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七章井九的觉悟

第十七章井九的觉悟

井九没有驭剑,不是因为习惯,而是出于安全考虑。

作为一名保守主义者,刚从地底出来便遇着三名玄yīn教徒,总要先弄清楚冷山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方有座随地势而起的孤山,他走了上去。

山势越高,地面的野草颜sè越淡,由黄而白,就像是雪一般。

来到孤山最高处,他坐了下来,身前便是断崖,崖下还是荒原。

宇宙锋从他手里离开,切割下那些霜草,堆到他的身上与地面,然后悄无声息钻进草屑里。

井九收敛气息,便成了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就算有人从他身前走过,都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他望向崖前的荒原,在近处很难发现的青草,如果隔得远了,反而会变成零星的绿sè。

他这才想起来,原来已经到了初春。

初春是万物生发的美好日子,也是青山承剑大会召开的日子。

那个少年能在剑峰上爬这么高,看到自己与赵腊月后慌张的神情那般自然,抱着头滚下山去的姿式那般熟练,确实是个可造之材,也不知道顾清把这件事情办妥没有。

他这是在向师兄学习,避免再次迎来前世那种无奈的结局。

多些徒弟与帮手总是好的,比如方景天、鸡与尸狗、比如渡海僧、玄yīn子还有刚与他见面的冥师。

所以他才会在那个小山村里收了柳十岁,接着便是赵腊月、顾清、元曲,还有现在那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少年。

当然,如果自己收的徒弟里出现柳词与元骑鲸这样的角sè,那可能会带来更多麻烦。

此次与冥师见面没有达成协议,看起来似乎也没有说服对方的可能,但他证实了一些事情,所以心情不错。

师兄果然被他骗了。

冥师知道他是井九,却不知道、或者不认为他是景阳。

不然当他说出那句话时,冥师应该笑才对。

“我很擅长说服他的弟子背叛他。”

这句话他想了很长时间才想出来,应该很有趣吧。

冥师是他的三弟子,为何没有什么反应?

以他的了解,师兄是一个很有趣、而且追求有趣的人,师兄教出来的弟子自然也应该如此。冥师没有反应,说明他根本不相信井九就是景阳这句话既然不是当事者说出来的,自然无趣,只会显得荒唐,令人无语。

好吧,元骑鲸可能是个例外。

井九发现自己的判断并非完全可靠,逻辑上有漏洞,不禁有些遗憾,心想青山后应该找时间去上德峰,把这句话说给元骑鲸听听,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想这些事情的同时,他已经把崖下的荒原看了一遍。

数百里方圆的荒原上那些偶尔挺直身体的野草、那些依然没有解冻痕迹的冰溪,都没能逃过他的剑目。

那些玄yīn教徒自然也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三百二十二人。

隔得有些远,他无法无法判断那些玄yīn教徒的境界实力,只能从衣饰上判断,至少有十余名长老级别的人物。

那些玄yīn教徒三人一组,每组之间隔着固定的距离,看着就像是棋盘上的棋子,已经封死了把这片荒原,确保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走,就算那人能像井九一样瞬间杀死三名玄yīn教徒,也很难冲破这张大网。

井九的视线随着那些玄yīn教徒的分布趋势向着西北方向移动,落在了千里之外的某个地方。

那里有座红sè的峡谷,里面充满了火脉的燥气,即便隔着这么远,也能感觉到凶险,正是玄yīn教的总坛。

几年前井九带顾清去西海的时候,曾经从这里的天空里路过。

那天夜里,他亲目目睹了烈阳幡的威力,同时感受到了一道充满杀意的视线。

他知道那道视线来自何人。

那个小瘸子因为义父施丰臣的缘故,对他与赵腊月怀着极度的杀意。

当时井九对顾清说,如果有机会自己会杀了此人。

他看了眼自己的右手。

身体被炽热高温的地火岩浆浸泡了这么长时间,确实有些好处,比如柔软了很多,可以极方便地进行塑形。

从形状来看,他的右手和左手已经没有任何区别。

但这也会带来一些坏处,还是与柔软相关。

柔能克刚,却不能替代刚的某些功能。

他的右手已经复原很多,足够锋利,但离绝对境界还差了一点。

那一点是肉眼都看不到的,甚至是感知不到的,说得再玄妙一点,甚至可能并非是真实的存在。

即便是妖骨都无法磨掉这一点。

井九再次望向千里外的那道红sè峡谷。

那只火鲤应该便是被烈阳幡所伤。

烈阳幡不愧是邪道魔物,威力确实可怕。

就算他的右手复原了,难道就能杀死手持此幡的王小明?

他再次发现了青山宗的一个弱点。

青山痴心修剑,不屑于或者说不习惯使用法宝。

这种习惯延续了数万年,形成了某种奇怪的现状,那就是青山宗居然没有什么法宝。

当然,青山九峰的剑法如果修至极处,甚至能演化出道法或法宝一般的威能。

可终究不是真正的法宝。

一名普通的中州派弟子,如果拿着万里玺便等于多一条命,比如洛淮南。

一名普通的玄yīn教弟子掌握了烈阳幡便拥有了通天境的威能,比如王小明。

可是一名普通的青山弟子就算拿着三尺剑又有什么用?

元曲就能去西海把那只飞鲸切成三千块?

剑随人起。

井九摇了摇头,接着生出些不解,那位小明教主已经有了烈阳幡,这又是对什么法宝上了心,竟是摆出了如此大的阵势。

那道红sè的峡谷没有感受到井九的注视,依然如平日里那样,沉默而酷热着。

玄yīn宗毕竟是有几千年历史的邪道大派,即便被青山杀过一遍,依然底蕴犹存。当初昆仑掌门何真人只敢在外远观,云台之役时,谈真人前来震慑冷山群邪,也没有落下云头,明显也是存着几分忌惮。

峡谷深处的山壁上有几处崖洞,闷热的空气穿过后,便会变得清凉很多。

前任宗主苏七歌躺在榻上,看着站在崖洞边缘的高崖,脸上流露出来一抹嘲弄的笑容,说道:“以往烈阳幡只是这座大阵的阵基,根本无法离开哪里会想到现在竟能发挥出如此可怕的威能,现在想来,你是不是有些后悔?”

高崖作为七代长老,在这道峡谷里生活了无数年,对烈阳幡自然熟悉到了极点,听着这话,脸sè不禁变得难看起来,沉声说道:“教主手持烈阳幡,可诛世间一切神,对吾教是大好事,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苏七歌微笑说道:“当初我就说过,你借他逐走苏子叶,便是与虎谋皮。教主他确实不擅yīn谋诡计,别的手段也普通,但是他永远不可能成为你的傀儡,因为他天生就是一尊真魔。”

高崖冷笑两声,说道:“这样的话你已经说过太多遍了,你究竟想做什么?”

苏子叶说道:“我还说过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总有一天,yīn影会再次降临。”

高崖知道他说的是当年那件惨事。

那时候的玄yīn宗在北方大陆横行无道,可以说是自血魔教以后最强大的邪道宗派。

当时的宗主天赋异禀,魔功盖世,自称玄yīn子,以派为名,真是嚣张到了极点。

但也就是过于嚣张,最终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青山那两位真人带着九峰强者集体北上,把玄yīn宗杀得血流成河,就连祖庭总坛都被毁了。

玄yīn子也被逼的遁入地底,永世不见天日,成了一名可怜的遁剑者。

苏七歌面无表情说道:“以派为名,与改宗称教,究竟哪件事情更嚣张一些,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烈阳幡现在越来越强大,只有我们那位年轻的教主知道驱使它的远古秘法,所以他还会变得更嚣张。”

高崖冷笑一声说道:“连沉睡里的火王都敢随意撩拨,他还准备怎么嚣张?”

苏七歌微嘲说道:“他连中州派的宝物都敢抢,又哪里会在意中州派养的灵畜?”

高崖沉默了会儿,说道:“中州派逐出童颜,竟是因为童颜偷走了青天鉴你觉得这件事情是真的?”

苏七歌说道:“我虽然不知道教主的消息来源是何处,但我相信是真的。”

高崖看着那些向峡谷外走去、增援的教中弟子,声音微沉说道:“你担心青天鉴落在教主手里,会让旧事重演?”

苏七歌说道:“青山宗我们打不过,难道中州派就能打得过?”

“如果教主真的炼化了青天鉴,吾教便等于再多一位通天战力,不管是青山还是中州,总要想想同时面对两位通天,需要付出些什么”高崖再次沉默了会儿,说道:“而且我们这些老家伙又能做些什么呢?”

苏七歌说道:“果成寺前些年出事的时候,据说有人看到了老祖。”

高崖冷笑说道:“如此荒诞不经的话,你居然也会相信?”

苏七歌说道:“是的,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相信,但后来我不得不信。”

高崖转身,看到苏七歌似笑非笑的神情,微微挑眉,接着便看到了苏七歌拿出来的一块令牌,神情剧变。

就像先前说的那样,他在玄yīn宗里生活了很多年,比苏七歌的辈份还要老,知道很多没有人知道的事情。

“难道老祖真的脱困了?”

高崖震惊至极,却没有乱了心神,盯着苏七歌的眼睛,沉声追问道:“你瘫了这么多年,被自己的儿子收拾得极惨,宗里早已没有跟随你的弟子,这东西是怎么到你手上的?”

苏七歌平静说道:“确实已经无人效忠于我,但还是有很多人依然效忠于那个孽子,每每想到这点,我便觉得自己真是很失败,同时又有些幸运。”

井九坐在孤山崖前。

浑身草屑的他,看着就像是真正的石头,只是随着天光的移动,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夜sè降临,相信那些普通的玄yīn教众再也无法发现他的踪迹,但他还是没有站起来,静静看着荒原,通过玄yīn教的阵法与人员分布,推演计算着那件法宝的位置。

他自然不可能光凭这些便算出来位置,不然玄yīn教自己早就会发现那件法宝,只是算出一个大概。

孤山崖前的石头忽然消失。

他出现在十余里外的一处草甸上。

幽冥仙剑如果用来变戏法,在人间肯定极受欢迎。

在这片草甸上他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却闻到了一道淡淡的味道。

那味道真的很淡,就像当年他在朝歌城外赵园倒进湖里的那杯酒。

按道理来说,他的五识再如何敏锐,也很难闻到这个味道,毕竟他不是尸狗。

偏偏他就闻到了这个味道,可能是因为这个味道他很熟悉的缘故。

在地底岩浆河流里,他与火鲤大王说话的时候,也曾经感觉到过类似的熟悉。

他明白了玄yīn教在找谁,不禁有些意外。

幽冥仙剑起,他从原地消失,循着淡淡的味道去往另一处山谷、另一处冰溪。

他找了很长时间,没有触动玄yīn教布下的阵法,也没有让玄yīn教的人发现。

晨光渐起时,他来到一片寻常无奇的枯死的树林里,终于发现了对方。

那是一株很常见的野草,只有两片叶子,在寒风里摇摆,仿佛随时可能落下,颜sè却是那般的青翠。

他伸手扒开野草下的泥土,触到了一样坚硬的事物。

那是一件青铜镜,镜面上刻着极细且繁复的花纹。

事实上,那些花纹其实是由无数座建筑、石桥、荒山与人的雕像组成。

只不过那些雕像非常小,不及米粒的万分之一大小,除了他根本无人能够看到真实的模样。

井九的手指在青铜镜上缓缓移动,有些感慨,或者没有。

他在那里生活了七十年还是八十年?

最开始的时候他住在楚国皇宫里,后来他住在不周山上,没去过别的地方。

那些建筑、石桥、荒山,他肯定没有见过。

但那些人他可能见过。

他敲了敲青铜镜面。

“开门。”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井九的觉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