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上门挑衅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上门挑衅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把两名中年村民扶了起来,说道:“两位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一名中年村民小心翼翼地问道:“武信侯这么晚来杨村,可是有事?”

刘秀说道:“我等是路过杨村,现天寒地冻,将士们多有冻伤,我等想在杨村买些衣服。”

两名村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刘秀问道:“杨村可有里长?”

“有、有、有!”两名村民连连点头。

刘秀笑道:“不知能不能麻烦两位,带我去趟里长家。”

“这有何难?小人愿带武信侯去找里长!”

百户为一里,十里为一亭。有些大的村子,设有里长,有些小的村子,只有什长或者伍长。(十户为一什,五户为一伍。)

村民跟着刘秀从茅草屋里出来,到了外面,他举目一瞧,吓了一跳,原来刘秀不是只带了几个随从,而是带着好多的军兵。

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看清楚究竟有多少人。

看罢,村民禁不住吞了口唾沫,小声问道:“武信侯这是?”

“你只管带我去见里长就好。”“是!小人遵命!”村民不敢再多问,迈步向村里走去。刘秀等人跟在他的后面,时间不长,村民在村子中央的一户人家门前停下来,他毕恭毕敬地说道:“武信侯,这便是

里长家了。”

刘秀道了一声谢,走到门前,轻轻拍打。此时他完全可以命令兵卒,把房门撞开,硬闯进去,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很有耐心的一直拍打着房门。

村民在旁看着,暗暗点头,都传刘秀是道德高尚的谦谦君子,今日得见,果然不假。刘秀叫门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院门里才终于传出动静。

“谁啊?”院内传出不满的质问声。

“在下刘秀,麻烦杨里长开下门。”路上,刘秀已经从村民口中得知里长姓杨,确切的说,杨村里的大部分村民都姓杨。

“刘秀?”随之吱的一声,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四十左右岁的中年人。

看到外面站着这许多人,而且大多都是顶盔贯甲,罩袍束带,中年人吓得身子一哆嗦,忍不住倒退了两步。

刘秀拱手说道:“阁下就是杨里长吧,在下刘秀!”

这名中年人正是杨村的里长,杨介。

刚才听门外的来人自称刘秀,他还以为是村里的人在和自己开玩笑,没想到,来人竟然真的是刘秀。他愣在原地,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领路的村民和杨介的关系还不错,快步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提醒道:“里长,这位是武信侯,快见礼啊!”

杨介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刘秀是什么人?现在他可是被天子重金悬赏的要犯,刘秀的脑袋,价值十万户呢!不过看到刘秀身后站着那么多的军兵,杨介瞬时间又泄气了。

哪怕刘秀的脑袋值百万户,那也不是自己能肖想的。他回过神来,连忙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小人杨村里长杨介,拜见武信侯!”

刘秀淡然一笑,摆手说道:“杨里长不必多礼。我们……可否进屋说话?”

“当……当然!武信侯里面请,里面请!”杨介擦了擦额头的虚汗,侧着身子,把刘秀等人让入自己的家中。

房间里烧着火坑,很暖和。落座之后,刘秀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意图,要衣服。村子里成年男子的衣服,有多少他要多少,而且只要旧的,不要新的。

杨介听后,一脸的莫名其妙,狐疑地问道:“不知武信侯要这些旧衣裳又有何用?”

刘秀含笑说道:“此次我等只是路过杨村,我们的目标是贳城。”

杨介眨眨眼睛,身子猛的一震,颤声问道:“武信侯可是要和部下们装扮成村民的模样,混入贳城?”刘秀慢悠悠地说道:“杨先生是杨村的里长,只需管好这方圆几里就好,这方圆几里之外的事,杨先生就不要管了,管得太多,容易引火烧身,哪怕知道的太多,也容易惹

祸上身,杨先生,你说呢?”

杨介缩了缩脖子,抬起胳膊,用袖口擦了擦脑门的汗珠子,连忙说道:“小人……小人知道了,多谢武信侯教诲。”

“向村民收旧衣服之事,还需烦劳杨先生多多帮忙,当然,我们也不会白拿杨村百姓的衣服。”

说着话,刘秀转头看向跪坐在自己身后的朱祐。后者拿出个包裹,打开,然后推到杨介的面前。

后者低头一看,包裹里装的都是钱币,其中还有好几枚龟币,估计得有两三千钱之多。

他吞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口唾沫,看着面前的钱币,半晌没说出话来。刘秀笑问道:“杨里长觉得这些钱还不够?”

杨介连忙摆手,满脸赔笑地说道:“够了够了,而且……而且也太多了。”

“多出的钱,杨里长就自己留下吧,杨里长肯帮我们做事,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了杨里长。我等打下贳城,论功行赏之时,自然不会少了杨里长的那一份。”刘秀含笑说道。

杨介的眼睛顿亮,随之向前叩首,兴奋地说道:“小人能为武信侯做事,是小人的荣幸,小人责无旁贷,必全力以赴。”

刘秀笑了笑,柔声说道:“那就拜托杨里长了。”

有里长出面向村民收衣服,可以为己方省去不少的麻烦。

别看刘秀表面上对杨介客客气气,可实际上,他可没有丝毫的心慈手软,第一时间命令手下的兵卒,封锁全村,从这时开始,全村上下,只许进,不许出。

刘秀敢把己方的目的直接告诉杨介,自然是笃定了消息不会外泄,更不会传进贳城。其实刘秀的做法已经够柔和的了,在这个乱世,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如草芥一般,若换成旁人,估计根本不会这般的大费周折,还请里长出面收衣服,直接就下令杀光

村民,强抢衣服了。

有里长出面,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等到天亮,只用了半天的时间,里长便收上来数百件村民的旧衣裳。

刘秀让手下的将士们换上村民的衣服,然后留下百余名兵卒,继续封锁全村,他带着其余的将士们,直奔贳城而去。

贳城的西面,有一大片树林,刘秀把没有更换村民衣服的千余名将士留在树林中,他自己带上那些已经乔装了的数百名将士,去往贳城。

快走到贳城城门的时候,刘秀让手下人把早已经准备好的被单拿出来,展开,只见被单的上面,用朱红的颜sè谢了个斗大的玄字。

以刘秀为首的数百名将士,穿着普通村民的破衣裳,脸上画得黑一道白一道的,把这面玄字大旗高高举起。人们站在贳城的城门前,朱祐、盖延、王霸这些声音洪亮的,一个个扯开大嗓门,冲着城内高声喊喝道:“天下大乱,汉室当兴!天子已于长安登基,王郎小人,大逆不道

,于邯郸妄称天子,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他们的这通喊,可把进出城的百姓们吓坏了,人们无不脸sè大变,四散奔逃,有多远躲多远,好像他们身上都带着瘟疫,自己撞见了瘟神似的。

有数百名村民,在城外公然打着刘玄的旗号,大骂天子王郎,这个消息很快也传进了县府。

贳县县令听闻此事,气得脸sè铁青,冲着在场的衙役喝道:“立刻集结所有的县役,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刁民统统给我赶走!”

还没等衙役们离开,有一名金盔金甲的将领从外面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看到正往外走的衙役们,他沉声说道:“你们都等等!”说着话,他径直地走到县令前,yīn阳怪气地问道:“胡县令,你派出这些衙役作甚?”

见到这名金甲将领,县令暗暗咧嘴。此人名叫张吉,严奉麾下的偏将军,也是主管贳城粮草的粮官。

县令拱手施礼,满脸堆笑地说道:“张将军,城外出现了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刁民,下官正打算派人出城,去把他们驱散!”

张吉眯了眯眼睛,幽幽说道:“公然打着刘玄的旗号,对陛下不仅直呼其名,且句句污秽不堪,这些人在胡县令的眼中,就只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刁民?”

县令吓得一哆嗦,结结巴巴地说道:“下官……下官……”

“这些胆大包天之徒,皆为反贼,理应全部处死!”

县令的身子又是一震,脸sè越发难看。

这些村民能跑到贳城来,那肯定都是贳城周边的村民,现在要一下子杀掉他们数百号人,自己这个县令,以后还要不要干了?自己得被多少人戳脊梁骨?

他吞了口唾沫,咧着嘴,干笑道:“张将军,城外的那些……那些刁民,只是一群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下官……下官着人把他们驱散就好了……”

他话都没说完,张吉已手握佩剑,目光yīn森地凝视着县令,冷冰冰地问道:“胡县令如此庇护这些反贼,难道,胡县令与他们是一伙的?要同他们反叛朝廷?”

县令闻言,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伏在地,身子哆嗦个不停,颤声说道:“下官冤枉!张将军,下官冤枉啊!”

“哼!”张吉瞥了他一眼,甩下外氅,说道:“此事胡县令就不用再管了,本将自会做出处理!”他作为粮官,坐镇后方,虽说很轻松,但也立不下什么功劳。可是现在好了,有群不知死活的村民主动送上门来,自己砍下他们的脑袋,送到邯郸,必能得到陛下的奖赏。想到这里,张吉嘴角勾起,兴冲冲地快步走出县衙。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上门挑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