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凶残!

第二百二十一章 凶残!

那御兽宗弟子虽然不知道个中玄虚,但却总觉得不是坏事。

对方上来就受伤,上来就丢了兵器。难道对自己来说还是坏事?自己只有更有把握了而已。

急疾提运玄气,再下杀手,可是刚才那一瞬,他先是中宫疾进攻敌要害,进而转为守势,鼓尽全力招架白夜行来势汹汹的一击,却不知怎地直接磕飞了白夜行的长剑,此际再转玄气的瞬间,竟惊觉连番催动玄气,尤其刚才全力守御,力道实则无的放矢,略呈紊乱。

本来这点紊乱,顶多只需要半息的时间就可调整过来,然而就是这半息之差,反击之招方兴未艾,白夜行那边已然状似疯狂的揉身而进,与对方抱在一起,更用双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这这赫然已经不是武功招式的范畴,直接就是纯粹的地痞流氓打架方法!

完全贴身战斗。

这下来得非但出人意表,更兼变生肘腋,对方那位尊者高手这么突兀地被抱住了,登时难有动作,更难挣开。

对方应变也是迅速,下一刻就用剑刺入白夜行的身体,奈何双手已被掣肘,长剑落处非是要害,白夜行干脆不躲,仍旧鼓尽全力继续掐住敌人的脖子。与此同时,刚才被格飞的长剑亦旋而。

白夜行的长剑,怎么会被无故格飞?

这本就是他预备的杀手锏!

长剑闪电般从那人身后飞,流星一般无声下落。

那人并不知道,但是旁观众人却是齐声惊呼!

这,太凶险了!

然后白夜行全力控制住对方保持不动,令到两人身体一起刷的一声,被召的长剑生生刺穿!

就在天运旗竞旗之战战场,众目睽睽之下,应召而的长剑自上而下,从对方那人胸口穿过,再刺入白夜行的小腹;对方一声惨叫;两眼瞪的老大。

白夜行面无表情,依然是刚出场时候的淡然。

眼神平静冷静。

似乎全没有受伤一样。

他仍不干休,一声不吭的强硬扭身,不惜以自家身体为媒介,将对方插入自己身体的长剑还有插入自己身体的自己的长剑生生掰断!

用自己的骨头,将两把剑,别断!

那一幕,光是说惨烈至极,触目惊心已经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限制级!

在这一刻,那人惨厉的大叫着,拼命地挣扎,与白夜行分开,踉跄后退;看着白夜行的眼神,如同见鬼!

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战斗的人!

完全不拿他自己当人。

然而更令人惊骇欲绝的还在后边,但见白夜行支撑着,居然平淡的向着自己微微一笑。

这样的笑容,却比咬牙切齿更令人心悸。

那人不由心中一颤,而白夜行又已经冲了过来。

那人疯狂的挺起半截剑狂砍,砍得白夜行身上血肉纷飞,骨屑也是纷飞。

但白夜行不为所动,连脸sè都没变,刷的一声,白夜行伸手从自己身上抽出两节断剑,转而狠狠刺入了敌人的心口要害。

对方再发一声不似人声一般的惨嚎,意欲反扑反制,却见白夜行一张嘴,身子往前一冲,白森森的牙齿直接一口咬住了对方的喉咙。

对方手里尚抓着自己的半截断剑,在白夜行身上接连狂砍,意欲逼开白夜行,但白夜行悍不畏死的勉力支持,死也不肯松开,一直将那人脖子生生咬断。

那人喉咙鲜血狂涌而出,眼中全是恐惧的看着白夜行,终于身子软软倒下。

而这所有的一切,全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前前后后一共也不过十数息的光景。

出击。

同归于尽的极端战法。

脱手放剑,更在其上附加旋力,被格飞。

称敌人玄气一瞬紊乱的空隙,合身扑上,以超武修路数掣肘住敌人不动,任凭身上接连受伤;坚持至长剑飞,将敌人与自己一起穿透;再以自己的肉身骨头生生掰断长剑,近身刺杀敌人。

最终的杀招,是一口咬住敌人咽喉,一直到咬断。

这一连串变化,尽是变生肘腋,尽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尽是满目血腥,满眼极端!

直到此刻,那头莫名其妙飞出去的玄兽才赶来,距离它刚才离开,当真就只过去了十数息的时间而已。

而这短暂时光之隔,主人已殁。

那御兽宗弟子虽殁,可是白夜行的状况也好不了多少,非但浑身浴血,还有一条胳膊也已经没了,那是被御兽宗弟子最后断剑反扑的成果,仅存的右手,却又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把剑,持定在手,一声不吭的冲向玄兽。

白夜行何尝不知道自己伤重,难堪再战,可是如此极端打法,就是要搏一个尽速了结御兽宗弟子,再战玄兽,避自己被两面夹攻的局面,既定计划达成,如何不再鼓余力,拼命求胜!

那玄兽甫得好处旋即惊见御主陨灭,惊诧交并,身子一侧,已然躲开长剑,顺势一口就咬住了白夜行的半边身体;只不过此举却是白夜行故意送上去的。

白夜行对自己当前状况自有评估,知道再无能与玄兽长久周旋,必须兵行险着,任凭自己的身体被那玄兽咬得咯吱咯吱响,贪胜不知输之际,右手长剑悍然而动,早已一剑就切掉玄兽两条腿;更顺势刺入玄兽胸口。

玄兽大吼,想要逃开,可是两腿初断,行动大不如平时,被白夜行硬凑上去,长剑接连再砍,玄兽凶性爆发,厉行反扑,一口将白夜行的右手咬断;但剑身却也斩掉了玄兽又一根前爪,

本来战到此处,白夜行双臂尽折,该当再也无能,可就在玄兽撕咬白夜行之时,白夜行仍旧没有放弃,再施前法,又是一扭头,生生咬住了玄兽的咽喉,同时两条腿疯狂的在玄兽各个伤口上狠狠地,不断地踹,踢,膝撞

原本被激发出凶性的玄兽被白夜行如斯疯狂的行径震慑,隐然生出慑服之意,虽然勉力挣脱了白夜行的钳制;却仅以只剩一条的前腿没命的跳跃着,远远的离开了白夜行身边,再不敢近前,眼神中更是满满的恐惧之sè。

从来没见过这么凶残的人类,太恐怖了,怎么会这么的恐怖。

到底谁是玄兽啊?!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一章 凶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