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四十章 发兵信都

第四百四十章 发兵信都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朱浮挨了刘秀的训斥,彻底老实了,对贾复之事不敢再多言。刘秀打算第二天带着吴汉和贾复一同去往真定,不过下午,铫期给刘秀送来一份情报。信都郡的辟阳、高提、平提、历县、广川,合计五县,共同发兵郡城新都城。刘秀看过这份情报,颇感莫名其妙,信都郡的五个县,合力发兵去攻打郡城,这是怎么回事

铫期正sè说道:“主公,据报,信都太守任光、都尉李忠、信都令万脩(xiu),拒不臣服王郎。

王郎随即派出武威将军陈懿,集辟阳等五县之兵,合计六千余众,兵发信都城,欲将任光、李忠、万脩等人一举歼灭!”

刘秀露出恍然大悟之sè,他沉吟片刻,说道:“立刻召集诸位将军,来我处商议此事。”

铫期答应一声,快步离去。

过了有小半个时辰,刘秀麾下众将相继赶来。等到人都来齐了,刘秀将信都郡发生的变故向众人讲了一下。

信都郡就在巨鹿郡的东侧,与巨鹿郡相邻,而且刘秀等人所在的贳城,距离新都城也不算太远。

听完刘秀的话,邓禹摸着下巴,说道:“既然任光等人不肯接受王郎的招抚,那必然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末将以为,主公当出兵救援信都才是!”

冯异颇感忧心地说道:“倘若其中有诈呢?”

如果这是王郎故意演的一出双簧,故意骗自己进入信都郡,贸然出兵,岂不中了人家的诡计?

邓禹说的有道理,倘若任光等人是真心站在己方这一边,现在有难,己方没有道理不去营救。可是冯异的顾虑也不无道理,谁又敢保证这不是王郎用的计谋?

寇恂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耿纯和刘植,问道:“伯山、伯先,对这位任太守可有了解?”

虽说耿纯和刘植都不是信都人,但两人是巨鹿人,距离信不远,对信都郡的情况也应该有所了解。耿纯和刘植对视一眼,前者微微皱着眉头,缓缓开口说道:“任光本是南阳宛城人,王莽在位时,他只是宛城郡府的一名小郡吏,后来宛城被迫,任光随岑彭投降,本要被

处斩,但被刘赐救下,之后便在刘赐麾下任职。再后来,长安和洛阳相继告破,刘玄便派任光来了信都,做信都太守。”

其实河北的许多官员都是刘玄任命的,只不过河北这里,天高皇帝远,刘玄对河北的控制力并不强。

加入河北境内起义军众多,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所以才有了刘玄派刘秀镇抚河北之事。

耿纯的这番话,向众人提供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就是任光太守的官职,是刘玄册封的。

也就是说,现在任光不接受王郎的招抚,即使其中没有诈,此事是真的,也不表示任光愿意投靠刘秀,信都郡府效忠的对象十之八九是人家刘玄。

在场的众人,没一个是傻子,耿纯的话说完,也就明白了他的话外之音。

王郎固然是己方的敌人,但刘玄也绝非是己方的盟友,他能不在己方的背后捅刀子就算不错了。

对于很可能是效忠于刘玄的任光,己方到底该救,还是不该救,这的确是个很令人头痛的问题。

人们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刘秀脸上,看刘秀到底是什么意见。

刘秀沉思片刻,意味深长地说道:“眼下,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王郎,只要是王郎的敌人,那么,他就是我们的朋友,我军当即刻驰援新都城!”

现在不应该去计较任光究竟是站在刘玄那一边,还是站在己方这一边,既然王郎是大家共同的敌人,他们就该联合到一同,合力抗郎。

消灭王郎之事,是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至于他和刘玄之间的恩恩怨怨,可以留到以后再说。

邓禹点点头,赞道:“主公英明!我军应当救援信都城!”

寇恂附议道:“信都虽为小郡,但若能一举拿下信都郡,便可打消我方东部之忧患!”

邓禹和寇恂这两位足智多谋的人都支持救援信都,其它人都不再提出反对意见。吴汉立即向刘秀拱手说道:“主公,末将愿率麾下将士,出兵救援信都城!”

吴汉话音刚落,马武和王霸几乎同一时间拱手说道:“主公,末将愿往!”

刘秀琢磨了一会,说道:“此战,我需亲自前往。”说着话,他转头看向邓禹,说道:“仲华可代我留守贳城。”

目前刘秀军的粮草、辎重,几乎都囤积在贳城,对于刘秀而言,贳城自然是至关重要,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把贳城交于旁人镇守,刘秀都不太放心,思前想后,还是觉得邓禹最为合适。寇恂说道:“主公,贳城西有敬武,东有西梁,这两县都还被王郎所控制,对贳城的威胁太大,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末将以为,我军可同时出兵,分别征讨敬武和西梁,既是消灭了贳城周边的

隐患,同时对主公率军进入信都郡,也能起到掩护作用。”

刘秀听后,深以为然。他连连点头,说道:“子翼言之有理。”他环视在场众人,问道:“何人愿取敬武,何人愿取西梁?”

他话音刚落,耿纯和刘植双双拱手说道:“末将愿往!”

看到主动请缨的是耿纯和刘植二人,刘秀笑了,问道:“伯山、伯先,你二人可有把握?”

耿纯和刘植正sè说道:“末将若不能胜,愿提头回见主公!”

刘秀点了点头,让耿纯和刘植率兵去打敬武和西梁,刘秀还是很放心的。首先,他二人性情老成稳重,并非贪功之人,若无把握,他俩也不会主动请缨出战。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耿纯和刘植都是巨鹿本地人,而且都是大士族出身,在巨鹿郡拥有很高的威望,也有很宽广的人脉。

在刘秀看来,以耿纯和刘植之才干,拿下敬武和西梁二县,并非难事。

他点点头,说道:“好,伯山可率部众,攻取敬武,伯先可率部众,攻取西梁。”

“末将遵命!”耿纯和刘植齐齐插手施礼。

刘秀看向其它众将,又道:“君翁、巨卿,随仲华留守贳城!”

臧宫和盖延双双插手说道:“末将遵命!”

刘秀连续下达将令,迅速做好了安排。

耿纯率领麾下的两千耿家军,攻打敬武;刘植率领麾下的两千刘家军,攻打西梁;邓禹、臧宫、盖延统帅四千兵马,留守贳城;刘秀与其余众将士,前往信都郡。

西梁虽然与贳城很近,相隔只数十里,不过西梁位于信都郡境内,而贳城则位于巨鹿郡境内,两县分属两个郡。

当刘植率军向西梁进发的时候,刘秀部紧随其后。

看起来,好像刘植部是前军,刘秀部是后军,两者都是来攻打西梁的。当刘植的军队抵达西梁城外时,西梁县令和县尉大惊失sè,急忙登上城头,向城外张望。

看到城外两千之众的刘植军,县令和县尉二人双双吓得一缩脖。

西梁城内的兵力总共才几百人而已,现在前来进攻的敌军,不下两千之众,只凭己方这点兵力,能守得住西梁城吗?

这时候,刘植骑着战马,从队伍当中走出来,直奔西梁城而去。

见状,城头上的县兵们纷纷端起弩机和弓箭,准备放箭。县令急忙挥手说道:“等等!谁都不要放箭!”

对方只来了一人,显然不是来攻城的。县令手扶着箭垛,探头向外观望,随着来人越来越近,他也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

来人他认识,这不是刘植刘伯先吗?县令吞了口唾沫,等到刘植距离城墙只剩下二十米远,勒停了战马后,他冲着城外大声喊道:“来者可是伯先兄?”

西梁县令名叫闫瑜,和刘植谈不上有多深厚的交情,但彼此之间的确是认识。刘植举目望着城头上的闫瑜,拱手说道:“闫县令,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闫瑜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和刘植寒暄,聊家常。他咧着嘴,颤声问道:“伯先兄现率这许多的兵马,来我西梁城所为何故啊?”

刘植心中暗笑,这个闫瑜,到了现在还和自己装糊涂。他正sè说道:“闫县令,植现已投奔我家主公大司马,官拜偏将军!”

稍顿,他又继续说道:“闫县令,郎于河北作乱,妄称成帝之后,妖言惑众,胆大妄为,天下有识之士,皆奋起而诛之。闫县令现助纣为虐,又是所为何故?”

闫瑜老脸一红,摊着双手说道:“伯先兄,河北郡国,纷纷投奔邯郸,本令又能如之奈何啊?”刘植正sè说道:“大司马大义忠厚,只要闫县令肯举城归顺,大司马必会既往不咎,倘若闫县令还是执迷不悟,准备宁死忠于郎贼,待大司马大军一到,闫县令悔之晚矣!

闫瑜闻言,身子一哆嗦,听刘植这话的意思,现在城外的这些兵马,并非主力,后面还有刘秀亲自统帅的大军?他瞠目结舌地半晌没说出话来。

恰在这时,一名探子噔噔噔的跑上城墙,来到闫瑜的身后,插手施礼,说道:“大人,刘秀部正在向我城进发,距离我城,已不足十里!”

得到手下的探报,闫瑜不敢再怀疑刘植的话,他转头看向县尉李庆,哭丧着脸问道:“李县尉,现在我方当如何应对?”李庆苦笑,有气无力地说道:“以我西梁一县之力,想抵挡城外这两千多兵马,尚且力不从心,等到刘秀亲帅的主力大军一到,我方必败,西梁必破!届时,大人与在下,乃至全县官兵,只怕……都性命难保,城中百姓,怕是也要遭池鱼之殃啊!”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章 发兵信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