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四章最深的白

第十四章最深的白

是大还是小?

这问的不是骰盅里的点数,也不是问火锅的份量。

禅子看着雪原深处,神情忽然变得轻松了些,说道:“来的应该是小的。”

刀圣的声音再次响起,明显也放松了很多,说道:“那你去吧。”

禅子抬起赤足在门槛上蹭了蹭泥,低着头说道:“为啥?”

刀圣说道:“大的我来,小的你去,你来的时候不是就说好了吗?”

禅子抬起头来,慢慢把僧袖卷至臂弯处,说道:“我年龄虽小,算上前世却又比你大很多了。”

刀圣没有理他,意思很清楚,就你那个小碗般的拳头,好意思说大?

钟声从庙里传出,穿过白城,在雪原边缘荡,人族修行者以最快的速度向后方退去。

那道最凌厉的剑光最后才从天空里消失。

白城外的营地里只剩下来不及撤离的伤员,还有来自果成寺、宝通禅院等地的医僧。

禅子踏空而起,赤足落下的地方平空出生一朵莲花。

朵朵莲花向雪原深处而去,随寒风渐淡。

数息间,他已经来到数十里外的雪原上空。

狂暴的风雪渐渐平静,视野变得清楚很多,地震让群山里的积雪剥离落下,露出黑sè的山体,在天空里看着异常醒目,就像是白砂糖里的红豆包。

雪原黑山之间,到处都是各种雪国妖兽的尸体。

那些妖兽的血不是红sè,涂在雪原里,看着就像是孩童随意涂抹的sè块,但浓郁的血腥味还是冲天而起。

在那些妖兽的尸体四周,更是散布着难以计数的甲虫尸体,就像是冰晶一般。

禅子站在莲云上,揉了揉鼻子。

这些并非前次兽潮留下的尸体,而就是这次地震带来的后果。

雪国女王与她孩子之间的战争真是恐怖到了极点,对这些雪原上的生命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禅子甚至在更远处看到了数十具人形雪怪的尸体。

人族修行者对雪国的了解已经颇多,知道这种人形雪怪的战斗力非常可怕,实力等同于修行宗派里的长老级人物。但这种雪怪很少会在雪原边缘出现,除了数百年前的大兽潮,便再也没有人见过。

根据前代修行强者的观察,这种人形雪怪应该是女王陛下的近侍或者说亲兵,生活在北方两万里外的蓝冰川一带。结果今天居然出现在雪原边缘,然后悄无声息死去,这是选择错了阵营被女王诛杀,还是说他们是追杀公主的朝廷高手?

在小庙里禅子清楚地感觉到那道可怕的气息,驾莲云来此后,却发现那道气息消失了。

他闭上眼睛,稚嫩的脸上忽然生出几道浅浅的皱纹。

莲云散出数十道极细的丝线,向着天空与地面飘去。

那些细丝带着玄妙难言的意味,虚实难言。

这便是果成寺的无上禅法两心通。

两心通修至极处,如果站在近处,可以知晓对方的思想,就像读心术那般神妙。

就算不知道对方是谁,在哪里,也可以通过这种禅法感应对方的大概位置,了解对方的大概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禅子睁开眼睛,喃喃道:“恶龙也不食子,女王下手也太狠了吧。”

冰雪女王是一种高阶、却与人类截然不同的生命,与各宗派里那些来自远古的神兽也完全不同。人类对其的了解很少,但只知道她不会yīn谋诡计,因为作为北方大陆的统治者、举世无敌的至强者,她不需要做这些事情。

禅子感觉到那个小家伙藏身在如山般的雪虫尸体里,确实有些意外。

小家伙受伤非常重,源自生命本能的恐惧竟让它学会了隐匿气息。

看起来,在这场雪国王位之争里,败者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小家伙会不惜一切代价逃离雪原。

就算因为气温的原因它无法到太南的地方,人族也无法承受,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它留在雪原里。

莲云骤然散开,禅子像块石头般从天空里落了下来,落在了雪原上。

厚厚的积雪与雪层表面的甲虫尸体被震得粉碎,如白烟般四处飘散。

禅子赤足踩霜雪,手指那些白烟中的一缕,舌绽如雷,喝道:“定!”

那道白烟骤然一滞,隐约现出模样,那是一道白sè的身影。

雪原里到处都是白sè,那道身影也是白sè,之所以能被区分出来,是因为它的白更加纯粹,更加深厚,明明洁白无暇,却像是最深的夜晚一般,非常醒目。

只是片刻时间,那道白sè身影便摆脱了禅子意念的速缚,重新变作一道白烟,向着东南方向逃遁。

远方那些站在飞剑上与法宝上的人族修行者,看着雪原里的画面沉默不语,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女王的孩子?

由一茅斋主持的阵法已经启动,绵延两千余里的北国城墙上符文散出强大的气息。

朝廷的神卫军与风刀教众各自守着一截城墙,指挥使与风刀教主两大强者凌空而起,警惕地盯着那道白烟。

方景天来到虚境之上,脚踏仙剑,注视着下方的动静,随时准备出剑。

按照禅子与刀圣的判断,他不是这道白烟的对手,但很明显,对方现在受了重伤,这种机会自然要抓住。

在更遥远的东方天空里,有一道强大而宁静的气息隐而不发,应该是中州派掌门谈真人在亲自坐镇。

雪国是人族最大的威胁。

哪怕今日出现的并非那位不可战胜的女王,只是她的孩子,人族依然需要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人类世界与雪国的疆域相接之处,至少有数万里之长,但奇怪的是,无数年来兽潮南下始终经由白城周遭的雪原山谷。如果说西南方向是冷山荒原,地底火脉太多,与雪国生命天生相克,那为什么它们不从东边走?

这是一直困扰人类的问题,却始终寻找不到答案,不过对人类来说,这是很幸运的事情。

他们只需要把白城守好。

那道白烟没有退雪原深处的意思,试图从东南方向突破人类的防御线,离开雪原。

很明显,它宁愿冒着极大风险面对人族强者的集体攻击,也不愿意去面对自己的母亲。

禅子沉默不语,右腿向后踢到左腿弯上,跌坐于地。

地上满是霜雪与雪甲虫的尸体。

那些尸体没有血水的颜sè,却有刺鼻的血腥味,还有无比浓郁的死亡的味道。

禅子闭着眼睛坐在尸堆里,却没有半点魔性,如真佛一般。

他的双手在身前如莲花般绽放,须臾间在风雪里结下十三道手印。

一道圆形光镜在他的身后出现,镜面上显现出无数经文,金光闪闪,禅意深远,慈悲却又肃杀。

人族营地里的修行者与神卫军都已经撤离,只有那些重伤员与医僧留了下来。

两百余名果成寺的医僧走出营地,在雪地里盘膝坐下,开始诵念经文。

“愿我之母,永脱地狱,毕十三岁,更无重罪,及历恶道。”

“十方诸佛慈哀愍我,听我为母所发广大誓愿。”

“若得我母永离三途及斯下贱,乃至女人之身永劫不受者。”

“愿我母自今日后,对清净莲华目如来像前,却后百千万亿劫中,应有世界,成正等正觉。”(注)

经文飘荡在雪原边缘。

无数仿佛真实的文字闪着金光飘微向天空里,组成一道光镜。

这道光镜与禅子身后的透明光镜看一模一样,只是大了至少千倍,竟似要遮住半个天空。

而且这道光镜不是透明的,其sè深沉至极,其质仿佛大地。

禅子睁开眼睛,眼神肃杀,喝道:“摄!”

天空里巨大的光镜缓缓流转起来,镜上的经文散出无数道金光,被无形力量凝聚成了一道光束,射向雪原。

那道光束不偏不倚落在禅子身后的透明光镜上,然后穿透而过,改变了方向,同时增强了无数倍威力。

那道光束随着禅子的视线落下,正中那道白烟!

轰的一声巨响!

那道白烟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啸,散作满天飞雪,被狂风一卷,向着雪原深处退去。

一座黑sè石山垮塌大半,雪原震动不安,天空里密云翻滚。

那两百余名盘膝坐在地上的医僧,再也保持不住姿式,纷纷跌倒。

满天风雪落在禅子身上。

他没有理会,就这样从雪原里走了来。

随着他的脚步,那些雪花从僧衣上落下。

有一片雪的颜sè很深。

不是染了灰。

是深白。

(注:果成寺医僧们颂的经,用的是地藏经里的一段,改删了一部分,感觉用在女王这对母女身上,特别有意思。另外昨天把简若云写成简若水了,被嘲笑是不是没有忘记简水儿,前几天把平咏佳写成平泳佳了,还有些错的地方,就像那天说的,最近实在是苦累,过些天有时间了就修改,今天平安夜,不管过不过节,都祝大家平平安安,开开心心。我很喜欢即将走出雪原的她,不是那种喜欢,而是非常想写一个以前没写过的形象,希望能写出来,写不出来也别怪我。)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最深的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