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原来我不是一般人 > 第20章 他以为是幻觉,其实……

第20章 他以为是幻觉,其实……

  手机上血sè的字体,正是发布的新任务:

  今日任务发布。

  唯一任务:坐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房间里,面对一块大镜子,默念自己高中时期同学们的名字。

  选择:是否接受任务?是/否…

  (警示:此任务完成后,将会得到一万元的奶茶店营业额,但,可能有生命危险,请慎重!!!)

  看着血红sè的醒目字体,李木非常震惊。

  好像这个神秘手机,知道他缺钱,所以就专门发布了一个奖励奶茶店营业额的唯一任务。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神秘手机时时刻刻都能窥探到李木的一切,根据他在现实中的情况,发布相应的任务。

  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在这部神秘手机的另一端,有着某个人或者某个世界,在窥视李木,左右着他的命运,甚至是生死。

  李木忽然觉得,在自己的身上或许也隐藏着某些秘密,只是他还没发现而已。

  点击接受任务的按钮。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行新的血sè字体:

  请在十分钟之内,开始任务,半个小时后,任务将自动结束,在任务过程中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跑出房间或者睁开眼睛,否则任务失败,你会马上死亡。

  “怎么感觉像是有人在玩我啊,给了丰厚的奖励,却偏偏又提示我有生命危险,弄得老子心里七上八下的,靠,真他吗的刺激!”

  李木在心里想着,他也是性格很要强的人,不然也不会苦苦支撑奶茶店到现在,此时他心里有一个坚定的想法,那就是不管是某个人还是某个世界在玩他,总有一天他要反过来玩玩,报报仇!

  半夜十二点零九分。

  他将奶茶店的卷帘门拉下来关上。

  一万块钱的奖励,对他来说诱惑力很大,特别大,非常大。

  正所谓一分钱能够折倒英雄汉,让英雄都下跪,此话一点也不假。

  当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种真正山穷水尽的人,很难体会其中的辛酸与痛楚!

  所以,李木将卷帘门拉下来,把自己关在店铺里面,就是决定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逃跑和睁开眼睛。

  在进入奶茶店的小储藏间之前。

  他把水果刀抽出来握在手中,并且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手机的电量足以支撑半个小时。

  任务的要求是在过程中不能跑出房间和睁开眼睛,并没有说不准带刀和录音。

  李木想着有把刀在手,真要是发生什么生命危险的情况,不睁开眼睛乱捅,总可以吧。

  而全黑的状态下,手机不能录视频,但可以录音,或许能够事后听到点什么东西。

  走进小储藏间。

  他捣腾了一会儿杂物,坐到了一块梳妆台的大镜子面前。

  这个梳妆台是母亲过生日的时候,父亲送给她的。

  租的房子被退了之后,由于没有地方长期寄存,所以,母亲用的梳妆台,是李木留下来为数不多的东西。

  小时候家里就穷,一块巴掌大的镜子母亲用了二十年,说什么也不肯买块大的,可哪个女人又不爱美呢,不肯换,只是舍不得花钱罢了。

  看到这个梳妆台,李木好像能感受到母亲就在他身边,一刻也不曾远离。

  将手机放在梳妆台上,录音功能已经打开。

  右手紧握水果刀,左手将小储藏间的灯关掉,在关灯的那一刻,李木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忆高中时期同学的名字,按照任务要求小声默念:

  “杨伟、李军、王勇、刘洋……”

  念着念着。

  他发现自己嘴里面就发不出声音了,只有嘴巴在动,没有声音出来。

  以为是自己太小声,张大嘴巴,可嘴里还是发不出声音,像是一下子变成了哑巴。

  紧接着。

  李木发现眼前的场景变了,不再是黑暗,而是在公交车里面。

  他站在公交车中,看见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穿的是印有“蓉城一中”四个字的校服,身后背着一个蓝sè的书包,右手里面握的也不是水果刀,而是一张有着卡哇伊小白兔贴纸的公交卡。

  低着头,脑海中也闪现出一些画面,似乎是争吵。

  “妈,我想转校。”

  “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转校?”

  “我,我就是想转校。”

  “是不是在学校犯错误了?”

  “没有。”

  “没有那为什么要转校,我可告诉你,为了你当初读书的事情,我和你爸到处求人,陪尽笑脸,看尽脸sè,你给我好好读,别东想西想的。”

  “那,那我不住校了。”

  “不住校怎么行?当初进学校的时候,住校费一交就是三年,为了给你凑这笔住校费,你爸到处借钱,他眼睛患了白内障早就该做手术了,可为了你读书,硬是拖着啊,你咋就这么不懂事。”

  “妈!寝室的同学们欺负我。”

  “欺负你那也是你不会为人处世!”

  很伤心。

  很委屈。

  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突然有人踩了一下李木的脚,那个人连忙道歉。

  声音竟然跟他的一模一样。

  踩脚?

  道歉?

  李木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被他在公交车上一不小心踩到脚的女高中生。

  想要抬头,看看道歉的人是不是他自己。

  应证一下心里面所想。

  可头怎么都抬不起来。

  脚很痛,心里面更痛,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公交车停下来了,语音播报到了“蓉城一中”站,李木的身体不由控制地下了车。

  刚刚走到学校女生宿舍楼下,就围上来七个女生。

  “哟,这不是我们班的学霸吗?老师天天夸奖的人呐。”

  “是啊,听说隔壁班好几个帅哥都给你写情书,是不是?把情书拿出来我们读读?”

  “你可真是了不起啊,学习又好,长得又漂亮,咋什么好事都被你一个人全占了,呸!”

  “呵呵,今天穿了一双新鞋子,好白哦,好想踩几脚。”

  噼里啪啦!

  七八只脚都是踩在了过来,一双特步牌子的白sè运动鞋,瞬间变得脏不可言。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没有人过来管管这些校园恶霸。

  撕啦!

  下身穿着的裙摆被其中一个女生撕破了,露出了白sè的內裤。

  七个女生都是得意地狂笑起来,过路围观的男女同学也都是指指点点地议论,眼神里面充满了嘲笑。

  遭受欺凌和校园暴力。

  李木在读书的时候也经历过,但他都是选择用拳头捍卫尊严。

  因为这些坏学生给人造成的身心伤害,往往是一辈子的,不狠狠地教训,不让他们感受一下被欺凌的滋味儿,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啊!”

  就在李木怒不可止,想要反抗,想要站起来打这些校园恶霸耳光的时候,他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崩溃地大叫了一声,推开其中一名女生跑进了宿舍大楼。

  天天被欺凌。

  天天被嘲笑。

  那种身心上的折磨,让人痛苦不堪。

  老师不管。

  父母又不理解。

  人生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死!

  好像是唯一的解脱。

  李木发现他的身体冲进了一间女生宿舍,寝室里面空无一人,因为刚才在楼下欺凌她的那七个女生,就是室友。

  所以,刚才那种侮辱人格的身心折磨,每分每秒都在发生。

  伤心欲绝。

  委屈到死。

  左手将两根废弃鞋子的鞋带捆在一起,右手拎着木凳,李木走进了宿舍的厕所,将绳子拴在厕所下水道的管子上。

  打死结,留头套进去的圈。

  自杀!

  李木想起来了,潘阳回来说,隔壁蓉城一中有个女高中生在宿舍厕所自杀!

  难道就是他回教育学院时,在公交车上踩到人家脚的那个女高中生吗?

  可是……下午来奶茶店的时候,又在公交车上碰到了那个女高中生了啊。

  莫非下午见到的女高中生,她已经死了?

  嘭咚!

  脚下的凳子倒了,脖子被勒紧,身体被吊在了半空中,窒息的感觉瞬间来袭。

  双手在空中乱抓,双脚在空中乱蹬。

  有统计表明,窒息是让人最痛苦的死法,凡是窒息而死的人,双眼暴突,有的眼珠子都直接爆裂喷浆,舌头伸长,五官扭曲,双手成爪,双脚绷直,全身的血液和细胞都紧绷,犹如僵尸。

  李木感觉到自己无法呼吸了,他想到了第一个任务经历跳楼死亡时的感觉。

  “冷静!冷静!这只是一种幻象,跟上次跳楼一样,不是真的,就算是感觉再怎么真实,也都只是幻象而已!挺过去这半小时就没事了!”

  在心里给自己加油和疏导。

  但他不知道。

  坐在梳妆镜前面的他,脸sè发紫,嘴唇变黑,额头上青筋暴起,一只从镜子里面伸出来的女人手,死死地掐住他的喉咙,恨不得把他的脖子扭断。

看网友对 第20章 他以为是幻觉,其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