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791章 岂能乱我道心

0791章 岂能乱我道心

她还真是跳起了舞,舞姿翩翩,时而轻灵如飞鸟,时而优雅如蝶。有时像一个欢快的再花间蹦蹦跳跳抓蝴蝶的少女,有时像一个情感一直被压抑着,突然借酒劲突然爆发了出来,随随便便一个眼波都是浓浓的春sè春意。

贵妃醉酒。

宁涛忽然想起了这个典故。

有一晚上,杨贵妃摆好了酒宴等李隆基来,可是高力士说皇上去了武惠妃寝宫了,杨贵妃很吃醋,于是自己和高力士两人喝了起来,喝高了媚态百出调戏高力士。

忽然……

杨玉环一个趔趄,柔若无骨的身子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在了宁涛的怀中。

大仙刚刚才在想那贵妃醉酒的故事,却不想就来了,他这个大仙也变成了那个被调戏的高力士。

高力士是个宦官,怎么调戏都是一只纸老虎,可是他是一只真老虎啊,贵妃一入怀,老虎就醒了,虎威勃发。

可大仙毕竟是究竟考验的人,当即扶住杨玉环,客气地道:“贵妃你喝醉了,还是入座歇息一下吧。”

可是,杨玉环却不是青追和软天音,他说什么,她们就听什么,做什么。

“嗯。”杨玉环轻轻一声答应,一屁股坐在了大仙的大腿上,人也顺势依偎在了大仙的怀中。

宁涛周身都僵了,大脑的反应也迟钝了。

这是什么情况?

第一次见面就玩这种游戏?

皇宫中的女人果然与普通的女人不一样啊,她可以先嫁给李瑁,然后嫁给李瑁的父亲李隆基,这她都不在乎,太监她都可以调戏,更何况是他这个来自未来的大仙?

他的身上有太多吸引她的东西了,他的故事,他的实力,他的年轻,他的英俊和健壮,他又岂是李隆基那老头儿所能比的?

可是宁涛不行啊,他从来都不是那种见sè起意的男人。

“贵妃,使不得,这使不得。”他想将她扶起来,可是她就是不起来。他大可以一掌将她打出去,可那也煞风景的事情他又做不出来。

“使得,我说使得就使得。”杨玉环吐气如兰,媚眼带钩,“大仙,你我今日相见乃是一段千古奇缘,这是上天安排的缘分,你又何必违背天意,辜负我的一番情意?”

这是天意吗?

宁涛的脑筋受到了指引,顺着这个思路琢磨去了。

杨玉环斟了一盏酒,俯首衔起酒盏,递到了宁涛的嘴边。

红唇皓齿佐美酒,千古美人坐怀头。

此事天意不天意,青史可有半点痕?

这酒喝还是不喝?

却就在宁涛犹豫不决的时候,他忽然感应到了一丝至信能量从她的身体之中释放了出来。

这一丝至信能量里掺杂着一丝至爱的能量,彼此却又不冲突,很是奇特。

这一丝能量让宁涛感到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至信能量里掺合了至爱能量的情况。至信能量是信仰的能量,怎么可能与男女之间的爱同时出现呢?可偏偏这二合一的能量就在她的身上出现了,如此的和谐,没有半点冲突。

这样奇葩的事情出在她的身上却又很正常,她把当成了来自未来的大仙来崇拜,于是就有了至信的能量。可同时她又想和神仙成就一段千古奇缘,于是又有了一点至爱的能量。当然,那一点至爱能量比至信能量少得多,也有杂质的存在,可只要他互动和引导一下,他就能得到一定数量的至爱和至信能量。

美人美酒他还可以抗拒诱惑,可至爱至信的能量出现,他就没法抗拒了。

那都是他的命啊,命线一日一短,哪怕是有一点点的至爱至信和至善至恶的能量他都想赚到手。这四种灵魂能量,至恶最容易赚到,杀采即可,其次是至善能量,只要心怀善念去做善事就能产生,这和以前的善人计划有很相似。难采的是至爱能量,因为真爱难得,真爱可贵,世间的人又有多少真爱?但最难采的却是至信能量,世间的人信仰缺失,除了钱与权力,谁还信那神佛?

越是难得难采,所以他就越难抗拒。

这事就好比一个人中毒了,需要一定剂量的解药,忽然一个女人送来了解药,是吃还是不吃?

酒盏已经递到了唇边。

杨玉环的一双乌溜溜的浩眸里满是期待。

宁涛心中一声叹息,暗暗地道:“我一离开这一切不就归零了吗?她不会记得我,我和她做过什么都不会存在……”

人最擅长的就是给自己已经犯下的错误,或者即将进行的错误找借口。

酒盏撬开了宁涛的嘴,醇香的长安稠酒从倾斜的酒盏之中流进了他的嘴里,满嘴甜稠,满嘴桂花香。

这样的仅有十几度的稠酒,宁涛就是喝十斤都不会醉,可是此刻一盏就醉了。

叮当!

酒盏掉在了地上。

杨玉环闭上了眼睛,慢慢地向宁涛凑去。

闭月羞花,无人能抗拒。

“我在干什么?她是四大美人之一没错,她美若天仙这也没错,可错的是我。我的道心就这么被她攻破了吗?我的意志力在她的面前就如此脆弱吗,我念了那么多经,每一句都经历了磨难,我要是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我念的那些经又有什么意义?”这一刹那间,宁涛的心里发出了自省的声音。

是啊,如果因为她是杨玉环,是四大美人之一就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那将来再遇上西施、貂蝉谁谁的,他岂不是也会倒在人家的石榴裙下?他还谈什么道心?谈什么修行?

小涅槃境身如金刚,心要要坚若磐石,感应天地自然以悟道,才能进入大涅槃境。

所以,进入小涅槃境的修真者,灵力俢练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感应天地自然以悟道,要将道心修炼到坚若磐石。如若不如,怎么渡得了天劫?

杨玉环的樱唇贴在了对应的位置上,一声嘤咛,能把铁骨也融化了。

可是宁涛已经走出来了,就在接触的那一刹那,他的心境一片空明,没有半点**。他将头往后一仰,双腿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杨玉环从他的怀中滑落,双脚本能地站在了地面上,没有跌倒。

“大仙,你……”杨玉环的眼眸中满是失望和不甘,三分醉意里带着七分春意,诱死个人了。

宁涛说道:“跪下吧,本大仙送你一个造化,助你金丹化元婴,然后我们再说别的。”

杨玉环大喜,双腿扑通一下跪在了宁涛的面前,双掌合十,恭敬虔诚地道:“谢大仙点化弟子。”

这一刹那间,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至信能量变得极为纯净和可观。

宁涛运行天家采集术,伸手一招,那一丝至信能量便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随后,杨玉环的身上又冒出了一丝至爱能量来。

杨贵妃就是杨贵妃,这个时候心里居然还心心念念那种事情。

宁涛苦笑了一下,伸手又采了那一丝至爱能量。

这也算是这一次过去时空之行的一大收获了。

采集结束,宁涛摊开右手手掌,抓住了杨贵妃的头顶,特种灵力注入,先入她的泥丸宫,再流经她的四肢百骸,奇经八脉……

当初陈平道用一颗洗髓伐经丸帮他开窍奠基,可那洗髓伐经丸哪里比得上他现在的经历了神晶渲染的灵力。他的灵力对于杨玉环这样的低级修真者来说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而且他是直接帮她洗髓伐经,外加滋养金丹,加快她的元婴成长的速度。

约莫半个小时候,杨玉环软软地瘫倒在了地上,一身被汗湿透,那汗水又黑又臭,都是从她身体之中清理出来的杂质。

宁涛也累得手脚酸软,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在地上昏睡的杨玉环,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拍了一下脑门:“我这是糊涂了……我一走,这个过去时空就会被清零,我帮给洗髓伐经,滋养元婴,这些都是无用之功,我这么认真干什么?”

他其实可以忽悠几分钟,然后直接把她震晕过去,可他却实打实地忙活了半个小时,累得够呛。

不过这事他想想又觉得做对了,应该这么做。

“古语有用,朝闻道夕死可矣。我说给人家一个造化,哪怕人家只有半天的感觉,甚至是一会儿的感觉,那也是真的,会很高兴。我如果忽悠人家,骗人家,那就是我的人品问题了。”这么一想,宁涛的心里又轻松了,高兴了。

他又将窗户推开了。

恰好,这时对面那个女人也刚刚将窗户推开,又看见了宁涛。

四目相对。

这一次她没有立刻关上窗户躲起来,只是避开了宁涛的眼睛。

她才是他最想见的人。

杨玉环的到来倒也算是一段千古奇缘,可终究不是正事,品味品味也就算了,当不得真,可对面那位却是他怎么也要得到的女人!

宁涛站了起来,看着对面窗户后面的女人,笑着说道:“请问姑娘芳名?”

对面窗户秒关。

宁涛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她的脾气怎么这么坏?”

他瞅了一下楼下街道,发现这个时候正好没人路过这一段。他也不管了,踏上窗台,纵身一跃,脚下有梯,虚空踏两步,轻飘飘地落在了对面阁楼的屋顶上。

看网友对 0791章 岂能乱我道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