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原来我不是一般人 > 第13章 妈妈喊他好好活着,别找了

第13章 妈妈喊他好好活着,别找了

  李木待在凶宅的大厅里面,并不知道宅子大门口发生的情况,更没有第一时间,看到一半黑sè身体一半白sè身体的怪猫。

  他反复盯着手机屏幕和大圆桌上的图案看,确定这两幅画是一模一样的。

  看来这个神秘手机跟荒村老宅,一定有莫大的关联。

  呼!

  沙沙沙!

  宅院里的风越来越大,前院的蜡烛已经全部被吹灭。

  大厅的两扇木门尽管都关上了,但这个荒村老宅几百年没住过人,门已经是大洞小眼,窗户纸早就破烂不堪,根本挡不住寒风吹进里面来。

  噗!噗!噗!

  寒风一窜进来,就将立在大厅中间的三根蜡烛吹灭。

  李木回过神,立刻打开手中的手机电筒,放在圆桌上。

  然后,他将旁边几把高高的椅子搬到大厅门口,并排挡着。

  这样一来,一些洞口就被椅子挡住了,钻进来的风就不那么凶猛,烛光能够稳定照明。

  把被风吹灭的三根蜡烛重新点燃。

  李木坐回到唯一被他立起的独凳上。

  刷着手机。

  瞌睡的哈欠是接二连三。

  眼睛越来越酸涩。

  这一整天精神都处于紧绷的状态,困意是愈来愈重。

  加上外面吹进来的风比较寒冷,更让人想睡觉。

  “不能睡!这样的情况下要是睡着,真有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李木在心里想着,右手使劲地拧了一下左边大腿,想要靠疼痛不让自己睡去。

  刚开始,这种疼痛清醒的方法还管用。

  渐渐地就止不住上下眼皮频繁的打架了。

  一下、

  两下、

  三下、

  …………

  李木趴在大圆桌上睡着了。

  风从外面吹进大厅,所有的烛光都在摇曳,影子映照在墙壁上,就像是一个个小人儿在房间里诡异地舞蹈。

  手机平放在他的右手中,电筒是打开的,屏幕上亮着的页面是微信朋友圈。

  叮!

  手机响了一下。

  屏幕上的微信朋友圈被关闭,“SS”图标闪烁着打开。

  就像李木睡着后,他的手机放在旁边,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着他的手机,画面十分恐怖。

  一行血sè字体出现在手机屏幕上:任务正式开始。

  任务才正式开始?

  刚才他在凶宅内的经历不算吗?

  如果此时李木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血字,一定会有种想砸掉神秘手机的冲动。

  呼……

  一股冷风吹进大厅,趴在桌上的李木几根头发丝摇动,好像一双无形的手,在轻抚着他的脑袋和脸庞。

  “李木、李木、李木……”

  睡意朦胧中,李木听到好像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声音悠长,飘忽不定,犹如鬼魅,甚至是分辨不出来声音是男是女。

  谁在喊我?

  李木认真去听。

  “李木……”

  又喊了一声。

  这个声音呼唤的气息很急促,好像想要给他说些什么,在喊他去见面。

  喊我名字的人好像在门外,要不要出去看看?

  李木抬头时,耳朵听到声音像是从大厅门外传进来的。

  嗯?

  他正在犹豫是否走出大厅的时候,发现大圆桌上的东西变了,有的不是蜡烛和手机,而是一盏插电台灯与考试卷子。

  紧接着,一只女人白皙修长的手拍了一下他的左肩。

  外面呼喊他名字的声音停了。

  “妈?”李木转头看向身后,发现是自己的母亲。

  “小木,不是给你说过很多次吗,做作业的时候不要翘二郎腿,平时也不准,对脊椎不好,晚上把台灯的光调亮一些,免得伤眼睛。”母亲微笑着叮嘱他。

  “妈?你……你怎么在这里?我一直都在找你和爸两个人,你们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李木着急地问道。

  “小木,我和你爸……啊!”

  母亲忽然脸sè变得焦急,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李木,但是,话说到一半,整个人都是急速后退,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在拉扯。

  “妈!”李木站起来,伸手去拉母亲的手,却抓空了。

  “小木,好好活着,别找我和你爸了,别找了……”母亲似乎无法反抗拉扯她的力量,只能急切地朝着李木大喊。

  李木拼命地冲过去,想要抓住母亲,不让那股可怕的力量将母亲带走,可他失败了,母亲还是消失在了黑暗里面。

  嘭咚!

  跑得太快。

  他的脑袋撞在了大厅正中间的墙壁上,那里是供奉神位的地方。

  古时候的人,都很心存敬畏,在房屋大厅的中间要么是供奉祖先的灵牌,要么是跟现在农村那样,供奉的是“天地君亲师”符纸。

  “我太没用了!”

  李木自责地用拳头捶打着墙壁。

  砰!

  砰!

  砰!

  …………

  哗!

  头顶有响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砸落下来,他下意识地退后闪躲。

  噗!

  尘土飞扬,一幅画卷从大厅供奉神位的地方掉下来,并没有砸落在地上,上方是被固定住的,这就让画卷挂在了半空中。

  李木被突然出现的画卷吸引,等到空中弥漫的尘埃慢慢散去,他逐渐地看清楚了这副画卷。

  画卷大概宽一米八,长六米,气势磅礴。

  材质用的是布,是那种一点一点用金蚕丝编织而成的金sè布料。

  这种布料极其罕有,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凤毛麟角。

  之前李木在网上看到过一片文章,说在古时候这种金蚕丝的布是皇帝专用的,也只有皇帝能用,其他人用就是灭九族的大罪。

  这凶宅原有的主人是皇亲国戚吗?居然有这样的金布来做画卷。

  视线往上看。

  他看到画卷上画的是人相,一群人的相。

  尽管年代久远,画卷上的人相却还是很清晰。

  主要是这种金sè的布料本身材质坚韧,就算是放上几百年都不会风化掉。

  曾经从一个古代帝王陵墓中出土过这样的金sè布料,考古专家鉴定金布都经过了上千年的岁月,上面的字迹和图画竟然都还能看得见,没有丝毫损坏。

  李木双眼盯着画卷上的图。

  那是一个男人穿着典型的古代红sè新郎衣,戴着红sè大帽子,坐在太师椅上,身边坐着一名穿着红sè新娘服的女子,纤纤玉指放在膝盖上,头上盖着大红盖头,他们像是在结婚,其身后还站着六个人。

  由于画卷挂得较高,加上光线的原因,李木隐约间只能模糊地看到新郎的容貌,旁边的新娘子蒙着红盖头,是不可能看见脸的,身后六个人画得又小了些,更看不太清楚。

  但,当他看向这个新郎脸的时候,只觉得似曾相识。

  为什么会觉得很面熟,难道在哪儿见过这个新郎?

  不对!

  这是数百年前人的画像,李木确定自己今年只有二十二岁,几百年之前,他怎么会见过新郎呢……

  疑惑,让他马上搬了一把独凳过来。

  站在了凳子上,抬头朝着画卷上新郎的脸看去。

看网友对 第13章 妈妈喊他好好活着,别找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