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29章 鬼谷门传人

0829章 鬼谷门传人

姜晓东摊了一下手:“我在这里隐居修行,可这里并不闭塞,我也有手机,能看到与你有关的新闻。另外我也有修真界的朋友,他们也聊起过你,你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我知道很多关于你的事情。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

宁涛笑了笑:“今晚的来得实在是太唐突了,我还弄坏了姜道友的窗纸,实在是抱歉,不过姜道友要是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和姜道友交个朋友,姜道友你看怎么样?”

他伸出了手,眼睛里满带着期待。

姜晓东有些犹豫的样子,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站在坐车的青追,然后又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白婧。

青追面无表情。

白婧面带微笑,很友好的样子。

她实力不如后发先至先化龙的青追,但情商却比青追高得多。

姜晓东最后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江好。

江好冲姜晓东点了一下头,虽然没笑,但这也算是一个友好的表示了。

姜晓东这才伸出手与宁涛握了一下。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情愿的样子。不为别的,只因为宁涛一家人,尤其是宁涛的三个女人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交朋友,总有一点被迫的感觉。

白婧情商最高,她似乎看出了姜晓东的心思,她笑着说道:“青追、好姐儿,我们出去吧,男人聊事情,我们听不懂也不感兴趣,我们出去等着吧。”

江好点了一下头,迈步往门口走去。

青追不愿意离开,却被白婧拉着走了。

院子里就只剩下了宁涛和姜晓东。

姜晓东的感觉好了一些,他苦笑了一下:“你的三个妻子,两个龙女,这种事情姜某活了五百年,却还是头一次见到,敢问宁道友,你是怎么做到的?”

宁涛说道:“我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们还不是龙女,她们是蛇妖,我帮助她们化成了蛟龙。如果她们一开始就是真龙女,我可不敢有非分之想。”

如果其中和白婧一开始就是真龙女,也就是天生真龙,那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他一个凡人还真不敢有非分之想。

他的“谦虚”却获得了姜晓东的一丝好感,还有惊讶:“你居然帮两个蛇妖化成了蛟龙,我的天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宁涛笑着说道:“姜道友你说你听过我很多事,想必你也知道我是一个修真医生。我擅长炼丹,也能炼妖骨。我将龙骨炼入她们的妖骨,再辅以丹药灵材,她们的造化就成了。不过,这也和她们自身的造化有关,我只是助力了一下。”

“你竟然可以炼妖骨?”姜晓东一脸惊讶和好奇,“这种事情我简直闻所未闻,不知宁道友能不能跟姜某聊聊,你是怎么做到的?”

宁涛笑着说道:“你我一见如故,这样道友长道友短的显得身份,姜大哥你年长,我就叫你姜大哥吧,你叫我宁老弟就行了。”

“哈哈,宁老弟,我们屋里谈。”姜晓东立刻就改了称呼。

宁涛跟着姜晓东进了一间屋子,正是那间有着供奉着那尊石头神像的屋子。

这屋子里仅有一只手工编织的垫子,无处安坐,宁涛正准备把肩头上的小药箱卸下来当板凳坐的时候,却见姜晓东走到了神龛前,双掌合十拜了拜,然后伸手抓住了神像底座,往右侧的方向旋转了一下。

咔咔……

神龛下的地面打开,露出了一条通道来,条石一阶一阶往下延伸,石砖砌就的墙壁上挂着几只油灯,昏黄的灯光将通道照亮,一眼可以看见通道尽头的密室。

此前闻到的丹气原来是从这里弥散出来的。

“请。”姜晓东猫腰钻进了神龛下的通道。

宁涛跟着他钻了进去,顺着石阶往下走,走过通道尽头才发现这是一个丹房,空间开阔,最神奇的是地下还有一条地下泉流淌而过,那泉水带着一点淡淡的灵气。

现今世界灵气匮乏,修道之人想方设法寻找灵气,哪怕是决堤几十米也在所不惜。如果不是这条地下泉水有点灵气,姜晓东显然不会挖这么深在地下建丹房炼丹。

丹房正中矗立着一只丹鼎,那鼎半人高,古铜sè,腆着肚子,有点像泡酸菜的坛子。鼎上刻写着符文,还有竹子和夜郎王的图腾,是一只具有少数民族风格的丹鼎。

另外还有一些灵材,书架和床什么的,看来姜晓东经常住在这里。

“那鼎叫金竹鼎。”姜晓东指着那只丹鼎说道:“它是两千多年前夜郎王朝的一个修真者的丹鼎,我有幸继承。它很有灵性,能提升丹药的品质,不知道宁老弟用什么鼎炼丹?”

宁涛说道:“美香鼎,一只小鼎,要是姜大哥想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看。我有方便之门,开门就可以过去。”

姜晓东的眼中满是惊讶于好奇,他似乎想去看看,可是又有些犹豫。

宁涛也不劝,他的视线忽然落在了丹房正墙上。

那面墙下也放着一只神龛,上面供奉着的是一张画像。那画像画的是一个古人,额头凸出,乍看会让人觉得那是寿星瓮的画像,可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凸出得夸张的额头上长着四个包。

这几千年来就只有一个人生了这样的额头,那就是鬼谷子!

宁涛忍不住向那画像走去。

“宁老弟?”姜晓东心中好奇,跟了上来,“你在看什么?”

宁涛在鬼谷子的画像面前停下了脚步,试探地道:“姜大哥,你这里怎么会挂鬼谷子的画像?”

姜晓东对着鬼谷子的画像深深一揖,然后才说道:“不瞒宁老弟,我是鬼谷门的传人。”

宁涛闻言,移目看着姜晓东,他的眼神有点发光的感觉。

他在过去时空邂逅了鬼谷子的弟子项桑,然后依照项桑的指示魏国邺城东郊的山里找到了项桑的密藏,得到了照妖镜和《鬼谷真经》。项桑留有遗言,将来遇到鬼谷门的传人一定要将他留下的东西交给鬼谷门的传人。

项桑的遗言虽然没有指明要把什么东西交给鬼谷门的传人,可不用去猜也是那一大堆竹简,也就是《鬼谷真经》。至于照妖镜,那是他的快递费。

姜晓东却不知道宁涛在想什么,被宁涛瞅得有点不自然了:“宁老弟,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宁涛笑了笑:“姜大哥,你真的是鬼谷门的传人?”

姜晓东微微愣了一下,讶然地道:“宁老弟,我千真万确是鬼谷门的传人,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骗你,你为什么这样问?”

宁涛却笑而不语。

姜晓东接着说道:“我恩师王清扬,道号三生子。五百年前,我刚出生不久,他云游至此,见我骨骼清奇,身有灵根,便跟我父母商量要收我为徒。我父母答应了,他便留在了这里教我修真。他这一留便是一百年,我的父母仙去,我与恩师相依为命,在此修行。后来,他又收了一个女弟子,也就是我的师妹,她叫幼往久,道号金蛊子,是一个虫苗。她是恩师的闭关弟子,恩师收了她之后一百年,渡劫失败,陨落了。鬼谷门就只剩下了我和师妹两个传人,但她喜欢鼓捣一些神神怪怪的东西,我们差不多有一百年没有联系了。”

还真是每个修真者都是一本厚重的历史书,一百年就像是普通人的十年一样,普通人家的孩子从小学读到初中,对他们来说却是一个王朝翻篇了。他们所经历的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岂是一般人所能体会到的?

鬼谷门现存两个传人,还有一个虫苗幼往久。可就连姜晓东也有一百年都没有见到她了,宁涛也就懒得去考虑了。反正,交给姜晓东也算是兑现了对项桑的承诺。

“姜大哥,你知道项桑这个人吗?”宁涛问。

“项桑?”姜晓东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困惑的神光,几秒钟之后他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我想起来了,他是恩师的师父,也就是我的师爷,你怎么知道的?”

宁涛笑了笑:“这事说来可就长了,日后我再跟你细说吧,今天晚上我就简单说一下。我有幸与尊师爷相遇,他告诉我他藏了一些东西,并跟我说了地点,我去找到了他留下的东西。他所要我把那些东西转交给改鬼谷门的后人,不想我在这里遇上了姜大哥你。我这个人是个急性子,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我现在就把项桑前辈留下的东西交给你。”

姜晓东有点懵了:“这……是什么东西?”

宁涛说道:“我先卖个关子,等下你看看就知道了。”

他也没有解释,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了一张画有血锁的处方签,当着姜晓东的面打开了方便之门,然后走了进去。

姜晓东眼睁睁地看着宁涛进门和消失,他想跟着进去,可又有些担心,最终没有进去。

他有这样的反应也正常,毕竟他和宁涛虽然聊得很开,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并不熟悉,更无交情,他怎么可能轻易相信宁涛说的这些荒诞古怪的事情?

却就在他犹豫不决,心中猜来猜去的时候,宁涛抱着好只竹简走了处来,放在他的面前。

宁涛什么也没说,转身又走进了方便之门。

《鬼谷真经》好大一堆,他得往返好多次才能全部抱出来。

姜晓东随手拿起了一只竹简,打开一看,顿时惊呆……

看网友对 0829章 鬼谷门传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