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宗亲相助

第四百一十四章 宗亲相助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在彭宁的命令下,大批的军兵冲上河面,直奔对面的刘秀等人追赶过去。要知道现在河面上只是结起薄薄的冰层,刚才刘秀等人小心翼翼地走在上面,冰层都有些难以承受,发出嘎嘎的脆响声,并出现一条条的裂纹,现在这么多的军兵蜂拥而

上,河面冰层破裂的速度更快。

眼瞅着军兵都要跑过滹沱河的中央,已经上到北岸的王霸眼珠转了转,向四周环视,看到河边有一大块巨头,他咧嘴一笑,招呼道:“巨卿,过来帮忙!”

说着话,他快步跑到那块巨石近前,站在一边,双手托住巨石的底部。

盖延一看,立刻明白了王霸的意思,他跑上前来,和王霸合力,把这块巨石给硬生生地抬了起来。

两人搬动着巨石,走到岸边,王霸说道:“三个数!一!二!三!”说着话,他二人一并使出浑身的力气,将巨石狠狠向河面上投掷出去。

这块巨石,被他二人扔出了十多米远,落在河面的冰层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本就布满裂纹的冰层,再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压力。

只见以这块巨石为中心,大量的龟裂蔓延开来,就听冰面上传出咔咔咔一连窜的破碎声,裂纹从北岸这边,一直延伸到河中心。

正在冰层上快速飞奔的兵卒们,突然之间感觉脚下一软,冰层碎裂,人们像是下饺子似的,顺着冰块之间的缝隙,噗通通的掉进冰冷的河水当中。

只顷刻之间,滹沱河的冰面上便乱成了一锅粥,人们的叫喊之声,撕心裂肺,许多的兵卒脸sè大变,纷纷调头往回跑。

可是破碎的冰层就像长了眼睛似的,兜着人们的屁股追了过来。

前后的时间都不到两分钟,再看滹沱河的水面上,刚才还人满为患,可是现在,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了。

只有距离岸边较近的兵卒,侥幸捡回一条性命,蹚着冰冷的河水,连滚带爬地逃到回到南岸上。

就这眨眼的工夫,至少有三、四百名兵卒掉入滹沱河,然后就再没有然后了,河面上一片平静,完全看不到有兵卒在水面上挣扎。

滹沱河就如同一头张开大嘴的怪物,把这三四百名之多兵卒一下子吞噬得干干净净。

就站在岸边的彭宁和曹琦二人,看得清楚,忍不住激灵灵打个冷颤,同时也不由自主地连退出好几步。

此时,他二人也在后怕,身上惊出一层白毛汗,好在自己够聪明,没有第一时间过河,否则的话,岂不和那些落水的兵卒一样,掉入冰河当中,尸骨无存?

刘秀等人站在滹沱河的北岸,望着对面火光点点的追兵,过了一会,他挥手说道:“我们走!”

顺利过了滹沱河,成功甩掉后面的追兵,刘秀一行人向西北方向行进,不日,又进入到冀州的中山郡。

州与州之间的交界,并非是一条直线,而是犬牙交错,总体来说,幽州是在冀州的北面,而滹沱河的西北方,又的确是属于冀州地界。

刘秀等人逃离驿站的时候,都没有空手走,连带着顺走了不少的食物,这让他们之后几天的行程没有再饿肚子。

进入冀州地界后,他们依旧是一路往北走。

越往北去,王郎的控制便越薄弱,对于刘秀而言,也越有利。不日,刘秀等人到了卢奴。

卢奴是中山郡的郡城。中山郡太守名叫刘钧,其伯父是刘成。以前中山郡名为中山国,刘成便是中山王。

王莽篡位后的第九年,废掉了刘成的王位。中山刘氏这一脉也随之没落。

刘钧这边早早便接到了王郎传来的消息,说刘秀可能逃进了他的中山郡,命令刘钧,尽一切可能的追捕。刘钧极为重视此事,派出心腹属下去暗中调查。

结果还真被他查了出来,刘秀及其部众,果真来到卢奴,但却没敢进城,而是住在城外的一家客栈里。

刘秀等人所住的这个地方,说好听点叫客栈,说难听点,就是个大窝棚。

没有房墙,就是几根木头桩子支撑起个棚顶,四面透风,屋里、屋外,几乎是同一个温度。

地面上铺着一层干草垫子,没有房间、隔间,也没有固定的位置,谁来了,只要看到有空地,往上面一躺,就算住下了。

这样的客栈,自然也不需要看什么路引凭证,价钱更是低廉,一人两个铜钱,就可以住上一天,人多的话,还可以更便宜。

刘秀他们总共几十号人,就挤在这么一间大窝棚里。当晚,入夜,刘秀等人刚躺下来,龙准从外面进来,走到刘秀近前,说道:“主公,有人来访!”

人们还没有睡呢,听闻这话,心头同是一惊。有人来访?那说明主公的行迹暴露了!刘秀坐起身,问道:“是何人来访?”

龙准说道:“中山太守,刘钧。”

朱祐腾的一下站起身形,问道:“他带来多少人马?”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龙准说道:“只带了两名随从!”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同是一怔,只带来两名随从,刘钧是想干什么?

刘秀想了想,说道:“看来,这位刘太守并无恶意。”

邓禹面sè凝重地提醒道:“主公,小心有诈。”

刘秀淡然一笑,说道:“刘钧只带两人前来,尚且不怕,我又怕什么?”说着话,他向龙准扬下头,说道:“有请!”

龙准应了一声,转身出去,时间不长,他从外面领进来三个人。三人都是披着大氅,脑袋也被大氅罩住。

进来之后,三人把大氅的罩头放下来,刘秀等人定睛一看,其中一人四十左右岁的年纪,另外的两人,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

中年人穿着华丽,一身的锦缎棉衣,脚下穿着厚厚的兽皮靴子,浑身上下的穿着,不仅材质好,做工也精良,这一身的行头价值不菲。

另外的两名青年,皆为青衣灰裤的下人打扮,不过腰间都挂着佩剑,看其体型以及走路的姿态,亦可判断出来,都是身手不错的练家子。

中年人环视在场众人一眼,问道:“请问,大司马何在?”

他这一开口,就等于表明了他的立场。刘秀的大司马,是刘玄封的,而在王郎这里,刘玄只是个伪皇帝,既然是伪皇帝,那么伪皇帝所封的官职自然也是无效的。

所以,认定王郎为正统的人,是绝不会叫刘秀大司马的,肯叫刘秀为大司马的人,那必然是承认了刘玄的正统地位。

刘秀站起身形,走上前去,拱手说道:“在下刘秀!”

中年人身子眼眸一闪,拢目打量站于自己面前的这名青年。大窝棚里只点了一盏小油灯,光线昏暗,不过中年人还是能看清楚刘秀的模样。

虽说他的穿着不怎么样,破烂不堪,但仍能看出他的身材匀称修长,向脸上看,布满了灰尘和泥垢,可还是能看出他相貌堂堂,器宇不凡。

中年人打量了刘秀片刻,拱手施礼,说道:“晚辈刘钧,拜见从叔!”刘钧是刘成的侄子,他和真定王刘杨是同辈,都是汉景帝的七代孙,而刘秀是汉景帝的六代孙,就辈分而言,刘秀的确是刘钧的族叔,后者叫他从叔并没有错,虽然他比

刘秀年长了十好几岁。

这里也顺带整理一下刘秀、刘钧、刘杨先祖的关系。

刘秀的先祖长沙定王刘发,是景帝的第六子;刘钧的先祖中山靖王刘胜,是景帝的第九子;刘杨的先祖常山宪王刘舜,是景帝的第十四子。

他们三人的先祖,是亲兄弟,再往上数,他们的老宗族都是汉景帝刘启。

顺便再提一下,三国时期的刘备,就自称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这里面的重点是‘自称’。

刘备到底是不是刘胜之后,这里面存在有诸多的疑点,不过刘秀是刘发之后,这一点绝对无毋庸置疑。

刘钧竟然以从叔来称呼自己,着实真让刘秀颇感意外,他又拱手说道:“刘太守叫秀文叔就好。”

刘秀和刘钧,虽然是同族的宗亲,但一个在荆州的南阳郡,一个在冀州的中山郡,这两个刘氏分支,之间也没什么来往,说起来和陌生人没多大区别。

刘钧也觉得两人的年纪相差了十好几岁,自己叫刘秀从叔,也的确有点不太合适,他含笑点点头,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我便以文叔相称。”

刘秀一笑,摆手说道:“刘太守请坐。”说着话,他率先在草甸子上跪坐下来。

刘钧倒也不矫情,于刘秀的对面跪坐,说道:“钧字伯玉,文叔可叫我伯玉。”

刘秀点点头,问道:“据我所知,中山郡业已归顺王郎。”

话外之音:你明明已经归顺了王郎,现在既已知道我在卢奴,却不遣郡军来捉拿我,而只带着两名随从,入夜后偷偷来见我,这又是何意?

刘钧是聪明人,一点就透,他无奈地轻叹口气,苦笑道:“独木难支,四面楚歌,只我一人,又如之奈何?”

如果真定的刘杨不支持王郎,刘钧还能和刘杨联手,合力抗郎,但现在,连刘杨都倒戈到王郎那边,刘钧也实在是没办法,只能随大流,做出愿意归顺王郎的表态。

他的处境,刘秀也能理解几分,他幽幽说道:“秀之首级,可价值十万食邑!”

难道,你对我的这颗脑袋,就真的一点也不心动吗?刘钧面sè一正,说道:“王郎自称成帝之子,简直是一派胡言!他异姓之人,却冒充我刘氏子孙,欲得天下,这简直是我刘氏之哀!钧与文叔,同为刘氏子孙,高祖之后,

又岂能受外人所惑,自相残杀,骨肉相残,让异姓之人坐享其成?”

刘秀听明了刘钧的心意,拱手施礼,说道:“秀在此,多谢伯玉!”刘钧急忙拱手还礼,不再拐弯抹角,直言不讳地说道:“文叔客气了。钧此次前来,是为暗助文叔一臂之力!”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一十四章 宗亲相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