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778章 阴踪

0778章 阴踪

日落西山,西边的天际还留有一片晚霞,将天空渲染成了火烧一般的颜sè。

有风吹,云舒云卷。

一群鸟雀从天空飞过,越去越远。

这世界如此美丽,它是囚笼吗?

宁涛和软天音从一片树林之中走出来,迎着那火烧一般的晚霞往秦始皇陵的封土堆走去。

通往景区的路上一些游客往外走,也不多,宽阔的马路显得空荡荡的。

都在往外走,宁涛和软天音却在往里面走,再加上两人的颜值都很高,一个丰神俊秀,一个美若嫡仙,几乎所有人都会看两人一眼。

宁涛有些后悔没有考虑周全,来之前应该用一张天字版yīn谷镇灵符的。至于软天音,就算她不用yīn谷镇灵符的,她也应该带一只口罩。被人瞧来瞧去,总不是回事。

“喂,那个男生好像宁涛啊。”

“你眼花了吧,长得像而已,那么普通的一人怎么可能是宁涛?我听说龙舟女士能回国是他出手相救的原因,现在灯塔国已经悬赏10亿美金抓捕他,不论死活都可以领到悬赏金。”

“可是我们这边不认同啊,他们有证据吗?”

“要是有证据那还不早开打了啊?”

“打灯塔我捐一架战斗机!”

“你有战斗机?”

“没有啊,所以我没压力啊,说捐就捐。”

“尼玛,还能聊吗……”

几个年轻人说说聊聊走远了。

软天音盯着宁涛,眼神热热的。

宁涛笑着说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软天音说道:“你没听他们刚才说的话吗,你不像宁涛,所以我仔细看看你究竟是不是我夫君,不然我牵错了男人,那就糟糕了。”

宁涛扬手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哎哟!”

夕阳斜照,林荫漫道,满是爱意的娇呼声飘在云霄。

景区已经关门了,几个人站在景区的门前,正在跟守门的工作人员交涉守门。

隔着老远,宁涛瞅见了一个人的面孔的侧面,忽然拉着软天音转身就走。

“怎么啦?”软天音讶然地道。

“那几个人是yīn家的人。”宁涛就解释了这么一句,然后拉着软天音离开道路,钻进了路边的绿化带里。

他看到半张面孔辨认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yīn家的yīn寻。

yīn寻,yīn家的公子,yīn家家主yīn人杰的儿子,yīn家未来的家主,他来秦始皇的封土堆干什么?

宁涛刚拉着软天音钻进树林,yīn寻就转过身来看向了这边,但他只看到了一条空荡荡的马路。

软天音也去过冲绳逐鹿岛yīn家,见过yīn家的人,听宁涛一说是yīn家的人,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进入树林,宁涛松开她的手的时候,她小声说道:“宁哥哥,你将唐子娴的开山锄给了yīn家,现在yīn家的人去出现在了秦始皇陵,难道他们……想用开山锄盗墓?”

宁涛说道:“yīn家是yīn月人的后裔,他们对秦始皇陵里的金银财宝,古董文物肯定没兴趣,他们应该是冲着yīn魂棺来的。”

“难道yīn家跟林清华和武玥结盟了?如果是的话,他们的手中有开山锄,可以挖开骊山,那岂不是会被他们得逞?”软天音担忧地道。

宁涛说道:“天音,为我护法,我去探一探。”

软天音应了一声。

宁涛盘腿坐了下来。

他进,元婴出。

元婴出身体之中出来之后,他很快就在绿化带的树林里找到了一个目标,那是一只麻雀。

那只麻雀本来是栖息在鸟窝里的,元婴上身,身体一颤之后就从鸟窝里飞了出来,没有上天,而是从一棵棵树木之间的间隙里飞向景区的大门。

越来越近,宁涛在靠近景区大门的地方收了翅膀栖落在了草丛里,然后从草丛里小心翼翼地往绿化带边沿走去。

他已经能看到yīn家的一行人了,不止有yīn寻,yīn忠也在。

yīn忠正在跟景区的守门人沟通:“兄弟,我们是从冲绳过来的友人,我们都很崇拜始皇帝,想去拜祭一下,可以吗?”

守门人是一个快到六十岁的老头,头发花白,脸上也满是岁月留下的皱纹。这样的老头子到处都是,可这个老头子却有点特别。

一听yīn忠说是从冲绳过来的,他的脸上顿时没了好脸sè:“搞了半天你们都是日本人啊?什么友人,我没有那么这样的朋友,还有啊,你个糟老头子别叫我兄弟,我不是你兄弟。”

yīn忠的脸上露出了一副怒容,就要发作。

yīn寻伸手拉了一下yīn忠的衣袖,然后来到了yīn忠的身前,面带笑容地道:“老先生,我们的确是从冲绳过来的,但我们不是日本人,我们是华人,你没发现吗,我们的汉语说得这么好,怎么可能是日本人?”

门卫大爷却依旧不买账:“既然是华人,跑到冲绳去干什么?哦,你们是移民过去的吧?你们那么喜欢日本,那你们就待在日本好了,跑回来干什么?秦始皇是华国的老祖宗,大一统的始皇帝,他要是看见你们这些不孝子孙,他老人家会不高兴的,你们走吧!”

yīn寻脸sè的笑容也僵住了,他愿意为他亲自出马,又是笑脸又是好听的话,对方一定可以给个方便,却没当道这老头越来越过分。

更过分的却才开始,门卫大爷见yīn寻不动,伸手推了yīn寻一下,毫不客气地道:“快走、快走!我要扫地了,我跟你们说,我这辈子最恨你们日本人,当年我父亲就是被你们这些狗日的炸死的,老子那个时候还小,不然拿起刀干你们这些小本子!”

路边草丛里,宁涛已经感应到了好几丝恶能出现,但都不纯净,也都很微弱。毕竟,对于这里的几个yīn家人来说,要杀一个普普通通的门卫大爷,那其实和杀只鸡没什么区别,根本就不需要动多大的恶念,也不需要多大的恨。

yīn忠还真是准备出手了,他横跨了一步,从yīn寻的身后站了出去,一双眼睛里满是凶光。

yīn寻忽然伸手拉住了yīn忠的手:“忠伯,我们走吧,父亲的飞机应该过来了,我们去机场接人吧。”

说话的时候,他抬头看着门柱一侧的监控摄像头。

yīn忠也看了一眼那只监控摄像头,然后点了一下头。

几个yīn家的人又离开了。

就这几个yīn家人的实力,直接荡平封土堆景区的警卫力量毫无压力。可事情不能那样干,这毕竟是秦始皇陵,对于华夏民族来说那等于是祖坟一样的存在。如果他们荡平了这里,掘了始皇帝的墓,整个华夏的修真者甚至是妖都会找他们算账。更别说,还有全球第二大的国家机器也不会放过他们!

这事放在宁涛的身上也不能这么干。

龙舟女士的事让他很生气,他可以直接杀进灯塔国的白sè房子,将那里荡平,那也是毫无压力的事情。可他也不能那么干,因为就算是杀掉灯塔的总统,那也解决不了问题。灯塔的总统只是民意推选出来的代表,死一个,还会有第二个。而一旦他那么干了,那就真会引发世界大战,他还能把所有灯塔人都杀了不成?

修道之人,讲究的就是一个道法自然,其实都很少出手敢于俗世的事。

yīn家的一行人钻进了两辆丰田越野车里,然后从侧面的一条路离开。

宁涛目送那两辆丰田越野车走远,最后消失在视线之中。他没有感应到开山锄的存在,开山锄那么重要的法器,肯定在yīn人杰的身上。

想到开山锄和yīn人杰的缺席,他的心中也生起了一丝疑惑。既然当家做主的yīn人杰都没来,yīn寻和yīn忠带着几个yīn家的修真者来这里干什么?

“难道是踩点?他们或许还不知道yīn魂棺根本就不在封土堆下,而在骊山之中。”宁涛的心里这样分析,似乎也只有这一种可能性。

很奇怪的,那个门卫大爷也一直都在看着那个方向,直到看不见那两辆丰田越野车了才收回视线。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门卫大爷的身上。

这时门卫大爷掏出了一只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几秒钟的等待之后开口说道:“老板,那几个人刚走。”

老板?

这里安静,宁涛听得清清楚楚,他叫某个人老板,可这里是国有景区,不存在什么老板。这一声老板说明,除了眼前这份门卫工作,他还在为某个人做事,而且他知道这几个yīn家人会来。

简简单单一句话引起了宁涛的好奇心,可惜,手机听筒里的声音太微弱,他又隔着一段距离,根本就听不见。

门卫大爷就只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应了一声“是”,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门卫大爷的视线移了过来。

宁涛立刻低下了头去,假装吃草籽。

草籽的味道真难吃。

如果不是这个电话,宁涛不会这样伪装,更不会紧张。可电话里的那个人说不一定就藏在附近,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露出破绽。

是鸟,就得吃草籽。

门卫大爷也只是随随便便看了一眼,看过之后便转身进了门卫室。

宁涛也离开了路边的草丛,进了树林之后才元婴回归。

那只麻雀傻傻地站在一片枯叶上,东瞧西瞧,似乎在琢磨自己好端端地在窝里趴着,怎么就到这里来了?

看网友对 0778章 阴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