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章 最没有把握之战!

第二百二十章 最没有把握之战!

银狼径自过头,悄然看了一眼洛大江,似乎要将这个人类牢牢记住,然后跟在孟啸身边去了。

秦若谷瞪着眼睛,看着正向自己走来的师叔祖,一颗脑袋还处在晕眩之中,满眼尽是不可置信。

说什么也想不到,明明已经摧谷了生命力,实力达到半步圣王的师叔祖,还有一头兽王级别的灵兽全力辅助,最后连自爆都用上,居然还是输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噩梦!

“我输了,已经尽了最大心力,莫之奈何。”孟啸淡淡的道:“全心准备接下来的战斗吧。”

秦若谷愣愣的点头。

孟啸叹了口气,往自己座位走去。

“师叔祖!”秦若谷脱口叫道。

孟啸没头:“此次战斗结束,不管本门胜负如何我都会离开门派;在最后的时光里找找老朋友喝酒叙旧,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以后,就不在门派了。我死之后,自然会有人将我的尸体送去。”

“师叔祖!”秦若谷瞠目叫道,这会连声音中都是满满的不可置信,不敢置信。

“就这样吧。”

孟啸背着身子挥挥手,淡淡一笑:“老夫为了御兽宗,已经战斗了数千年岁月到了到了,到了这最后时刻,总得让老夫轻松片刻,休息一会儿吧。”

“余下的时光,我要过一过我自己的日子。”

低哑的笑了笑,径自转身去了。

秦若谷的心头尽是空白虚无。

他现在满心尽是想不通,师叔祖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一场预计之中的胜仗失手了么?

我也没说啥不中听的话,怎么看起来好像是心灰意冷的样子?

难道这一次战败,对于师叔祖来说,打击竟然这么巨大么?

御兽宗的掌门,真正的没话说了,感情这位到了此刻,还未明悟师叔祖是为什么黯然离去的!

“第二场,弟子之战!”

御兽宗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弟子闻声站起来,手中紧捏着自己的灵兽环;躬身道:“师父,弟子出战。”

“好!”

这名弟子快步走了出去。

九尊府这边。

白夜行踏前一步:“师父,此役弟子请战!”

云秀心正要说话,白夜行道:“大师姐,您之前已经战过一场了,这一战就留给师弟吧。”

云秀心翻了个白眼,气鼓鼓的道:“弟子战当然该由大师兄大师姐出战的”

云扬呵呵一笑:“这一战,夜行出战。”

白夜行躬身道:“多谢掌门师尊。”

“这一战,可不好打,但只要你要记住我说的话,还是可以拿下的。”

云扬看着白夜行:“千万不可有半点疏忽,因为在我看来,这一战,也许是我九尊府此行最没有把握的一战,此役,沉稳凶狠比战力更重要。”

白夜行抿了抿嘴唇,道:“弟子明白,必然全力以赴,不辱师门。”

“去吧。”

“是。”

一袭白衣的白夜行,径自提起长剑,以并不很快的速度,向着场外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思量战局。

这一战,无疑关键异常。

对手有灵兽辅助,而且本身实力多半也与自己不相上下,那么自己该当如何取胜?

云秀心虽然实力在众弟子中称冠,但终究是女孩子,还兼年纪太稚,只要对方灵兽稍微凶恶一些,心理上弱势难免;更有甚者,作为一派的大师姐,她不能败!

而我白夜行一定将这一关扛下来。

这一战,我要尽力而为,纵然不能全胜,也要拿下,无论任何方式,即便拼命!

相信搏一个同归于尽的机会,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不对。”白夜行脑中灵光一闪:“同归于尽不行,此役与其他战事迥异,参战者面对死亡的态度,远非其他战事可比,心下未必如何畏惧,反正战后可以圆满复活,又有谁会当真怕死?所以,若是一开始就抱着这种主意的话,已经预设了不胜的打算,最多平局,我在心理上就已经败多不胜了”

“那尝试用另一种打法么师尊再三提点的沉稳与凶狠,真意究竟是什么呢?!”

白夜行嘴唇抿了抿,脚步加快。

如果洛大江与孟啸一战是电光火石,惨烈异常的话,那么白夜行的这一战战罢,却是打得在场所有人都是背脊发凉,不寒而栗。

世上竟然有人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战斗!

前次九尊府对战千山派阵战之时,白夜行亦为出战弟子之一,一身实力尽显无遗,固然惊艳众人,却也被众人得知其真实实力水准,是故御兽宗专门派出了一名本身修为臻至尊者境的弟子予以针对。

而御兽宗弟子的玄兽,已经超过了九品位阶,体型硕大,凶恶,望而生畏,触目惊心更不待言。

在这两两叠加的综合战力压迫之下,白夜行几乎是从一开始,就落到了全然的下风。

而这一形势,在场众人任谁也能都看得出来,端的高下分明,绝难扭转。

然而白夜行自从上场一开始的战斗,就展现出惊艳难言的表现。

甫一接战,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大抵就是亮了一下手,对方那头玄兽原本亟于噬人的凶相陡然一敛,跟着又楞了一下,随即就飞了出去,似乎是去追逐什么东西了。

只可惜众人隔得太远,却并未看到究竟是什么,竟能令身在局中的玄兽,暂时分心罢战。

但以玄兽的速度,无论是去追逐什么,所能争取到的时间顶多不过就是弹指瞬间而已。

然而就是在这一瞬之间,白夜行爆发出空前速度,悍然前冲,对于刺向自己心室要害的利剑,看也不看,径自一剑刺向对手咽喉;对方明了己方占据优势,如何肯与他同归于尽,急忙变招格挡,同时意欲拖延片刻,等待玄兽援,两面夹击,以策万全。

那御兽宗弟子打算的满好。可是白夜行接下来的动作端的出人意表,两人无可避免的刀剑相交之瞬,白夜行的长剑突然脱手飞出,也不知道是被对方兵器格飞,还是自行松手,总之白夜行甫一交手便变成了两手空空之人。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章 最没有把握之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