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七十章 里应外合

第四百七十章 里应外合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相回到邯郸,见到了刘林和刘接后,将自己拜访刘秀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向他二人讲述了一遍。

听完刘相的话,刘林和刘接喜出望外,兴奋异常,忍不住急声追问道:“刘秀当真说我等是被王郎要挟,才不得不为他做事,而非自愿为他做事?”

刘相连连点头,说道:“此话是大司马亲口所言,而且还说过好几遍呢!”

刘林和刘接对视一眼,皆是满脸的喜sè,神情激动,眉飞sè舞。

刘相继续说道:“大司马还说,大家同为宗亲,虽分在南北,但一笔也写不出两个刘字,理应相互照拂才是!”

刘接连连点头,感叹说道:“大司马这是真心实意的在帮我等开脱啊!”

刘林也有同感,心里也做出了决定。他对刘接、刘相二人说道:“我们来商议一下接下来该怎么接应大司马!”

知道刘秀并没有怨恨他二人,还一心为他二人开脱,刘林和刘接对刘秀的称呼也变了,由直呼其名,改称为大司马。另一边,刘林、刘接派去出使谢躬军大营的使者也回到了邯郸。相对于刘秀而言,谢躬的态度要傲慢许多,承诺只要刘林和刘接肯在城内做内应,他可请奏陛下,免去他

二人的死罪,但有一点,破城之时,他二人必须得想办法拖住刘秀军,邯郸的皇宫,必须得由他谢躬麾下的将士占领。

刘秀那边猜测的没错,现在,谢躬也惦记上了王郎搜刮的钱财。

谢躬本身并不是贪财之人,他之所以惦记王郎的这些钱财,全是为刘玄着想。谢躬认为在己方破城之后,所缴获的钱财,理应全部上交给天子。

可一旦被刘秀得了去,他能不能上交给天子,可就两说了,弄不好会被刘秀偷偷拿走,用来壮大他自己的势力,为绝后患,他干脆就不让刘秀得到这笔钱财。

两相比较,刘秀对己方的使者,以礼相待,客气有加,而且话里话外的都在为己方开脱,还一再强调同宗之情。而谢躬则是态度傲慢,自持胜券在握,目中无人,还提出这样、那样的条件,可他连己方做了内应之后,最终能不能保住性命这样的承诺都不肯给,只说是上奏天子,请

天子从轻发落。

刘秀和谢躬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凡是头脑正常的人,肯定都会选择倾向刘秀这边。

刘接和刘林密谋的时候,便直截了当地提出:“谢躬并不可信,与之相比,我更相信大司马的为人!”

刘秀的名声太好了,不仅德行高,而且宽厚仁慈,言而有信,他说会既往不咎,能保全他俩的性命,就一定会说到做到。刘接也有同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刘接继续说道:“何况,大司马业已与真定王联姻,而我们又与真定王交情莫逆,单凭这层关系,大司马也不会难为我等。即便将来秋

后算账,只要有真定王在,也可保你我安然无恙。至于刘玄……”

说到这里,刘接眉头紧锁,缓缓摇头,说到:“反复无常,薄情寡义,倘若选择他,只怕日后,你我都会深受其害。”

刘林正sè说道:“刘玄不足信,而且,他也长久不了。别忘了,邯郸可是有天子气!”

刘接禁不住在心里翻了翻白眼,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迷信这一套呢!

没错!刘林的确是把‘邯郸有天子气’这句话铭记在心,而且深信不疑。

他一本正经地继续道:“王郎是个假天子,这不能作数,那么真命天子,应该就是城外的那位。”

刘接扶额,忍不住摇头苦笑。

反正不管怎么说,刘林和自己的立场是一致的,大家都倾向于支持刘秀,能统一立场就足够了,至于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才支持的刘秀,那都不重要。

刘接意味深长地说道:“既然要支持大司马,我们也得帮大司马做点事才行!”

刘林不解地问道:“做什么事?”

刘接意味深长地一笑,说道:“做大司马想要,但又没好意思开口的事!”

“……”刘林被他说得满脑子的莫名其妙。

接下来的几天,刘林和刘接派出的使者,频繁往返于刘秀军大营和谢躬军大营。

就算他二人不打算倒向刘玄那一边,但至少表面上得能过得去,先安抚住谢躬再说。

五月。邯郸被困已有半个多月的时间,这天夜里,凌晨寅时,也就是早上三点多钟的时候,邯郸的北城城头以及西城城头上,几乎同时亮起了一堆柴火。

柴火烧得旺盛,火光熊熊,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醒目。

邯郸北城和西城外,都是在相距两里左右的地方,分别聚集着一大批的兵马。

没有掌灯,也没有点亮火把,黑压压的大军,静得鸦雀无声,仿佛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这两支兵马,正是蓄势待发的刘秀军和谢躬军。

且说刘秀,他骑在战马上,看到城头亮起了火光,他眼眸一闪,侧头说道:“传令下去,让全军将士,做好准备!”

他四周的传令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兵不敢说话,只齐齐插手施礼,而后拨马而去,于各方阵中来回穿插,低声传达刘秀的命令。

相隔了有一盏茶的时间,城头上,又亮起第二团火光。

见状,刘秀眯了眯眼睛,向前一挥手。他两边的方阵,率先向前行进。人们的脚上,都包裹着厚厚的麻布,走起路来,不会发出太大的声响。

随着己方的方阵开始向前推进,刘秀一催胯下的战马,也开始向前缓缓行进。

在距离邯郸北城还有一里远的时候,刘秀抬起手臂,时间不长,推进的方阵停了下来。

刘秀扬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城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城头上又亮起了第三团火光,与此同时,城门前,也有火把在摇晃。

见状,刘秀深吸口气,喊喝一声:“全军冲锋——”

随着刘秀一声令下,全军将士已经不再列着方阵缓慢推进,而是纷纷甩开双腿,全速向前奔跑。

轰隆隆——

即便人们的脚上都有包裹着麻布,但由于人数实在太多,奔跑时,发出沉闷的闷雷之声。城头上没有箭矢射下来,人们未受到任何的反击,便直接冲到了城门前。

此时,城门已然大开,城门的两边,还站着两大群兵卒,人们都是王郎军的打扮,只不过他们的手臂上都系着红布。

红sè是汉军军装的颜sè,系着红sè的布条,等于表明自己的身份是汉军在城内的内应。

冲到近前的汉军兵卒只是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多加理会,顺着敞开的城门,轰隆隆地跑进城内。

随着一批又一批的汉军不断涌入邯郸城,很快,邯郸的北城就如同炸了锅似的。

与此同时,邯郸的西城也乱了起来,喊杀声四起。站在城头上,向城内观望,只见邯郸的北城和西城,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有高举着火把,向前飞奔的兵卒。

与刘秀军的畅通无阻相比,谢躬军进入西城后,很快便遭受到城内守军的阻击,双方与大街小巷中展开厮杀,混战成了一团。

此时的王郎,正身在寝宫中熟睡,身边躺着他的一名爱妃。外面的嘈杂声,最先把他的妃子惊醒,后者推了推还打着鼾的王郎,急声呼唤道:“陛下!陛下!”

“嗯?”王郎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囫囵不清地说道:“天还没亮呢,再睡会吧!”

“陛下,你听听,外面怎么这么乱。”

王郎撩起眼帘,眨了眨眼睛,侧耳听令,果然,外面隐约传来嘈杂之声。他皱了皱眉头,从床上坐起身,这时候,一名内侍慌慌张张地推门跑进寝宫。

他不敢进入内室,站在寝宫的大殿里,急声说道:“陛下,大……大事不好了,刘秀军、谢躬军,都……都攻入城内了……”

内侍的这句话,把王郎吓得险些没一头从床榻上栽下来。

他急忙下了床,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光着脚,赤裸着上身,快步走到门前,一把将房门打开,看着外面的内侍,厉声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陛下,刘……刘秀军、谢躬军,现已攻破北城和西城,已……已经杀入城内了……”

这回王郎可听清楚了,脑袋也随之嗡了一声,眼前发黑,身子不由得一阵摇晃。内侍急忙搀扶住他,颤声说道:“陛下,现在……现在当如何是好?”

王郎没做称帝之前,就是个江湖术士、算命先生而已,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一时间也想不出个什么主意。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内侍踉踉跄跄地跑了进来,大声说道:“报!报陛下,广阳王入宫求见!”

“广阳王……”此时王郎的脑袋都是空白一片,他喃喃念叨一声,眼睛顿是一亮,急声说道:“快!快请广阳王来见朕!”

“是!陛下!”内侍大营一声,转身跑了出去。时间不长,刘接从外面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臣,参见陛下!”都不等刘接施完礼,王郎已迫不及待地走上前来,拉住刘接的胳膊,颤声问道:“刘秀军和谢躬军,已……已经攻入城内,广阳王,这……这是真是假?”

刘接正sè说道:“陛下,现刘秀军和谢躬军的确已经攻入城内,邯郸业已守不住了,趁现在敌军还没有攻过来,陛下得赶紧逃走!”

稍顿,他又说道:“臣已经为陛下准备好了马车,陛下快上车!”

“这……这……”

“陛下!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刘接急声说道。

王郎重重一跺脚,转身跑回到内室,拉起床榻上花容失sè的宠妃,在宠妃身上,胡乱裹了几件衣服,他自己也穿了一件,两人衣衫不整地快步跑出寝宫。

到了外面,果然,有一辆马车停在那里,在马车的周围,还站有好多的皇宫侍卫。

王郎拉着宠妃,仓皇坐进车内,而后,他挑起门帘,看向刘接,问道:“广阳王,你不随朕一同上车吗?”“陛下先走!臣要与敌军死战到底!”说着话,他又对自己带入皇宫的众侍卫说道:“你们保护陛下,速速逃离邯郸城!”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七十章 里应外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