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章剑峰生于天地间

第一章剑峰生于天地间

寒星黯淡,青铜sè、出匣惊飞风雨。龙鳞三尺,虎气千年,彷佛精灵堪语。

记得当时,曾带故人荒陇,此道于今如土。挹神光、重见冠裳楚楚。

宾旅。鸣佩中原历聘,只解识、寸心相许。回首苏台,鱼肠忽起,散乱长铍无数。

试吊要离坟草,鸱夷潮水,一样英雄难诉。对州来君子,恩仇忘否。

(望远行,咏延陵季子剑,清:曹贞吉)

……

……

神末峰当然不止一座洞府。

除了猿猴,便只有井九清楚别的那些洞府在哪里。

峰顶道殿里的洞府看似只是一座,其实里面别有洞天,可以直通苍穹,也可以通往孤峰里的无数幽静地。

山腹深处有处洞府,地面有一方由整块山玉雕凿而成的池子,表面光滑无比,里面的盛的并不是水,而是某种淡金sè的液体,散发着柔润的光毫。

井九闭着眼睛躺在池子里。

淡金sè的液体淹过他的颈,遮住他比玉池表面更加光滑洁白的身躯,只有苍白却依然绝美的脸露在外面。

不知道这些淡金sè的液体是什么事物,散发出无比纯净的灵气,虽然远远不如当初他左手里握着的长生仙箓,却比适越峰的药园灵气浓郁无数倍,难道这些液体是无数颗丹药化进了水里?

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井九睁开眼睛,从玉池里站了起来,洞壁上镶着的夜明珠感应而明,照亮洞府。

那些淡金sè的液体从他的右手指尖淌落,落回玉池里,颜sè似乎淡了很多。

他的右手依然严重变形,就像一把扭曲的剑。

淡金sè的液体淌落,他的身体瞬间干净,没有残留一滴,不知道是液体有些古怪,还是他的皮肤太过光滑。

井九走到石壁前,挥手打开隐门,取出提前备好的那件白衣穿上,然后重新关上门。

在这很短的时间里,能够看到隐门后是一处体量更广的洞府,里面摆着些许杂物,堆着无数晶石。

原来玉池里的那些淡金sè液体都是由晶石化成。

以玉池的体积,想用液化的晶石填满至少需要数百块,已经超过中等宗派的一年所需,他却用来泡澡?

……

……

井九当然不是在泡澡。

虽然他是朝歌人,但绝大部分的岁月都在青山里度过,早就养成了南方人的习惯,而且他很懒。

他是在养伤。

事实上,如果不是这次伤势太重,需要认真想些办法,他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当年在神末峰里还藏了这么多晶石。

在玉池里浸泡了这么长时间,剑丸与臂骨表面的裂痕已经修复如初,但右手的伤势没有任何好转。

他把右手举到眼前,做了几个动作。

严重变形的右手行动很是不便,动作显得有些僵硬而古怪。

他摇了摇头,把右手负到身后,向着上方凌空而起。

……

……

沉重的石门开启,带起些微烟尘。

顾清与元曲从殿里走出,崖下的猿猴们叫了数声。

崖边的白猫睁开眼睛,寒蝉险些摔到崖下,却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抬了起来。

赵腊月从竹椅上翻身而起,望向从洞府里走出的井九,问道:“如何?”

井九没想到刘阿大没在她怀里,然后才想明白是为何,说道:“还是有些问题。”

渡海僧是果成寺的律堂首席,以真实战力论应该能排进前五,当他动用天下般若掌这种壮烈的舍身法时更是可怕。

井九是游野中境,放在年轻一代修行者里是毫无疑问的最强者,与渡海僧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最关键的是,他的境界不足以发挥出身体的真实能力。

他的身体很特殊,当年刚入青山宗便能在剑峰里杀死碧湖峰的左易,凭的便是这一点。

这给他带来了很多好处,比如不容易受伤,如此他才能在当年在青山试剑里折断过南山的剑,才能与压制了境界的麒麟周旋了那么久,但相应的也带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具身体如果真的受了重伤,便很难恢复。

……

……

剑坏了就要去修,人伤了便应该去治。

青山里都是修道者,自然用不着医生,适越峰的丹药便可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

井九却去了云行峰。

无数云雾笼罩着这座山峰,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带动自行游走,却终年不散,大概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叫云行峰。

他与赵腊月站在峰前,看着这幕画面,没有想起当年,反而同时想到了中州派的云梦山,虽然后者并没有去过。

云行峰的弟子们看到他们,很是吃惊,赶紧上前行礼,询问二位师叔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青山飞剑如果损毁严重,通常会被送到云行峰进行修复,再送入峰里的乱石间自行蕴养洗炼。

云行峰的弟子们以为井九前来修剑,紧张之余又有些激动,心想难道今日能够看到那把传闻里的宇宙锋?

果成寺一役有很多秘密,井九与麒麟的那一战却在卓如岁的刻意宣扬之下成为青山这些年来最出名的事。

谁都知道莫师叔的那把黑铁剑在小师叔的手里历劫重生,晋升成为仙阶飞剑,青山弟子们自然很是好奇。

遗憾的是,他们没能看到宇宙锋,因为井九要修的剑不是这一把。

他与赵腊月并肩向云行峰上走去——不知道是遵循某种极古老的规则,还是他依然不喜欢驭剑。

云行峰里乱石嶙峋,断崖陡峭,满眼荒凉,没有一点绿意,也没有生命。

到处都是剑意,在崖间、石间、云雾里若隐若现。

井九带着赵腊月很快便到了云行峰中段,消失在了云雾里。

云行峰弟子们各自散去。

终年不散的云雾能够遮住弟子们的视线,却挡不住井九与赵腊月的目光。

不管是先天无形剑体还是后天无形剑体,都有一双能够看破虚实的剑目。

“我们这些旧人还是习惯称这里为剑峰。”

看着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感受着无处不在的剑意,井九说道:“据祖师们推测,青山灵脉的天杀眼,便在剑峰地底深处,只不过那里剑意太过凌厉,没有人能靠近查看。”

赵腊月说道:“历代祖师就用这里泄出的杀机灵气炼剑藏剑,所以云行峰才叫做剑峰?”

井九摇头说道:“天地自行成峰,峰中生剑,故而称为剑峰。”

赵腊月有些不解,心想难道不是先有青山宗再有剑峰?

井九说道:“数万年前,这座山峰自行蕴养出了一把剑,开派祖师凭此悟出剑道真义,才有了青山宗。”

赵腊月很吃惊,当年在洗剑溪畔学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些,剑经上也没有相关记载。

如此说来,那把剑从某种意义上就是青山之祖?

井九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数万年来,这座山峰依然在源源不断地生出新的飞剑,剑归青山,最开始时并不是剑修死后把剑留传给晚辈弟子,让对方继承青山的剑道精神,而就是很简单的字面意思。”

赵腊月若有所思说道:“剑自青山出,剑修用了一生的时间,结束后自然应该还给青山?”

井九带着她继续向上。

云行峰越往上,雾气便越深重,剑意也越来越凌厉,而且密集。

那些天地自生的、前代师长临死前归还的飞剑,藏在乱石里、插在崖缝里,到处都是。

某些飞剑有柄,有的则是无柄,插在崖石里就像钉子,还有一种就像是铁匠铺里刚打出来的剑胚,颇有些原始古拙之意,随意躺在乱石里,或像树枝般插在岩石间,很难被分辩出来。

赵腊月心想这种应该就是剑峰生出的飞剑,只是想要蕴炼出锋芒,不知道还要几千年时间。

崖间的那些飞剑忽然微微震动起来,发出极低沉、无法被听到的嗡鸣。

赵腊月听不到那些声音,但身处其间自然能感觉到剑意的变化,神情微变。

她曾经在这里以剑意淬体数年时间,才练成后天无形剑体,对这里的环境与那些剑意都很熟悉,不明白为何这些飞剑会表现的如此骚动,望向井九身后,心想难道与宇宙锋有关系?

宇宙锋被布带裹了很多层,敛没了所有明亮与锋芒,看着很不起眼,依然系在井九的背上。

“吵死了。”井九说道。

那些飞剑顿时安静了很多。

井九望向剑峰某处。

宇宙锋破布而出,化作一道明亮清寂至极的剑光,穿过层层云雾,插入崖间某处自行开始蕴养。

他不是来还剑,只是觉得这剑的性子太过清冷,锋芒太盛,怕顾清控制不住,所以拿到剑峰来养养。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想来这里看看能不能养好自己的伤。

按道理来说,作为一名绝世天才剑修,应该很懂如何修剑,可他真没什么经验。

当初不管在上德峰还是神末峰,他都常年闭关,不见世人同门,很少与人战斗,经历过的那几场,剑下往往无一合之敌,飞剑相遇极少,他把最快的不二剑与最快的弗思剑换着用,根本不会损坏。

云雾更深,赵腊月黑白分明的眼眸里亮起一抹剑光,看清四周环境,觉得有些熟悉,然后便看到了崖上的那个洞。

当年她就是在这个崖洞里盘膝坐了三年。

井九问道:“舒服?”

这是问长时间坐在崖洞里会不会舒服的意思。

赵腊月看着他的脸,自然想起当年忽然跳到自己身前的他,唇角微微翘起。

“还可以,而且剑意自崖内生,感受比较充分。”

井九挥手在那个洞旁又开了一个洞。

两个洞的形状很像,离地面都约三尺,只是后者要略大一些。

赵腊月坐了进去,井九坐进旁边的崖洞里,然后同时闭上眼睛。

井九来剑峰是为了治伤,赵腊月则是有别的原因。

从果成寺追杀yīn三到大泽,在途中她强行破境,晋入游野中境,难免还是有些问题。

井九让她来剑峰再次剑意淬体,稳定境界。

这种方法很凶险,放眼青山也只有他与赵腊月能够做到。

只是这种方法也不能长时间、多次使用,不然可能剑煞隐成,有伤道心。

井九与赵腊月有剑意守心,向来无视外物,闭上眼睛便进入空明状态,呼吸渐缓,直至渐无所闻。

云雾飘至,坐在崖洞里的他们仿佛变成了两尊石像,若隐若现。

半年后,青山迎来了又一个夏天,大阵开启云涡,任由雷雨落下,数十道飞剑离峰而起,在雷暴里淬洗,碧湖峰则是不断引去闪电,湖面被照耀的明亮无比。

洗剑溪畔的洞府里,一名年轻弟子看到这些画面,心神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意志变得更加坚定。

第二天清晨,他孤身登上了云行峰,决意今天一定要登至最高处,找到属于自己的飞剑。

傍晚时分,浑身衣衫被割破的他,终于爬进了云雾,来到上段。

四周的云雾忽然散开,他才发现自己是在一处断崖边,眼前是两个崖洞,里面有一男一女两个石像。

他好奇走到崖洞前,伸手摸了摸石像,却发现竟然是人!

那名年轻弟子吓了一跳,心想难道是剑归青山的前代师长遗蜕?

如果真是如此,自己先前的动作何其不敬,他赶紧跪下,对着崖洞叩拜行礼。

就在他的膝盖触到地面的那一瞬,云行峰忽然震动起来!

狂风呼啸,云雾高速游走,山峰深处传出极其怪异的磨擦声,仿佛山崖将要倾塌。

年轻弟子脸sè苍白,心想难道是自己对长辈不敬的行为竟是引发了天谴?赶紧重重磕了几个头,便转身往山下逃去。

风云变sè,自然不可能是因为一名年轻弟子的行为。

云行峰的异动引发很多关注,十余道剑光自各峰飞出,都是破海境的长老。

碧湖峰主成由天来了,上德峰的迟宴来了,就连南忘都离开了清容峰。

昔来峰主方景天在最高处,神情严峻,看着远方某处。

云雾正在散开,剑峰将要显出真实,说明青山剑阵正在启动。

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难以想象的强敌来犯,再就是青山剑阵在天下发现了哪位遁剑者的信息,准备远程诛杀。

崖洞里,赵腊月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淡了很多的云雾和天空里的那些剑光,神情微异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井九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看网友对 第一章剑峰生于天地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