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这个世界,有点怪(十二)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这个世界,有点怪(十二)

?

聂虎头脑一片空白。

直到现在,他还是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暴露的。

只是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双手被齐腕斩断,虽然已经止血,但钻心的痛楚还是刺激着他原本就不算是太过坚强的神经。

被至诚仿佛拖死狗一般的拖着,一路走到了福鼎楼专门为他们安排的密室之中,他心如死灰。

“现在,告诉我,你到义是什么人,为什么做那些事情?!”

进入密室,被扔在地上,不等到他反应过来,耳边就传来一个奇诡的声音,下意识的,他抬起头,正好看到陈七站在不远之处,死死的盯着他,那一双眼睛仿佛一眼不见底的深潭一般,将他的意识牢牢的吸住,声音,便是从他的嘴里发出的。

“他不是哑巴吗?!”

脑海之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旋即,便是一晕,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

陈七移开了自己的眼睛,聂虎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王爷,喜福会,这是什么情况?!”

至诚则是一脸的懵逼。

他入大内也有几十年了,由于身份特殊,对于江湖上的势力,特别是京畿的江湖势力都清楚的紧,无论大小的势力,即使不熟悉,却也都是听说过的,但是想遍所有势力门派,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叫喜福会的组织。

而聂虎则口口声声的说通州之事,全都是喜福会一手操纵的。

他并不怀疑聂虎的话,因为这是在陈七的暗中洗脑了无数次,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事实上早已经化为陈七的走狗了,对陈七忠心耿耿,绝不会背叛。

说句不好听的话,便是陈七让他动手刺杀康麻子,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

“你也没有听说过这喜福会?!”

陈七同样皱起了眉头,如今他是领侍卫内大臣,掌握着大内侍卫,甚至一部分暗卫的权柄,对京城周围的武林势力同样亦十分的了解,但是这其中,肯定也没有喜福会什么事情。

这就说明,喜福会,不在朝廷的情报系统之内。

不在朝廷的情报系统之内,这本身就说明了事情不寻常。

要说我大清,对于天下之事,特别是武林之事,管控最严,便是那些反清复明的造反组织也是知根知底的,却对一个有着如此古怪名字的喜福会一点情报都没有,实在是不合常理。

由此,陈七又想到了梦魇殿给出来的那个诡异的任务。

寻找这个世界的真实。

难道这个喜福会竟然与这个世界的真实有关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是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他抬起一脚,踢在了聂虎的身上,聂虎身子一僵,顿时气绝。

“王爷,现在……!”

“回去吧,把我们现在查到的东西一五一十的上报。”陈七说道,“这件事情福祸难料,还是有小心些好!”

“是!”至诚心中一紧,低眉顺眼的道。

————我是分割线————

喜福会

诚如陈七所料,当听到“喜福会”这三个字的时候,康熙的面sè顿时一变,又问了一句,“可以确定,是喜福会吗?!”

陈七默然的点点头,一旁的至诚应道,“可以确定,那聂虎就是喜福会放在通州的暗桩,只是他也不知道喜福会这么做的原因,只是按照吩咐动手劫了那几个人,然后送到了指定的地方,最后这人到底是杀了还是囚了,也亦不知晓。”

“那个聂虎呢?!”

“禁不住拷打,已经死了。”

“这就是死无对证了?!”

“这……!”

至诚愣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这个时候,康熙似乎也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

陈七面上闪过一丝疑惑,抬起头,直视着康熙,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面上的不满与疑惑之sè溢于言表。

“胤祚,我知道你心有所惑,不过此事太过重大,现在还不到你知晓的时候,明白吗?!”

康熙的语气不容置疑,陈七自然也不会去找不痛快,不过心中却是有了其他的想法。

离开了禁宫,看着一脸yīn沉的陈七,至诚有些小心的问道,“王爷,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陈七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至诚心中暗凛,他清晰的看到,陈七眼中闪动出的精光与杀意。

这是动了杀机。

喜福会是什么?

陈七不知道,但是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喜福会与世界的真实有着极大的关系。

而这个世界真实的秘密,应该是掌握在康熙的手上。

说不定这就是历代帝王口口相传的一种传承,非皇帝不能知晓。

也就是说,想要知晓这个秘密,首先得当皇帝。

可是他现在当不了皇帝,特么康麻子还有好几十年的时间呢。

想要这个时候当皇帝,当然要让康麻子死了。

这一波操作问题应该不大,可是陈七投鼠忌器。

既然这个世界不像是表面那么简单,那么康麻子背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力量呢?

即使是暗卫,也不见得就是他真正的底牌吧?

或许,他的背后学有一些看不见的力量在支持呢,贸然行动,说不得就会打草惊蛇,破坏了如今的大好局面?

既然不能贸然行动,那就只能从蛛丝马迹之中来判断了。

如果喜福会就是这个世界表层之下的力量,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对通州的那些人动手呢?

而这个世界的里世界又与表世界有什么关系呢?

通过这件事情,陈七隐约之间有些猜测。

假定,里世界拥有强大的力量,一直在暗中的影响着表世界的历史进程,甚至连表世界的皇朝更替都要受到里世界的影响。

那么,现在这种影响就出了问题。

否则的话,这喜福会不会就盯着皇家的暗桩来抓。

说不得是皇家与喜福会起了什么龌龊,又或者康麻子在yīn奉阳违,做了什么有违喜福会利益的事情,这才让喜福会放下了脸子,突然之间出手,对付康麻子。

若是自己猜测正确,喜福会的事情,只有康麻子一个人知道,那么,为什么还要牵扯到其他王府的暗桩呢?

难道喜福会是看康麻子不受控制,想要了解其他有资格继承皇位的皇子的情况,然后从中挑选出一个满意的皇帝来,提前结束康麻子的任期不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意思了!

可,如果不是这样呢?

陈七心念转动之间,却又将这个否定的想法压了下来。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压下这个想法,莫名的确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

他却是不知道,就在他思索的时候,在他头顶之处,一枚铜钱若隐若现,闪动了两下,消失不见。

这情景太过诡异,而且铜钱细小,便是至诚也没有发现,更没有在意。

与此同时,梦魇世界之内,王通面前,铜钱的影子一闪即逝。

却是他在梦魇世界运转了六爻神算,同时将这一道意志传递到了陈七的身上,让陈七不知不觉之间,贯彻了他的意志。

“康麻子不听话,所以喜福会想换人,抓走这些暗桩是想从他们的身上了解到康麻子的底细以及各个有资格继承皇位的皇子的性情!”

一个人的性情并不好判断。

特别是对出身皇族之人来讲,掩盖自己的目的与意志几乎成为了他们的本能。

想从普通的渠道了解他们的底细却是不可能的,只有从隐私的手段出发,通过他们暗中干的那些yīn私的事情,判断出他们的行为举止,看出他们内心深处的本质,能否为己所用。

这就是喜福会的目的。

“这样一来,这喜福会或许并不如我想象般的强大,他们也有掣肘,也有顾忌!”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这个世界,有点怪(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