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谁算计谁

第四百五十九章 谁算计谁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谢躬和秦子婳都判断出刘秀军的粮草已经不足,而他们的军营里,粮草则是卓卓有余。刘秀军的后勤补给被断,但谢躬军的后勤补给可一直是源源不断。

而且谢躬身为尚书令,向各地征粮的速度也快,没有哪个郡县的太守、县令敢得罪手握实权的尚书令。如果谢躬肯帮刘秀解决粮草问题,简直是易如反掌。

但是在秦子婳的劝说下,谢躬最终还是选择了袖手旁观。他是同情刘秀麾下的十万将士,但他更忌惮刘秀这个人。

刘秀军抵达邯郸的第二天,便通知谢躬,合力进攻邯郸城。秦子婳给谢躬的建议是,己方不必全力进攻,只需虚张声势,敲敲边鼓就好,主攻让刘秀军去打。

首先邯郸城内守军众多,城防坚固,强攻邯郸,自身的伤亡太大,其次,倘若真这么快的打下了邯郸城,对刘秀军也起不到消耗的效果。

秦子婳的本意还是尽可能多的消耗刘秀手下的将士。

当刘秀军和谢躬军合力进攻邯郸的时候,谢躬军果然是出人不出力,攻城的时候,雷声大,雨点小。

刘秀军这边倒是用出了全力,只是没打多久,刘秀军也被迫撤退了。并非邯郸城真的那么难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是李育和张参率领着十多万的王郎军跟了上来,担心己方的背后会遭受到敌军的偷袭,刘秀军才不得不放弃攻城,选择

退兵。

因为战斗持续的时间不长,刘秀军这边也没什么伤亡。

只是回营之后,众将们都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谢躬出人不出力,光看着己方强攻邯郸,而谢躬军却在旁摇旗呐喊。

吴汉愤愤不平地说道:“王郎军固然可恨,但谢躬比王郎军可恨十倍、百倍!”

刘秀苦笑,以谢躬的表现,己方已很难再把他当成自己人看待了。倘若有机会,谢躬没准都会在己方的背后捅一刀。

目前,刘秀军所剩下的粮草,已连一日正常的消耗都不够,军中的将士,由一日两餐也变成了一日一餐。再这么耗下去,全军将士的确有被活活饿死之危。

现在战场上的局面很有意思,也可以说很诡异。

刘秀军和谢躬军明明都是更始朝廷这一边的,但谢躬军却和王郎军抱着同一个心理,都坐等着刘秀军因为粮草不足的问题而先发生内乱。

刘植向刘秀提议,他再去谢躬军大营走一趟,无论如何,也要向谢躬先借些粮食回来。刘秀并没有劝阻刘植,点头应允。

不撞到墙上,将士们不知道有多疼,不被人家拒绝几次,将士们也不会明白刘玄和刘玄的心腹们有多恶毒。

刘植再次前往谢躬军大营。和上次一样,谢躬亲自接待了刘植,好酒好菜的款待他。看着这满桌的酒菜,刘植的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己方大营里,十多万的将士饥肠辘辘,饿得两眼冒蓝光,现在即便摆在他面前的全是山珍海味,他也提不起丝毫的胃口。

他长叹一声,对谢躬说道:“谢尚书,我军大营,粮草已有不足,希望……谢尚书能暂借我军一些粮食。”

谢躬喝了口酒,含笑问道:“刘将军,不知你部的粮食还够几天食用?”

刘植沉吟片刻,苦笑道:“实不相瞒,只够半月所需了。”

谢躬闻言,扬起眉毛,目不转睛地看着刘植。过了一会,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半月所需,足矣!有半个月的时间,你我两军,足以攻破邯郸!”

刘植吞了口唾沫,急忙改口说道:“在下……在下刚才言过其实了,我军之粮草,不足十日所需。”

“不足十日,那么省一省,也够十日之用。”

刘植暗暗皱眉,说道:“其实,是不足五日。”

谢躬摇了摇头,笑道:“刘将军似乎还是没跟我说实话啊!”

刘植将心一横,直言道:“其实军中之粮草,连今日所需都尚且不足!还望谢尚书能出手相助,解我军燃眉之急!”

谢躬也没想到刘秀军的粮食竟然已经全部用光,连维持一天的军粮都没有。

他愣了片刻,无奈地说道:“刘将军所有不知啊,我军粮草也快消耗殆尽,正等着后方运送粮食上来。”

刘植眯了眯眼睛,他低下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些酒菜,这还叫粮草消耗殆尽?

他急声说道:“谢尚书,现在你我两军身在邯郸,直面强敌,本为一家,我方有难,谢尚书真的要袖手旁观不成?”

谢躬苦笑道:“刘将军,并非我不想帮忙,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你总不能让我把麾下将士的口粮统统送到你部,让自己麾下的将士们饿肚子吧?”

刘植再忍不住,腾的一下站起身形,怒视着谢躬,沉声说道:“这么说来,谢尚书执意要袖手旁观?”

谢躬叹口气,说道:“我军也实在是粮草不济!”

刘植气得脸sè煞白,抬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这些菜肴,他又看向谢躬,言下之意,这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就是你的粮草不济?

谢躬无奈道:“倘若不是为了招待刘将军,我在军营里,也好久没有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了……”

他话音还未落,刘植一脚把面前的小方桌踢翻,桌上的菜肴散落了满地。见状,谢躬麾下的众将官齐齐站起身形,一个个手握佩剑,怒视着刘植。

刘植没有理会周围的众人,目光yīn冷地看着谢躬,点了点头,说道:“谢尚书今日之恩,我刘植记下了,倘若有机会,我刘植必加倍报答谢尚书!”

说完话,刘植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刘植出身于巨鹿大家族,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看着谢躬那副虚情假意、惺惺作态的模样,他都觉得反胃。

当着尚书令的面如此无礼,谢躬麾下众将又哪会放他离开,人们纷纷起身离席,站在营帐口,把刘植的去路挡住。

刘植目光yīn森,冷笑着问道:“想杀我刘植?你们动手试试!”

说话之间,他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在场众人皆被刘植锋利又yīn冷的目光吓得一哆嗦。谢躬安坐在塌上,慢条斯理地说道:“既然刘将军急于回营复命,诸位将军就代我送送刘将军吧!”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刘秀军虽然断粮,但毕竟是十万大军,他此时若真杀了刘植,也不好收场,弄不好,刘秀都得率兵攻打过来,得不偿失。

听闻谢躬的话,众将握住剑柄的手纷纷放了下去,让开营帐口,一个个皮笑肉不笑地摆手说道:“刘将军,请吧!”

刘植回头冷冷看了谢躬一眼,哼了一声,迈步走了出去。

回到本方大营,刘植把此行的经过向刘秀以及众将们讲述了一遍。

听完他的话,吴汉气炸连肝肺,腾的一下站起,对刘秀拱手说道:“主公,既然谢躬不仁,也别怪我们不义了!他不借粮,我们就去抢!”

“对!主公!我们到谢躬军大营去抢粮!”

“主公……”

这次,众将大多都站在吴汉这一边,都支持己方到谢躬军去抢粮的建议。

刘秀面无表情地问道:“我们去和谢躬军拼个两败俱伤,好让王郎坐山观虎斗,坐享其成?”

他一句话,把在场众人都说得哑口无言。邓禹瞄了一眼刘秀,心思转了转,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说道:“欺人太甚,谢躬实在是欺人太甚!”

朱祐咬牙切齿地接话道:“主公,我早就说过,刘玄心思歹毒,不足为信,倘若我等再忠于刘玄,早晚有一天都要被他害死,干脆主公就带着我们大家反了吧!”

以前,刘秀麾下的官员,并不是人人都希望刘秀去登顶帝位,有那么一些人,还对刘玄存在幻想。

可是这次的事,让那些对刘玄抱有幻想的文官武将们,算是彻底绝望了。

我们是在为你征战厮杀,帮你去平定叛乱,可是当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却袖手旁观,落井下石,我们凭什么还帮你去打仗?凭什么还为你去和敌人拼命?

“主公,反了吧!”中军帐里,不管是武将,还是文官,无不是异口同声道。

刘秀眉头紧锁,脸sè一沉,呵斥道:“如此大逆不道之言,谁都不可再言,违令者,杀无赦!”

人们蹿起来的火气,被刘秀压制了下去。但只是压制,而不是熄灭,压制的越狠,等到爆发的时候,爆发力也越强。这,也是刘秀最想要的。

若说此时的刘秀,毫无进取之心,那是不可能的。刚刚造反的时候,刘秀的确没想过称帝,一心只想着辅佐自己的大哥。

大哥死后,刘秀也没有称帝之心,而且也没有那个外在条件。到了河北,压在自己头顶的那座大山终于消失了,刘秀颇有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感觉。

这时候的刘秀,也没有称帝的心思。可随着中山、上谷、渔阳三郡的投靠,尤其是在刘秀和刘杨成功联姻之后,这时的刘秀,野心才开始真正迅速膨胀起来。

只是称帝这种话,他自己不能说,得让麾下的将士们去帮他说,称帝这种事,他自己也不能做,得让麾下的将士们强推着他去做。

刘秀这个人,做事周全,所思所想,面面俱到,他是既想要实的,也想要虚的,既想要至高无上的皇位,也想要仁义闲德的好名声。

普天之下,恐怕再没有谁的野心,会比刘秀更要大了。

翌日,刘秀军彻底断粮了。全军将士,全都窝在自己的帐篷里,要么躺着,要么坐着,一个个无精打采,垂头丧气,同时对谢躬乃至刘玄的恨意也越发浓烈。

绕过巨鹿城,冒着后勤补给被断的风险,这个命令是刘秀下达的,现在全军断粮,刘秀自然要承担全部的责任。

可现在的情况是,近在咫尺的友军明明粮草充足,却不肯分给己方一粒粮食,人们怨恨的焦点自然而然便集中在谢躬的身上。秦子婳还是太小看刘秀了,她以为自己成功算计了刘秀,但从未想过,是不是刘秀正在将计就计的反过来算计着她,以及她的夫君谢躬,乃至谢躬背后的刘玄。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九章 谁算计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