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只活一个

第四百二十一章 只活一个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杀!杀!杀——”郡军方阵在往前推进的同时,将士们也在齐声喊喝。

刘钧现在已经适应了不少,望着外面一触即发的近身厮杀,他莫名其妙地看眼邓禹,不明白他为何突然下令停止放箭,而是改用了方阵推进的打法。

邓禹当然是有他自己的考量,说白了,他的心思就是‘废物再利用’。他没打算放过敌方的一兵一卒,与其将这些敌军白白射杀,不如让己方将士拿他们练练手。郡军当中,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大多都没上过战场,没打过仗,手里也没沾过血,真到了两军对阵的时候,有一个算一个,估计没有不哆嗦的,这当然会大大影响己方

的战斗力。

现在敌军已经伤亡大半,剩下的敌军,都已被吓破了胆,斗志全无,没有多少战力而言,这种情况,当然是给己方将士练手的好机会。

不能说邓禹心狠,上到战场,两军交锋,那就是你死我活,不把敌军杀光,最后死的只能是自己。

申平也看出了郡军这边的意图,他眼珠子通红,厉声嘶吼道:“刘秀,你出来与我一战!刘秀!你给我滚出来——”

被申平喊得心烦,邓禹向旁抬了抬手,一名侍卫心领神会,走上前来,将一把硬弓递到他的手中。

邓禹接过弓箭,捻弓搭箭,对准城下的申平,猛然一箭射了过去。

嗖——

噗!这一箭,正中申平的小腹,后者踉跄着倒退了两步,好在后面的军兵手疾眼快,将他搀扶住。

申平狠狠推开周围搀扶他的军兵,强忍着小腹的疼痛,大声吼叫道:“刘秀小儿,你这个只敢暗箭伤人的鼠辈……”

他话音未落,邓禹又是一箭射向他,这回准头比刚才强了一些,箭矢狠狠钉在申平的胸口上。

后者再坚持不住,单膝跪地,血水顺着他的嘴角,滴滴答答地向下流淌。

邓禹放下弓箭,大声喊喝道:“凡能取下贼将首级者,记大功!”他话音一落,由城头上推进下来的郡军将士们,齐声呐喊:“杀——”

一前一后,两拨郡军方阵,把王郎军压缩在北城门前的这块区域里,接下来,便是近身肉搏战。

最前面的郡军,手持巨盾,不断的向前挤压,后面的郡军手持长矛、铁铩,不断的从盾牌缝隙中刺出去。

再看王郎军的阵营,外围的兵卒被一排排的刺倒在地,有些人当场毙命,有些人受伤未死,倒在地上,死命的哀嚎。

不过他们的号叫声并没有持续太久,郡军的方阵无情的从他们身上踩踏过去。

申平也于乱战当中,被郡军的兵卒劈砍成好几段,其首级被一名郡军兵卒挂在矛头上,高高举起。

随着申平被杀,王郎军这边的将士也仅剩下五百来人,人们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将士们纷纷扔掉手中的兵器,跪伏在地,大声喊道:“投降!我们投降了——”

推进的郡军方阵终于停止下来,只见前排巨盾的盾面上,几乎全被鲜血染红,地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地面,只有尸体和流淌成河的血水。

面对着已经投降的王郎军,人们纷纷抬头,看向城门楼上的邓禹。后者深吸口气,挥手喝道:“全部拿下,关入大牢!”

他此话一出,投降的王郎军长松口气,中山郡军这边也是如释重负。今晚的战斗,他们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敌人的血,都快杀得麻木了。

虽说他们是胜利的一方,但即便如此,身在这个修罗场里,也是一种煎熬。郡军将士们纷纷上前,搜走地方的武器,另有人把王郎军俘虏押送到大牢里。

有几名刘钧的侍卫快步跑下城墙,于俘虏的人群当中,狠狠拽出来两个人,一人是孙仓,另一人是卫包。

这两人也是够命大的,刚才那么胡乱的场面,死了那么多人,可是看这两位,身上连点伤都没有。几名侍卫把孙仓和卫包押送到城门楼里,进来之后,都不用侍卫发话,孙仓和卫包已双双跪伏在地,鼻涕眼泪一并流淌下来,带着哭腔哀求道:“刘太守饶命,太守大人饶

命啊——”

刘钧并不是心狠之人,不过此时看到孙仓和卫包,他恨得牙根都痒痒,回手把肋下的佩剑抽了出来,厉声喝道:“厚颜无耻的小人,本太守现在就杀了尔等!”

说着,他举起佩剑,作势就要往下劈砍。邓禹抢先一把,把刘钧拦挡住,向他微微摇了下头,含笑说道:“刘太守,容我和他俩说几句话!”

刘钧强压怒火,狠狠放下佩剑,然后不甘心的又冲着孙仓和卫包吐了口唾沫。

邓禹走到孙、卫二人面前,站定,蹲下身形,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二人可认识我?”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孙仓和卫包心惊胆战的抬起头,看眼邓禹,立刻又垂下头,连连摇首,表示自己不认识。

“我叫邓禹,现在大司马帐下,任前将军之职!”

邓禹!孙仓和卫包虽不认识邓禹,但都听过他的名字,邓禹可是刘秀身边的头号心腹。

看到他二人惊讶的表情,邓禹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彭宁那个蠢货,以为我军都在安险南岸,却不知,安险南岸只是一座空营,我军将士,实则早已潜回卢奴设伏。”

孙仓和卫包脸sè变换不定,其实,让他二人潜入卢奴做内应的这个主意,根本不是彭宁想出来的,而是他二人自己想出来的。

他俩对刘钧这个人还算比较熟悉,说他没本事吧,他能把一个郡治理得不错,说他有本事吧,那也实在是高估了他,总体而言,刘钧就是很平庸的一个人。

孙仓和卫包把刘钧揣摩得也算透彻,知道用什么东西可以打动他,自己可以顺利潜入卢奴城内。可是千算万算,唯独没算到刘秀竟然识破了他俩的计谋。

棋差一招,满盘皆输啊!

想到了刘秀,孙仓和卫包心思同是一动,不约而同地向四周看了看,根本没看到刘秀的身影。

出了这么大的事,刘秀作为主事之人,他不可能不现身,他没有出现唯一的理由就是,他现在根本不在卢奴城内。

孙仓和卫包下意识地对视一眼,暗暗咧嘴,刘秀既然不在卢奴,那说明他还在安险南岸。

现在他二人也不得不佩服刘秀的胆子太大了,邓禹已经率领中山郡军回撤卢奴了,刘秀一个人还留守在空营里,简直视对面的彭宁于无物。

他二人正在心里感叹着,邓禹幽幽说道:“你二人本是耿将军的属下。”

孙仓和卫包知道,耿弇已经投靠刘秀,并且被封为偏将军,他二人一同点头,眼泪如同短线的珍珠,哽咽着说道:“耿将军对我二人不薄,视我等如兄弟……”不等他二人把话说完,猛然间就听闻咣当一声,邓禹把肋下的佩剑抽出了出来,直接扔到他二人的面前,说道:“看在你俩与耿将军有些交情的情分上,我给你二人一个机

会。”

孙仓和卫包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邓禹。后者慢悠悠地说道:“你俩,只能活一个。活下来的那个,我可以让他离开,死掉的那个,”邓禹抬手向城内指了指,说道:“我也会给他留具全尸,和那些尸体一并埋了。

听闻这话,别说孙仓和卫包满脸的惊讶,就连刘钧脸sè也是一变,走上前来,小声说道:“邓将军,此二贼就是两个祸害,一个也不能留啊!”

邓禹一笑,说道:“孙仓和卫包本是耿将军的属下,要清理门户,我相信耿将军更愿意自己亲自动手。今日放走一个,日后,耿将军自会去取他的性命……”他话都没说完,孙仓茫然把邓禹丢在地上的佩剑抓起,在周围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孙仓将手中的佩剑向旁猛的一捅,耳轮中就听噗的一声,剑锋顺着卫包的胸口刺入,剑

尖在他的背后探出。

这一剑下去,直接把卫包刺了个透心凉。后者瞪大眼睛,好像不认识孙仓似的,直勾勾地看着他,他嘴唇蠕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他身子向旁倾斜倒地,躺在地上,四肢只抽搐了几下,而后便没了动静。孙仓一剑刺死了卫包,连眼睛都未眨一下,他用力的把佩剑从尸体身上抽出来,然后双手捧着滴血的佩剑,向邓禹面前一递,脑袋磕在地上,毕恭毕敬地说道:“邓将军,

小人之所以离开耿将军,投靠王郎,皆是受卫包的蛊惑,今日,小人手刃卫包,以此明志,以示忠心,还请邓将军收留!”

刘钧瞠目结舌地看着孙仓,好半晌没回过神来,世间竟然还有此等厚颜无耻又心思歹毒之人!

邓禹眯了眯眼睛,慢条斯理地从怀中抽出一块手帕,同时接过自己的佩剑,将剑柄连同剑身,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好像担心孙仓的手上有毒似的。

擦拭干净,他丢掉手帕,收剑入鞘,向孙仓一摆手,说道:“你走吧!希望,你是真心悔改,以后好自为之。”

“还请邓将军收下小人!”孙仓向邓禹连连叩首。

邓禹没有再说话,只是挥了挥手。他心里暗暗嘀咕,我可不敢收你,否则,弄不好哪一天我也得像卫包一样,步他的后尘。

见邓禹执意不肯收下自己,孙仓用袖口抹了抹脸上的鼻涕和眼泪,颤巍巍地从地上站起,三步一回头地向外走去。眼睁睁看着孙仓走出城门楼,而邓禹没有任何要阻止他离开的意思,刘钧是真急了,咬着牙说道:“邓将军,万万不可放他走啊,此贼心思歹毒,令人发指,今日若放他,是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一章 只活一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