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代郡之乱

第四百七十七章 代郡之乱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庆出面做和事老,缓和了现场紧张的气氛。对于刘秀要入住赵王宫,这件事本身并不合规矩,但谢躬只是个尚书令,他阻止不了刘秀,也没权去阻止。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打报告,将刘秀在邯郸的‘无法无天’上疏给刘玄。

刘秀借着吕宴这件事,顺势住进邯郸的赵王宫。

对此,刘秀自己感觉倒是无所谓,他要的从来都是实的,对于这些虚的东西,他看得很轻,有或者没有,都不太重要。不过刘秀的部下们都是兴高采烈。

刘秀住进王宫里,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王,刘秀的地位提升,他们这些部下们自然也是跟着水涨船高。

另外,刘秀以前住在刘林赠予的宅子里,让部下们都不太敢花费重金去置房产。

他们自己住的宅子,总不能比主公的宅子都要大吧!现在不会再有这方面的顾虑了,哪怕他们买下全城最大的宅子,也大不过王宫。

对于此事最开心的莫过于郭圣通。

没和刘秀成亲之前,她只是真定王府的表小姐,寄人篱下,地位也高不到哪去。

现在,她是王夫人,是这座偌大的赵王宫的女主人。王宫的前宫,归刘秀管,而后宫则全都归她管。

只不过郭圣通已怀有身孕,刘秀怕她累着,特意安排许汐泠协助郭圣通,管理后宫的事务。

至于此事的引子吕宴,本以为自己的脑袋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没想到,主公不仅救下了自己,还顺势住进了王宫,更把与他相好的小宫女许配给了他。

这件事之后,吕宴的尾巴可彻底翘了起来,在邯郸城内,几乎都是横着走。人们也都知道吕宴是刘秀眼前的红人,还曾在饶阳救过刘秀的性命,即便是城中的官员,乃至军中的将官,见到吕宴也都礼让三分,这让吕宴也越发的飞扬跋扈,横行霸

道。

刘秀住进赵王宫的第三天,那位被耿况劝来的代郡太守赵永,便到了邯郸。刘秀在赵王宫的温明殿接见了赵永。

赵永见到刘秀之后,立刻呈上了刘玄送给自己的诏书。

刘秀接过诏书,大致看了一遍,心中立刻了然,刘玄这是准备给自己来个釜底抽薪,企图控制幽州,断掉自己在幽州的根基。

他放下诏书,微微一笑,问道:“赵太守这是打算奉诏,去往长安任职?”赵永急忙跪伏在地,毕恭毕敬地说道:“臣赵永,向来仰慕大王,愿以大王马首是瞻,若大王派臣去往长安任职,臣绝无二话,即刻前往长安赴任,倘若大王不愿臣去长安

,觉得臣还是可用之人,臣将即刻返回代郡,继续做代郡太守,为大王之功业,尽绵薄之力。”

他这番话,让刘秀十分高兴,赵永这么说,等于是向刘秀表明了自己的归顺之意。

倘若代郡也能归附自己,那么幽州的西面三郡,代郡、上谷、渔阳,可就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这对他进而控制其它的幽州诸郡,至关重要。刘秀连连点头,含笑说道:“眼下河北,贼军四起,民不聊生,即便幽州,亦是贼军横行,赵太守乃地方之贤能,若能守一方之太平,乃地方百姓之福,远胜过到长安任职

啊!”

赵永闻言,心头大喜,急忙向前叩首,说道:“臣谨记大王教诲!臣不应为自己之仕途,而让代郡百姓身陷险境,臣这就返回代郡。”

刘秀乐呵呵地点点头,说道:“既然赵太守到了邯郸,休息一晚再走也不迟,今晚,我于宫中设宴,与赵太守开怀畅饮。”

赵永受宠若惊,连忙说道:“大王如此盛情,实在是折煞微臣。”

刘秀仰面而笑,进一步给赵永吃下定心丸,说道:“以后代郡之事务,还要烦劳赵太守多多费心才是。”

赵永一脸正sè地说道:“请大王放心,微臣回代郡后,定当尽心竭力,为大王治理好代郡,不让大王有后顾之忧!”

刘秀大笑,连声赞好。

当晚,刘秀在王宫设宴,盛情款待了赵永。翌日一早,赵永向刘秀辞行,返回代郡。

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赵永从代郡出来的很容易,现在想回去,可是没有机会了。

连耿况都没想到,刘玄送到代郡的并不是一封诏书,而是两份,明面上的诏书,是送给赵永,调赵永到长安任职。

可同时还有一封密诏,秘密送给了代郡的桑乾令张晔,密诏中言明,倘若赵永没有奉诏行事,张晔可伺机杀掉赵永,取而代之。

只不过赵永接到刘玄的诏书后,并没有表现出异常,还欢天喜地的要去往长安。张晔怀揣着刘玄的密诏,也就没对赵永下手。

可谁知赵永在去往长安的半路上,突然改道去了邯郸,面见刘秀,向刘秀表了忠心,而后又被刘秀派回代郡,直接做代郡太守。

得知消息的张晔,迫不及待的带人占领了郡府,控制了郡城桑乾。

与此同时,他还做了两手准备,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一手是与匈奴私通,他向匈奴人许诺下重金,请匈奴出兵援助。

另一手,是与起义军五校军私通,同样是许诺重金,请五校军出兵援助。

张晔不是个傻子,虽说他能趁着赵永不在,控制整个代郡,但想以代郡一郡之地,独自对抗刘秀势力,那无疑是以卵击石。

但刘玄远在长安,不可能给予他实际上的支持,他要对抗刘秀,就只能求助于外援。

而距离幽州较近的外援,一个是北方的匈奴人,一个就是河北的起义军五校军。

张晔想得挺好,但他也犯下一个错误。如果他只求助于五校军,情况还能好一些,但他竟然求助到匈奴的头上,这是幽州诸郡无论如何也忍不了的。

幽州诸郡,长年与匈奴人作战,不知杀了多少的匈奴人,也不知有多少的将士死在匈奴人的手里,双方的仇恨早已深入骨髓,不可化解。

现在张晔引来匈奴人,进入汉地,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最先坐不住的就是上谷太守耿况。耿况向幽州各郡的郡府传书,征调各郡的幽州突骑,其一是驱逐匈奴人,其二是平定张晔之乱。

在对待匈奴人的问题上,幽州各郡同仇敌忾,纷纷向上谷派出兵马。

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上谷便集结起一直三、四千人的军队,耿况任命自己的儿子耿舒为主将,统帅上谷以及幽州诸郡的联军,出兵征讨代郡。

耿舒是耿弇的亲弟弟,说起来,耿况的这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善战,耿弇是统兵打仗的帅才,他这个弟弟耿舒,也不遑多让。

奉父亲之命,耿舒率领幽州军,从上谷郡直接突进到代郡。

由于耿舒来的速度太快,张晔重金请来的外援,五校军还没有到位,匈奴也只是派来三千匈奴军,已做试探。

如果代郡这里的战事顺利,匈奴会派出更多的兵马进入代郡,到那时,他们要的可不仅仅是钱了,而且还要代郡的土地。

代郡的匈奴军,正好碰上了耿舒统领的幽州军。

幽州军向来善战,尤其是碰到匈奴人之后,将士们一个个就像是打了鸡血,得到了buff加成似的。

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以为耿舒为首的幽州军,高举着大汉的旗帜,对在代郡相遇的匈奴军展开了猛攻。

双方的兵力其实大致差不多,匈奴军有三千多人,幽州军也是三、四千人左右,可一仗打下来,幽州军将匈奴军杀得大败,横尸遍布山野。

只此一战,幽州军斩首匈奴军两千余众,逃走者仅数百人而已。

耿舒统帅的幽州军,大败匈奴军,消息很快也传到邯郸,刘秀闻之大喜,立刻封耿舒为复胡将军。张晔最大的依仗匈奴人被耿舒打败,郡府震惊,当耿舒率领兵马,长驱直入,抵达代郡郡城桑乾的时候,张晔麾下已无兵可派,全都跑光了。张晔自知无力抵抗,光着膀

子,然后给自己来个五花大绑,出城投降。

对于张晔,耿舒倒也没客气,直接下令,斩首示众。张晔及其同党,悉数被杀,耿舒重新夺回代郡的控制权,而后,赵永才得以回到桑乾,继续做他的代郡太守。

自己能重新回到代郡做太守,太靠耿舒相助,赵永自然对耿舒感恩戴德,于桑乾盛情款待耿舒以及他麾下的将士们。张晔是死了,不过张晔在生前重金许诺过的五校军可还在,当五校军赶到代郡的时候,代郡这里的战事已经结束,张晔之乱也被耿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定,张晔许给

他们的重金,自然也没法去要了。

正所谓贼不走空,五校军都到了幽州,又哪有空手而归的道理?

代郡这里有耿舒,看起来不太好惹,五校军调转矛头,直接去攻上谷郡,打算趁着上谷兵力空虚,攻破上谷郡城,抢一把大的,然后再走。

这次五校军可是倾巢而出,由首领高扈亲自统帅,全军将士,算上随军眷属,总共二十多万人,围攻上谷郡城沮阳。耿况能培养出耿弇、耿舒这么善战的两个儿子,他自己又岂是等闲之辈?面对二十多万的五校军,耿况并不惊慌,镇守在郡城,沉着迎战,于城内征召壮丁,抵抗五校军

的攻城。

二十多万人的五校军,一连攻了五日,硬是没能打下沮阳。

连续五天的攻城,导致五校军上下疲惫不堪,可恰在这时,耿舒又率领幽州兵,回救沮阳。

在耿况和耿舒父子二人的里应外合下,五校军大败,最终仓皇退出上谷郡,一路向南逃窜。

随着五校军败走,由张晔引发的代郡之乱,才算彻底告一段落。不过此事之后,五校军和刘秀势力的仇恨也算是彻底结下了。在代郡之乱中,耿舒表现出了极高的统帅天赋,而耿舒也的确是非常善战,尤其是对阵匈奴人乃至其它蛮夷的时候,战力似乎会自动加成似的,在以后与匈奴人的征战中,耿舒也是屡破匈奴。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七十七章 代郡之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