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38章 新人加入

0838章 新人加入

天亮的时候下了一场雨,雨过之后是天晴。雨水洗净了天空,一轮旭日出现在了东方的天际,万里无云,霞光万丈。

贵阳的天气就是这么奇怪,那雨说下就下,说停就停。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这话说的就是贵州。

一场说来就来的雨让山坡变得泥泞,不过宁涛还是将武玥的墓穴挖好了,然后又就地取材,伐木给她做了一副简易的棺材,将她装棺下葬,入土为安。

敌人一场,他能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武玥留下了一些遗物,江好将她的遗物整理了一下。有一部手机,还有一只钱包,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无需宁涛交代什么,江好便开始在那部手机之中翻找线索。

毕竟是特殊事务局出身的特工,干这种事情自然是轻车熟路。

宁涛也不催她问她,他又给武玥立了一块石碑,然后用肉中枪在石碑上刻下了“则天仙子武玥之墓”的墓志铭。

“夫君,我们本来是来找武玥合作的,现在她死了,我们该怎么办?”白婧问。

宁涛苦笑着摇了一下头:“我也不知道啊,我真想不通她为什么宁愿死也不愿意跟我合作?”

青追说道:“我们追到那个神殿之中的时候,我就看见她手里拿着那块石头,也就是鬼谷丹。她早就准备好了一切,恐怕就是林清华也没有料到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或许……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宁涛说。

这只是一种猜测,武玥突然来到这里,先是求了鬼谷丹,然后又找到了金蛊子幼往久。现在看来这一切就像是一早就计划好了的,可她为什么这样做,恐怕没人能找到答案。

江好拿着手机来到了宁涛的身边:“老公,你看看这个。”

宁涛凑头过去,青追和白靖也凑了过来,盯着那小小的屏幕。

那是一张地图的截屏图片,上面用红线画了一个标识圈。

那个标识圈里的地方宁涛一点都不陌生,那是长安城外的太平观。

“她这是什么意思?”江好好奇地道。

宁涛想了一下才说道:“回长安的时候去看看,反正那个地方距离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也不远。”

他拿过了武玥的手机翻了一下联系人,可发现里面连一个联系人都没有。手机的通话记录也是一片空白,还有短信箱也是一条短信都没有。给人的感觉,这就像是一台新手机。

江好说道:“老公,你把手机给我,我拿回去让技术人员弄一下,有可能能恢复一些她删除的东西,我不一定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宁涛点了一下头,又把手机交还给了江好。

一家四口下了山坡,进了一片竹林,然后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便到了姜晓东的住处。

姜晓东没跟着去埋葬武玥,因为任往久身有重伤,还需要他照顾。宁涛一家人葬人回来之后,他正在给幼往久挑选灵材,准备炼制补气养血的丹药。其实,有宁涛给的一颗人级处方丹就足够了,可那毕竟是宁涛的丹药,作为师哥,他也想为他的师妹做点什么。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也有点说不过去。

“姜大哥,在忙啊。”宁涛打了一个招呼。

“你们都回来了,来来来,快进屋坐,我去给你们泡茶。”姜晓东很热情。

宁涛说道:“不必劳烦了,我们来向姜大哥辞行。”

武玥死了,合作不成,但至少是断了林清华一条臂膀,这次贵州之行不好说成功与失败,只能算是有一点收获吧,现在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一听宁涛要走,姜晓东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这么快就要走?我说你们不要这么着急啊,贵州的山水秀丽,你们看看这里的水水水水再走也不迟,我也好尽尽地主之谊。要是你们不嫌弃就在我这里住几天,我带你们去六盘水、黄果树瀑布看看?很壮观的。”

宁涛笑着说道:“姜大哥你就不必客气了,如果我有空我一定留下来,让你带我去看看贵州的水水水水,可是有些事耽误不得,来日方长吧。以后有时间我一定来找你,你要是有空的话,你也来长安找我,我就在大学巷里。你要是来了长安,你寻着那李瞎子按摩店,那就是我的地方了。”

姜晓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李瞎子按摩店?宁老弟你……居然做保健生意?”

宁家三个女人忍俊不已,偷偷笑了。

宁涛有些尴尬:“那只是一个招牌而已,掩人耳目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间屋子里忽然传出了幼往久的声音:“师哥,你请宁恩公进来,我有话跟他说。”

她声音还很虚弱,可院子里的人都不是正常人,都听清楚了。

宁涛对她这个“宁恩公”的称呼感到有点意外,他只是给了她一颗人级处方丹而已,并没有特别治疗。其实也不需要,因为武玥那一剑避开了她的要害,看似洞穿胸腔的恐怖杀伤,但其实没什么大碍,所以“恩公”这个称呼让他感觉有点惭愧。

“宁老弟,我带你去。”姜晓东说着就拉着宁涛的手往那个房间走去。

江好、青追和白婧跟了上去,她们也想听听幼往久想跟她们的男人说些什么。

姜晓东推开了门,但没进门,留在了门口。

宁涛走了进去。

幼往久躺在一张简陋的木床上,盖着被褥,脸sè稍显苍白。那颗人级处方丹虽然对她的伤势有着很强的治疗和滋养的作用,可她失血太多了,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将养才能恢复过来。

“宁恩公,你坐床头吧。”幼往久一点都不在乎门口站着的三个宁家的女人,还有她们那略带点杀伤性的目光。

姜晓东咳嗽了一声,似乎是在提醒他的师妹什么。

幼往久看了姜晓东一眼:“师哥,你哪里不舒服了?”

姜晓东:“……”

这木鱼脑袋啊!

你当着人家三个妻子的面请人家坐你的床头,你不怕挨打吗?

宁涛笑了笑,搬过了一只椅子坐在了床边上,开门见山地道:“幼道友,你想跟我说什么?”

幼往久说道:“宁恩公,我要跟你交朋友。”

宁涛:“……”

宁家的三个女人也个个一脸懵逼的表情。

这也太嚣张了吧?

“嗯咳!”姜晓东又咳了一声,这次更大声了。

幼往久又看了姜晓东一眼:“我说是个你啷个了嘛你要是真不舒服,你赶紧给你自个儿整点药吃。”

贵州话都出来了。

好在云贵川本一家,宁涛这个山城人听来毫无压力。

姜晓东闭上了嘴巴,不咳也不说话了。

宁涛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三个妻子。

三个女人三种眼神,江好是瞪,白婧是揶揄,青追是好奇。

而他是懵逼。

“宁恩公,我想跟着你。”幼往久又冒出一句话来。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就连青追都沉不住气了,看了江好一眼,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怎么不说话啊?

江好咳嗽了一声。

“这位嫂子,你也不舒服?”幼往久看着江好。

“我的拳头有点痒。”江好说。

幼往久好奇地道:“拳头痒,这什么毛病?”

江好:“……”

其实,换作是别的女人,比如武玥谁谁的,当着她的面跟宁涛说这些话,她早就冲上去动手开撕了。可是这个幼往久是真单纯,一点也不做作,她这个醋坛子居然穏得一逼,一点都不翻。

宁涛忍着头疼的感觉:“那个……任道友,我和你师哥是朋友,你也就是我的朋友。另外,你刚才说你想跟着我是什么意思?”

幼往久说道:“不只是我,我想带着我师哥一起跟着你,我们跟你一起干大事。”

宁涛忍不住又回头看了姜晓东一眼,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姜晓东竟然对他笑了一下。

幼往久说道:“宁恩公,你别看他啦,我师哥大事都听我的。”

宁涛忍不住笑了:“真的吗?”

姜晓东笑了笑,掩饰着心中的尴尬:“当然不是真的,不过我也想跟着宁老弟你去闯荡闯荡,所以师妹提说出来,正合我心意,如果宁老弟不嫌弃,我和师妹就跟着你了。”

“跟着我干什么?”宁涛问。

幼往久说道:“我听那个武玥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我和师哥跟着你打那个林清华,抓寻祖丹的丹灵。我师哥说你为人厚道、忠义,你抓到丹灵,炼制出丹药,给我和师哥一人一颗就行。”

宁涛只想了那么几秒钟便点了一下头:“行,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你伤养好了就来长安找我吧。”

如果只是幼往久,他大概不会答应,可姜晓东不一样,他对奇门遁甲和符文阵法很有造诣,有他加入,他也会学到很多东西。

他起身离开。

“你怎么走啦,我还没说正事呢。”幼往久叫住道。

宁涛讶然道:“你刚才说的不是正事吗?”

幼往久说道:“当然不是,我要说的事与那个林清华有关,而且是一件大事。”

宁涛像这样的,追问道:“你知道些什么?”

看网友对 0838章 新人加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