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百八十一章 严词拒绝

第四百八十一章 严词拒绝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谢躬听闻刘秀的发问,面sè一正,说道:“陛下刚刚入主长安,局势混乱,在所难免,假以时日,长安必享太平盛世。”

刘秀暗暗叹了口气,话锋一转,又问道:“谢尚书以为,邯郸比长安如何?”

谢躬一笑,朗声说道:“长安乃天子脚下,邯郸只赵国旧都,赵地之郡治,又岂能与长安相提并论。”

他二人的对话,听起来像是闲谈,实则不然。刘秀的发问有玄机,谢躬的回答也同样有玄机。刘秀问长安的局势,实则是问刘玄治理天下的能力。谢躬回答天子入主长安不久,暗指刘玄刚刚称帝,处理政务,难免有所纰漏,这都可以理解,只要时间一长,刘玄自然会对各项政务得心应手,将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

刘秀拿长安和邯郸相比,实则是拿自己比刘玄。谢躬的回答是,你二人根本没有可比性。刘玄贵为天子,你只是诸王之一,又岂能相提并论?

看得出来,刘秀的发问,是有招收谢躬之意,而谢躬直接拒绝了刘秀投来的橄榄枝,而且态度十分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谢躬死忠于刘玄,刘秀也无可奈何,他幽幽说道:“谢尚书,真吏也!可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还望谢尚书不要意气用事,三思而行啊!”“哈哈!”谢躬仰面而笑,说道:“先贤们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可先贤们又说大丈夫当宁折不屈;先贤们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而先贤们又说一马不鞴双鞍,忠臣

不事二主。有时候,下官都糊涂了,不知到底哪些先贤说的是对,哪位先贤说得是错,萧王能否为下官解惑?”

谢躬说这番话,带有戏谑之意,刘秀微微眯了眯眼睛,站起身形,向谢躬说道:“孤就不打扰谢尚书了,告辞。”

“下官送萧王!”谢躬也不挽留,随之起身,躬身施礼,跟在刘秀的身后,一并向外走去。

刘秀还没走出大厅的房门,从外面先走进来一位妇人。这位妇人面容清丽,貌美如花,气质清冷高雅,举手投足之间,透着端庄高贵之气。

两人一个往外走,一个往里进,刚好打了个照面,妇人先是一怔,而后急忙福身施礼,说道:“妾见过萧王!”

刘秀没见过这位妇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认识自己的。没等他发问,谢躬上前,含笑介绍道:“萧王,这位是内子。”

“原来是谢夫人。”刘秀听许汐泠提起过谢躬的夫人秦子婳,当时也没太往心里去,没想到,谢躬的这位夫人,竟然如此出众。

“妾听闻萧王来府内做客,特意让人备了茶水。萧王这是要走吗?”

“嗯!孤与谢尚书的事已经谈完,就不在贵府多做叨扰了,告辞。谢尚书也请留步。”说完话,刘秀又看了一眼秦子婳,走出谢躬的府邸。

目送着刘秀上了马车,在侍卫们的护卫下走远,秦子婳小声问道:“夫君,萧王这次前来,所为何事?”

谢躬轻抚着秦子婳的腰身,边往府内走,边说道:“其一,是商议魏郡之匪患,其二,萧王对我有招抚之意。”

秦子婳眼眸一闪,可是很快,她的目光又暗淡下来,说道:“夫君定是未应萧王。”

谢躬仰面而笑,说道:“知我者,夫人也!”

其实,就内心而言,秦子婳对更始朝廷,乃至对刘玄,也很失望。

正所谓打江山易,守江山难。现在,刘玄不理朝政,日日笙歌,寻欢作乐,朝纲混乱,奸臣当道,权臣胡作非为,这江山能守得住吗?

倘若夫君真能投到刘秀麾下,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出路,不过秦子婳了解谢躬,她心里清楚,自己的夫君,绝不会做出背叛天子之事。

她忧心忡忡地说道:“夫君屡次与萧王针锋相对,屡次回绝萧王之美意,日后,夫君也当小心提防萧王才是!”

谢躬哈哈大笑,不以为然地说道:“萧王的野心虽大,但现在他还不敢对我动手,起码在彻底平定河北的贼军之前,他不敢轻举妄动。”

秦子婳皱着眉头说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夫君小心一些总是没有坏处的。”

“多谢夫人的提醒,为夫心中自知。”谢躬满脸笑意地拉着秦子婳的手,走进大厅里。

且说刘秀,离开谢躬的府邸,坐进马车内,他的脸sè也随之yīn沉了下来。谢躬可以对刘玄忠心耿耿,可以拒绝他,但不应该出言戏谑他,这让刘秀的心里十分不痛快。

马车正往前走着,忽听外面吵吵嚷嚷。

刘秀敲了敲车壁。随着声响,马车立刻停了下来。刘秀撩起车窗的帘子,向外面望去,只见街道两旁的行人都在急匆匆的往前走,也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事。

他召唤道:“龙渊。”

龙渊拨马走了过来,在马上拱手施礼,说道:“大王!”

“前方出了什么事?”龙渊说道:“属下这就派人去打听!”说着话,他向身旁的一名侍卫扬下头,那名侍卫拱了下手,快马跑了出去,路过一名路人的时候,他勒停战马,向其打听前面怎么了
<br /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

侍卫向几名路人打听了一番,而后骑马跑了回来,到了龙渊的身边,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

龙渊听后,皱了皱眉,靠近刘秀的马车,小声说道:“大王,百姓们说,吕先生要被当众问斩。”

“谁?”刘秀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是吕宴吕先生!”龙渊小心翼翼地说道。

刘秀眉头紧锁,问道:“怎么回事?是何人要斩吕宴?”

“这……”侍卫们也没打听得太详细,确切的说,百姓们也只是知道吕宴要被问斩,至于是何人要斩首吕宴,百姓们也都不知道。

见龙渊回答不上来,刘秀说道:“去前面看看!”

这次吕宴,还真没犯在谢躬的手里。自从刘秀在谢躬的刀下救出吕宴后,这让后者以为自己有了萧王这座大靠山,整个邯郸城,就没有能让自己害怕的人了,哪怕犯下再大的事,只要萧王出面,也可大事化

小,小事化了。

吕宴在邯郸,都恨不得横着走,哪怕是在大街上,有看到不顺眼的人,亦是非打即骂,嚣张跋扈,无法无天。

有一日,他在街上恰巧遇到一位美貌的妇人,心中顿起邪念,带着几个小跟班,跟踪妇人,一直尾随到她的家中。

当时妇人的丈夫也在家,出面理论,言词稍稍过激一些,便让吕宴拔剑杀了。

而后,吕宴就在人家的家里,强行奸污了妇人,更狠的是,事后他连妇人两岁大的孩子都没放过,投进了井里。

等吕宴一行人心满意足的走后,妇人也投井自尽,这可以算是一桩灭门惨案。这户人家的亲戚将此事报了官,希望官府能严惩吕宴。

邯郸令,相当于省会市长,得知此案和吕宴有关,吓得也没敢私自审理,而是上报给了郡府。

别看赵郡太守和邯郸令都是谢躬的人,但他俩也不太敢招惹吕宴,可这桩灭门惨案,他们又不能不处理。

最后,还是太守硬着头皮,派出衙役,‘请’吕宴到郡府接受此案的审理。衙役们找上吕宴的时候,后者正带着一群跟班逛大街呢,听闻衙役们要带自己去郡府,吕宴当场就炸了,手指着那些衙役们,大放厥词,别说是你们,即便是太守来了,

州牧来了,他吕宴也不放在眼里。

吕宴非但不跟衙役们走,还命令手下的跟班,和衙役们打成了一团。就在双方在大街上拳打脚踢,不可开交的时候,祭遵恰巧路过这里。

看到一方是大王的眷属,一方的郡府的衙役,双方打得灰头土脸,鼻青脸肿,他不明白怎么回事,命令麾下的兵卒,将双方人们统统拉开。

祭遵是刘秀麾下将领,吕宴当然认识祭遵,看到他,吕宴如同受了多大的委屈,终于找到了主心骨似的。

他快步跑到祭遵的马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说郡府欺人太甚,以欲加之罪,诬陷于他。

祭遵可不是像吴汉、贾复、马武那种冲动易怒型的将领,听了吕宴的话,他暗暗皱眉,郡府要以欲加之罪,治罪大王的眷属?

除非是这位刚上任的太守脑子进水了,才会做出这种自寻死路的蠢事。

他没有只听吕宴的一面之词,让手下兵卒把那些衙役们统统叫过来,问了个仔细。

衙役们的说词,可和吕宴截然不同,把吕宴是如何酿成灭门惨案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向祭遵讲述一遍。

祭遵听后,简直是气炸连肝肺,挫碎口中牙。表面上,他还是不动声sè,问吕宴道:“衙役们所言,是真是假?”吕宴脸sè难看,他向左右看了看,凑到祭遵近前,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小人家中,有不少的王宫宝物,祭将军可以随小人回家中看看,倘若有祭将军喜欢的,尽管拿去!

祭遵说道:“此事之后再说,我现在只想知道,衙役们所言,究竟是真是假?”吕宴一脸尴尬地哎呀一声,低声说道:“邯郸城可是大王打下来的,这邯郸,理应是我们的天下,只是个把条人命的事,还请祭将军帮帮小人,小人一定不忘祭将军的恩情

,会在大王那里为祭将军多……”

他话都没说完,祭遵脸sè顿变,倒退两步,侧头喝道:“将吕宴给我拿下!”

此话一出,别说吕宴傻了,衙役们傻了,就连祭遵自己的兵卒们也都傻了。拿下吕宴?吕宴可是大王的眷属啊,而且还对大王有救命之恩呢!

见手下兵卒都像木头桩子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祭遵厉声喝道:“都没听见我说的话吗?”

众兵卒如梦方醒,人们互相看了看,壮着胆子,走到吕宴近前,说道:“吕先生,对不住了!”说着话,有人取出绳索。

吕宴回过神来,顿时气炸了,手指着祭遵,大声喊喝道:“祭将军,你这是作甚?我吕宴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凭什么抓我?”祭遵理都没理他,只是对手下兵卒厉声喝道:“速速拿下!”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八十一章 严词拒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