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章:战起

第二十章:战起

“好一个皇极归元炮!极皇果然了得!”一声赞叹,从虚无中就有一个白衣男子穿透而出,他虽是赞叹,但是表情冷冽如冰,眼神也是看着正在崩塌的黄海。

被赞叹的人正是极皇,远古皇者之一,面容奇古,头戴紫金冠,身穿金龙甲,看起来就如同皇帝一样威严,他双手合拢,露出双手间的一个圆圈,圆圈望出去正是崩塌的黄海。

“哼,剑皇谬赞了,还是比不过剑皇的我道剑气,一剑无往,连同天地都可以斩碎,不同别道,唯是我道,佩服佩服。”极皇冷着脸说道。

这时,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道:“两位互相赞叹,可不是把我给忘记了?”

在两人远处,有一个身穿麻衣的中年男子,这个男子容貌看起来甚是普通,仿佛丢入人堆中就会消失不见一样,但是让人奇怪的是,一旦看清楚了这男子的容貌,立刻就会觉得他容貌让人印象深刻无比,就如同相交数十年的好友一样,是那种一看到就绝对无法忘记的感觉。

“……元气中世界之主李彦,你何必来趟这浑水?这个时代元气中世界早就已经毁灭,你的力量源泉都已经没了,现在你身上的力量用一分就少一分,那怕你是中世界之主,累积浑厚无比,这样消耗下去又能如何?快快离去才是。”说话的不是剑皇和极皇,而是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一个白发老人,他满脸慈悲的对着麻衣中年男子李彦说道。

李彦笑呵呵的看向了白发老人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天道大道合力合流,将十方的英豪都集中到了这一刻,时间长河就流动在你我眼前,只要在这场战斗中有了大贡献,逝去的都还可以重新复活,失败的都还可以重新来过,而且出现在此,那怕你我从未碰面,却也可以知道对方来自那个时代,有过什么英雄事迹,所以被称之为上古时代第一法的你,难道就甘心属于自己的一切消逝在历史长河中?”

白发老人的脸sè渐渐悲伤,他叹了口气正想要回答,这时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正是如此,谁出现在这里还会想着自保呢?吾等本就是时间长河中的亡灵,过去,未来,全都集中在了现在,未来的且不说,至少过去的已经成了定局,那种一生为之奋斗的理想都成了灰烬,成功也罢,失败也罢,都早已经过去,这些东西或许比我们的性命更加重要,若是能够将其重现在现在这个时刻,那怕是九死尤其未悔,我想各位一定也是如此的想法吧?”

众人都回过头来,就看到一个微笑着的青年,这青年也是白衣,但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冷冽,与那剑皇简直是天壤之别,他笑容温柔,语气温和,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首诗一样,一个温柔如诗一样的男人。

“妄,没想到天道大道连你都拉了过来,这可真是下了血本啊。”在场众人看到这白衣温和青年后,他们都是同时动容,接着人人见礼,任凭冷傲如剑皇也是如此。

远古第一智者妄,与太古第一智者琳,上古第一智者晴天之智齐名。

天道大道拉人过来,可不是想拉谁就拉谁,这遵循着一系列的条件,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因果,涉及到天道的因果,涉及到大道的因果,涉及到霸王的因果,以及芸芸众生无穷量的因果,所以本身拉十方英豪来此时间空间,这就是天道大道在拼命了,其消耗损失之大简直是难以想象,用人来形容的话,已经不是放血那么简单了,是连内脏骨肉都开始放才对。

不过这其中肯定也是有选择性的,首先自然是战力问题,战力都没有的普通人肯定是没资格参与这场战争,其次就是因果问题,这中间的计算就非常复杂了,但是大体上而言,对其所在历史,社会,时间,以及世界越为重要,改变程度越大,或者是与霸王的关系越为接近,甚至是可以改变霸王的人,这些人的因果就越大,比如虞姬,其因果就可以说是大不可量,天道和大道几乎是不可能将其拉到这场战争里的。

而远古第一智者妄,他的因果虽然不如虞姬那样,但也可以说是奇大无比,他的事迹虽然流传不多,但是高层的人员几乎都知晓他的存在,是他几次力挽狂澜保住了远古时代的人类统一政府,是他设计了数个陷阱,那怕在其死后无数年依然保护着七海世界,甚至连远古时代末尾的大破灭能够度过,也和他的其中一个陷阱有关系,更是他从中周旋,才让世界之主与人人如龙旺盛发达,没有被代表着正统的阵列武学所赶尽杀绝,可以说他本身就是活人无数功德无量,将他拉到了这场战争中,这其中的因果之大足以让人诧异。

不过再仔细一想,这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时间长河中的智者无算,但是最强的只有太古,远古,上古三人,而太古的琳本身就是跳出在时间长河外的,天道大道拉不动她,而上古的晴天之智与霸王间的因果太大,几乎仅次于虞姬,也几乎不可能拉动过来,这么算起来,若是要这场战争中有最强智者存在的话,妄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就在众人寒暄着时,在众人可以看到的极遥远外,那里依然属于七海世界范畴,只是已经是七海世界的极边缘地带,就如同黄海半挂靠在七海世界上一样,那些人看起来带着深深的恶意,与这群几乎就是远古时代,或者继承了远古时代遗泽的,譬如上古时代第一法的那个老人不同,他们很可能……是上古时代十大门派的高阶傀儡主们!

当这些英豪出现的同时,其中一些强者几乎不约而同的直接对着黄海出手了,巨量的威力看起来似乎轻不起眼,但是一轮之后,黄海整个被打得了崩溃,直接覆灭了一个海洋,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半独立的小世界了。

这绝不夸张,要知道能够站在这里的人,要么就是那个时代的最强者,要么就是历史上的佼佼者,任何一个提出来都绝不会弱于逆天神相境,而出手的这些人更有皇级存在,其中的剑皇和极皇,那怕是在远古时代的众多皇者里也绝对是前十之列。

(但……他们很可能只是炮灰,至少在天道与大道所拉人物中属于炮灰层次,我想……关于这一点,他们中至少最顶尖的几个是自己都知道的。)

这是一场战争,是整个多元上,下,东,西,南,北,生,死,过去,未来,十方英豪集合起来与一个人的战争,想到这里,妄心里对于这个名为霸王的男人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那怕他是远古时代第一智者,不知道见过多少英雄豪杰,他自身就属于其中一个,甚至连光明神帝和中央夜帝他都与其打过交道,但是类似霸王这样的存在他甚至连想都没法想象,霸绝天地,强绝古今,以一人之力结束了傀儡之世,终结了虫族大道,更以一己之力打破了大破灭,现在更是夸张,以一人之力抗衡多元宇宙十方英豪,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些区区人物可以抗衡的!?

真正的重头戏现在估计都还没有上场呢!

妄清楚的知道这一点,这些人不过是试探与消耗罢了,不过只要最后能够取得胜利,那怕是一开始的炮灰们也自有其功绩在,若是功绩足够,虽说功绩量肯定不可能在这个时代复活,但是天道与大道给予一些消耗,让其在其所处的时代拥有一些未来记忆,或者说改变其悲惨未来,这对于天道和大道来说还是可以做到的。

妄心里这样想着时,他耳边传来了至少三个以上的声音,其大意都是要其小心谨慎,他们会负责保护他,一旦情况紧急,希望他能够立刻逃跑,绝不要留下来恋战。

说句不好听的,彼此都是各个时代的英雄豪杰,除了少数愣头青之流,普遍都是深思熟虑的角sè,在发现自己复活的时间段是战争还没开始的时候,这些人心里那怕再是不服,也知道自己其实就是炮灰之流,虽是让人沮丧,但是这些人心中可没有放弃的词汇,他们在看到妄之后,第一时间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与这些炮灰不同,妄虽然也出现在了这个时间点,但是他并不是炮灰,他是智者,需要知晓情报信息,否则任凭智高绝顶也是无用,所以他出现在这个时间点,其意义就是观察霸王的一切,为未来的胜利取得坚实的基础,而能够保护他的人,这本身就是功绩了。

(来了……)

就在黄海崩塌的同时,众人就看到一个长发男子从黄海中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明明其行走速度不快,就如同一个正常人在散步一样,看起来闲庭信步,但是走着走着,他居然已经来到了众人的面前,这期间甚至连一秒时间都没有,而众人中仅仅只有少数几个,比如极皇,比如剑皇,比如李彦这些做出了戒备动作,但是根本来不及功绩,这长发青年已经越过他们走向了外,而众人只听到他且行且歌,这歌古朴苍劲,光听歌声就仿佛眼前看到了一个绝世王者一样。

“死时!!”

“瞬时!”

“死亡回放!”

当这长发男子走入到了外,在场众多的人员才猛的回过头来,他们都震撼的念叨出了这些词汇,这些东西所说的其实就是一个意思,那就是人在将死之时,在那几乎霎那间的短暂时间里,可以回想起一个人一辈子的事情来,这种死亡回放在强大武者中尤其感应明显。

就在刚刚的霎那,那长发男子经过他们身旁的霎那间,不,应该是看到这长发男子的霎那间,他们就已经进入到了临死状态里,换言之,只要那长发男子想要击杀他们,只需要一霎那间就可以把他们全体击杀!!

“好个霸王!!”

猛然间,极皇第一个反应过来,转身举掌,双掌合拢,一道璀璨至极的光芒自双掌中发出,其目标正是已经若隐若现的长发男子背影。

但是长发男子连头都没有回,这道璀璨的光芒越是靠近他就越是细小,到最后靠近他十米时,连针尖大小都没有,靠近其五米时,直接就湮灭不见了,连一丁点的回响都没有。

长发男子甚至连反应都没有,直接步入到了外中,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战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