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965章 看不穿

第1965章 看不穿

1965“

你说我抄你?你这些诗词,都没传出去,我怎么抄的?”叶帆不禁都乐了,这人也挺有意思。苏

画扇从容不迫地摇头,“这皇城中谁不知道,我府上文人墨客来往颇多,我吟诗作词,饮酒高歌,也从不避讳。

真要是追查,是谁偷了这些诗词,本公子也确实没法追究,毕竟来往文人实在太多,哪怕我府上的仆人丫鬟都能背诵许多诗词。以

前就有过几次,我的诗词被人传出去,有贪图名利者,冒名顶替之事,但本公子也懒得太多计较,后来有些,也已经水落石出。

这一次,若非你剽窃太多,又闹得如此沸沸扬扬,本公子也不会直接在堂上点破”。

“你胡说!谁能证明这诗词写在我大哥吟诵之前?

何况我大哥是遇到迎亲、门宴这些情景,临场作诗,难道还能凑巧都对上?”叶晚晴不满道。

苏画扇面sè一板,冷笑道:“苏某人所作诗词甚多,他只是刚好挑了几首说出来,有什么奇怪?

怎么,难道还是我苏某人剽窃他的诗词不成?我

苏画扇十岁出诗集的时候,敢问叶驸马在做什么?可有什么作品问世?

迎娶长公主以前,据苏某人所知,好像和诗文界毫无关系吧?

突然之间,不仅从无到有,还能作出这些绝佳诗词,恐怕稍微有些智慧的人,都不会轻易相信吧?”此

话一出,现场数百个天问学府的师生,也都是纷纷点头赞同。“

支持苏学长!苏学长乃皇城第一才子,还用质疑吗?”“

不错,肯定是背诵了许多苏学长的诗词,刚好用上了!”现

场许多女生迫不及待开始声援,叶帆突然起势,又是诗词红遍大徵,又是御赐神医驸马之名,实在跟以前的废物形象差距太大了。所

以,大家本就对叶帆的一些成绩,颇有怀疑。

相比之下,苏画扇这本诗集虽然算不上铁证,可大部分人,还是愿意相信,这些诗词是皇城第一才子所创。“

你们你们都是妄加猜测!这根本不算证据!”叶晚晴都急得要哭了,身子微微颤抖。

叶帆却是伸手轻轻搂住妹妹的香肩,拍了拍,一脸淡然地笑道:“没关系,清者自清,我们家去吧,随便他们怎么说”。

叶帆并不想跟苏画扇争论,他若非要争高低,完全可以背诵成百上千的名篇诗词。

可是这有什么意义?自己确实是借用了古代文豪的诗词,又不是自己原创的,借来给自己扬名,他没兴趣。

何况,自己诗词再好,也无法证明苏画扇这本诗集就是假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苏

画扇也不傻,他自然是知道,舆论肯定是偏向他,所以才敢这样随便拿出一本算不得证据的诗集来。

“大哥我心里难受!他们凭什么这样说你?”叶晚晴攥着粉拳,气苦道。

“哎呀,就算我作诗没他厉害,可我医术总比他强吧,有一样厉害就行了”,叶帆笑着安慰道。“

丫头,赶紧走吧!这里是天问学府!人家的地盘,走为上策啊!”叶丹青小声催促道。

叶晚晴没办法,只好跟着一起要离开。

她知道,这么一走,网上肯定要传开消息,叶帆就成了一个剽窃者,文贼,被人所不耻了虽

然说,苏画扇也拿不出十足证据,所以叶帆不会遭到罪罚,但叶帆刚刚好起来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

“就这么离开了?你有没有点骨气啊?”一个婉转女声传来。

一袭拼sè的束腰连衣裙,披着件白sè皮毛外套,一头发丝用彩sè发带绑了个马尾,踩着一双高跟驼sè靴子

打扮得与众不同的夜未央,出现在讲堂门口。这

位注重形象的郡主,两侧还跟了四个长相一般般,穿着整齐的丫鬟,好像是特意为了反衬她们主子的美貌。见

到夜未央也来了,讲堂里顿时又再一次哄闹起来,学生们显然没想到,天问四杰里人气最高的两人,竟然都来了现场。

“这跟骨气有什么关系,本就说不清楚的事情,何必浪费时间?”叶帆笑着摇了摇头。夜

未央颇为不满,目露一抹狡黠道:“本郡主刚刚都要府了,听说你要来和苏画扇对质,才特意过来看一眼。

你竟然连辩解都不辩解,那岂不是说明,你承认自己是个文贼?你那些诗词全是抄的苏画扇?若

是别的诗词也就罢了,你迎亲的时候,文考作的诗词难道也是抄他的?那可就是欺君之罪,你想清楚了么?”叶

帆皱眉,这郡主不是给他没事找事么?非得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如

此说来,这件事还真不能处理得太随便,不然等于是骗了溟德帝,会闹出更多问题。现

场不少学生已经起哄,纷纷嘲笑起来,想看看叶帆怎么办。

“未央郡主,我看就不要为难叶驸马了,那几首诗,就当苏某人送他的了,创作者的名头,就算在他头上吧”苏画扇一派潇洒姿态地笑道。

夜未央直接道:“你说送就送?你当圣上面前的文考是儿戏?是

就是,不是就不是,谁是文贼,今天得说个清楚!你说呢?叶驸马叶大神医?”

叶帆见到夜未央那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神态,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她了。

要他说这些诗词是自己的,他说不出口。

但说不是自己的,也不行,会落人口舌。寻

思了一会儿,叶帆抬头,背对着一讲堂的师生,用几分无奈和感慨的语调,吟诵道:“若

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一

段唐寅的“桃花庵歌”,从叶帆的口中娓娓道出,全场陷入了一片莫名的宁静有

的人陷入了思索,有的人则是浑然一惊,有的则是眼神发亮苏

画扇口中念念有词,眼珠子转动着,眉头紧蹙,捏紧了扇子。

夜未央则是微微沉吟后,嘴角泛起一抹迷人微笑,看着叶帆的眼神,多了几分兴趣。

叶帆没有直接答他们的质疑,而是用这样一段诗,展现了一种淡泊名利,不愿意搭理世俗的超脱心境

他不愿意跟世人较劲,他的境界,也无需跟每个人多说。若

是叶帆直接这么讲,现场这些人自然嗤之以鼻,可通过这样一段千古佳句来表达,所有人无不受到了震撼!

叶帆见现场终于安静下来,一群人用复杂的眼神望着他,松了口气,知道算是摆平了。

“这诗又叫什么名字?”夜未央问道。

“我哪知道”,叶帆转身,指了指苏画扇,“你们可以问问他,没准也是他写的”言

罢,叶帆不再多说,带着叶晚晴和叶丹青,扬长而去。

现场一片久久的安静,一群人也已经搞不懂,到底孰真孰假了,猜疑四起。

苏画扇嘴角泛着一丝从容淡定的微笑,好似压根不在意,但他眼底深处,却透着一股寒意

看网友对 第1965章 看不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