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于心不忍

第四百五十八章 于心不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吴汉拿着一条浸湿的汗巾,边擦着脖颈上的尘土和汗渍,边气呼呼地说道:“下回再让我遇到谢躬这小人,我亲手拧断他的脖子!”

邓禹说道:“主公,谢躬是打算坐山观虎斗,想让我军和王郎军拼个两败俱伤,他再坐收渔人之利。”

刘秀当然也能猜到谢躬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谢躬这个人,既有心计,又有能力,只是很可惜,他一心忠于刘玄,不能为自己所用。

他没有就谢躬之事再多说什么,即便谢躬不来相助,他也可以率领部下们独自消灭对面的王郎军主力,只是己方这边也会付出不小的伤亡。

寇恂话锋一转,幽幽说道:“经过今日之战,李育和张参只怕不敢再轻易出营应战了!”

朱祐皱着眉头接话道:“倘若李育和张参龟缩在大营里,避而不战,我军若想强攻下敌营,亦非易事。”

现在己方这边的可战之军还有十万,但王郎军主力也尚在,仍有十多万人,以十万强攻十数万大军的营盘,当然是不太好打。

刘秀闻言乐了,反问道:“我们为什么要去主动进攻王郎军?”

朱祐一怔,刚要说话,邓禹解释道:“主公的意思是,只要我军继续向邯郸进发,王郎军自然不会再龟缩营内,只能出营一战。”

听完邓禹的解释,朱祐恍然大悟。邓禹看向刘秀,面sè凝重地说道:“主公,我军的粮草可不多了。”

“还够几日食用?”刘秀问道。

邓禹正sè说道:“最好还能维持三日。”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脸sè同是一变。军中的粮草竟然只够吃三天的了!三天之内,己方能打得下邯郸吗?

还有,主公以前不是说有办法解决粮草问题吗?可是主公所说的粮草在哪呢?

人们眼巴巴地看着刘秀,后者低着头,沉思了一会,说道:“明日一早,我军起程,继续向邯郸行进!”

寇恂小心翼翼地说道:“主公,我军起程,就是逼着王郎军出战,今日一战,我军伤亡不小,全军将士,皆已疲惫不堪!”

刘秀说道:“我军的伤亡大,王郎军的伤亡更大,我军将士疲惫,王郎军将士更加疲惫!两军交战,讲的就是一鼓作气,反之,再而衰,三而竭。”

寇恂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众人把接下来的战事又做了一番商议,而后在刘秀的示意下,纷纷离去。

经过一天的鏖战,刘秀虽没有亲自上战场,与敌军交手,但他的神经也始终处于高度紧绷状态,现在松弛下来,人亦是身心俱疲。

他回到自己的营帐里,刚进来,郭圣通便迎上前来,关切地问道:“阿秀,今日战事如何?”

刘秀向郭圣通一笑,解下背后的大氅,递给郭圣通,说道:“很顺利,初战告捷!”

郭圣通接过大氅,搭在衣架上,然后又帮着刘秀把他身上的甲胄一一解下来。她说道:“我听说,原本答应前来援助的谢尚书,并没有来。”

刘秀淡淡应了一声,语气轻快地说道:“他来了,是锦上添花,他不来,对于我军而言,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夫人不必为此担心。”

听闻这话,郭圣通紧张的情绪松缓了不少。帮着刘秀把甲胄全部接下,又令自己的侍女准备一桶热水。刘秀脱下身上的衣服,泡在浴桶里,舒适地闭上眼睛。

郭圣通拿着手巾,帮他擦着后背,说道:“阿秀,军中的粮草是不是不多了?”

刘秀依旧闭着眼睛,问道:“听谁说的?”

“丫鬟有听到兵卒的闲聊,说以前在真定,都是一天三顿饱饭,现在却成了一天两顿,而且还每顿都吃不饱。”郭圣通小声说道。

“我军后续的粮草,也应该就快运到了。”刘秀昏昏欲睡地小声嘀咕道。

郭圣通说道:“阿秀,以后我也一日两餐。”刘秀睁开眼睛,坐直身形,回头看向郭圣通。看着刘秀赤裸的身子,郭圣通小脸通红,小声说道:“妾是阿秀的夫人,更应以身作则,与将士们同甘苦、共患难。何况将士

们在前方征战沙场,出生入死,尚且每日只吃两顿,妾身在营中,无惊无险,在吃穿用度上,更应与将士们一样。”

听闻这话,刘秀既感惊讶,又颇受感动。

自己为了与刘杨联姻,草草娶回的这位妻子,还真的是温柔贤惠。虽说出身于王府,但身上没有一丁点娇娇小姐的脾气,反而非常能吃苦。

军中的生活十分艰苦,要什么没什么,可郭圣通能坚持下来,这本身就很不容易。刘秀握住郭圣通的柔荑,感叹道:“夫人如此,夫复何求啊。”

因为军中粮草紧张,连刘秀的夫人郭圣通都把每日三餐降为了每日两餐,这件事很快也在军中传开了。

原本心中还有怨言的将士们,在知道此事后,无不深受感动,不仅心中的怨言一扫而光,同时对郭圣通的印象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以前,郭圣通在他们的心目当中,就是主公的夫人,可望而不可及,现在,他们对郭圣通多了几分亲近,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也多了几分敬佩之情。

可以说郭圣通做的这件事,手段非常之高明,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实则并不然。

郭圣通的做法,既帮到了自己的夫君,同时也让她在刘秀部下中赢得了极高的威望。

日后郭圣通与yīn丽华之争,刘秀的部下有那么多人支持郭圣通,人心所向就是从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当中,一点一滴累积出来的。

翌日,一早,刘秀军开始起营拔寨。

许汐泠身边的丫鬟小梅,边帮着她收拾东西,装上马车,边小声说道:“小姐,婢子听说,夫人决定,把每日三餐降为每日两餐。”

“哦?”许汐泠一怔,对此颇有些惊讶。“现在此事已经传开了,许多将士都在私下里讨论,夸赞夫人闲德,与大司马一样,能与大家共甘苦,共患难。他们还说,大司马能娶到夫人,既是大司马的福气,也是将

士们的福气!”

许汐泠听后,秀眉紧锁,幽幽说道:“我还真是小瞧了她!”

以前,在她看来,郭圣通只是个孤女,说是王府出身,实则只是寄人篱下罢了。主公之所以与她成亲,只不过是一场政治联姻罢了,对她没什么感情。

可现在来看,郭圣通远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个女人,可比yīn丽华有心计得多,城府也深得多。

想到这里,许汐泠忍不住暗暗叹口气,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刚远离了yīn丽华,现在又多了个郭圣通。

刘秀军离开易阳一带,直奔邯郸方向行进,这果然把王郎军从大营里逼了出来。

经过昨日一战,王郎军伤亡了六万余众,关键是,这里面还有两万余众的精锐将士,此战过后,王郎军的士气已然跌落进谷底,实在不适合继续出战。

但刘秀军根本不给他们恢复的时间,第二天便开始向邯郸进发,迫于无奈,李育和张参只能硬着头皮,率军出战,阻击刘秀军的推进。

这次双方交战的战场位于易阳和邯郸的中间。双方的这第二场交锋,没有首日交战那么惨烈,双方前前后后只打了两个时辰,便以王郎军的主动败退而告终。

随着王郎军一退,刘秀军没有原地停留休息,继续向南进发。一天后,以刘秀为首的大军兵抵邯郸。

刘秀军刚到邯郸,谢躬便亲自来到军营,拜访刘秀。见面之后,谢躬还特意向刘秀解释了一番,自己为何没有率军到易阳相助。

听着谢躬漏洞百出的解释,刘秀既不与他争辩,也没有任何的责怪,只是不动声sè的与谢躬虚与委蛇。

把谢躬打发走后,吴汉等将纷纷不平地说道:“主公真应该现在就杀了此贼!”

刘秀摇头笑了笑。现在他在名义上还是刘玄的臣子,而谢躬更是刘玄身边的心腹重臣。司隶校尉杀了尚书令,这如何向天下人解释?

他若真这么做了,估计刘玄做梦都会笑醒,因为他是把自己陷入万夫所指的境地。刘秀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更不会去做这样的蠢事。

邓禹说道:“主公应该向谢躬提出,借些粮草。”

刘秀幽幽说道:“首先,谢躬军中所剩的粮草也应该不会太多,其次,就算谢躬手里有粮,仲华,你认为他会借给我们吗?”

以谢躬的所作所为,他应该更乐于见到己方将士全部饿死才对。

邓禹扶额,重重地叹息一声,自己也是急糊涂了,竟然想到去向谢躬借粮。粮草问题,现在已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也是己方所面临的最大危机。

毫不夸张的说,对于目前的刘秀军而言,粮草不足的威胁,已经远远超过了王郎军的威胁。

谢躬离开刘秀军的大营,回到本方的营地,他立刻钻进自己的营帐里。

秦子婳正等着他呢,见他回来,开口问的第一句话便是:“夫君此行,是否看出武信侯的粮草已有不足?”

她研究过刘秀军的行军路线,绕过巨鹿城,的确可以避开艰难的攻坚战,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后勤补给被断。

从刘秀军绕过巨鹿城,到现在,时间已经不算短了,就算军中带了足够多的粮草,现在也应该消耗得差不多了。谢躬看了秦子婳一眼,坐了下来,眉头紧锁地说道:“我没有机会去看武信侯军营里的屯粮,不过,看营中的将士们,多为面黄肌瘦,且我留到晌午,武信侯也未挽留我用

膳。”

秦子婳眼睛顿是一亮,笑道:“武信侯的军中,果然已是粮草不足!”

谢躬看向自己的夫人,轻叹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夫人,我军中的粮草,可以分出一部分送于武信侯!”

秦子婳诧异地看着谢躬,说道:“夫君,眼下可是消耗武信侯实力的最佳机会,夫君且不可生出妇人之仁!”

谢躬苦笑。他是不喜欢刘秀这个人,也认为刘秀是对陛下最大的威胁,但到了刘秀军的大营里,看到那么多饥肠辘辘的将士们,他实在是于心不忍。这可是十万人啊!而且都是击杀王郎反贼的有功之士!要眼睁睁看着他们都饿死不成?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八章 于心不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