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们不一样!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们不一样!

周围的许多看台上,众人的眼光尽是满满的羡慕嫉妒恨,初登中品气运台所得的气运裨益可是不可复制的福利。

唯有凤鸣门甘天颜与萍踪月两人喜形于sè,欢欣鼓舞!

洛洛这丫头,还真是独具慧眼。

我们俩谁都没看好的一个小子,如今,一跃成为中品天运旗门派九尊府的三号人物;从此后前途广大可期,无可限量指日可待。

要知道,作为一个开创门派的三号人物,那可是实打实的元老级存在,所享受的天运旗气运加成,不但与普通弟子不一样,甚至比其他后进高层都要极大的优势。

洛大江本来就资质不错,经过此次洗礼之后,前路更形顺遂,再不会有任何人有所怀疑。

还有江落落跟着洛大江一起上了九尊府看台,这青sè光芒肯定爱屋及乌地的帮了她一把;共同享受了这巨大好处?

这个结果简直是莫大机缘,好得不能再好了!

然而凤鸣门首席大弟子齐烈眼睛却自死死的盯着被青sè光芒笼罩的九尊府看台,虽然无法透视个中玄虚,但心底所见的还是往昔那个可恶的洛大江身影!

洛大江,我必杀你!

再过片刻,大罗派掌门人何山松面露诧异不解之sè,转头问道:“执事大人,以往初登天运旗席位,固然会有天运旗洗礼,但这份洗礼过程最多只能存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怎地九尊府这一次,却是驻留了这么久?其中可有什么不对么?”

朴德双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没什么不对!九尊府与你们的情况完全不同,自然该享有这份殊荣。”

“有何不同?”

所有门派的人都是竖直了耳朵。心中全是不服气,怎么就不同了?不外就是从下品天运旗首席更进一步,可那个中品末位不是这么过来的?!

“你们经历的晋升天运旗,名次更迭,全都是一步一步提升。”朴德双道:“而九尊府,门派草创还不到一年时光;换言之,他们这次是第一次出征天运旗。”

“第一次?”除了萍踪月之外,其他七大门派的掌门都是猛地瞪圆了眼睛。

何山松吃吃道:“执事大人的意思是九尊府在今日之前,不但不是下品天运旗首席,甚至连下品天运旗都不曾拥有?”

朴德双振奋了一下精神,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甚至在四五日之前,九尊府连下品门派都不是,他们就是在这数日之间,一日三迁,登顶下品天运旗首席,更于今日,一跃而列名中品;他们可是前前后后跨越了整整十个位置!”

“所以天运旗才会驻留这么长的时间,整整一个时辰;真个说起来,这个存在时间,并不长!”

所有人一脸呆滞!

刚刚成立,草创,不及一年时间!

一路晋升,直接晋升到了中品行列!

这这是什么概念?

嗯,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天运旗驻留一个时辰,与驻留一刻钟那完全是天差地远的差距好么!

天运旗停留一刻钟的时候,自己等人都有经脉净化的裨益,还有全身经脉壁垒微微松动的感觉,如今这种裨益九尊府这边整整停留一个时辰,那么九尊府的这些人岂不是要洗毛伐髓,脱胎换骨了么?

这简直是

所有掌门,同时升起一个想法:这九尊府的未来,将是无可抑制,更兼无可限量!

再过半晌,笼罩在九尊府这边的天运旗青光渐渐开始消散,凤鸣门掌门萍踪月霍然站了起来,道:“门人弟子,随我前去恭贺!”

掌门人一声令下,凤鸣门的人自然集体站了起来,端的令行禁止,言出法随。

唯有那齐烈低着头,倔强道:“师尊,那九尊府不过只是一个才刚刚晋升中品的门派,有何资格能劳动您亲自过去吧?咱们可是中品次席,或者不久之后就是中品首席了,由弟子们过去打个招呼也就足够了。”

萍踪月严厉的看了他一眼:“齐烈,收起你的那点小心思!今日,你若是为门派落了脸面个中后果你可知道!?”

齐烈身躯陡然一颤,恭声道:“是。”

抬头看时,只见大罗派掌门率领门下高层与弟子,已经走了出去,一脸笑容,飘向九尊府看台,竟是在他们师徒两人争论两句的短暂空隙,抢先一步前往道贺。

游目四顾之下,另外的六个门派,也无一例外尽皆全员起身,向着那边过去了。

这一刻,齐烈心中的所思所想,竟是茫然的。

至于吗?

至于这么隆重么?

每个门派都是由掌门亲自带队过去的?

这等规格待遇我我我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

这个九尊府,哪里就有这么好了?

不过是一群宵小之辈的一时运气,岂能长久!

他想着,却感觉身边一人拉了拉自己,抬头看时,发现掌门师尊此际已经带队走出去数十丈,这会正至头失望的看着自己,眼神中唯有一片冷漠。

齐烈探口气,连忙跟了上去,却只感觉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百味杂陈,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茫然失神,本能跟随

“恭贺云掌门,登临中品,传奇初编,蔚为奇观!”大罗派掌门何山松笑呵呵的满脸尽是亲切:“在下大罗派掌门人何山松,这位是我师伯,旁边的这位是我师叔这是我师兄这是我师弟这是吾那不成器的劣徒”

云扬尽显温文尔雅,逐一拱手见礼:“何掌门大驾光临,亲身莅临,九尊府蓬荜生辉,云某更是受宠若惊诸位都是前辈,小子后进末学,初来乍到,合该向前辈请益,以后的日子里,还要何掌门多多提携,多多指教。”

“不敢当不敢当。”何山松哈哈大笑:“愿我们大罗派与九尊府,永缔兄弟之谊;常年友好,世代往来。”

“是,何掌门真是客气,这份心意云扬愧领了。”

“云掌门,恭喜了!”

萍踪月走了过来:“凤鸣门萍踪月,恭贺云掌门。”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们不一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