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四十一章 决战前夕

第四百四十一章 决战前夕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李庆不说自己贪生怕死,而是说怕殃及城内的百姓,这话正说进闫瑜的心坎里,他连连点头,说道:“你我身为西梁县令、县尉,不能不管城中百姓的死活啊!”

“正是!”李庆大点其头。

闫瑜不再犹豫,冲着城外的刘植大声喊道:“伯先兄,倘若下官投诚,大司马当真会既往不咎?当真不会伤害城中之百姓?”

刘植面sè一正,大声回道:“植以人头担保!”

闫瑜仿佛经过多么激烈的心里挣扎似的,狠狠跺了跺脚,说道:“下官信任伯先兄的为人,愿意向大司马投诚!”说着话,他传令左右道:“打开城门!”

随着闫瑜一声令下,就听城门处传出吱嘎嘎的声响,先是吊桥被缓缓放下来,紧接着,城门打开,以闫瑜为首的西梁县官员们,纷纷从城内走出来。见状,刘植一点都不意外,闫瑜和李庆二人,都是贪生怕死之辈,此时看到己方的两千多兵马兵临城下,加上后面还有主公统帅的主力大军,以这两人的品行,绝不会据

城坚守。

事实证明,刘植的推测一点没错,闫瑜和李庆知道刘秀亲自来了西梁,吓得连抵抗都没抵抗,直接献城投降。

刘植一部兵不血刃的拿下西梁城,消息很快也传回到刘秀那边。

听闻前方传回的战报,刘秀笑了,对左右说道:“看来我让伯先率军攻打西梁还真是选对了人,我方未损一兵一卒,没费吹灰之力,并顺利拿下了西梁城!”

周围众人齐齐在马上拱手说道:“主公英明!”

寇恂问道:“主公,等会到了西梁,我们要不要进城?”

刘秀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一旦入城,只怕今天就走不了了,当务之急,我军得尽快赶到信都城,以解信都城的燃眉之急!”

说着话,他看向铫期,问道:“次况,信都城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铫期说道:“刚有探报传回,现陈懿正指挥万余众,猛攻信都城!”

刘秀皱眉,说道:“五县不是出兵六千吗?怎么又变成万余众?”

铫期说道:“听说,是五校军的一部也加入进来!”

“五校军!”刘秀眉头紧锁地问道:“五校军何时与王郎串通一气了?”

五校军是河北的起义军之一,势力不小,人数众多,据传有十多万众。

铫期说道:“探子没有打探到确切的消息,只是听说,王郎有意招抚五校军,并向五校军许诺,只要肯归顺于他,五校军的首领便可封侯拜相!”

刘秀眯缝起眼睛,低垂下头,沉思不语。王郎的邯郸朝廷,和河北当地的起义军之间没什么往来,虽说王郎有对各支起义军抛出橄榄枝,但各起义军都没有做出回应。刘秀多少能明白些起义军心中的想法,其一

,他们不愿意听令于人,不甘屈居人下,其二,起义军现在也在观望,想看看刘玄和王郎这两个并存的朝廷,最后到底谁能取胜。

可是五校军倒向了王郎,此举无疑是打破了目前微妙的平衡,会不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让更多的起义军投靠王郎,现在还真无法确定。

寇恂吸了口气,面sè凝重地说道:“主公,五校军倒向王郎,对我方十分不利啊!”

现在围攻信都城的是一万多军队,其中县兵六千,五校军在四千以上,可谁又知道五校军还有没有后续的援军?

一旦己方赶到信都城,撞上五校军后续的援兵,己方的局势可就危急了,毕竟己方现在只有七千将士。

刘秀沉吟片刻,问道:“次况,信都城附近可还有其它的五校军?”

铫期摇头,说道:“探子没有这方面的回报,要么是没有,要么是没打探出来!”

刘秀又想了想,当机立断,说道:“信都郡城绝不能让给王郎,传令下去,全军全速行进,务必要在三日之内,抵达信都城!”

西梁城这边,献城投降的闫瑜知道刘秀正统帅着大军,向西梁城这边赶过来。

在城外见到刘植后,他干脆也不回城了,令人取来一根绳索,交给刘植,让他把自己捆起来。

刘植见状,立刻明白了闫瑜的用意,他这是摆出一副负荆请罪的架势,要在西梁城外等主公到来。刘植并不介意帮闫瑜演这场戏。

他用绳子把闫瑜捆绑好,后者直接往地上一跪,向前叩首。

没过多久,人们的视线中果然出现了刘秀军的身影。李庆先是惊呼道:“来了、来了!”说着话,他也跪伏在地,向前叩首。

可是令闫瑜和李庆万万没想到的是,以刘秀为首的大军根本没进西梁城,而是直接从城前走了过去,继续向东进发。

跪在地上的闫瑜和李庆等人,等了好一会,也没见有人过来,两人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只见大队的兵马正浩浩荡荡的从城前而过,两人都是一脸的茫然。

还没等他俩开口发问,只见一骑快速奔跑过来。马上的这位骑士,刘植认识,正是主公贴身护卫之一的虚庭。

“虚庭先生!”别看刘植已被封为偏将军,但在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虚庭面前可不敢摆出官架子。能在主公身边做事的人,别管官职高低,绝非泛泛之辈。

“刘将军!”虚庭翻身下马,向刘植拱手施礼,而后,他问道:“那位是西梁令?”

闫瑜身子一震,急忙向前叩首,颤声说道:“下……下官闫瑜,叩见大人!”

虚庭大声说道:“主公有令,西梁令献城有功,往日之过,可既往不咎,能否继任西梁令,可由刘将军定夺!”

“末将遵命!”刘植急忙插手施礼。

闫瑜则是连连向前叩首,急声说道:“谢大司马不杀之恩!下官谢大司马不杀之恩!”

虚庭没有多加逗留,传完刘秀的命令,他向刘植点了下头,而后纵身上马,拨马而去。

等虚庭走后,闫瑜和李庆等人皆忍不住长松口气。刘植上前,把他二人从地上搀扶起来,含笑问道:“闫县令、李县尉,植所言非虚吧?”

闫瑜和李庆闻言,又不约而同地下跪,向刘植叩首,说道:“今日若非得刘将军提点,下官怕是已人头不保!救命之恩,下官感激不尽!”

刘植再次把他二人扶起,解开身上的绳子,说道:“好了,我们入城说话!”

且说刘秀等将士,一路向东行进,先是路过西梁,而后又绕过昌成、扶柳,一路急行,风餐露宿,两天后,已接近信都城。

还没等刘秀军抵达到信都城近前,前方先出现一支军队。这支军队的帅旗上,写着一个斗大的陈字。看到这面帅旗,人们也就知道对面的军队是何许人也了。

位于刘秀身旁的寇恂,望了望对面的大军,说道:“主公,看来陈懿是把攻城的主力大军都调过来,阻击我军了!”

刘秀点了点头,拢目细看对面的军队。这支兵马,兵力应该不下万人,正中央的方阵,将士们皆是穿着黑sè的军装,黑sè的皮甲,典型的王莽军打扮。

不用问便可猜出,中央方阵的将士,皆为陈懿召集的五县县兵。左右两边的方阵,人数稍少一些,穿着杂乱无章,武器也是五花八门,这必然是五校军增援王郎的军队。此时,陈懿摆出的是矩形阵。矩形阵是最基础的阵法,没有多余的花样和变化,全军将士排列的阵型,呈长方形,是进可攻、退可守,但攻不强、守也不强,看似比较平

庸,但又没什么明显漏洞的阵型。

见陈懿摆出矩形阵来应对己方,刘秀嘴角稍微扬了扬,说道:“陈懿没有必胜之决心!”

以优势兵力,却摆出这么个矩形阵出来,也等于间接表明了陈懿现在的心理,我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如果以矩形阵在正面交锋中打输了,任谁都挑不出来他的毛病。

其余众人闻言,心里都在暗暗嘀咕,倘若自己是陈懿,统帅一万兵马,对阵主公七千兵马,估计也会摆出矩形阵来应对。

很简单,主公的威名太盛了。昆阳之战,主公以三千大败莽军四十万,任谁和主公做正面交锋,士气都不会太高,也都会选择保守阵型。

刘秀看了看左右,说道:“吴汉听令!”

“末将在!”吴汉催马出列,在马上向刘秀插手施礼。刘秀说道:“你率渔阳骑兵,由敌军左翼插入,直取中军!”

“末将遵命!”

“耿弇听令!”

“末将在!”

“你率上谷骑兵,由敌军右翼插入,直取中军!”

“末将遵命!”

“贾复!”

“末将在!”

“你率五百奔命,随我正面击敌,伺机而动,直取中军!”

“末将遵命!”

此时刘秀所言的奔命,便是汉代大名鼎鼎的奔命军。何谓奔命,奉命而行,闻命奔走,故曰奔命。

奔命军都是精锐之士,且全是亡命之徒,只要上面有命令传达下来,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们也敢硬往里面闯。

汉代有两大敢死队,一个是‘勇敢士’,另一个就是‘奔命军’。

这两大敢死队兵种,全都是用来冲锋陷阵的,伤亡率自然极高,不过在军中的待遇也极好。

比如他们可以携带女眷在军中随行,其军饷也要比普通兵卒丰厚得多,每逢大战之前,他们通常都会找隐蔽之处,先把自己身上的金银细软埋藏好。

无论是勇敢士,还是奔命军,大多都集中在北方,用于对付匈奴人,目前刘秀麾下的五百奔命军,正是上谷太守耿况和渔阳太守彭宠,为他招募来的。

可以说刘秀在河北的建功立业,麾下的将士们固然功不可没,但耿况和彭宠的功劳也不次于众将士。

虽说他二人并未直接冲锋陷阵,但却为刘秀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后方支援,这为在前线征战的刘秀,提供了巨大的后勤保障。

战争,不是谁的武力强悍,谁就可以天下无敌,一统江山。争夺天下,比拼的还是综合实力,包括天时、地利、人和,包括军力、民心、德行、后勤、经济等等一系列的因素。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一章 决战前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