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原来我不是一般人 > 第32章 画【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32章 画【求收藏、求推荐票!!!】

  想到外面还有一个寝室的姐妹急等着用卫生间,周玲玲就是加快了穿睡衣睡裤的速度。

  但是,那从花洒喷头里面伸出来的一根根黑sè头发,就像是魔爪一般,从背后抓向了她。

  嘎吱一声!

  可能是外面肚子疼的姐妹憋不住了,猛地一下子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啊!”打开卫生间门的姐妹,看到周玲玲的身后就是大叫了一声。

  周玲玲也是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王萍,怎么了?”

  “玲玲,我,我刚才看到你身后有一团黑sè的东西……”王萍指着周玲玲的身后。

  周玲玲转头一看,发现背后除了洗浴的花洒和洁白的墙壁,什么都没有:

  “呵呵,你是肚子太疼,看花眼了吧?这么小个卫生间,一眼就能够看遍每个地方,哪有什么黑sè的东西啊?”

  王萍又仔细地看了看卫生间里面,发现刚才晃眼看到周玲玲背后的黑sè东西,真的不见了:

  “可能真是我看花眼了吧,啊……你快出来啊,我要用卫生间。”

  周玲玲连忙走出卫生间,王萍捂住肚子走了进去,将卫生间的门给关上了。

  她们两个都不知道。

  那些黑sè的头发,就躲藏在淋浴花洒的喷头里面,并且还从那一堆黑头发里面,露出来了一只血红的眼珠子,它一直通过花洒的小孔紧盯着周玲玲……

  男生宿舍308寝室。

  李木玩了一会儿吃鸡游戏,连续几个哈欠后,就把手机放在一边睡着了。

  当然,他没有关灯,经历了这么多的诡异恐怖事件,下意识心里面还是有些担惊受怕。

  黑暗本身就能在无形中带给人恐惧,有光才能让人下意识心安很多。

  睡得迷迷糊糊。

  李木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农村,回到了小时候居住的土墙瓦房里面。

  爷爷躺在院子的那张老凉椅上,穿着粗布麻衣和旧布鞋,手里拿着一个老式的细烟斗,里面装的是烟叶,就是自己用手将烟叶卷成一个小筒,放进烟斗里面点燃抽的那种。

  椅子的左边是一个铁质的茶盅。

  椅子的右边趴着一条小黑狗。

  关于爷爷,如果不是最近发生诸多诡异事件的话,李木还真的是没有想起。

  这里的想起,当然不是说从来没有思念过死去的爷爷,而是没有想起过爷爷以前说的那些话,还有爷爷那个yīn阳先生的职业。

  主要是老爷子死去的两年时间里面,李木身上也没有发生过离奇鬼魅的事情,自然就不会联想到爷爷之前说的那些话和他的职业。

  可似乎很多东西都应证了爷爷的话,现在想起爷爷的话和职业,也都在情理之中。

  “你回来啦?”爷爷从凉椅上抬头,看着走到院落边的李木。

  人有时候做梦,会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李木现在就知道,他是在做梦,梦到了自己的爷爷。

  “爷爷,我……我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说我是一个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小时候你给我喝的那种古怪的东西又是什么?”

  一口气将心里的疑惑都问了出来,他渴望从爷爷这里得到答案。

  但是,爷爷只是目光深邃地看着他,从凉椅上站起来,一句话也不说,将嘴里的烟斗也放下,转身走进了土墙瓦房的大堂。

  他愣了一下,也跟着爷爷的脚步走了进去。

  一走进大堂里面。

  他就是惊住了。

  只见爷爷跪倒在了大堂中间,面前燃烧着一堆冥纸和冥币。

  “求你保佑我的孙子李木,平平安安活过这一世!”爷爷对着大堂中间的墙壁作揖磕头,口中念念有词。

  李木抬头往大堂的墙壁上一看。

  整个人都是呆住了!

  双眼越瞪越大,倒吸一口凉气地死死盯着大堂的墙壁。

  因为,在土墙瓦房的大堂墙壁上面,悬挂着一幅画,竟然跟他在荒村凶宅大厅中看见的画一模一样。

  只不过,好像挂在他家老房子里面的画,用的不是那种罕见的金布,而是质地优良的纸张。

  画上,他李木一样穿着古代的新郎服装,坐在太师椅上,旁边站着一个浑身上下穿着大红衣服,盖着红头巾的新娘,身后还站着六个模糊的人影。

  新娘盖着红头巾,看不见她的脸。

  站在他身后的六个人也看不清脸。

  只有他的那张脸,无比地清晰和醒目。

  “爷爷,画像上的新郎是谁?是谁?”他走过去急切地问道。

  爷爷抬头,紧盯着画上那张新郎的脸,声音颤抖着:

  “他,他是……”

  轰!

  大火!

  熊熊大火突然在屋内屋外都是燃烧了起来。

  大火烧断了爷爷的话。

  也烧断了李木的梦。

  他从床上蹭的一下子半坐起来。

  脸sè惨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滴。

  看着一片灯光明亮的寝室,脑海中的思绪在翻飞。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家的老式土墙瓦房里面,也会有一张跟荒村凶宅大厅里一模一样的画?

  爷爷是两年前才去世的,那老爷子看见这幅画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他必然知道这幅画上的新郎跟李木长得一模一样。

  可爷爷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这件事情,爸妈也应该知道这幅画的存在,但他们也丝毫没有向李木说过画的事情。

  原本跪拜一幅画,就已经让人很疑惑了,可爷爷明知道这幅画上的新郎跟他的孙子长相一样,却还要烧冥纸和冥币,作揖跪拜,苦苦哀求。

  这是为什么?

  难道画像上这个“李木”,是某种可怕的存在吗?

  二十多年,李木可以确定自己在这个土墙瓦房里面从来没有看到过这幅画。

  难道是爷爷和爸妈故意藏起来不让他看见的?

  两年前爷爷去世后,他在学校读了半年书,然后回去过年,就看到家里的土墙瓦房被推倒,在原来的地基上修建了几间砖房。

  爸妈说是村上大部分人家都修了砖房,他们也想修,莫非这只是骗他的理由,真实原因是土墙瓦房遭受了莫名火灾?

  可为什么爸妈要骗他?

  后来爸妈就来到蓉城开奶茶店,一年后他们也失踪了,跟爷爷去世的时间只相隔了仅仅一年。

  猛然间。

  李木觉得爷爷的死,父母的失踪,这两件看似不相干的事情,或许有着某种隐秘的关联……

看网友对 第32章 画【求收藏、求推荐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