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英雄相惜

第四百三十九章 英雄相惜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贾复的脾气能比吴汉好一些,但也没好到哪去,而且他从不是软弱怕事的人。

此时听闻吴汉的挑衅,他点点头,再不多话,转身回到营帐,将自己的画杆方天戟提了出来。

“你不是想和我比试吗?走!我们就去校军场比试!”

见贾复还真敢和自己比武,吴汉嘿嘿一笑,说道:“正所谓骂人无好口,打人无好手,虽为比试,但死伤可得自负!”

贾复乐了,气乐了,说道:“倘若我有个三长两短,只怪我自己学艺不精!”

“说的好!”吴汉甩下头,正要上马,贾复提醒道:“还是不要骑马了,省的白白浪费马儿的性命!”

吴汉嘴角勾起,冲着贾复点点头,好像在说,你行,我看你一会还怎么嚣张?

他二人全然不顾朱浮的拦阻,大步流星地向校军场走去。朱浮见自己怎么拦都拦不住,觉得事情可能闹大了,他不敢耽搁,急忙跑出军营,直奔刘秀的府邸。

吴汉主动找上贾复,要与贾复一较高下,消息很快就在军营里传开了。

这么大的热闹,谁都不想错过,不管是有空的还是没空的,全军上下一万多人,几乎都跑到了校军场来围观。

听闻消息的邓禹也赶了过来,看到正往校军场中央走的贾复和吴汉,他急忙上前,拦阻道:“君文、子颜,你二人这是要作甚?”

吴汉不以为然地说道:“仲华,我和贾将军只是单纯的一场比武,你不必多管!”

贾复也跟着说道:“仲华,这是我和吴将军的事,你就别插手了!”

说着话,他二人分从左右,绕过邓禹,走到校军场的正中央。

两人分开一段距离,相距五步,吴汉将手中的虎威亮银戟狠狠往地下一插,扭了扭脖子,又抻了抻筋骨,同时说道:“我们可说好了,生死有命,后果自负!”

贾复皱着眉头,不满地看着吴汉,扬头问道:“你究竟还打不打?”吴汉嘴角扬起,紧接着,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一把提起戳在地上的虎威亮银戟,只两个箭步,人便到了贾复近前,单臂膀抡圆了,力劈华山的一戟,狠狠砸向贾复的头顶

贾复暗道一声来得好!他横起画杆方天戟,向上招架。

当啷!这一声巨响,好似晴空炸雷一般,围站于校军场四周观战的众人,皆感觉耳膜刺痛,胸口发闷,心跳漏了两拍。

吴汉这一戟抡下去,感觉不像是被对方挡住,更像是砸在一块花岗岩上。如果此时有人近距离细看贾复的双脚,便可看到,他的鞋底没入地面有一寸多深。

贾复用力一扬画杆方天戟,而后断喝道:“你也接我一戟试试!”说话之间,贾复同样是单臂抡戟,砸向吴汉。后者也不躲避,横起虎威亮银戟,向上招架。

当啷!又是一声巨响。这回四周的人们早有准备,提前捂住了耳朵,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吴汉紧咬着牙关,硬是一步没退。

和贾复的硬碰硬,总算是让吴汉明白了,贾复是有真本事的人,这一身的蛮力,估计只在自己之上,不在自己之下。吴汉深吸口气,与贾复你来我往的战到一起。

他二人的心里都憋着一口气。

吴汉没投靠刘秀之前,贾复便有刘秀麾下第一猛将的美名,这次他一来到河北,立刻就受到刘秀的重用,被封为破虏将军,心高气傲的吴汉,当然忍不了。

贾复心中也有气,以前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又哪有他被人欺负的时候?吴汉找上门来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贾复若不气不恼才怪呢。

这两位,上来就展开了连续的硬碰硬,你一戟,我一戟,两把长戟,不停的碰撞在一起,叮叮当当的巨响声,让周围观战的众人,双手几乎就没离开过自己的耳朵。

两人硬碰硬地打了三十个回合,愣是没分上下。

这时候,贾复心里都禁不住生出敬佩之情!难怪吴汉如此嚣张跋扈,此人的确有一身好办事,光是这一身的力气,便是世间罕见。

贾复敬佩吴汉,吴汉又何尝不敬佩贾复?以前只听说贾复骁勇,万人不敌,今日得见,才知真是名不虚传。

三十个回合过后,两人对对方的力气都已有了大致的了解,接下来,两人已不再单纯的硬碰硬,而是比拼起武艺。

这时候两人的打斗,才变得真正好看起来。说起来,贾复和吴汉的形象都很好。贾复文质彬彬,身上有股子读书人的儒雅之气,仿佛一俊俏书生,吴汉更是万里挑一的美男子,风度翩翩,器宇不凡,他只要站在那

里不说话,便会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形象这么好的两个人,刚开始的打斗,就跟斗牛似的,完全是硬碰硬的对着砸,仿佛打铁一般,就看谁能在力气上把对方给比下去,这样的打斗,自然也全无美感可言。

可现在他二人转而比拼武艺,只见两把长戟,在校军场内上下翻飞,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人们也终于不用再捂耳朵了,空出两只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手,不停地拍着巴掌叫好。

贾复和吴汉又打斗了三十个回合,依旧不分上下。打了这么久,他二人非但没有力气耗尽的迹象,反而像打了鸡血似的,力气越来越足,出招也越来越快。

渐渐的,人们都已看不清楚校军场内的两把长戟,只能看到一条条的光影快速闪过。

再没有叫好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邓禹、耿弇、马武、铫期、盖延、王霸这些人都禁不住看呆了。

其实,贾复和吴汉的比武,从一开始就堪称是顶尖级的对决,以他二人的武艺,在当时也绝对能排进顶尖之列。

两人越打越快,越打越迅猛,渐渐的,两人的打斗进入到了第三阶段,比拼快攻快守。

人们已然看不清楚他二人的出招,地面的沙土逐渐飞扬起来,遮天蔽日,校军场内,如同刮起一道龙卷风。

围观的众人不知道,此时的贾复和吴汉,已经打了不下一百个回合。

就在他二人不约而同地开始拼尽全力时,猛然间,就听人群当中有人高声喊喝道:“都住手!”

随着话音,一侧的人群纷纷向左右退避,让出一条通道。只见刘秀快步从人群里走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位,朱浮。

刘秀这一嗓子,并没有让校军场内的贾复和吴汉停手,两人还在打斗个不停。刘秀皱起眉头,大步流星地向校军场走去,沉声喝道:“都住手!”

这回贾复和吴汉倒是听到了刘秀的喊声,两人各自虚晃一招,跳出圈外。

等空中扬起的尘土慢慢散去,人们定睛再看,贾复和吴汉的衣服上都散布着一条条的口子。

只是不知是他二人都有手下留情,还是躲避得太好,两人都是衣服被划破,但并未伤到皮肉,身上也完全看不到血迹。

向脸上看,他二人皆有些气喘,脑门和脸颊也布满了汗珠子。

他俩吞了口唾沫,对视了一眼,然后将手中的长戟向地上一戳,双双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主公!”

看着已然累得满头满身都是汗的两人,刘秀颇感哭笑不得,他哼笑出声,说道:“还都挺有精神的嘛!既然闲不住,明日就随我起程,去往真定城!”

贾复和吴汉又互相看了看对方,接着,异口同声地应道:“是!主公!”

其实刘秀原打算今日起程,不过由于严光等人的到来,他只能多耽搁一天。说完话,吴汉又向刘秀咧嘴一笑,正sè说道:“主公,其实我对君文可是久仰大名,昨日相见,便相逢恨晚之感,只可惜没能找到切磋的机会,今日末将实在没忍住,便一

大早的来找君文切磋切磋,也好增进下技艺!”

看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吴汉,刘秀强忍着笑意,慢条斯理地问道:“那么,子颜的技艺可就增进?”

吴汉忙道:“末将受益匪浅啊!”

刘秀白了他一眼,转目看向贾复,说道:“君文,你说!”

贾复躬身说道:“主公,确是如此!吴君来找末将切磋武艺,末将也同样是受益匪浅!”

吴汉眼眸一闪,偷眼瞄了贾复一下,没想到,贾复竟然还挺讲义气的,会帮着自己说话。此人生得人模狗样的,人品还真不错!

刘秀看看贾复,又瞧瞧吴汉,扬了扬眉毛,说道:“你二人还真是一见如故。不过,军营不是你们比武切磋的地方。”

说着话,他环视四周,又道:“再有下次,这般的兴师动众,一律严惩不贷!”

“末将遵命!”贾复躬身施礼。

“末将谨记主公教诲!”吴汉同样躬身施礼。

刘秀又瞅了瞅他俩,无奈地摇摇头,背着手,转身走开了。目送着刘秀走远,吴汉挺直胸膛,傲然问道:“今日的比试怎么算?”

贾复耸耸肩,说道:“未分上下!吴君可要再比?”

吴汉说道:“主公已经下令,再比岂不是公然违抗主公的军令?我那有坛好酒,贾君可有兴趣去尝尝?”吴汉这个人,喜恶全随心,也都摆在脸上。

没比武之前,他的确是对贾复有诸多的不服气,但经过刚才的比试,他对贾复的印象有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正所谓英雄惜英雄,难得遇到一位能与自己不相上下的英杰,此时吴汉是打心眼里想与贾复结交。

贾复也不是个记仇的人,豪爽地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如此,复便叨扰吴君了!”

吴汉大喜,挽着贾复的手,兴致勃勃地向自己的营帐走去。朱浮跟着刘秀离开校军场,他快行几步,来到刘秀的身侧,小心翼翼地说道:“主公,这次吴将军找贾将军比武,必是因为贾将军在河北寸功为立,便被封为破虏将军,心

中不服啊!想来,军中也必定有许多将士,都对贾将军不服气!”刘秀脚步顿了顿,扭转回头,看向朱浮,一字一顿地说道:“贾君之功劳,秀心自知!诸如此类之言,以后不要再说!”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三十九章 英雄相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