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章一眼无辜神末峰

第四章一眼无辜神末峰

天近人的洞府位置是西海剑派方面故意泄露给yīn三,想要与玄yīn老祖配合,做成这件惊天动地的买卖。

那个戴着笠帽,走进海州城酒楼的男子,是双方都能接受的中间人。

西海剑派的局失败了,而且败的很羞辱,损失很惨重,但那名戴着笠帽的男子不担心会受到什么责罚,因为他在西海是客卿,自身身份也很特殊,而且除了这件事情,他还有很多别的重要使命,相信西海剑神对他会有足够多的耐心。

离开海州城后,他没有回西海剑派,而是通过清天司的关系,乘坐朝廷的车辆,穿越数州数郡之地,来到了豫郡。

豫郡之北距离云梦山已经不远,遇到正道修行者的机率也越来越大,他不想遇着太多的麻烦,直接去了桂云城的珍器阁,拿出一份罕见、但价值普通的千年莲子拍卖。

这个约定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他不清楚对方安排的人是否能够坚持到现在。

更何况对方现在已经离开了中州派,下落不明。

那颗千年莲子当天夜里便被人买走了,第二天便送进了云梦山。

第四天的时候,戴着笠帽的男子便看到了白早。

他说道:“我没想到来的会是你。”

白早依然像往年那般柔弱,声音更加淡然,说道:“我更想知道你是谁。”

那名男子摘下笠帽,然后取下脸上的黑sè面具,露出了青sè的脸。

白早微微挑眉,说道:“你知不知道,如果让正派弟子知道你在桂云城,你必死无疑?”

世间邪修众多,奇形怪状的也很多,但有着一张青sè的脸的人很少,苏子叶微笑说道:“我现在是西海剑派的客卿,他们没有理由杀我。你应该清楚,很多年前我就不再是玄yīn宗少主,玄yīn宗与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白早没有再说什么,问道:“何霑去了白城,你找我师兄做什么?”

苏子叶深深看了她一眼,说道:“千年莲子落在你的手里,你就应该知道我与童颜最初的计划。”

白早说道:“师兄对我说过。但我始终不明白,就算你获得了剑神的信任,又如何能够杀死他?”

苏子叶说道:“我对他说过我有办法,是因为我刚好知道有两个很可怕的人对西海动了心思。”

白早说道:“连你都觉得可怕,与他们联手,岂不是与虎谋皮?”

苏子叶说道:“我要找的是谈白二位真人。”

他曾经是玄yīn宗的少主,以天赋绝佳著称,当年甚至还在洛淮南之上,但他远远没有资格与中州派的二位真人谈判。

只有一种解释,他是一名中间人,代表的是那两位很可怕的人的意志。

白早说道:“他们要什么?”

苏子叶说道:“西海剑派覆灭之后,灵脉归我玄yīn宗。”

白早说道:“世间没有人值一条灵脉。”

苏子叶说道:“当初童颜答应从昆仑山分出一道灵脉给我,我现在只是改了一下选择,中州派既然自视为正道领袖,难道好意思去把西海的灵脉都占了?”

白早微笑说道:“你才说过,你早已不是玄yīn宗少主,玄yīn宗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苏子叶说道:“如果能把这件事情办好,玄yīn宗自然会重新成为我的。”

白早忽然问道:“与果成寺的事情有关吗?”

苏子叶说道:“那些老人一根手指就可以捏死我们,我们做好信使的本分便好,别的不要问。”

白早说道:“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

苏子叶说道:“包括井九。”

白早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童颜到底出了什么事?”苏子叶问道。

白早说道:“不该问的事,不要问。”

苏子叶微微一笑,就像绿sè的树叶被风吹动,望向窗外的桂云城街道,说道:“当年洛淮南在这里被人杀死,你应该很清楚,那是童颜在为你报仇。”

白早说道:“你想说什么?”

“洛淮南死了,童颜叛了,青山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们两家号称正道领袖,现在看来却比我们这些邪道还乱。”

苏子叶收回视线,看着她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

……

青山确实有些乱,但井九和赵腊月还不知道。

回到神末峰,井九把宇宙锋扔还给顾清,说道:“走时再给我。”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心想又要出去?这可不像你的性情,难道是剑狱里太平真人的白骨提醒你了什么?

顾清接过宇宙锋,发现剑上清冷空寂的感觉稍微弱了些,或者说那种感觉更深的浸入了剑体里。

元曲好奇地凑了过来,眼里满是羡慕。

顾清笑了笑,把宇宙锋递到他手里,开始向井九与赵腊月报告事情。

这些年与神末峰有关联的事务都是由他处理,比如宝树居、比如朝歌城,很是繁杂。这半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雪原方面击退了一次小型兽潮,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朝歌城方面的气氛渐斩发生变化,支持景辛皇子的大臣们再次上疏,似乎想做些什么,悬铃宗决意在三年后召开一场清心大会,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老太君真的要撑不住了。

赵腊月又看了井九一眼,心想难道你离开是要去悬铃宗,帮瑟瑟杀人?

顾清接着说道,这半年里没有任何人发现童颜的踪影,从朝歌城与中州的一些动静来看,云梦山里的大人物们非常生气。然后他想着井九当年交待的事情,把玄yīn宗这些年的发展与当前情形很详细地说了一遍。

:“这种小事说这么仔细做什么?”

井九心想顾清怎么也变得如此啰嗦了,看来也应该去学一下闭口禅。

赵腊月再次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说要杀王小明?”

十年前,玄yīn宗改宗为教,王小明便是首任教主。

在世人眼里,这位邪道的新生强者很是神秘,赵腊月却不会忘记他的名字。

井九早就已经忘了这件事情,这时候被赵腊月提醒才想起来,示意顾清继续。

顾清心里觉得好生无辜,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取出一封剑书双手递给赵腊月,说道:“青山召集诸峰议事,因为师姑您闭关,所以延迟到现在。”

赵腊月有些意外,心想居然又要青山议事,这次又是因为谁,总不会还是因为柳十岁。

“确实是柳十岁的事情。”顾清看着她的神情,苦笑说道:“卓如岁师兄着实是个大嘴巴,果成寺里的事情说的太多,终究还是说漏了嘴,被人知道柳十岁曾经出现过。”

当年柳十岁第二次被关进剑狱,神末峰什么都没有做,一晃便是这么多年过去,其实有很多人猜到柳十岁已经离开,只不过没有证据,没人有胆子质问上德峰。

现在确定有人曾经在果成寺里见到过柳十岁,那些人当然要借此生事,方景天不需要亲自出面,自然有昔来峰的长老,要求上德峰与神末峰给出解释。

赵腊月第四次看了井九一眼,心想卓如岁这样做,到底是掌门真人的意思,还是他自己有什么想法?

井九想着当年在昔来峰大殿里的议事,便觉得无聊,直接向洞府里走去,理都没有理顾清。

顾清一脸无辜地望向赵腊月,赵腊月把手里的剑书递还给他,跟着井九走进洞府。

就算有人想要借此事攻击神末峰,她也不在乎,现在已经确定井九的身份,掌门与剑律在上,谁敢放肆?

……

……

昔来峰大殿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确认赵腊月与井九离开了剑峰,青山议事才开始,但直到现在神末峰还是没有来人。

方景天坐在首位,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人忽然打了个呵欠。

很多人望了过去,发现是卓如岁。

墨白二位长老、过南山等弟子现在都在雪原抗敌,代表天光峰来参加青山议事的人是他。

“诸位师叔看我做什么?我可没承认见到柳十岁了,果成寺的和尚怎么说与我无关。”

卓如岁一面打着呵欠,一面说道:“就算果成寺的和尚没说谎,那不也先得问上德峰?”

他的看法与赵腊月一样。

果成寺里的那一剑,让他非常清楚师父与神末峰的关系,他根本不相信,柳十岁这件事情能引起多大的波澜。

至于上德峰与神末峰的关系,他则是完全不知情,但身为天光峰弟子,能找上德峰麻烦的时候,向来不会手软。

诸峰师长心想这话倒也有道理,应该被关押在剑狱里的柳十岁,忽然被人发现出现在果成寺,不论怎么看,都是上德峰的问题。于是那些视线,都落在了上德峰长老迟宴的身上。

迟宴的脸sè很难看,他是真不知道这件事,沉声说道:“诸位稍待片刻,我上德峰总会给个说法。”

……

……

在柳十岁离开剑狱这件事情里,上德峰最无辜,现在却要承受最大的压力,自然很不高兴。

于是,神末峰顶便迎来了一场风雪。

那道带着风雪而来的三尺剑,代表着剑律元骑鲸的意志。

赵腊月在闭关。

顾清的反应也不比她慢,提前就已经下了山。

刘阿大带着寒蝉躲进了洞府深处,陪赵腊月一起闭关。

神末峰只剩下一个人。

他需要单独面对冷酷而可怕的三尺剑。

元曲跪在三尺剑前,一脸无辜说道:“太祖叔公,您可不能怪罪到我头上啊。”

三尺剑里传来元骑鲸漠然的声音:“井九呢?”

元曲指着云海外说道:“师叔早就走了。”

……

……

顾清去了洗剑溪。

正好洗剑阁下课,师长们先离开了教室。

林无知与梅里师叔说着什么向溪畔走来,看到顾清不禁有些意外。

神末峰这些年没有再收弟子,按道理来说,不会来洗剑溪。

林无知是掌门真人的亲传弟子,梅里师叔更是境界极高的二代师长,在清容峰里的地位不低,他们这些年一直在洗剑溪畔教导新入内门的年轻弟子,在有些人看来很是可惜,但包括顾清在内的很多人,则是对他们非常尊敬。

顾清微笑行礼,说道:“我想找一个人。”

林无知与梅里师叔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兴趣,同声问道:“谁?”

顾清回想了一番师父离开之前的形容,用手指在空中勾勒出一张脸。

用手指在空气里画出的图案,连真实都谈不上,林无知却看得很清楚,微异说道:“平咏佳?”

顾清说道:“看来他的天赋给师兄您的印象很深。”

林无知摇头说道:“这个孩子天赋确实不错,但性情……稍微有些古怪,成天都喜欢乱想一气。”

梅里师叔颇感兴趣问道:“你要收徒?”

顾清笑着说道:“我自己都没把剑学好,哪有资格收徒,是师父的意思。”

林无知神情微变,说道:“小平运气不错啊。”

梅里师叔笑了笑,说道:“先确认神末峰找的是不是他再说。”

片刻后,那名叫做平咏佳的年轻弟子被喊了过来。

顾清看着他问道:“前些天你是不是去过剑峰?”

平咏佳脸sè苍白,心想难道自己亵渎前代师长遗骸的事情被发现了?声音微颤说道:“去过……”

顾清接着问道:“在剑峰里有没有见到两位师长?”

平咏佳再无侥幸心理,一脸无辜说道:“弟子眼神不好,真不知道那是……”

顾清笑了笑,心想确实有些神末峰的作派,难怪会被师父一眼瞧中。

他没有再说什么,对林无知与梅里行礼,便驭剑离开。

平咏佳怔怔站在原地,一脸茫然,心想这是怎么了?

梅里师叔与林无知对这个年轻弟子微笑说道:“恭喜。”

……

……

(本以为夜里才能写出来,没想到能挤出些时间,就赶紧写了,直接发了,但明天不能确定情形,所以今后这些天更新时间无法定在晚上八点,字数也不会多,只能尽量保证更新,保证不了的话再提前和大家报告。)

看网友对 第四章一眼无辜神末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