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六十二章青鸟有信,井外有天

第一百六十二章青鸟有信,井外有天

那个年轻人是中州童颜。

小荷在不老林多年,自然知道这位中州派天才弟子的长相,很是吃惊,心想他为什么会忽然来果成寺?然后她注意到童颜脚上的鞋已经烂了,更夸张的是,他的手指上还残着很多黑泥,与世人印象里的中州仙师模样完全不符。

来不及多想,小荷追了上去,说了几句话。

童颜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先前在山道上看到小荷时,他还以为对方是来果成寺里求香拜佛的小狐妖,没想到居然是那个传闻里骗走柳十岁的应城小荷。

“以你中州弟子的身份,自然能进果成寺,但不代表能见到你想见到的人。”

小荷看着他说道:“我不能进果成寺,但只要进入寺内,却能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

童颜想着柳十岁与井九的关系,点了点头。

……

……

塔林里传来脚步声。

柳十岁去后园打水了,卓如岁闭着眼睛不肯醒来,赵腊月只好走到门槛前。

看到小荷带着童颜来到这里,她有些意外,更多的是警惕。

中州派的镇山神兽麒麟刚刚在果成寺里大闹一场,然后惨遭偷袭受伤离开,童颜这时候来做什么?

柳十岁端着热水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画面也是愣住了。

小荷看到他没事,很是惊喜,上前接过他手里的水盆,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柳十岁说道:“给公子洗脚。”

小荷听着自然不喜,神情却没有什么变化,轻声说道:“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

她端着水盆走进禅室,看到佛像前那个背影,感受着淡淡的皇气威严,生出极大惧意,身体发软,险些把手里的水盆摔到地上。

柳十岁赶紧接过水盆,对着神皇说道:“自己人。”

神皇没有转身,也没有说什么。

如果小荷不是狐狸精,神皇对她稍有好感,先前那一刻她的妖丹便有可能被震碎。

小荷知道真的发生了大事,不敢在禅室里停留,对柳十岁轻声说了几句话,便退了出去,老实地站在塔林里。

在这里等着总比在寺外等着强,能与柳十岁隔得近些,还能看到他,足够了。

另一边,赵腊月听完童颜的解释,双眉微挑,面无表情说道:“井九不见客。”

她的眉很浓,如墨笔画成,挑起便如剑,话语同样锋利,不是不便见客,而是不见客。

童颜不喜欢她的眉,也不喜欢她的语气,但既然是求人,也不能发脾气,说道:“五天前我离开云梦,日夜兼程南下往青山去,半途才知道他可能在果成寺,万里迢迢而来,就算他不肯帮忙,也应该见一面。”

赵腊月看着他背后的笠帽,更加警惕。

笠帽这种东西,她与井九在世间游历的时候,戴过很多次,无论是南河州的、豫郡的、双河山的、海州的,各式各样的笠帽都见过,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笠帽。

五天前,麒麟已经来到果成寺,那时候童颜离开云梦应该与此事无关,可他为何要急着去青山找井九?

这时,禅室里传来神皇的声音:“让他进来。”

……

……

童颜走进白山禅室,来到榻前。

柳十岁在用温水给井九擦脚。

白猫被挤的没有位置,很委屈地把身子缩成一团。

柳十岁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看着脸sè苍白、右臂变形的井九,童颜的脸sè也变得异常苍白,身体微晃,险些昏了过去。

他挖了六年的洞,要避开云梦大阵与麒麟的感知,精神整整绷了六年。

他带走青天鉴,连夜逃出云梦山,更是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精神压力。

好不容易,他终于见到了井九,井九却是这副模样。

任谁处在他这样的境况里,都会支撑不住。

赵腊月不知道童颜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说道:“现在你看到了,不管你想他帮你什么,他都没办法再帮你。”

童颜沉默了会儿,忽然把身后的笠帽取了下来。

赵腊月有些警惕,但看着神皇站在佛像前没有转身,知道没有危险。

童颜伸手把笠帽撕碎,露出里面藏着的东西。

那是一面青铜镜,镜面上有很多花纹图案,还有很多裂痕,看着十分古旧,奇怪的是,青铜镜的那些花纹图案里,还残着很多冰雪,不知为何始终未化。

赵腊月没有见过这面青铜镜,却能感觉到这面青铜镜里散发出来的玄妙意味,更加警惕。

柳十岁看到那面青铜镜,神情微异问道:“这是青天鉴的模型?”

在云梦山回音谷深处的洞府里,他看过的青天鉴是一个五十丈方圆的青铜境阵。

童颜说道:“这就是青天鉴。”

柳十岁这次真的吃惊了,看着他说道:“你居然把青天鉴带在身边?”

像青天鉴这样的天阶法宝,整个朝天大陆也找不出来几个,童颜就算是中州派的天才弟子,境界也不过元婴期,带着青天鉴在世间行走,那与找死有什么区别。中州派怎么会允许他这样乱来?

神皇转身望向青天鉴,叹道:“生者多哀,皆是如此。”

童颜不知道他的身份,看着他的容颜,感受着他的气度,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很是吃惊,心想果成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井九因何沉睡不醒?

神皇挥了挥手,一道带着远古气息的火焰落在了青天鉴上。

火焰渐渐熄灭,青天鉴表面残着的那些冰雪也融化成水,渐渐干涸。

嗡嗡嗡嗡。

禅室里响起这样的声音。

青儿挥动着翅膀,从青天鉴里飞了出来。

小女孩的身体近乎透明,似乎下一刻便会消散。

赵腊月心想这又是什么?

神皇说道:“没想到此生居然还有机会见到一位天宝真灵。”

青儿看了他一眼,本能里感到畏惧,尤其是她现在已经非常虚弱,随时可能消失。

紧接着,她注意到藏在床尾的那只白猫,也有些不安。

然后,她才发现沉睡里的井九。

她惊呼一声,飞到井九脸上,不停地转圈,显得焦急至极,就像找不到家的迷途小蜜峰。

“你还没教我怎么变成真正的人,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啊!快醒过来,快醒过来!”

她不停地喊着,声音里带着哭腔与恐惧。

井九的耳朵微微动了动,在众人的视线里非常清楚,但还是没有醒来。

青儿忽然感觉到什么,抬起小脸嗅了嗅,然后循着味道飞到井九的左手处,扑了下去,抱住他的手便不再放开。

“怎么了?”童颜问道。

青儿转身望向他,高兴说道:“他的手里有仙气!”

青天鉴被镇压在地脉里六年时间,里面的世界便等于冰封了近两千年,她的灵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如果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很有可能就会死去。问题是像青天鉴这样的天阶法宝,朝天大陆有谁能够修复或者说医治?

青儿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井九。

井九对她说过,他曾经见过天宝真灵,而且比她还要更完整,还对她说过很多这方面的事情。

所以童颜带着她离开云梦山后,便连夜向青山赶去,半途才收到书信知道井九在果成寺,又折向此间。

但青儿怎么也没有想到,井九的情况居然比自己还糟糕。

好在现在有了井九手里的仙气为补,她的灵体便可以维持不灭,至少不用担心立刻便会消失。

青儿抱着井九的左手,高兴极了,哪里肯放开,不停地吮吸。

井九左手泄露出来的仙气全部进入了她的灵体,禅室里的仙气自然越来越淡。

没过多长时间,卓如岁便从冥想里醒了过来,惊慌失措喊道:“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然后他看到童颜和死死抱着井九左手的青儿,大吃一惊,喊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

……

在禅室外的塔林里,众人简单的交谈了一番。

童颜依然不肯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腊月自然也不会把果成寺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不过现在局面看起来似乎不错,那些散溢出来的仙气让青儿纳入灵体之内,井九的情形稳定了很多,现在只需要考虑如何对付那道仙识。

童颜隐约猜到了些什么,说道:“青天鉴能够容纳的仙气数量有限,用不了多久这个过程便会终止。”

卓如岁不解问道:“青天鉴是天阶法宝,就只能容纳这么一点仙气?”

童颜说道:“青天鉴被冰封的时间太长,里面可以吸收仙气的生灵都还没醒来。”

这句话已经隐隐透露了些东西。

便在这个时候,禅室里忽然传来一声响亮的打嗝声。

众人走回屋里,发现青儿坐在井九身边,小手不停揉着微胀的肚子,灵体不再透明,明显稳定了下来。

赵腊月看了童颜一眼,心想这叫用不了多久?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但不用怕!”

青儿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发出啪啪的可爱响声。

说完这句话,她飞了起来,纵身一跃跳进了井九的身体里。

就像是一只青鸟飞进井里,然后去往了另一个世界。

……

……

遥远的虚境里,一道剑光正在前行。

柳词真人是青山掌门,境界深不可测,飞剑的速度却始终是个问题,他也没有办法,连剑都没有,能飞出什么花来?

收到果成寺那边的来信,他顾不得真元损耗,便离开天光峰,向东海而来,眼看着便要抵达,忽然道心微动,掐指一算,知晓了井九现在的情形。

“这样也行?”

柳词微微一笑,转身就回。

此去青山路遥,还要好长一段时间,如果再往前面飞些,岂不是回去要的时间更长?

……

……

云梦山深处,雾气深沉,即便是剑修也很难视物。

麒麟如山般的黑影在里面缓缓移动,吸噬着灵气充沛的雾气,缓慢修复着身体里的伤势。

他在果成寺被玄yīn老祖偷袭,这时候正在养伤。

他有些不解的是,当时自己化形为人,境界神通不及平时百一,按道理来说,玄yīn老祖应该能重伤自己,但回到中州派后,却发现伤势不如想象里那般重,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便能回复如初。

雾气忽然狂暴的运转起来,麒麟向着天地散发恐怖的杀意,因为他感觉到……白刃留下的那道仙识就要灭了!

紧接着,他感知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无比震惊,顾不得伤势未愈,直接来到了地脉深处。

云梦大阵散发着连他都感到不舒服的威压,他眯着眼睛向着前方望去,眼神骤变,隐藏在面部肌肤下的那些筋脉骤然涨粗,仿佛要破壁而出,显现出血红的颜sè。

地河与岩浆平行流淌,仿佛永远不会相遇,而原先摆在天寒枢上的青天鉴已经不见了!

神识微转,麒麟便发现了那条地道。

它顺着地道飞了出来,发现这里是云梦山边缘的一个洞府。

洞府里没有任何东西,只残留着极淡的一些气息。

啊!

麒麟发出愤怒的啸鸣。

洞府里狂风大作,附着阵法的石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化,变成酥脆的薄皮,簌簌落下。

……

……

麒麟的啸鸣,传遍了整座云梦山。

所有的雾气都仿佛变得沉重起来。

中州派的所有弟子包括那些隐居的长老都走出了洞府,向着掌门真人所在的山谷望去,震惊想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雾重便会露多,打湿了树叶,仿佛迎来一场很罕见的雨水。

白早收回手指,轻轻摩娑着指间的露水,直至变成轻烟化去无形。

她走到崖畔,望向遥远的东海方向,沉默不语。

两年前她便猜到了一些什么,麒麟的怒啸便是证明,而她并不需要。

童颜在半路上收到的那封信,本来就是她写的。

……

……

年节还没有完全过去,果成寺外的村子里偶尔还会响起爆竹的声音。

麒麟降世,老祖现身,神皇出掌,青山一剑,去年最后那天发生了无数大事,对人间没有任何影响。

本来就是两个世界,想要相通是难事,本就不需要相通。

清晨的时候,井九的身体里飞出了一只青鸟。

青儿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在他的身体里看到了些什么,甚至直到很久远后的未来,她也没有说过。

“天宝真灵,生而藏天下。”

这是井九在青天鉴幻境里告诉她的一句话。

她望向依然沉睡的井九,心想如果青天鉴就是我的天下,那你的天下在哪里?

在古老的神话里,青鸟是仙人传书的信使。

今天她没能带出什么消息,却有另外一个消息传到了果成寺。

神皇看完手里的符书,递给了赵腊月,然后继续站到佛像前,沉默不语。

赵腊月看完符书,想了想,递给了柳十岁。

卓如岁有些无奈,心想我入门可比他更早,你也太记仇了。

柳十岁看完了,才轮到卓如岁看,最后落到童颜的手里。

童颜是当事人。

朝天大陆所有宗派和朝廷都收到了这封符书。

中州派称童颜叛派,请天下正道修行者杀之,任何宗派或个人收留,必被云梦山视为不共戴天之敌。

童颜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双眉还是那样淡,因为皱都没有皱一下。

“我该走了。”

他把青天鉴用布包好系到背上,向寺外走去。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二章青鸟有信,井外有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