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章老狗

第二章老狗

今年海州城的夏天要比往年更热一些。

可能是因为海上暖流的问题,也可能是因为再没有巨大的飞鲸从海上吸来海水化作雨水落下。

云台之役后,西海剑派退入大海深处,在海州的影响力渐渐消退,很多中小宗派趁机杀了进来。

海州正街上曾经有座酒楼,老板娘是个狐狸精。

这座酒楼被不老林强者南筝等人变成了废墟,但因为位置太好,隔了些年又重新出现了一座酒楼。有趣的是,这座酒楼居然和以前一样也做火锅,而且不止是海味火锅,还有益州风味与北方风味。

一个戴着笠帽的客人走进酒楼,点了一人食的小火锅,随意吃了些酒菜,便付钱离开。酒楼前的石阶上洒着水,那名客人走过时,笠帽下的脸被水面反照了一瞬,竟是黑sè的,不知道是带着面具还是如何。

伙计很快便把那个桌子清理干净,火锅里吃剩的汤被倒进泔水桶,一张小纸条则是被送到了后厨。

那张纸条最后送到了某个包厢里。

包厢里的火锅很大,不是鸳鸯锅,红sè的汤汁看着就像是血,又像是果成寺里的落日,散发着辛辣的味道。

yīn三右脚踩在椅子上,动作有些不雅地捞着锅里的黄喉与肚片,清秀的脸上没有汗水,只有满足的神情。

玄yīn老祖坐在他的对面,看完纸条上的内容,问道:“真人,地址已经拿到了,我们何时出发?”

yīn三专心吃着火锅,随意说道:“吃完再说。”

……

……

火锅这种食物妙就妙在,如果你愿意就可以一直吃下去,只要不停往锅里加汤与食材。

所以直到半夜,yīn三与老祖才离开了酒楼。

他们走出海州城,来到海边,穿过海里散落的礁石,向着大海深处走去。

他们此行不是前来凭吊云台遗迹,也不是来取什么宝物,而是要去找一个人。

在深沉的夜sè与涛声陪伴下,他们踏海而行,走了很长时间,来到一处偏僻而寻常的小岛上。

小岛上生着一些绿sè的植物,没有什么妖兽,只有些蜥蜴在夜里捕食。

按照纸条上的地图,老祖走到一丛不起眼的小草前,感慨说道:“不愧是老家伙,这阵法布的真好。”

那丛小草没有任何特殊的气息,也没有阵法的痕迹,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谁能想到这居然是通道的入口。

yīn三感受着那条通往地底深处的通道,说道:“居然藏在与世隔绝的海底,难怪这么多年都没人能找到他。”

在幽暗的通道里,他们走了很长时间,按照估算已经来到数百丈深的海底,终于看到了一扇沉重的铜门。

铜门上刻着一些简单的图案,有花有鱼,笔法古拙,散发着淡淡的气息。

老祖看了两眼,说道:“我能破开,但会惊动他。”

“我来吧。”

yīn三抬起右手按在铜门上刻着的一条怪鱼上。

大概百余息后,铜门上的那些花忽然张开花瓣,仿佛活了过来,那条怪鱼也似乎活了过来,想要从他的掌下游走,去给里面的人通风报信,却无法挣脱。

yīn三摸了摸那条怪鱼,指间仿佛带着春风,让它平静下来。

沉重的铜门缓缓开启,没有带起一点灰尘。

无数的海水从里面涌了出来。

yīn三与老祖很平静,没有躲避,也没有惊讶。

他们飘在海水里,看着眼前的画面。

铜门里是海底的世界。

奇形怪状的鱼在游动,带着光点的异花在招展。远处隐隐有巨大的恐怖身影,不知道是哪种凶猛的海兽。

yīn三知道这些都是假的,神情平静,把双手负在身后,随心意向前方飘去。

藏在海底的那个家伙有些意思,境界一般,阵法与精神能力倒是不弱,竟是发现了自己的到来。

他不担心对方的反击,只是不想对方有所准备、最后宁肯自杀也不愿意神魂受制。

那些巨大的恐怖身影越来越近,竟是一群鬼目鲮!

那些鬼目鲮向着yīn三扑了过来。

yīn三理都不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一堆礁石处。

一头鬼目鲮把他吞了进去,然后便变成了光点,散于海水之中,再没有半点痕迹。

yīn三飘到那堆礁石前,蹲下身体,望向藏在石缝里的一条小丑鱼。

小丑鱼的视线与他的视线接触。

“你是什么人……居然能看穿老夫的阵法?”

小丑鱼说话了。

他能感觉到yīn三最多就是游野境,为何能够不受自己的神识影响?

yīn三笑着说道:“这种雕虫小技,还是不要在我面前用了,另外我先提醒你一句,在稍后的谈话里请不要自称老夫,因为在我面前你没有这种资格。”

说完这句话,他打了一个响指。

啪的一声轻响,那些鬼目鲮尽数化作光片消失,随海水摇摆的异花与成千上万只怪鱼消失,就连海水都消失无踪。

这里确实是在海底,但不是在海里,而是一处深藏地底的洞府,地面很是干燥,连一滴水都没有。

洞府里的陈设很是奢华,沿着墙有一排青松盆栽,玉髓池里有数十条锦鲤,在一具白骨里游来游去。

白骨便是鬼目鲮,锦鲤是怪鱼,青松是异花,一切都是假象。

“你算命的名气极大,养些锦鲤倒也正常,只是那具白骨是怎么回事?”

yīn三收回视线,望向一位老人。

这位老人白发苍苍,满脸皱纹,双眼深陷,不知已经盲了多少年。

他就是刚才那只小丑鱼,也是在世间已经消声匿迹多年的天近人。

……

……

天近人是位大人物。

他远不是yīn三所说算命名气极大这么简单,当年他执掌白鹿书院,被世人认为一言能断生死,能窥天机。

便是洛淮南与景辛皇子这样的人,都想得到他的点评。

他与西海剑派的关系很深,又受了方景天的拜托,想在旧梅园里杀死井九。

遗憾的是,他不知道井九的境界虽然低,神魂力量却是强的不像话,自然失败了,然后被禅子逐出了朝歌城。其后便是云台一役,白鹿书院被裴白发带着无恩门弟子一把火烧光,他见机奇快,抢先逃走,藏在这个洞府里直至现在。

他被禅子重伤,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复原,所以哪怕洞府处于西海的势力范围,依然不敢冒头,极为小心,谁知道竟被人找上门来。

“那是我的童儿,因为练功太过急进,走火入魔而死。”

天近人“望”向那具白骨,神情似乎极为惋惜。

那可能是一个很感人或者很邪恶的故事,yīn三不打算探究,说道:“我来找你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你到底是什么人?”

天近人微低着头,声音微沉,显得很是警惕,来人精神力量极其强大,道心如海,深不可测,远胜呈现出来的境界,让他很自然的想到当年的井九,甚至他一种感觉,来人比当年的井九念力还要强大。

yīn三看着他微笑说道:“是我问你问题,不是你问我问题。”

天近人说道:“布阵十年,我不相信你能破开,就算你的神魂再强,也没有用。”

对方看破了洞府的幻境,脱离了他的精神干扰,不代表能够破开真正的阵法。

yīn三没有说话,直接闭上眼睛,念力从身体里散发出去。

洞府里的空气里忽然出现无数光线,然后渐渐凝结,形成一条条的线与图案。

天近人看不到画面,却能感受到,脸sè变得更加苍白,心想对方的神魂怎么会强到这种程度,居然能够用念力逼出阵法的本体,然后意图强行破之!

洞府里变得越来越明亮,那些线与图案就像涂了粘稠的蜂蜜,垂垂欲坠,眼看着便要断开。

嗡的一声。

洞府再次变成海底的世界,那些恐怖的鬼目鲮出现,却不敢游向yīn三,那些散着光点的异花摇摆的更加厉害,似乎想要离开海底的泥沙逃走。

渐渐的,那些鬼目鲮与怪鱼还有异花都变淡了很多,随着海水的冲洗,开始分崩离析,变成缕缕青烟。

青烟里,yīn三闭着眼睛,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阵法到了崩溃的最后阶段。

天近人的脸sè却不再苍白,反而平静了很多。

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深陷的眼窝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如黑洞般的深渊。

只是瞬间,无尽的海水便卷着鬼目鲮、怪鱼、异花灌进了他的眼窝!

就连yīn三的神魂也被吸了进去!

这种神魂间的争斗,最是凶险也最是简单,只看谁更强大,便能吞噬或者控制住对方。

yīn三并不在意,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禅宗某些僧人、某些远古神兽以及井九,再没有谁比自己的神魂更强大。

就在这个时候,天近人忽然笑了起来,皱纹变得更深,充满了yīn冷与嘲弄的意味。

“太平真人,你习惯了控制他人的神魂,但有没有想过,自己被人控制的感觉?”

yīn三神情微变。

他的衣衫随海水轻飘,向着天近人的方向。

“他与我的神魂已经联在一处,你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天近人厉声喝道。

玄yīn老祖忽然出现在yīn三的身后。

他来到洞府后,便仿佛消失一般,直至此时,忽然散发出全部的气息!

狂暴的气息充斥着洞府,稀疏的发如剑般直指天空,这时的老祖哪里还像一条老狗,就是真正的魔神降临人间!

他在果成寺里受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只需要落掌便能把yīn三拍死,或者震散他的道树!

yīn三闭着眼睛,说道:“你想死?”

话音落处,老祖忽然闷哼一声,浑身上下感到了一阵寒意。

那是来自剑的寒意!

那道寒意远在数万里之外的青山,却能让他感觉的无比真切。

很明显,在如此危险的时刻,yīn三解除了道法,青山剑阵瞬间便找到了他的位置!

就是因为这道寒意,他在冷山荒原的地底不天见日的躲了数百年时间,难道他还要继续躲下去吗?

就在这个时候,极高的天空里传来一道剑意。

明明只是一道剑意,却仿佛是无数道剑同时发出,如潮水般源源不绝地生出,挡住了那道寒意。

按照玄yīn老祖与对方搭成的协议,在控制yīn三之前,如果青山剑阵落下,对方要替他挡住一瞬。

那可是青山剑阵!

哪怕只需要挡住一瞬,朝天大陆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西海剑神!

“你以为我真的是狗吗!”

玄yīn老祖的脸上满是暴戾的气息,极其强横的一掌拍了下来。

啪的一声轻响。

他的手掌落在了天近人的头顶。

……

……

洞府里的阵法尽数溃散。

无数海水从天近人深陷的眼洞里喷涌而出,那些怪鱼与异花也喷了出来,击打在洞府石壁上,变成碎末。

“你居然……”

他脸sè苍白,惊怒至极,无神地“看”着玄yīn老祖。

只来得及说出三个字,他的声音便消失了,眼窝里也不再有海水流出。

他的人还没有死,神魂已经完全被yīn三控制。

yīn三睁开眼睛,举起手来。

玄yīn老祖以最快的速度把头伸到他的手下。

yīn三摸了摸他的头,表示赞赏。

玄yīn老祖顿时感觉到来自数万里之外的那道寒意消失了。

但那道如潮水般的强大剑意还在高空。如果让西海剑神发现这里的事情,暴怒一剑斩落,他也难以应对。趁着青山剑阵把西海剑神留在高空的时间,他们必须尽快离开。

很快。

玄yīn老祖与yīn三来到一百多里外的陆地上,靠着夏田里刚割下来的稻草堆,不停喘息。

“演的不错,但那句话有些过于夸张。你真以为我是狗吗?动杀着的时候谁会说这些废话?”

yīn三转头看着他认真说道,就像是戏园里的师父在教刚入行的徒弟。

玄yīn老祖一脸媚笑说道:“主要是那句话发自真心,不吐不快,不过只来得及说了一半而已。”

yīn三好奇说道:“下半句是什么?”

玄yīn老祖正sè说道:“是的,我就是真人的一条老狗,忠心耿耿!”

看网友对 第二章老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