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五十四章 避其锋芒

第四百五十四章 避其锋芒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吸引了王郎军的主力,自己好不容易兵抵邯郸,谢躬实在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攻打邯郸。但强攻的话,还真打不下来,谢躬只能率军守在邯郸旁边,寻找机会。

谢躬部驻扎在邯郸城外,这让邯郸城内的十万大军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死守在城内,与城外的谢躬耗下去。

邯郸城的王郎军不能增援巨鹿城那边,这给刘秀部带来极大的便利。在刘秀的坚持下,十二万众的大军绕过巨鹿城,而后一路南下,直扑广平城。

广平郡算是冀州最小的一个郡,不仅占地面积小,人口也并不多,不过广平郡境内水域丰富,堪称冀州的产粮重地。

刘秀军出其不意地绕过巨鹿城,直奔广平城而来,这让广平郡郡府大吃一惊。

太守姚沛原本打算死守广平城,可是当刘秀的大军抵达城外,姚沛带着郡府的官员们,登上城门楼,举目向外一瞧,顿时间失去了斗志。

只见城外,刘秀的兵马实在太多了,放眼望去,城外几乎看不到别的了,全都是人。

旗帜招展,竖立如林,一块块的方阵,铺天盖地,无边无沿,其中还穿插着一支支的马队,在阵营当中来回穿梭。

见到刘秀军这番阵势,姚沛心凉半截,再没剩下一丝一毫的斗志。主战的姚沛都尚且如此,其他那些主降的官员们,其心情也就可想而知。

众官员们纷纷向姚沛拱手说道:“大人,汉军来势汹汹,且兵马众多,以城内的这点兵马,又如何能独守这偌大的广平城?”

广平郡夹在邯郸和巨鹿之间,不仅粮食被征个精光,兵力也快被征光了,现在整个广平城内,上上下下,算上衙役,只勉强能凑足一千守军。

单凭这一千人,想抵挡刘秀的十多万大军,无异于天方夜谭,真交上手,刘秀军只需一走一过,便足以将广平城踏为平地。姚沛现在也没底气了,他环视周围的众人,见四周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在充满着期盼地看着自己,姚沛暗暗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也罢!既然力敌必败,不如……不如就降

了吧!”

听闻这话,在场的众人无不是如释重负,广平郡功曹陈熙急忙拱手说道:“大人英明!下官听闻,大司马所过之城镇,只要肯献城投降,大司马一律既往不咎。”

姚沛当然也有听说此事,这也是他愿意投降刘秀的主要原因之一。他没有再多说什么,下令道:“传令下去,打开城门!”说着话,他带头向城下走去。

刘秀这边,都没来得及派人去城前劝降,只是在城外拉开了架势,便把城内的太守姚沛,吓得献城投降。

看到前方的城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好多官员,刘秀对周围众人一笑,说道:“这位广平太守,还算是个识趣之人!”

刘秀身边的众将此时都笑不太出来,很简单,目前他们的后勤补给已经被切断。

这没办法,绕过巨鹿城,就意味着本方的补给必然要中断,接下来,这十二万大军的口粮,将会成为己方最为头痛的问题。

刘秀催马向前走去,周围的众将齐齐跟随,护在刘秀的左右。众人骑着马,来到广平郡郡府官员面前,刘秀率先开口说道:“在下刘秀,哪位是姚太守?”

姚沛身子一震,急忙屈膝跪地,向前叩首,颤声说道:“下官广平太守姚沛,叩见大司马!”

与此同时,姚沛周围的官员们也都齐齐跪地,异口同声道:“下官叩见大司马!”

刘秀低下头,看了看姚沛以及其它众人,嘴角扬起,问道:“姚太守为何现在才来献城?可是想过据城坚守,阻击我部?”

姚沛脸sè顿变,连连叩首,说道:“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刘秀摆了摆手,说道:“行了,姚太守起来说话!诸位也都起身吧!”

“谢大司马!谢大司马恕罪之恩!”姚沛又磕了个头,才颤巍巍地从地上站起。刚刚刘秀的一句质问,惊出他一身的冷汗。

刘秀回头,看向铫期。后者会意,向前一挥手。他身后的探子们纷纷催马,数十骑一窝蜂地冲入广平城内。

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两军交战之际,不是对方说投降了,就真的投降了,刘秀这边也要提防城内设有伏兵。

数十名探子进入广平城内,过了接近半个时辰的时间,纷纷从城内跑了出来,见到铫期后,纷纷摇头,表示城内并无伏兵。

得到探子们的确认,刘秀这才下令,前军进城,中军和后军于城外扎营。邓禹翻身下马,快步走到姚沛身边,拱手说道:“姚太守,在下前将军邓禹。”

“哎呀,原来是邓将军,失敬、失敬!”邓禹可算是刘秀军中的二号人物,可不是姚沛能得罪的起的,他急忙拱手还礼。

“请问姚太守,城内可有囤积之粮草?”这是邓禹现在最为关心的问题。

听闻他的问话,姚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怔了片刻,呆呆地摇摇头,说道:“邓将军,广平城内的屯粮,现只有百余石,其余的粮食,皆已被征调到邯郸。”

邓禹暗暗皱眉,问道:“那么,姚太守可知,广平郡境内,哪里还有屯粮?”

姚沛苦笑,摇了摇头,说道:“全郡的粮食,都已被天……被王郎征收光了,下官听说,就连身在巨鹿城的二十万大军,屯粮都不多,只勉强够半月所需。”

听闻这话,走在前面的刘秀勒停了战马,扭转回头,问道:“只够半月所需?难道王郎认为,这场战事,只会打半个月?”

姚沛欠身说道:“回禀大司马,王郎的意思是,等到前方将士的粮草不够了,再从邯郸运送过去,如此……”

他话没说完,刘秀接话道:“如此可以确保,前方将士不会发生哗变。王郎把二十万大军交到李育和张参的手里,实则,还是不信任他二人啊!”

王郎的皇位得来的太容易了,更确切的说,是他的根基太单薄了,坐到至高无上的皇位后,对谁都不放心,即便是对李育和张参这样的心腹重臣,都要留一手。

姚沛躬了躬身子,没敢多言。

刘秀哼笑出声,幽幽说道:“王郎是奇人,河北是奇地。”

只有河北这个神奇的地方,才能造就出王郎这个神奇的‘天子’。一个江湖术士,单凭一张嘴,竟然骗到了皇位,而且还有那么多的郡县归顺臣服,匪夷所思。

进入广平城内,刘秀按照惯例,在城内巡视了一番。

和己方探子打探到的情况差不多,即便是广平郡的郡城,城内都见不到几个人,十室九空。

现在还留在城内的,大多都是老弱妇孺。整座城邑,死气沉沉,如同一座死城。

刘秀在城内转了一圈,找了一间较大的空宅子,作为今晚的过夜之地。刘秀走到大堂,看到墙壁上挂了不少的字画,他走到一副字前,忍不住定睛细看。

这副字的内容倒是没什么,类似于童谣,‘师猛虎,石敢当,所不侵,龙未央。’

不过这几个字写的着实漂亮,龙飞凤舞,刚劲有力,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刘秀心中暗叹一声好字,看下面的落款,他眼睛顿是一亮,落款处写的是史游,急就篇。

史游可是元帝时期大名鼎鼎的书法家,他虽然官不大,只是个县令,但以一手好字名扬天下。以前刘秀还真没见过史游的真迹,不知道这幅字是真是假。

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着字画的绢布。

这时候,有一人走入大堂,看到刘秀正两眼放光地看着墙上的字画,他躬身施礼,毕恭毕敬地说道:“下官郡功曹陈熙,拜见大司马!”

刘秀回神,转头看了一眼陈熙,摆手说道:“陈功曹不必多礼。”

“谢大司马!”陈熙应了一声,而后向前了两步,小声说道:“下官来见大司马,是有一事禀报。”

“哦?何事?”“大司马有所不知,广平太守姚沛,并非真心归顺。此前,他一直主张据城坚守,抵御大司马的大军,下官屡次劝说,晓以大义,却屡次遭姚沛训斥,今日大司马率兵抵达

广平城,姚沛摄于大司马之军威,才不得不献城投降。下官叩请大司马,务必提防此人!”说着话,陈熙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脑门顶在地上,一动不动。

手握兵权,也就等于掌握了很多人的生杀大权,这时候,便会有各种各样、形形sèsè的人出现。有刚正不阿者,有心怀叵测者,有正言直谏者,亦有谗言陷诟者。

要如何分辨这些人,既考验掌权者的智商,也考验掌权者的情商。

听了陈熙的话,刘秀眯了眯眼睛,沉吟片刻,他说道:“我知道了,陈功曹起来说话。”

“是!大司马!”陈熙应了一声,继续说道:“下官所言,句句属实,大司马可随时派人去查证。”

“嗯。”见刘秀态度不冷不热的点下头,陈熙目光一转,看向旁边墙壁的字画。

看清楚字画下面的落款,他心中顿是一动,含笑问道:“大司马可是喜欢史游先生的字?”

刘秀有感而发道:“史游先生的字,纵任奔放,又不失洒脱飘逸,见字如见人,令人神往啊!”

陈熙急忙抚掌赞叹道:“大司马之言,可谓是入木三分,也道出了史游先生字法之精髓!”

刘秀笑问道:“陈功曹也喜欢史游先生的字?”

“下官虽谈不上有多喜欢,但家中倒也收藏了几幅史游先生的真迹。”

说着话,陈熙又特意向墙上的字画瞥了一眼,正sè说道:“史游先生的真迹,绝非这类仿体能比!”原来这幅字是假的!但即便是假的,字也写得着实漂亮。还没等刘秀说话,陈熙立刻继续道:“若大司马喜欢,下官这就回府去取来!”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四章 避其锋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