肋下的佩剑抽了出来,在场众人见状,都吓了一跳,纷纷惊声问道:“公孙,你这是要作甚?”他该不会是要造反,想杀主公吧?

冯异看了看众人,回手用佩剑把自己的袍子割开。人们的眼睛瞪得更大,他这是要割袍断义?

平日里,冯异就是个孤言寡语的人,此时他也不说话,将袍子割开后,手伸入袍子的夹缝当中,摩搜了半天,而后,他把手抽出来。众人拢目细看,看清楚他的手,人们的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原来冯异手中竟然抓着一把豆子。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九章 饥寒交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