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漫威的我大清时代(二十)

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漫威的我大清时代(二十)

?

什么事?!

咚咚的脚步声,急赶慢赶,终于来到了门口。

金盛田不耐的沉声问道,“急急躁躁,成何体统?!”

“老,老爷,不好了,大,大少爷出事了!”

“出事?!”金盛田只感到心头一揪,暗叫不好。

实力到了他的这个地步,对于与自己有着要紧关系的事情都能够有一定的机率激发心血来潮的效应。

现在突然之间冒出了心血来潮,他当然知道情况不妙了,“烈儿怎么了?!”

“大,大少爷好像病了!”

“病了?!”

金盛田一把推开来人,大步走了出去,“去看看!!”

等到金盛田来到自家大儿子独居的小院里,小院之中已经围了不少人。

“怎么这么多人围在这里,成何体统,无关之人,都给我出去!”金盛田厉声喝道,顿时,众人做鸟兽散,只余下几名医生及金烈的母亲在场。

“老爷,老爷,你看看,你看看啊,烈儿这是怎么了!!”

“你给你闭嘴!”

金盛田满脸的不耐烦,走入了房内,一眼便看到了金烈一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嘴,无法忍受住身体的变化,剧烈的咳着。

渐渐的,那咳声越来越大,手已经捂不住了,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床铺,咳声愈烈,仿佛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全都要咳出来一般。

大口大口的血夹杂着不知名的碎物从口里喷出来,溅落一地,散发着呕人的异味!

这情形,便是那几名医者亦都面sè大变,连连后退。

“朱大夫,这到底是怎么了?!”

“金老爷,大少爷这恐是疫症啊!”

“疫症,怎么会是疫症!!?”金盛田面sè大变。

限于时代,疫症并没有未来的医学分的那么清楚,但是他却知道,这样病症不但会死人,最重要的是会传染的。

“金老爷,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大少爷现在这个样子,显然是疫毒已深,当务之急是看看贵府之中还有没有其他人沾染了此症啊!!”

朱大夫面sè苍白,这里,他是一刻也不愿意呆下去了,不但是他,其他几名大夫显然也是这个打算的。

纷纷告辞。

金盛田有心要留下他们,但是细想想,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便让他奉上诊金,请他们出府。

“老爷,现在,现在怎么办啊?!”

金烈的母亲听说是疫症,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望着金盛田。

“还能怎么办,你们都先出去!”金盛田挥了挥手道,“都离开这里!”

“可是……!”

金夫人还待再说什么,却见金盛田面sè一沉,冲着他怒声道,“怎么,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一句话吓的金夫人面sè一白,不敢多言,带着一群人匆匆的离去了。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原本嘈杂的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只余下金烈在那里不断的咳着。

金盛田轻吸一口气,周身气流转动,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这才走上前去,将金烈的身体扶了起来,拍着他的背道,“烈儿,告诉爹,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爹,我,咳,咳,咳……!”

金烈看到金盛田,眼中一亮,可惜,一句话都无法说出口,便被一连串的咳嗽声打断了。

“你不要说话,让我看看!”

金盛田拍了拍他的背后,伸出手来,搭了搭他的脉,顷刻之后,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扶在他背后的那一手,并指如剑,点中了他背后的大穴之上。

一道浑厚无比的真气透入金烈的体内。

“呵!!”

金烈猛烈的咳声骤然之间便是一断,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下一刻,他再次弯下了腰,身体探出了床头,又是一阵剧烈无比的咳声,这一次,连同暗红sè的血块咳出来的还有大量的内脏碎片。

“该死!”

金盛田面sè彻底的yīn沉了下去,左手在他的背上连拍数下,点了他数道大穴,金烈身子一软,慢慢的趴在了床沿。

“唉!!”

金盛田看着已经昏迷的金烈,叹息了一声,小心的将他扶到床上躺下,又招呼人进来,将一片狼藉的卧室拾掇了一番,这才yīn沉着脸离开了。

“老爷,烈儿他……!”

走出了小院,金夫人一脸担忧的走了过,小心的问道。

金盛田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怔怔的看着金夫人,过了一会儿,方才叹息道,“让人准备后事吧!”

让人准备后事吧!

金夫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整个人都懵在了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直到金盛田离开了小院,身后方才传来那撕心裂肺一般的哭声。

“老爷,大少爷他……”

金盛田yīn沉着脸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黑暗之中,一个人影走了出来,面sè同样深沉。

“给我查一查府里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不管是什么异常,都立刻给你报过来,另外,查一查大少爷最近都去了哪些地方,这些地方,是不是有什么疫症发生,要快!”

“是,老爷!”

那人仿佛感受到了金盛田语气之中的焦虑,点了一下头,身形如飘忽而出,很快便消失无影无踪。

“疫症,哼,疫症,我就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发什么疫症!”

的确,即使真的是疫症,这事儿也太过凑巧了!

自己的儿子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底细,但是从小到大,他在暗中不知道用了多少灵药培养,在他们的身上也不知道花了多少的心思。

不说什么百病不侵,但是普通的疫症根本就不可能影响到他们。

更何况现在的时间点不对,根本就不是发疫的时间。

疫症这个东西,如此的凶猛,而且还很有可能有传染性,他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可是在此之前,他的确是没有听到天津有什么地方发了疫,出了事情,更没有听说这疫症会来的如此的凶猛,根本就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他刚才也了解过,金烈从发病到现在的状态,不要说是一天,连一个时辰都不到,一个时辰的时候,便让金烈陷于不治之地,这绝不是普通的疫症,甚至根本就不是疫症,而是——毒!

是的,很有可能是毒,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种发病的速度,只是这种毒发作的时候,与疫症十分相似罢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投的毒,为什么会向金烈投毒呢?

这一次的投毒是针对他个人呢?还是针对整个金家,甚至是针对自己呢?

他不敢大意,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喜福会是有着强大的实力,但却也没有到天下无敌的地步。

既然不是天下无敌,那么就需要注意敌人的动向。

喜福会的敌人很多,最近他招惹的最麻烦的敌人显然就是陈七。

可是他并不认为这事儿与陈七有关系,因为事情太过诡异了,陈七与喜福会只是初接触,根本就不可能查的这么深,能够查到他金盛田的身上。

既然不是陈七,那就是其他人了,那些都是老朋友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个老朋友和他开了这样一个不好玩的玩笑!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毒死阿烈终究不是目的,我倒要看看,你接下来的步骤是什么,千万不要让我抓到你!”

想到自己儿子现在的惨壮,金盛田不禁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个幕后之后扯出来撕碎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漫威的我大清时代(二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