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755章 蛐蛐奇遇记

0755章 蛐蛐奇遇记

一万善念功德进入善恶鼎,恶多善少的情况改善了许多,不过善恶鼎中还是黑多于白,要想彻底纠正过来,起码还需要再赚一万善念功德。

几个善人计划一执行,这个月的十万租金就算搞定了。

十万大关之后是什么?

宁涛也懒得去想了。

夜幕降下,长安北。

宁涛和软天音出现在了一片树林之中,这里距离那个村庄并不远,一眼就可以眺望见村庄后面的山腰处的道观。那里亮着一盏灯,一闪一闪,却不知道是供神的长明灯,还是某个房间里的灯。

“天音,就这里吧。”宁涛收回了视线。

软天音说道:“我为你护法,你去吧,小心一点。”

宁涛盘腿坐在了地上,然后往额头上贴了一张大力拿捏符。

他进,元婴出,大力拿捏符化作片片能量光斑融入到了他的元婴之中。

大力拿捏符不仅会赋予他五斤之力,还能让他的元婴的移动范围增加一倍,这其实就是一种增强元婴的法符。

元婴出窍,宁涛凑到了软天音的脸颊上,偷偷亲了她一下。

为什么这么干?

他自己也不知道。

软天音一声嘤咛,羞涩地道:“宁哥哥,你要吃药吗?”

嗖——

宁涛飞走了。

现在哪里是吃药的时候。

可是,软天音的话却有着相当的诱惑力,以元婴的方式吃药,他还从来没有试过呢。

念到则身到,心念一动,宁涛已经来到了山腰处的那座道观旁边。他不确定武玥有没有在里面,但还是小心为好,因为直接进入道观,而武玥又在其中,她很有可能会发现他。

叽叽……叽叽……

草丛中有蛐蛐在叫。

冬天过去了,冬眠的虫子也都出来了,草丛里树林里到处都有虫鸣。

宁涛心中一动,天眼一扫,很快就锁定了一只蛐蛐。他压缩元婴体,一头扎进了那只蛐蛐的身体之中。

蛐蛐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正常。蛐蛐还是蛐蛐,可控制它的身体的却不少它的意识了,而是宁涛。

宁涛从草丛中爬了出来,蹦蹦跳跳来到了道观的门前。抬头一望,星月清光之下,一只古旧的牌匾进入了他的视线——太平观。

他顿时愣在了当场。

李治和武则天舍不得太平公主远嫁吐蕃,所以在长安城旁边给她修建了一座道观,让她假装出家,史料记载那道观就是太平观。却没想到,这荒山野岭的一座破败的道观也叫太平观,只是不知道它是后世之人修建的,还是就是李治和武则天为李令月修建的那座太平观。

太平观,这只古旧的牌匾让宁涛想起了过去时空之中的太平公主,她刁蛮任性,大街上就敢让他上她的轿子。

古人已矣。

他和她的故事也已经被归零,不复存在,仅有他一个人的回忆。

收回视线,宁涛从门下的缝隙钻了进去。

门后是一座神殿,垫高了地基,一条条石铺就的台阶往上延伸,足足有二三十米的高度。那盏灯的确是供神的长明灯,在树林里宁涛望见了它,在这里也看见了它。接着微弱的灯光,他又看见了挂在神殿门楣上的一只大匾——紫薇殿。

道教的神仙体系之中,三清祖师最大。三清有四位辅佐的天神,紫薇星君就是其中之一。他全称是北极紫薇大帝,位居天的中央,执掌天经地纬、日月星辰,帝王相,尊贵无比。

宁涛蹦蹦跳跳来到了紫薇殿前,一眼便望见了身披帝王袍,头戴帝王冠的紫薇星君的神像,两侧还塑了两座武士像,手按剑柄,怒目而视,十分威严。还有一个女人,跪在蒲团上,低声诵经。

这个女人的背影很熟悉。

宁涛跳进了神殿,沿着墙角爬行,最后来到了一座武士雕像的脚下。这个位置,他看见了她的脸庞。跪在蒲团上诵经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武婉蓉,武则天的“壳”。

这时武婉蓉诵经完毕,她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朕失去的,全都要拿回来。”

门口来了一个人,宁涛移目一看,正是那个给了他两板砖的周星。

周星跪下叩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武婉蓉转身过去,不耐烦地道:“行了,现在可不是我大唐的时代,别再行这种大礼。有人的时候也别叫朕陛下,叫主子就行。”

“遵旨。”周星说。

武婉蓉皱了一下眉头。

周星跟着就改了口:“是,主子。”

武婉蓉说道:“这么晚了,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有贵客到访,仙子特意让微臣过来告知主子去后殿接见。”周星说。

“贵客?谁?”武婉蓉问。

周星说道:“是一个女人,微臣不知道她是谁,但见她给仙子一盒丹药,那丹药就是给我们吃的丹药。”

“朕去见见这个人。”武婉蓉迈步向殿门口走去。

宁涛蹦蹦跳跳跟了上去,他心中也很好奇那个贵客是谁,还有她带来的丹药又是什么丹药。武婉蓉还没从殿门口迈步出去,他就一个蹦跳跳到了她的身上,抓着裤腿爬了上去,翻过她的臀部,钻进了她的外套里。

武婉蓉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武则天的残魂上了她的身,与她的身体的结合度也不可能达到百分之百的程度,所以根本就没有可能发现她。

这里就只有一个人能威胁到他,那就是则天仙子武玥。那周星说是仙子让他过来的,那自然就是武玥了。武则天就在这里,她当然不好再用“则天仙子”这个修真名。

这些,都是宁涛在武婉蓉的身上搭便车时的思考。

武婉蓉和周星来到了道观的后院,这里有几十间住房,还有一座偏殿,但没有供奉什么神灵。殿里放着很多座椅,大概是用来吃饭议事的地方。

宁涛的视线透过衣服的缝隙窥探,他看到了好几十个站在殿门前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天眼所见,这些人都是活死人。

偏殿里没有电灯,可这并不妨碍宁涛的天眼视力。他一眼便看见了站在殿里说着话的两个女人,一个是武玥,还有一个是……林清妤!

突然看见林清妤的脸庞,宁涛的心中一片惊讶,一段往事也从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

在武当山飞升崖,林清妤被武玥和灵猫真人单翼用来试药,如果不是他出手相救,她已经死了,后来他知道那只是一个苦肉计。现在看见林清妤来这里给武玥送丹药,他才幡然醒悟过来——其实,从一开始林清华和林清妤兄妹与武玥都处在一种合作的关系下!

武婉蓉走了过去。

一大群活死人跪倒在了地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一次武婉蓉倒没有纠正这些活死人对她行礼的方式,直接从哪些活死人面前走了过去。

宁涛缩进了武婉蓉的衣服里。

一只蛐蛐的生命力非常微弱,隐藏在武婉蓉的身上并不容易被发现,可他还是显得很小心。

“老祖宗我给你介绍一下。”武玥说道:“这位是林清妤小姐,他的哥哥林清华是千年罕见的修真天才。你们吃的丹药,就是她的哥哥炼制的。”

“你好,武前辈。”林清妤的招呼倒也简单,连武皇、陛下什么的敬语都免了。

武婉蓉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然后她坐在了偏殿正墙下的一只椅子上。

宁涛暗自庆幸没有躲在她的屁股上,不然这一坐准得把他压死。

堂堂不日星君被一个女人的屁股坐死,虽然只是元婴附体的蛐蛐,但传出去那也是相当丢人的事情。

不过,庆幸这个的时候,他浑然忘记了被他附体过的一只蚂蚁死在了白婧的身上,还有一只飞蚁死在了唐子娴的身上,葬身之地打死他也不会说。

入座之后,武婉蓉淡淡地道:“小玥,朕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武玥说道:“老祖宗不要着急,林清华已经来了,等他过来,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启动了。”

林清华也要来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宁涛的心中充满了期待。当初,是他救了林清华,可林清华却因为梁克铭的背叛而投到了尼古拉斯康帝的麾下,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甚至对他开枪,想要杀他。圣山一战,林清华装死,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现在,他终于要露面了!

“林清华要来这里,启动什么计划……难道与秦始皇陵里的那口棺材有关?”宁涛忽然又想到了这一点。

那口棺材就是yīn魂棺,传说中的黄泉大仙卢新的法器,它在十大凶恶法器排行榜上居第五位,刚好进入上五器的行列。在它之上还有捆仙绳、主天剑、开天斧和三界权杖。这四样上五器,宁涛一件也没有见到过。

林清妤说道:“武仙子,我哥跟我说过,他已非过去的他,他也不喜欢再有人叫他林清华,他现在是逆天子。”

听了这样一句话,宁涛的心中一声冷哼:“逆天?他还真是要一条路走到黑啊,天道医馆搬到这里来,难道我这次要诛杀的恶魁就是他?”

如果这次的恶魁真的是林清华,他要杀林清华,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抛开林清华现在的实力未知不谈,仅仅是情感这一关就够他头疼的了。

突然,武婉蓉的后倍压向了“龙椅”的靠背……

看网友对 0755章 蛐蛐奇遇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