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四章:往事(二)

第十四章:往事(二)

“……这就是你的团队吗?可真是简陋啊,就凭这样也想要推翻十大门派?扭转进化虫族的大势?真是不自量力!”

白发的青年,穿着一身正装出现在了会议室大门口,相对于一群落魄得如同难民一样的众人来说,这白发青年无论怎么看都是精英上的精英,那种满脸的傲然气息简直是扑面而来。

霸王左右看了看,他确认这白发青年就是在对他们说话,他就挠了挠脑袋道:“您那位?”

却不想,这白发青年压根没看他,而是看向了在霸王后方微笑着的那名女性,他撇了撇嘴道:“这就是你的团长?真是……够落魄的啊。”

女性还是微笑着,她轻轻拉了拉还在愣神的霸王,然后说道:“欢迎你的到来,晴天之智……看到你来,我就放心了。”

白发青年不屑的撇了撇嘴,又看向了会议室那简陋的黑板上所涂画的东西,他一句话也不说,直接走到了黑板前伸手将其全部涂掉,一时间在房间里的众人都是激愤了起来,而白发青年也不理他们,只是双手一拍桌子,用魄力十足的前倾看向了众人道:“我来了,你们的计划就有希望了,这句话是我第一次说,也希望是我最后一次说,我讨厌计划出错,所以你们不要让我的计划出错……”

“解放计划第一步,我要你们全部死掉!”

霸王忽然笑了起来,记忆中第一次遇到那个男人时,那段记忆其实一点都不有趣,那是一个非常自傲,自傲到简直可以说是目中无人的家伙,但是那个家伙真的很厉害,非常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呢?在远古和上古都留有他的传说,凡是知晓他,接触过他的英豪们都很是佩服他,当然了,他的敌人是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才是,他的称号是晴天之智,意为只要他在的地方,那里就绝对是晴天,绝对没有任何的yīn暗,甚至有一些人认为他就是上古时代的第一智者,与太古时代第一智者琳,远古时代第一智者妄二者齐名。

就是这么一个精英得再没法更精英的人物,居然会挑选他们这么一个团队,说实话,当时的霸王对其是将信将疑的。

没错,上古时代,其实并不是只有他和他的伙伴们才反对十大门派,才反对人类虫族化进程,任何一个时代,那怕是再糟糕的时代,也绝对有仁人义士,绝对有英雄豪杰,在那个时代,在一开始时,霸王的小队伍是其中非常不起眼的一只,甚至可以用杂牌军来形容,而晴天之智若是想要的话,他可以随意加入任何一只反抗势力,乃至是将数只,数十只的反抗势力统合在一起,而他没有,偏偏选择了霸王他们这么一只。

他曾经问过原因,而这个嚣张的白发男子的回答则是不屑的冷笑,这一切……直到那个时刻时,已经被傀儡病毒侵染的他,眼看着即将化为傀儡之前,白发男子才做出了回答。

“因为……娜的演讲,因为……你的眼神,因为……雪莉的善良,因为……卡多的信任,因为……雷娜的勇气,因为……因为太多了,真是一趟糟糕的旅程,我居然会死在这里……”

“你不是说你可以收下我们的信念吗?那就拿去,全都拿去!把所有的一切都拿去,然后……”

“去完成你的蛮古之世……为此世带来大同吧!!”

霸王闭目,摸着心头的跳动,感觉着血管中流淌的热血,那声音仿佛就还在耳边……

“会的,我会的,伙伴……等着我,我必将为此世带来大同!!”

大同……多么美好的词汇……多么绝望的词汇……

在上古时代那个人类最恶时代里,谈大同这样的词汇真的是让人如此绝望,十大门派高高在上,傀儡文明已显端倪,不,应该说是正在走向兴盛,在那个时代,傀儡文明几乎已经将要成为大势,甚至是十大门派的门人都有些感觉到不安。

“……没错,我是十大门派的其中一员,确切的说,我是苍空门的内门一员,算是比较高位的傀儡主了。”

在一次袭击十大门派的傀儡仓库的战斗中,一个突如其来的人找到了霸王一伙,这让白发青年异常愤怒,因为他最讨厌的就是计划失败,计划出错,以及出现任何意外,而这个黑发青年的出现毫无疑问就是一个意外。

“我观察你们很久了,自从你们全员‘战死’后,我就一直注意着你们,在前不久的大拯救行动中,你们终于露出了一点马脚,而那时我也才知道,晴空之智居然选择了你们,这就让我对你们更感兴趣……怎么样?算我一个如何?你们的计划中缺少的就是战力吧?我好歹也是高位傀儡主,算我一个如何?”

黑发青年的提议,却是让晴空之智强行压下了自己的愤怒,一个高位傀儡主,若是换算到七海时代,那就相当于一名神相境强者,甚至是临近逆天神相境的强者层次。

“你们问我为什么加入?现在都还在怀疑我吗?也是呢……一个既得利益者,居然会选择反对自己的利益,背叛自己的阶层,这确实无论怎么去想都很可疑……如果我的回答是害怕呢?”

“我很害怕,这傀儡大势……”

“在你们的理解中,所谓的傀儡到底是什么?只是简单的将生命灵魂本质如同橡皮泥一样的去捏成各种形状吗?若真是如此简单也就好了……”

“你们基本都是武者,所以你们应该知道心相境吧?那是超脱之始,也是自洽之基,是从凡物进化为超凡的第一步,从唯物本质的宇宙中点亮出单属于自己的唯心的火炬,每一个生命都有专属于自己的心相,那是在心灵,灵魂,本质中最为深处的漆黑深潭,而在那之中点燃起一团火炎,一点光芒,一些星火,由此而来就是心相强者的出现与存在,这就是心相的本质,心灵之中的光芒。”

“而傀儡技术其实是反其道而行之,低级的傀儡就不说了,认真形容还真仿佛是捏橡皮泥那样玩弄灵魂本质,但是高级傀儡,却并不是如此。”

“高级傀儡的制造,形成,以及其原理异常的复杂,甚至是使用这些技术的我们都还没法完全理清,但是其原理却很简单,并非是如同心相境强者那样,一步一步探索自己的内心,磨练自身,百炼成钢,最终一举点燃心灵之光,而是将整个心灵灵魂最深处,最底层的漆黑黑暗反涌而上……”

“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心相境强者,不过是在那心灵最深处点燃了一丁点的火光,不过是照亮了那黑暗的一丁点,虽然质地不同,可以是万倍于那黑暗,但是那心灵本质最深处的黑暗总量何止是这光芒的万倍?这黑暗倒涌,侵染灵魂本质,同时产生出极玄妙的变化,若是一定要形容的话……那就是半模因,既类似模因,但又有些不同,而这……就是高级傀儡,也就是神相境傀儡的由来了!!!”

“至于皇级傀儡……其实已经出现了,而且还不止出现了一只……”

“我之所以恐惧,就是其中一只皇级傀儡所带来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

黑发青年所带来的信息,简直是颠覆性的,这是连晴空之智都没法知晓的事情,只有类似他这样的傀儡之主才能够知晓,而这些信息所带来结果就是,晴空之智彻底改变了他原本的计划,由原本的积极出击,转变为了潜藏深养,积蓄着力量以及……科技,傀儡科技……

“……就如同我说过的那样,高级傀儡,也就是神相境傀儡,全部都是心灵,灵魂,本质最深处黑暗反涌而出的诡异存在,我们这些傀儡之主虽然可以控制其中部分,但究其根本是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设置下的科技手段罢了,这种科技手段名为‘矛盾’,是由黑暗系科学家给予最初的傀儡之主,然后由这最初的傀儡之主再传授繁衍开来,知道为什么名为矛盾吗?因为这个科技并不是真实研发出来的。”

“据说,黑暗系科学家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找到了从前的那位时间系大科学家的遗泽……对了,太古时代最顶尖,传说中的时间系大科学家一共有三人,分别是从前,现在,未来,而为什么只有琳仍存?就是因为她是现在的大科学家,从前的那位已经消失,未来的那位还未诞生,这个就说远了,总之,黑暗系科学家不知道做了什么,找到了那位已经消失的从前的时间系大科学家遗泽,然后靠那遗泽得到了这个科技……这是一个矛盾的科技,或者说逆了因果的科技,简单些说,就是时间上的勃论,黑暗系科学家去到这个傀儡技术成熟的时间线获得了科技,然后再回到这个科技还没出现的时间线将其传授给第一名傀儡之主,这个科技本身就是无中生有的东西。”

“而且……最可怕的是,傀儡科技甚至连大科学家们都搞不懂,他们自己都给整懵逼了,因为傀儡科技自己在进步着,没错,这个科技本身就仿佛是一个生命体那样,不停的进步进化着,而其进化依点就是那些高级傀儡,你们所知道的,十大门派对外宣称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制造出皇级傀儡吧?不,其实十大门派的终极目标是能够控制皇级傀儡,并且在这傀儡大势下仅以自保罢了……”

傀儡大势……

什么是大势?人心是大势,必然是大势,进步是大势,生存是大势……说白了,其实所谓的大势就是力量,无论是聚众成势,科技超脱,还是个人极强,当这股力量碾压一切时,这就是大势,这是一个简单到极限的世界,由力量所推动与组成的世界,一切的哀怨,人心,热血,梦想,痛苦,仇恨……其实一切都是虚的,若是没有力量支撑与凭依,这一切甚至连提起来都没有意思。

而上古时代的大势就是傀儡大势,以十大门派开启傀儡之世,然后高级傀儡反噬进化,到皇级傀儡出现洗世,这样一股碾压一切的力量席卷而来,这就是上古时代的大势,而十大门派与其说是得势者,倒不如说是取得了些许先机,有机会在这大势下自保,甚至更奢望一些,将这大势给窃取为己力罢了。

这些隐秘,十大门派根本不可能宣传出来,而十大门派以外的人也根本无从知晓,若非这名黑发青年的到来,霸王等人可能将革命走到尽头,才会发现他们打倒的那群人其实不过是在这大势下发抖的可怜可恨之人罢了。

所以自这黑发青年到来之后,晴天之智立刻推倒了他原本的一切规划,而新设计出来的计划已经不单单是要革十大门派的命了,更是要救下这即将绝望的世界。

“……虽然从种种情报信息,乃至是迹象中,可以证明你的话至少有七成可信,但我还是忍不住怀疑你,因为你的来历真的太过可疑了……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让你抛弃十大门派那样的优势,要知道若是皇级傀儡的控制权真切的得手,十大门派几乎就立于不败之地,甚至更有大辉煌的未来,虽说比不得太古时代,但是至少也不会输给远古时代了,这样的未来你也甘心放下?”晴天之智有一次问向了黑发青年。

黑发青年的形象看起来有些怠堕,虽说是十大门派精英中的精英,自身又是高位傀儡主,一身战力直逼神相境武者,但是平时的他看起来就和一个小痞子一样,蹲地抽烟,眼眶漆黑深重,完全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当他听到晴天之智的询问时沉默了良久,然后才咧嘴一笑。

“因为我见到过地狱……一次一次又一次,然后我发现这世间本就是地狱,那我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若是活着,活人岂可生存在地狱中?若是死了,那为什么不让我彻底的安息?所以……”

“我想寻找活下去……不,我想寻找存在下去的意义,而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这份意义,这就是我来此的理由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黑发青年……存在意义的憧憬……无数人一辈子都在寻找着,但是却永生都无法找到的东西……

霸王站起身来,他凝视自己的内心,在那里,存在意义的憧憬一直都存在着,亦如他从其余伙伴那里得到的信念那样,一直存在于他的心中。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往事(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