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峰回路转

第四百三十一章 峰回路转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贳城原本已关闭的城门竟然不可思议的打开了,之后更有大群的王郎军从城门内蜂拥而出。

不过看他们的模样,可不像是主动出城求战的,更像是被人从城内打出来的,一个个盔歪甲斜,狼狈不堪,许多人的脸上、身上还沾满了血迹。

向城头上看,城头上也乱了套,守军不知道和一群什么人打成了一团。

见此情景,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刘秀身上,王霸吞了唾沫,喃喃嘀咕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王郎军在和我们用计?”

刘秀当机立断,说道:“不管是不是敌人的计谋,既然城门已开,我们就没有不打进去的道理!”

为了能攻陷贳城,哪怕里面有敌军的陷阱,刘秀也愿意跳进去试一试。

刘秀向前一挥赤霄剑,大声喊喝道:“弟兄们,随我入城杀敌!”说着话,他率先向前跑去。周围的将士们齐声呐喊,跟随着刘秀一并向前冲杀。

仓皇出城的王郎军兵卒,很多人都是向刘秀这边跑过来的,双方逆向而行,很快便接触到了一起。一名最先和刘秀照面的兵卒二话不说,持矛便刺。

刘秀侧身让过锋芒,从对方的身侧一闪而过,赤霄剑也顺势划开对方的小腹。刚越过这名兵卒,前面又跑来数人,其中一人手持佩剑,对准刘秀的头顶猛劈过来。

他横剑向上招架,当啷,两把剑碰撞到一起,爆出一声脆响,不等对方收剑,刘秀向前近身,一拳打在对面的面门上,后者掩面,踉跄而退。

身侧有长矛刺来,刘秀向下低身,让过锋芒,顺势搂抱住持剑兵卒的双腿,向上用力一顶,对方在刘秀的头顶上折了个翻,重重地率到刘秀身后。

看都没回头看一眼,刘秀在地上仿佛弹簧似的,一跃而起,连人带剑,狠狠撞在一名兵卒身上,剑锋也顺势刺穿了对方的胸膛。

乱战之中,刘秀不停地往前冲杀,有些王郎军兵卒死在他的剑下,有些兵卒则是被刘秀击倒,他所过的地方,尸体连同伤者,在地上躺了一长列。

就在刘秀率领着麾下将士们,奋力向前冲杀的时候,从城内又跑出来一大群人。

这些人没有穿戴军装和盔甲,一个个都是普通百姓的打扮,其中有一人高举起一颗血淋淋的断头,大声喊喝道:“张吉已死,首级在此,拒不缴械者,杀无赦!”

此人的这一嗓子,再加上他手中高举的那颗断头,让战场上的王郎军兵卒一个个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都蔫了。许多兵卒扔掉武器,跪伏在地,放弃了抵抗。

那些还拿着武器的兵卒,也都是一脸的惊慌失措,目光慌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随着大批手持利刃的百姓从城内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王郎军一面要面对这些百姓,一面又要面对刘秀军,腹背受敌。

看自己已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那些不肯投降的兵卒,也都纷纷放下了武器。

手提着张吉断头的那名汉子,快步穿过王郎军兵卒的人群,来到中山郡军近前,环视一圈,问道:“请问大司马何在?”

刘秀边擦着赤霄剑上的血迹,边从人群中走出来。

他先是打量此人一番。这人三十多岁的年纪,个头不高,体型消瘦,不过精气神却很足,一对不大的小眼睛铮亮铮亮的。

看到他,刘秀的眼睛顿是一亮,问道:“可是伯山兄?”

这名干瘦的汉子寻声望去,瞧见刘秀,他身子一震,二话不说,放下张吉的人头,屈膝跪地,向前叩首,毕恭毕敬地说道:“小人耿纯,拜见大司马!”

此人名叫耿纯,出自于巨鹿郡的名门望族耿家。刘秀和耿纯以前见过面。刘秀在邯郸住的时间不短,期间,冀州很多的名仕都有前来拜访,耿纯便是其中之一。

当时耿纯看刘秀器宇不凡,礼贤下士,麾下的随从也都是懂礼节,守法度,那时耿纯便有投靠刘秀之心。不过后来刘秀北上,继续去招抚诸郡,他们也就分开了。

再后来,王郎于邯郸称帝,以十万户悬赏刘秀的人头,耿纯对此愤愤不平,和他的同族兄弟耿、耿宿、耿植等人一商议,决定举全族投奔刘秀。

耿家可是巨鹿郡的名门望族,更是巨鹿的大姓,耿纯带着宗族一同投奔刘秀,连亲戚带门客、家仆,上上下下加到一起,足有两千多人。

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耿纯是带着棺材离家去寻刘秀。可是耿家上下这么多人,二千多口,未必人人都有耿纯这样的决心。

担心在投奔刘秀的路上,宗亲们会生出二心,坏了大事,耿纯还特意安排自己的两位兄弟耿宿和耿植,偷偷折回家乡,把自家以及宗亲的房子都烧了,断掉退路。

就这样,耿家两千余口,一路北上,来到了贳城。到了贳城,耿纯本打算在这里休息两日再上路,去往中山郡,投靠刘秀。

可是没想到,他们还没来得及动身,城外突然发生了乱子,听说是有群农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民在城外打着刘玄的旗帜,大喊反郎的口号。

耿纯听闻此事,十分激动,他带着全族人,想出城去看看,如果可能的话,他想把这些农民都拉拢到自己这边,然后带着他们一同去往中山郡。

不过耿纯等人正要出城的时候,张吉带着大队人马先到了,喝退了附近围观的百姓,领着大批的军兵杀出贳城。见此情景,耿纯心急如焚,便打算和官兵动手。

耿、耿宿、耿植等兄弟拦住了他,现在城内的军兵数量太多,一旦交上手,他们非但占不到便宜,弄不好,全族上下,都得交代在贳城。

在众人的劝阻下,耿纯压下心头的冲动,静观其变。结果张吉是带着两千多军兵杀出贳城,可回来时,只剩下数百人,而且个个丢盔弃甲,仿佛丧家之犬。

侥幸逃回贳城的军兵们都在不停的嚷嚷:“是中山郡军!是刘秀带着中山郡军打到贳城了!我们刚刚中了敌军的埋伏!”

听闻军兵们的叫喊,耿纯等人喜出望外,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们正打算去往中山郡寻找刘秀呢,可现在,刘秀竟然也到了贳城。

耿纯和几个兄弟互相看了看,现在不动手,还等待何时?

以耿纯为首的两千多耿家人,在城内给刘秀做起了内用,对守城的军兵展开了偷袭。守城的军兵注意力都放在城外,谁能想到自己的背后会突然冒出来敌人。

张吉等王郎军被突然发难的耿家人杀了个措手不及,最惨的就属张吉,他正坐在城墙下面喘着粗气歇息,被直奔他而来的耿纯一剑刺中后背,人当场就不行了。

被杀得晕头转向的王郎军将士,跑没地方跑,逃没地方逃,最后迫不得已,只能打开城门,往城外逃。

对于王郎军而言,这才叫刚出龙潭,又入虎穴。在城外等着他们的,正是刘秀军。

在刘秀军和耿家人两面围攻之下,两千多王郎军,伤亡了一千多人,剩下的也全部缴械投降。

这便是整件事的经过。听耿纯讲述完,刘秀不由自主地紧紧握住耿纯的手,动容地说道:“伯山兄为帮扶于秀,做出如此牺牲,实在令秀心中难安!”

为了投靠自己,耿纯不惜焚烧了自家的祖宅,这得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得具备多大的魄力?

耿纯连连摇头,哽咽着说道:“只要能投在明公麾下,别说区区祖宅,即便是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刘秀选择偷袭贳城,可不幸的是,贳城竟然是严奉部的粮草屯基地,这里驻扎着四千余众的王郎军。

原本此战已无胜算,刘秀灵机一动,想出个乔装村民,大骂王郎的主意,以此来引蛇出洞,与城外歼敌。

城内的守军和刘秀预想的一样,虽没倾巢而出,但也出来了两千余众。只不过王郎军比刘秀想象中的要狡猾,没有完全中计,意识到不好,张吉便下令撤军。

无奈之下,刘秀部只能仓促出战,虽然击杀敌军近两千,但却让张吉成功逃脱,跑回贳城。

仗打到这,看起来又无胜算了,但峰回路转,城内突然又杀出了耿纯一部,与刘秀军里应外合,一举拿下贳城。

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张吉在贳城,正舒舒服服、轻轻松松地做着他的粮官,他做梦也想不到,祸从天降,贳城偏偏招来了刘秀和耿纯这两大杀星。

刘秀部攻占贳城,不仅消损了王郎军的兵力,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严奉部的粮草都落入刘秀的手里。接下来,严奉部的三万将士,将面临着粮草被断的困境。

在刘秀部占领贳城的同时,以吴汉吴子颜为首的渔阳军攻克安乡,以耿弇耿伯昭为首的上谷军攻克安定。

现在,贳城、安乡、安定三城都已被刘秀军所控制,对严奉部所在的临平已完成合围之势。

刘秀军来势汹汹,安乡和安定的相继失守,已让严奉心生寒意,对他打击最大的还是贳城的失守。这不仅是断了他的粮道,更是断了他的退路。

严奉心慌意乱,哪里还会继续留在临平,坐以待毙?他召集麾下的将士,迅速南下,准备以优势的兵力,强攻贳城,打通己方的退路。

贳城。

刘秀带着麾下的将士们,进入城内,第一时间去往县府。

刚走到县府的门口,县令胡晟便急匆匆地跑了出来,人还没到刘秀近前,已先屈膝跪地,向前叩首,颤巍巍地说道:“下官贳县县令胡晟,拜见大司马!”

听闻他的话,在场众人都差点气笑了。贳城被王郎军占领的时候,他这个县令是王郎的官,现在贳城被己方占领,他这个县令立刻又变成了刘玄的官。

这个胡晟,还真是哪边风大哪边倒!

其实现在,不仅胡晟是这样,冀州的许多郡县官员都是这样。城头变幻大王旗。上面的天子都变来变去,他们这些地方官员又能有什么办法?当然是谁势强,就依附于谁。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一章 峰回路转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