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漫威的我大清时代(四)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漫威的我大清时代(四)

欺君啊!!

在场的众人一下子醒悟了过来。

是啊,这是欺君啊!

这不是哑不哑的问题,而是能不能说话的问题。

你能说话却不说话,不但如此,还利用自己因疾而哑这件事情来误导所有人的觉得你都不能说话,其中就包括康熙!

这不是欺君是什么?

只要你能说话,不管是用肚子说话还是用嘴说话,甚至是用屁股说话,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却假装成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呆在皇帝的身边,意欲何为?

难道有什么yīn谋不成?

再细想想,如果他一直不说话,一直让人觉得他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那么,无论是这些大臣,还是他的一众皇子兄弟们都不会对他有戒心,甚至在某些时候,还想要拉拢他,倚仗他,到了最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这下子,不但是这些大臣,便是这些皇子,面sè也变的yīn沉了起来,许多人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身白毛汗!

这小子,太特么yīn险了!

活了这么大,就没见过般yīn险的人,他这是要干什么?

是啊,他这是要干什么?

“我无意隐瞒,腹语术也只是一种技巧,以前不说话,只是借机修炼佛门的闭口禅罢了。”

陈七撇了撇嘴,若无其事的瞎说八道,“至于你们的心思,我也是知道的,无非就是那个位置而已!”

他的目光在众人的面上扫了一眼,最终,落到了他们几个兄弟的身上,太子的身上。

“那个位置你们觉得至高无上,坐着很舒服,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坐上去,坐上去了,你们就知道这个位置不好坐了。”说到这里,他又将目光转向了康熙,“他们就是一群傻瓜,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争的位置意味着什么,但是我知道,所以我不会争那个位置,因为那个位置对我没有好处。”

陈七的话,再次让在场所有的人目瞪口呆,甚至连那些见多识广的大臣们都张大了嘴。

这话说的,如此赤裸。

赤裸到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皇权,皇位。

这是所有皇族都无法避开的,特别是那些有能力的皇族,他们一生下来,几乎都是为了那个位置而生,为了那个位置而疯狂。

名义上,那个位置未来是属于太子的。

但所有人都知道,康熙的儿子太多了,随着一众皇子的长成,各种显露了自己不俗的能力之后,只要不是瞎子都会明白,太子的位置不稳了。

而且皇帝活的时间越长,太子的位置就越不稳,所以,一些大臣也都悄悄的动了心思。

只是这话,无论是皇子,也是大臣,都不会说出口,甚至都不敢表露出来,他们只是暗中的做一些事情罢了。

谁敢把这件事情放到明面上来讨论,谁又能把这些事情放在明面上来讨论。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陈七这么做了。

他毫不犹豫的指摘起了那个位置,说出了大家都不敢说出的话,也都不相信的话来。

“都出去!”

康熙死死的盯着陈七,仿佛要将他看个通透一般。

陈七毫不犹豫的与他对视着,目光之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很快,所有人都退出了乾清宫,偌大的宫殿之中,只余下了陈七与康熙两个人。

“你究竟知道些什么,你究竟要干什么?!”

康熙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问道。

陈七没有说话,抬起手,在眼前轻轻的一划,刹那之间,金红sè的火星四溅,一个能够容一人通过的空洞出现在他的面前,而空洞的对面,却是汹涌澎湃的大海。

“这……!”

康熙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饶是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有许多超过常人的力量,但是眼前的一幕还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陈七一笑,手一挥,那圆形的穿送门便朝着康熙滑了过去,没有等到他回过神来,眼前的景sè就是一变,他已经出现在了东海之滨。

“这是东海,这就是我这十几天来获得的力量之一!”

陈七出现在他的身后,语气之中显出一丝得意来,“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实力不错,能够站在世界之巅,现在才知道,那只是一个笑话罢了,这个世界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不为人知的力量,人间的帝王之位,算什么呢?坐在那个位置上能有这样的能力吗?坐在那个位置上,能够长生不老吗?坐在那个位置上能够接触到这个世界的真实吗?不能,那个位置,只会迷惑住我们的眼睛,让我无法更进一步的理解这个世界,解析这个世界,所以,我不会对你的位置感兴趣。”

“所以,你就一直瞒着我?”

“不,不可否认,在此之前,我对这个位置还是有一点想法的,所以才会瞒着,但是在接触了喜福会,以及其他的强者之后,我便意识到了,那个位置并不能够给我带来帮助,而且还是一个累赘。”

陈七的语气之中透着一丝不屑,“我和他们不同,我还有机会,还有时间来实现我的目标。”

“你的目标是什么?!”

“不知道,暂时只能定一个小目标,看清这个世界的真实罢了。”陈七苦笑起来,再次抬起手,金光四溅之下,又带着康熙回到了乾清宫,“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从现在开始,大清不会再受到喜福会的掣肘了,也不会再有人来干扰你。”

“你能保证?!”

康熙眼前一亮,有些惊喜的问道。

身为一名在历史上出了名的帝王。

在很多的时候,考虑问题的方向和常人是不一样的。

在能不能说话的问题上,陈七就像是耍猴一般的耍他,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又觉得陈七这么做是心怀叵测,这是一个帝王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他要惩罚陈七。

可是当事情上升到另外一个平台,当陈七说有可能帮助他摆脱喜福会的掣肘之后,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喜福会一直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自杀死了鳌拜之后,他曾经有一段时间真的认为自己是天下的主宰,人间的帝王了,从此之后,再无人能够与他平起平座,能够与他抗衡。

但是可惜,在他高兴了十来天之后,他那位老祖母向他点出了残酷的事实。

大清朝之所以能够入关,之所以能够定这天下,除了八旗铁骑之外,还有一项更加重要的力量在帮助他们,这支力量,便是喜福会。

而当年入关之时,黄台吉便与喜福会有过密约,密约的内容让他无法忍受。

他想反抗,想不按对方的节奏来,但是每一次的事实都证明,这是痴心妄想,他根本就无法摆脱喜福会的掌控,根本就无法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尽管喜福会插手之后,大清朝的一切仿佛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这种发展,却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也不是他喜欢的。

既然他不喜欢,大清朝发展的再好他看着也不顺眼,因为他感觉到自己仿佛是一个傀儡一般。

现在,陈七跟他说有办法帮助他摆脱喜福会的掣肘,你让他能不高兴吗?

有了这一条,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放到脑后了。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漫威的我大清时代(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