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劝说真定

第四百三十五章 劝说真定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严奉部战败,刘秀军在巨鹿郡的北部,一下子攻占了安乡、安定、临平、贳城四地,名声大噪,声威大振。

贳城之战过后,前来投奔刘秀的人开始激增,其中最为显赫的便是信都郡昌城的刘植。

当初刘秀巡抚河北的时候,刘植就想投靠刘秀,他正在昌城坐等刘秀到来的时候,王郎突然在邯郸称帝,重金悬赏刘秀。

这时候,刘秀东躲西藏,刘植也找不到刘秀人在哪里。他和同族宗亲们一商议,干脆就反了。

刘植带着同族宗亲以及门客,上上下下总共数千人,杀了昌城县令、县尉,一举占领了昌城。

刘秀在贳城与严奉部决战,身在昌城的刘植听说了此事,立刻带领着兄弟刘喜、刘歆等数千人,前来贳城,投奔刘秀。

只不过他们来晚了一步,当他们抵达贳城时,这里的战事已经结束,刘秀军大获全胜,将严奉麾下的三万大军杀得一败涂地,严奉自己也被吴汉砍杀。

虽然没能赶上战事,不过刘秀对于刘植一众的到来,给予了极大的礼遇,敬为上宾,这让刘植等人都颇为受用,也越发的坚定投靠刘秀的想法。

别人打仗,通常都是兵力越打越少,而刘秀打仗则恰恰相反,他的兵力总是越打越多。

就拿现在来说,没与严奉决战之前,刘秀的兵力只有万余人,可是打完这一仗后,刘秀的兵力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激增到了两万。

光是刘植一部的投靠,便让刘秀的兵力增长了四千余众。

这日,刘秀和麾下众将齐聚他在贳城的临时府邸。大堂内,众人相互的寒暄。

在一些文学作品中,都把耿纯写成了耿弇的父亲,这纯碎是瞎扯淡。

耿纯是巨鹿郡人,放到现代,他是河北人,耿弇是挟风郡人,放在现代是陕西人,虽说两人都姓耿,但八竿子打不着。

不过两人同殿称臣倒是真的。众人寒暄过后,纷纷落座。王霸看了看左右,率先开口说道:“主公,贳城之战,我军大获全胜,王郎元气大伤,我军当趁胜出击,南下直取巨鹿城,进而夺取整个巨鹿郡

,先拿下巨鹿,再拿下广平,之后便可直取邯郸!”

朱祐闻言,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大声说道:“末将附议!”

刘秀转头看向吴汉和耿弇,问道:“子颜和伯昭以为如何?”

前者想都没想,向刘秀拱手说道:“只要主公有令,末将可即刻率兵南下,直取巨鹿城!”

耿弇也跟着说道:“末将愿与子颜携手,共克巨鹿城!”

听闻吴汉和耿弇都支持己方立刻南下,攻取巨鹿城的建议,王霸和朱祐兴奋地咧开嘴,冲着他二人连连点头。

刘秀没有立刻说话,琢磨了一会,转头又看向邓禹和寇恂,问道:“仲华和子翼也认为我军当南下攻取巨鹿城?”

邓禹含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寇恂则是面sè一正,欠了欠身子,说道:“主公,属下以为,现在出兵南下,还为时尚早。”

先取巨鹿,再取广平,最后可直取邯郸,这说起来容易,真想做到却很难。首先,王郎势力还称不上元气大伤,主力仍在,麾下的将士比己方要多得多。

其次,己方的势力范围还远远没有得到稳固,急于冒进,有后方生乱之险。他微微皱着眉头,说道:“目前,对我方威胁最大最直接的,并非王郎,而是真定!”

现在刘秀部已经占了中山郡和巨鹿郡的北部,而真定国,就夹在中山和巨鹿之间。真定国的区域是不大,只弹丸之地,但人口众多,兵力也多,足有十多万之众。

刘秀率军南下的时候,一旦真定国突然发难,后方告急,在前方作战的将士必定军心大乱,有全军覆没之险。

吴汉一拍桌案,大声说道:“主公,我军可先平定真定!”

刘秀没有接话。真定并不好打,真定王刘杨一直对王郎虚与委蛇,可王郎的军队东征西讨,却始终不敢碰一下真定。

由此也能看得出来,在王郎最兵多将广的时候,都对真定忌惮三分。

何况现在,己方的兵力总共才两万人,而真定王刘杨坐拥十多万的大军,就实力来说,双方相差太过悬殊。

就在刘秀暗暗琢磨的时候,耿纯欠身说道:“主公,属下以为,与真定王不宜兵戎相见,可以尽量拉拢!”

耿纯和真定王刘杨,沾些亲戚。刘杨的母亲耿氏,和耿纯是本家。论辈分的话,耿纯算是刘杨的外甥。

当然了,他二人的亲戚关系比较疏远,谈不上有多深厚的交情。耿纯不建议对刘杨动武,完全是站在己方的立场上考虑。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己方目前的兵力有两万,刘杨的兵力有十万,两万对十万,本就不好打,哪怕最终己方打赢了,也是元气大伤,到时王郎军攻打过来,己方还拿什么去应对?

再者,刘杨对王郎一直都是口头上支持,实际上,他没有给过王郎一兵一卒,显然,刘杨和王郎并不是同一条心,对这样的人,己方应该竭尽所能的争取才是。等他说完,还没等旁人说话,刘植躬身说道:“主公,属下以为,伯山言之有理。目前,我方若对真定王动兵,只会让王郎坐享其成,我方应当争取把真定王拉拢到我方这

边。另,属下与真定王有些交情,属下愿出使真定,劝说真定王投靠主公!”

刘秀闻言,眼睛顿是一亮。寇恂说对了,现在对于刘秀而言,心腹大患就是真定。这个弹丸之地,夹在中山和巨鹿之间,却坐拥十万大军,它若是倒向王郎那一边,对己方将构成巨大的威胁,反过来说,它若是能倒向己方这一边,可以将己方的实力,

瞬间提升到与王郎鼎足之势。

所以这个真定王刘杨,到底是支持己方,还是支持王郎,至关重要。刘秀向前探着身子,问道:“伯先出使真定,可有把握?”

刘植字伯先。刘秀问他的把握,不是劝说刘杨的把握,而是他出使真定,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毕竟现在刘杨口头上还是支持王郎的,而刘植已投靠己方,他和刘杨已是分属两个阵营。

刘植一笑,拱手说道:“主公放心,值对此行,很有把握。”

刘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倘若伯先能说服真定王,我方平定河北之乱,将不再是件难事了!”

刘植并未说谎,他和刘杨的确是有交情。刘植的刘家,是信都郡的豪强大族,族人众多,门客好友更多,声望、地位极高,称得上是一呼百应。

王郎在邯郸称帝,刘植都敢在昌城造反,还成功占领昌城,让郡府拿他无可奈何,可见刘植在信都郡的实力有多强。

至于刘杨,那更是真定国的土皇帝,坐拥十万大军,于真定说一不二。同为河北豪强,两人相距也不远,之间有交情,再正常不过。

刘秀采纳了耿纯和刘植的意见,派遣刘植,出使真定,拜访刘杨,希望能劝说刘杨,倒向己方这边。

不日,刘植奉命离开贳城,前往真定国的都城,真定城。

说真定国是弹丸之地,并不为过,整个真定国,就四座城邑,一个是真定城,另外三个是锦曼、肥累、稿城。

以四座城,能养活得起十多万大军,可见刘杨把真定国治理得如何。刘杨本人,一不太会用兵,二也不是以谋略见长,但他治理地方的能力,绝对算是出类拔萃。

得知刘植来访的消息,刘杨十分高兴,亲自迎出自己的王府,见到刘植,拱手说道:“伯先今日怎么如此得闲,来到真定了?”

刘植连忙一躬到地,说道:“伯先拜见真定王!”

“伯先太客气了,快快快,里面请、里面请!”刘杨十分热情的把刘植请入自己的王府。

通过刘杨对自己的态度,刘植对此行更有信心了。他不相信刘杨在真定两耳不闻天下事。主公在贳城大捷,自己投靠主公这些事,刘杨不可能不知道。

既然刘杨明知道,还对自己这般热情,那就只能说明一点,刘杨对王郎的支持,并不是出于真心,起码不是那么坚定的。

两人进入王府,在大堂里分宾主落座。等仆人们端送上来茶水,刘杨拿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水,笑问道:“伯元这是打哪来啊?”

刘植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说道:“植从贳城而来。”

“贳城?本王听说贳城可是在打仗啊!”刘杨故作一脸惊讶状。

刘植偷偷翻了翻白眼,正sè说道:“真定王,大司马已在贳城,大败严奉的三万大军,严奉也被大司马斩杀。”

这些事,刘杨早就听说了,不过还是故意露出惊讶之sè。刘植也不管他故意装成什么样,直言不讳地问道:“真定王以为王郎如何?”

王郎已经称帝,刘植还直呼其名,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这……”刘杨才刚有所迟疑,刘植继续说道:“王郎妖言惑众,自称成帝之后,简直是笑话!区区一江湖术士,以妖言欺瞒天下,又岂能成就大业?岂能继承高祖之伟业?今大司马招抚河北,虽有王郎从中作梗,但冀州有识之士,纷纷归顺,更有幽州诸郡,明里暗里的支持大司马。没有幽州做后盾,王郎只凭借半个冀州,又无能人相佐,

他真能对抗得了长安,对抗得了大司马吗?”他这番话,算是说进了刘杨的心坎里。刘杨之所以对王郎只口头上的支持,没有给予实质上的帮助,他就是觉得王郎的底子太薄,难以长久。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五章 劝说真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