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2016章 是真是假

第2016章 是真是假

2016听

完苏轻雪的计划,叶帆不禁皱眉,眼神复杂地道:“小雪啊,你以前在宫里,足不出户的,怎么还知道那么多事情啊?”苏

轻雪恬然笑道:“夫君,正因为妾身天天无所事事,才会有时间去了解这些啊。何况很多东西,看书就知道了”。叶

帆也知道问不出什么,只是有些头疼道:“那我是不是……还要,打电话给……给……”“

给公公!”苏轻雪说,“这件事他肯定会同意的,因为对镇北侯府而言,这也是有利的”。

叶帆讪讪笑着点头,他实在不习惯喊叶煌图“爹”。讲

道理,要他认一个素未蒙面的男人当爹,对方还只是天王境界,他自然不乐意啊。“

夫君,你千万记着,等下在卿儿面前,一定要表现得很勉为其难,不要让她和傲寒兄妹觉得,这件事多轻松”,苏轻雪提醒道。

叶帆伸手捏了捏女人细腻的脸蛋,“你这个脑袋瓜整天到底想些什么东西?”

苏轻雪鼓了鼓嘴,“妾身自然是整天想着怎么帮夫君嘛……”

叶帆叹了口气,莞尔摇了摇头,其实很多事情,他并不是想不到,只是他并不想在这些事情上浪费精力。

对叶帆而言,这个世界的权力斗争,势力背景,他都并不怎么看重。

他首要目标是治好苏轻雪,自己修为突破,至于其他人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他压根不关心。

不过,他这么说,旁人也不会理解,苏轻雪更加会担心。所

以,叶帆也只能适当配合一下,既然女人这么希望他能积攒人脉关系,那就顺她心意,照着做就是了。接

下来,叶帆找出了叶煌图的联系方式,第一次主动联系到了这个世界的“父亲”。叶

煌图口吻很是严肃,也不多废话,让叶帆开门见山说明具体什么事情。等

叶帆简单讲了一下后,叶煌图就说了两个字,“准了”。随

后,电话挂断。叶

帆心想这个男人倒挺干脆,还真被苏轻雪猜到了,叶煌图也希望拉拢孔卓为首的平民势力。

来到院门外,顾卿正一脸忐忑不安地来回走动着,看得出来,这女人对傲寒的关心是真的。

“驸马!公主!两位商量出结果了吗?”顾卿忙问道。叶

帆板着脸,“公主再三替你说情,那我就勉强去试试,但我不敢保证,能不能把人带出来”。

“只要叶驸马肯出手,卿儿就很感激了”,顾卿低头道。叶

帆眼里一阵讽刺,这女人估计心里都骂了不知道多少坏话了,装得倒挺像的。

“你跟我一起去吧,不然那傲寒估计不信任我,不会好好配合”,叶帆道。顾

卿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但也巴不得一起去,于是忙点了点头。两

人到大门外,带上傲霜,一路坐车赶往皇城衙门。

这衙门只是叫得顺口,全名是“大徵刑部审判司”,属于刑部的一个日常治安部门。涉

及到一般贵族子弟和平民的犯罪,就在这里审判。只

有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才会由守备军直接介入,去一些更高级别的部门审判。叶

帆来到衙门外时,正好就看到大门外一块洪荒石显示屏上,正显示即将开堂审判的案件顺序。“

第十七庭,傲寒,审判官,利安……是这没错吧,看来还没开庭”,叶帆道。

“是的,但是下下一场就是了!驸马,我们得快一点了!”顾卿着急道。

叶帆掏出神龙玉符,亮明身份后,衙门口的守备军,立马放行。

三人进到审判司的办公楼内,正想问问人,去哪里找叫利安的审判官,但没走多久,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传入叶帆耳中。

“利大人!你可不能因为对方是孔卓的弟子,就给他判轻了!我

儿只不过是年轻气盛,虽有错,但也不至于大打出手!

那傲寒心狠手辣!这样的刁民,绝不能姑息!”

“国舅,您稍安勿躁,本官自然是秉公办理,等下开庭了,您在一旁看着就是了……”

“利大人,那我问问你,按律法,傲寒这个修为,在皇城动武,伤人,该怎么判啊?”“

按大徵律法一百二十四条,塑灵境以上修士,在城内使用修为斗殴,若无伤亡破坏,罚款十万大徵币,若出现伤亡,轻则废除修为,重则处死……”“

好!那我可就等着利大人秉公执法了!”

办公室内,国舅骆北望,一脸义愤填膺之sè,正对一脸络腮胡的审判官利安,进行施压。利

安虽然面sè有些不满,但也不敢对国舅无礼,只能应和着。叶

帆这时走到门口,道:“国舅,私下过来骚扰审判官,这传出去不太好吧?”

“叶驸马?”骆北望见到叶帆,目露一丝疑惑,“为何叶驸马会来此地?”

叶帆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啊,但你们抓了镇北军的人,我那前线的老子,让我一定要把人带回去啊”。

“什么!?”利安审判官一脸惊讶,“那个傲寒不是大徵公学的学子吗?怎么成镇北军的人了?”骆

北望立马想到了什么,怒声道:“胡扯!傲寒都还未毕业,怎么就会加入镇北军!?”叶

帆道:“他虽然没毕业,但修为足够了,又是孔卓院长的高徒。哪

怕暂时是在预备营,但也是正经地镇北军将士,正准备去前线历练一番呢。

不信的话,利安审判官可以现在就跟镇北军通电话,或是上镇北军的网页查询,看有没有这个预备营的新兵。”利

安一听,忙转身用洪荒石电脑查询起来,过了会儿,皱眉道:“还真有?”叶

帆耸了耸肩,道:“按照大徵律法,军人犯法,需要交由军内将领处置,刑部并不能直接篡权审判军人。”“

哼!镇北军就是镇北侯一手遮天,他要挂个新人上预备营,不过是一句话而已!这根本就是包庇!”骆

北望沉着脸道:“利大人,你可不能被这种小伎俩给蒙骗啊!”“

清清楚楚写在那儿的,怎么就是蒙骗?国舅,你难道想让利大人知法犯法么?”叶帆反问道。利

安面sè难看至极,他也知道,傲寒这个军人身份,多半临时写上去的,但关键是,从法律角度来说,这样是没错的。以

前虽然也有发生过这类情况,但说白了,只有有价值的人,才会受到这样的关照。

而在强者为尊的世界,让一个强者去前线当兵,本来就是对大徵有利的,所以大徵也没有修补这个法律漏洞。

同时,这样一来,傲寒也不算完全没事了,他的罪名还是在,无非要去军队受罚。

军中有两种受罚方式,要么将功补过,要么……还是回到老路,该废就废,该杀就杀。“

利大人,你可不能被这么明显的伎俩糊弄啊!这是在藐视大徵律法啊!”骆北望继续施压刺激道。

“国舅,你儿子被打,我们也能体谅,但现在藐视律法的是你吧”,叶帆反驳道。

利安表情复杂,“两位,莫要争执了!既然说这个傲寒是镇北军的,那等下开庭,本官就直接问他本人!看看究竟是真是假!”

看网友对 第2016章 是真是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