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王朗伏诛

第四百七十四章 王朗伏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王郎对这一带似乎轻车熟路,在他的指引下,一行人转弯抹角的来到一处山脚下。

这里有一座破旧的茅草屋,看起来已经荒废许久,窗户和房门都已经腐烂掉,向里面看,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王郎直接走进茅草屋里,环顾四周,而后走到茅草屋的正中央,抬脚在地上跺了跺,说道:“把这里刨开!”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王郎发什么神经。钟盛看了王郎一眼,对手下人甩头说道:“陛下的话,你们没听到吗?”

一干侍卫们不敢再怠慢,人们没有带刨土的工具,纷纷把肋下的佩剑抽了出来,七手八脚地挖着地上的泥土。

他们足足挖了半米多深,可地里什么都没有,人们纷纷不解地看向钟盛,钟盛则是转头瞧向王郎,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

王郎老神在在地说道:“继续挖,挖得还不够深!”

钟盛向手下人扬了扬头,示意他们继续往深了挖。

人们大概挖了有一米深,突然感觉土中有坚硬之物,人们快速的把上面的浮土扒开,定睛一看,原来土下埋着一口铜皮大箱子。

这口大箱子可不小,而且分量极重,人们抓着边缘,根本提不起来。

不得已,人们只能顺着箱子的边缘,继续开挖,可是很快,在这口箱子的四周也相继碰到坚硬之物,推开泥土,还是一口口的铜皮大箱子。

钟盛禁不住吞了口唾沫,向王郎看了一眼,而后对站在四周围观的众人挥了挥手,说道:“我们出去等!”

随着他们退出茅草屋,让出足够大的空间,人们挖掘的速度更快。

时间不长,有四名兵卒使出吃奶的力气,才算把一口大箱子抬起来。从屋内抬到屋外,就这么几步远的距离,已让四名身材魁梧的汉子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人们把箱子放下时,地面上都传出嘭的一声闷响。王郎扫视左右一眼,走上前去,将箱盖缓缓打开,周围众人瞪大眼睛,纷纷向箱子里面看去。

在箱盖打开的瞬间,里面顿时乍现出金光。人们忍不住眯了眯眼睛,仔细观瞧,只见这口箱子里,装的都是一块块的金砖,而且整整装了一大箱子。

难怪只这么这一口箱子,却要四名彪形大汉吃出全力才能勉强抬起来。

人多力量大,没过多久,人们又相继抬出来五口大箱子,合计六个箱子,在地上排成了一排。

打开箱盖,里面都是满满的黄金。别说下面的侍卫们看傻了眼,就连钟盛也同样看傻了。

广阳王府出身的他,早已见惯了金银珠宝,可是这么多的黄金,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王郎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钟盛,说道:“钟将军,现在你还认为朕在骗你吗?”你们想要多少报酬,朕会给不起?

钟盛吞了口唾沫,躬身施礼,说道:“是末将有眼无珠,还请陛下恕罪!”

看着躬身施礼的钟盛,王郎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可是猛然间,就听噗的一声,王郎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禁不住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钟盛。

四周的那些皇宫侍卫们也都惊呆了,一个个不自觉地张大嘴巴,半晌回过来神。

只见躬身施礼的钟盛,不知何时已把肋下的佩剑抽了出来,剑锋顺着王郎的小腹刺入,剑尖被他的背后探出来。

“你……你……”王郎嘴巴一开一合,想要说话,但口中吐出的全是血水。

钟盛跨前一步,凑近王郎,在他身边说道:“陛下,对不住了,广阳王有令,要末将带着你的项上人头回邯郸复命!”

说着话,他向后一拔剑,沙的一声,剑锋从王郎的小腹内抽了出来。

王郎禁不住后退了两步,钟盛箭步上前,手起剑落,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脆响,王郎的项上人头应声断落。

嘶!一道血箭从短颈处喷射出来。钟盛抹了一把溅在自己脸上的血水,同时甩了下手中剑,振声喝道:“杀光所有人,一个不留!”

随着他一声令下,刘接派来的那些侍卫们,纷纷抽出佩剑,对着身边的皇宫侍卫们便下了死手。

刘接的手下本就人多,有数百号人,而皇宫侍卫只有两百来人,加上准备不足,被周围的刘接手下杀了个措手不及。只是一瞬间,便有数十号人中剑倒地。

其余的那些皇宫侍卫们转身要跑,可是哪里还来得及?

刘接的手下把他们这一百来号人团团包围,对他们展开了围攻。这已经称不上是战斗,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

前后的时间都没用上一盏茶,两百多名跟随王郎逃出邯郸的皇宫侍卫们,全部倒在血泊当中。

钟盛提着剑,走到横七竖八的尸体当中,见到还有喘气没死透的,立刻上去补一剑。

他从头到尾的走了一圈,确认再没有留下活口,他这才从甲胄内抽出一块麻布,将王郎的人头放在麻布中,仔细的包裹好。

&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nbsp;这时,一名侍卫走上前来,说道:“将军,她怎么处置?”

说着话,侍卫用手中剑指了下坐在马车里,早已被吓傻了的王郎宠妃。钟盛眼中寒光一闪,沉声说道:“大王的命令是杀光所有人!”

那名侍卫吓得一缩脖,停顿片刻,小声说道:“将军,直接杀了她,也太可惜了吧,兄弟们的意思是,可不可以……等会再杀?”

钟盛一听,立刻便明白了下面人的意思,他沉吟片刻,说道:“让兄弟们都快一点!”说完话,他又道:“还有,派出些兄弟,去附近的村镇多找几辆马车回来!”

“是!”那名侍卫一脸喜sè地应道。王郎以为刘接对他忠心,特意派数百名侍卫保护他逃出邯郸。可他哪里知道,刘接之所以这么做,有两个目的,其一,杀王郎这个功劳,他刘接要独占,其二,王郎藏于

城外的那笔钱财,他要得到。他倒是没打算自己独吞,而是想献给刘秀,如此一来,他的功劳更大,所受到的礼遇和得到的地位也会更高。

就城府和算计而言,刘林和刘接还真不是一个等级的,刘接的心机,要远远在刘林之上。

当钟盛等人带着王郎的首级,以及六大箱子的黄金,回到邯郸,摆在刘秀面前的时候,刘秀大喜,无论是王郎的脑袋,还是这六箱子的黄金,对于刘秀都很重要。

得到王郎的首级,他即可以给朝廷一个交代,也可以给河北百姓们一个交代。得到这么多的黄金,刘秀可以囤积更多的粮草、物资和军饷,征收更多的将士们。

刘秀给谢躬传去口信,说王郎在逃离邯郸后,被部下所杀,尸体弃之荒野,现在,他的首级被路过的村民捡到,送进了邯郸城。

谢躬得到消息后,没有片刻的耽搁,立刻赶到刘秀的府邸。他只见到了王郎的首级,至于那六大箱子的黄金,他自然是看不到的。

他围着王郎的首级转了一圈,喃喃说道:“原来,此贼就是王郎!”说着话,他看向刘秀,说道:“武信侯,王郎的首级当尽快送到长安才是!”

刘秀点了点头,而后笑问道:“不知是由谢尚书派人送到长安,还是由我派人送到长安?”

谁派人送王郎的首级到长安,就等于是谁杀的王郎,这里面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谢躬闻言,正sè说道:“既然是武信侯得到的王郎首级,理应由武信侯派人送到长安。”

刘秀闻言,禁不住在心里啧了一声,说起来,谢躬的为人着实是不错,只可惜,长了一颗榆木脑袋,一根筋,死忠于刘玄。

他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即刻派人将王郎的首级送到长安。”

谢躬话锋一转,问道:“武信侯,王郎逃离邯郸的时候,不是带走了全部的金银珠宝吗?不知那些金银珠宝现在何处?”刘秀早就想到谢躬会问到这个,他想都没想,说道:“王郎是被部下所杀,他的金银珠宝,自然也被他的那些部下们抢夺一空,现在再想追查这些钱财,几乎已没有可能!

谢躬凝视着刘秀,深深吸了口气,现在王郎已死,部下们也都跑的跑,散的散,死无对证,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他意味深长地说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武信侯以仁德名扬天下,理应对陛下忠心耿耿才是!”

刘秀笑问道:“谢尚书的这番话,可是在暗指我对陛下不忠?”

谢躬躬了躬身子,说道:“武信侯言重了,下官只是提醒一二而已,毕竟,陛下待武信侯可不薄!”

他的意思是,当初刘縯欲起兵造反,行大逆不道之事,而陛下只杀了刘縯一人,对刘秀,非但没杀,还给他封了侯,可谓是仁至义尽。刘秀闻言,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双手自然而然地背到身后,倘若是站在他的背后,此时便可看到,刘秀的双手都紧紧握成了拳头,手指关节泛白,指甲都嵌入掌心的

皮肉里,渗出血丝。

他幽幽说道:“是啊,陛下待我的确‘不薄’,用‘恩重如山’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谢躬说道:“武信侯能明白这一点,下官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告辞!”说着话,他向刘秀深施一礼,转身向外走去。

等谢躬离开,看出刘秀是强压怒火的刘接,冷笑出声,说道:“大司马,这个谢躬,心思歹毒,言语更加恶毒,断不可留!”

刘秀长长吸了口气,心中的火气迅速消散,他对刘接一笑,说道:“广阳王言之有理!”

他一语带过谢躬的事,而后又向刘接拱手,正sè说道:“这次多亏有广阳王相助,不仅击杀了王郎,还夺回王郎搜刮的钱财!”

刘接连忙拱手还礼,说道:“我与大司马,现已在同一条船上,不应再分彼此才是!”

刘秀说道:“广阳王之恩情,秀定牢记在心!”

刘接闻言,顿是面露喜sè,他向左右看了看,凑到刘秀近前,说道:“现在王郎已死,河北无主,大司马何不抓住这个机会,再进一步?”刘秀现在只是侯爵爵位,哪里有资格封王?所以只有刘秀坐上了皇位,他的广阳王头衔,才能名正言顺。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七十四章 王朗伏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