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招摇撞骗

第四百一十一章 招摇撞骗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城门官可不是什么大官,也得罪不起邯郸过来的使者,他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地向旁让了让,拱手说道:“小人不敢,大……大人城内请!”

刘秀再没有多看城门官一眼,大摇大摆地向城内走去,邓禹、铫期、朱祐等人紧随其后。

城门官正打算去向县令禀报,刘秀突然停下脚步,说道:“我们要去驿站休息,你在前面领路!”

“是!大人!”城门官不敢拒绝,点头哈腰地应着,在前面引着路,把刘秀一人带入城内。

到了驿站,刘秀等人见到了驿吏。得知他们是从邯郸过来招抚涿郡的使者,驿吏也不敢怠慢,急忙令人准备酒菜。

酒菜没上来之前,刘秀和他的手下人还都板板整整的跪坐在桌旁,态度从容,慢悠悠地喝着茶水。

虽说一个个的穿着都不怎么样,又灰头土脸,面黄肌瘦,狼狈不堪,但每个人都派头十足,倒像是朝廷下派的使者。

可是等到酒菜上来之后,这些人几乎顿时间就没有人样了,有些人甚至连用筷子都觉得慢,直接上手抓,大把大把的将饭菜往嘴巴里面塞。

对他们身份本就起疑,于暗中观察的驿吏见状,暗暗咧嘴,这些人哪像是使者,活像是饿死鬼托生,似乎好几天都没吃过东西了,他们真是天子派下来的使者?

驿吏问身边的几名手下道:“你们看,他们像是邯郸使者吗?”

几名手下纷纷摇头,小声说道:“依小人看,他们不像是使者,更像是流民、逃犯!”

“干脆把他们都抓起来吧!”一名驿卒沉声说道。

另一名驿卒急忙摇头,说道:“可使不得!万一他们真是天子派下来的使者呢?”

王郎以前是什么人?就是一个术士,王郎的心腹之人,以前也未必是达官显贵出身,很可能和王郎一样,都是平民。

现在见到好吃的,都吃得狼吞虎咽,毫无规矩,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而且,邯郸距离涿郡可不近,这千里迢迢的走过来,途中发生意外也正常,万一这些人在半路上遇到贼军,遭到贼军的洗劫,已好些天没吃饭了呢?

总之,只看他们吃饭的模样,就判断他们是假冒的,这太武断了。

驿吏也觉得有道理,他沉吟片刻,对那名有经验的老驿卒说道:“你赶快去请示曹县令,让曹县令来定夺此事!”

他这是用出了推字诀。他只是个小小的驿吏,没那么大的本事去鉴别邯郸使者的真伪,万一出了问题,自己官职能不能保得住是小,脑袋能不能保得住才是大。

驿卒听了他的话,急忙答应一声,噔噔噔疾步地跑开了。

说来也巧,刘秀等人刚进入饶阳不久,王郎的心腹大将,彭宁也到了饶阳。

彭宁和王郎是老相识,王郎做江湖术士的时候,有了上顿没下顿,没少受彭宁的救济。

现在王郎做了皇帝,咸鱼翻身,自然很是感念彭宁对他的恩情,自然也不会亏待了彭宁。

这次彭宁只是路过涿郡,他要去的目的地是广阳,面见广阳王之子刘接,请刘接率兵到邯郸。

目前河北三王都已公开表态,支持王郎,可是除了刘林外,刘杨和刘接都没去邯郸。

也就是说,目前刘杨和刘接对王郎还都只是口头上的支持,并没有给予王郎实质性的帮助。

彭宁奉王郎之命,先去了真定,面见刘杨,请刘杨率军到邯郸。

刘杨是满口答应,但之后又找了各种各样的理解和借口,表示眼下正有紧急事务需要处理,暂时还不能离开真定,也去不了邯郸。

他这种推托的态度,让彭宁极为不满,但又拿刘杨这只老狐狸无可奈何,离开真定后,他马不停蹄的奔赴广阳郡,去找刘接商议这件事。

驿卒根本没见到县令,现在县令正在接待彭宁,又哪里有心思去见一名小驿卒?驿卒见不到县令,倒是听说了县令正在款待王郎的心腹爱将彭宁。

他眼珠转了转,立刻有了主意,当即跑回驿站,向驿吏禀报了此事。最后,驿卒凑到驿吏近前,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而后他含笑说道:“如此一试,立知真伪!”

听完他的话,驿吏的眼睛顿是一亮,连连点头,笑道:“此计甚好!”

刘秀等人还在大快朵颐的时候,猛然间,就听外面有人大声喊叫道:“邯郸彭宁彭将军到——”

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可把屋内的众人吓得不轻。他们可不是真的邯郸使者,而是冒牌货,现在王郎麾下的将领到了,只要双方一见面,己方立刻就露馅了。

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跑!屋内的众人,第一时间放下碗筷,一个个就如同弹簧似的,从坐垫上蹦起,作势要往外跑。

不过刘秀却由始至终都坐在原位,动都没动,他开口问道:“你们这是作甚?”

人们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刘秀,邯郸的将领来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驿站,己方现在不跑,还等待何时啊?

只是这话又不能在驿站里说出口,人们都是心急如焚,向刘秀连连使眼sè,示意他赶快起身,离开此地。

刘秀不慌不忙地放下碗筷,挺直腰板,语气淡漠地说道:“即便是在邯郸,彭将军见了我,也得是彭将军主动来打我招呼,现在又岂有我去见他的道理?”

啊?众人闻言,简直都惊呆了。主公不会是演戏演得太投入了吧?他们可不是真货,而是假货啊!

刘秀一脸的平静,向众人摆了摆手,说道:“都坐下,该吃吃,该喝喝,等会彭将军到了驿站,我们再一醉方休。”

“主公——”朱祐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邓禹不留痕迹地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说道:“主公发话了,坐下!大家都坐下!”

说着话,他率先走回到自己的座位,重新坐了下来,其余众人面面相觑,壮着胆子,也纷纷坐了回去。

而后他们偷偷看向刘秀。后者就像没事人似的,拿起碗筷,依旧是不紧不慢地夹着菜,吃着饭。

刘秀之所以这么真定,是因为他根本不相信彭宁到了饶阳。事情这么可能会这么巧,己方前脚刚到饶阳,彭宁后脚就跟着到了?他心里明白,以己方目前这副狼狈的样子,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真使者,驿站的人也肯定是起疑心了,但他们又不确定己方到底是不是邯郸使者,所以,便想出这么个注

意,故意来试探己方。

如果己方真被他们吓跑了,那不用问,己方肯定是冒名顶替的,现在就算能跑出驿站,但也绝对跑不出饶阳。

而这个时候,己方若是表现得镇定自若,那么对方所用的诡计,也就不攻自破。

刘秀是人,不是神,他的推算,其实是算对了一半。

彭宁的确没有来驿站,驿站里的人,也的确是在用诈,在诈他们的身份。

只不过刘秀没有想到的是,天下还真就有这么巧的事,他们前脚刚到饶阳,彭宁还真就随后也到了饶阳。

喊出彭宁到了驿站后,见刘秀等人还在屋里,一个跑出来的都没有,这让守在外面的众人也都开始拿不准了。

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真使者啊?

如果说他们是真的,可他们模样和逃荒的难民没什么区别,吃相更是没眼看,好像已有多日未进食似的,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邯郸使者。

可若说他们是假的,那为何听说彭宁到来的消息,他们一点都不怕,一个跑走的人都没有呢?

最后,驿吏忍不住了,走进屋内,向居中而坐的刘秀含笑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大人,彭宁彭将军已到饶阳,现正往驿站而来,不知大人和彭将军……”

“都是老熟人了。”刘秀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含笑说道:“等彭将军到了驿站之后,我等自然要一醉方休,你们驿站也要多准备几坛好酒备着。”

“哎、哎!小人晓得!”驿吏干笑着连连点头,他偷眼观瞧刘秀,一点反常的神态都没有,表情平静似水,好像真和彭宁是老朋友似的。

他吞了口唾沫,说道:“小人……小人先告退,让人去备酒。”

“嗯,下去吧!”刘秀随意地挥了下手。

驿吏躬了躬身子,退出房间。到了外面,他长叹一声,对围拢上前的驿卒们说道:“看来,我们是多虑了,这些大人,的确是邯郸使者。”

如此的镇定自若,从容自然,倘若他们还是假冒的,那只能说他们的心理素质实在太好了,他这个小驿吏远远不是人家的对手,甘拜下风。

驿站方明明说彭宁到了驿站,可是一刻钟过去,彭宁没有出现,两刻钟过去,彭宁还是没有出现,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彭宁依旧没有出现。

现在,邓禹、铫期、朱祐等人都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刚才的确是驿方在故意使诈,成心试探己方的身份。

人们下意识地向刘秀看过去,心中暗暗挑起大拇指,主公真是厉害啊!

倘若刚才他们没能沉住气,一窝蜂的往外跑,身份将会立刻暴露,到最后,恐怕谁都跑不出饶阳。

刘秀放下筷子,摸了摸自己已然鼓起来的肚皮,然后扫视在场的众人,问道:“大家都吃饱了吗?”

众人齐齐咧嘴,向刘秀笑道:“主公,属下已吃饱了。”

朱祐打着饱嗝,说道:“我都担心一张嘴,酒肉就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那你还是闭嘴吧!”刘秀差点被他说恶心了,他扬头唤道:“驿吏?驿吏何在?”

时间不长,守在外面的驿吏快步走了进来,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大人,小人在此!”“彭将军呢?”刘秀面露不悦之sè,沉声质问道:“你刚才不是说,彭将军已经到了饶阳,正在来驿站的路上吗?都过了这么久了,彭将军就算是爬,也该爬到驿站了吧?难道彭将军在城内发生了意外不成?”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一十一章 招摇撞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