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56章 路人不识貂蝉

0856章 路人不识貂蝉

长达一分钟的黑暗之后,宁涛的视线里出现了模糊的景物,依稀可辨是树木和山峰。随后,笼罩视野的“薄雾”就像是被风吹走了,一切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他还在那座山坡上,只是看不见青追和镇时塔了,身上的一些衣服消失了,低语者腕表消失了,大日葫芦还在身上。

这一点都不奇怪,大日葫芦是灵古时代的法器,本就是一个过去之物,存在的时代无比久远,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渲染就能存在于过去时空。

可是,大日葫芦里面装的东西他就不敢随便放出来了,尤其是现代的东西,一旦放出来恐怕就会破坏掉这个空间的稳定,然后崩塌。

他站了起来,看了一下身上,裤子和内衣都还在,脚上也有一双天宝布制作的布鞋,可谓是全套装备。

有了上几次的尴尬经历,这次来他怎么也得做好准备。不然初来乍到的,风吹蛋蛋凉,不日星君的神威何在?

他向山坡下眺望,可是一排排高大的古木遮挡了视线,那些树木动辄需要两三人才能合抱住,树冠巨伞一般撑在头顶上,遮掩了阳光,偶尔有几缕洒落下来,却也难以驱散林间的yīn暗。

这也是一个正常情况,虽然是同一片山坡,但一个是现代的时空,一个是过去的时空,现代时空里哪里还有什么古木,但在过去时空参天的古木却是很常见的。

宁涛从山坡上往下奔跑,地形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十多分钟后,他从一片树林之中穿了出来,面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林间小路。站在小路上举头眺望,依稀可以见到一堵城墙,还有城楼和从城墙后面展露出来的木楼檐角。

那应该就是邺城,却不知道铜雀台修没修建好。

不过宁涛也不在乎这个,他来可不是专门看一眼三国时期的铜雀台的,他是来找丹灵的,顺便赚点至爱至信、至善至恶的灵魂能量。古人比现代人单纯,也容易忽悠,也更容易赚到这四种灵魂能量。

除了寻祖丹的丹灵这一个目标,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测试一下完全法力状态下的镇时塔构建的过去时空能维持多久。

他顺着小路往那邺城走去。

一段距离之后,迈过一个弯道,一条小河,一作茅屋进入了宁涛的视线。

小桥流水,屋后青竹林。

这不加任何修饰的自然画面,美得让人不想眨眼。

桥是石板桥,支撑桥的石头有点松动了,宁涛走在什么的时候石板有点晃。他从桥上跳到了河里,将支撑石板的石头重新摆放并加固了一下。

这样做虽然不会改变什么,甚至显得多此一举,可是见桥而不修,这不符合他的天生的善恶中间人的身份。遇恶当惩恶,遇善当杨善,他自己见桥坏都不修,那还谈什么杨善?

石桥修好,宁涛刚刚从河里爬上来的时候,几匹高头大马就从他身后的小路上冲跑过来,蹄声得得过了桥。

宁涛瞅了一眼马上几人,前面和后面的几骑全都是黑sè的短衣汉服,腰悬配剑,中间两骑是一个老者,一个女子,那老者五十出头的年龄,穿着丝绸汉袍,染黑sè镶红边,承托出沉稳的气质。那女子穿了一袭素白留仙裙,带着一只斗笠,斗笠上垂下了一块黑sè方巾,遮住了面孔,看不见她的脸庞,但身材却是婀娜多姿,该细的地方纤细柔软,该肥的地方丰盈大气,特别养眼。

古时候出行能有马骑,还有配剑侍卫,那老者和女子的身份显然不一般。不过,宁涛却是认不出来的,他现在就连现在是什么时空都不清楚,更何况是认出这几个古人?

几人骑马过了桥,那老者忽然轻喝了一声:“停。”

几个配剑侍卫和那个女子随即拉了缰绳,将各自的坐骑勒停。

一片嘶咻咻的马叫声。

“父亲,为什么停下?”女子出声问道。

那声音清脆悦耳,宛如莺啼,真真的玉盘滚珠的音质,要是叫几声特别的,或者唱首歌什么的,能把人的骨头都酥掉。

宁涛忍不住多看了那个白衣女子两眼,虽然看不见她的脸,可看她的身材也有一种很舒服的享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个男人走在大街上遇到漂亮的女人不多看两眼?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汉服老者从马背上下来,大步往宁涛走来。白衣女子问他的话,他似乎不想回答。

随行的几个配剑侍卫慌忙也下了马,跟着老者一起过来了。那个白衣女子没有下马,却也在马背上回头看着宁涛。

宁涛的短发其实是一个非常醒目的所在,可惜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也就不知道她此刻是个什么反应了。

汉服老者来到宁涛的身前,微微作揖,说话也客气:“敢问这位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这话有点文绉绉的味道,不过也能听懂。

宁涛也学着汉服老者的样子微微作揖,客气地道:“晚辈姓宁名涛,来自蓬莱,敢问老先生尊姓大名,来自何方?”

汉服老者说道:“老夫姓王名允,从洛阳来邺城办点公务。”

王允这个名字突然落入耳中,宁涛的身子顿时为之一震,他的视线也再次落在了那个白衣女子的身上。

王允,那不就是貂蝉她爹吗?

他有一个直觉,那就是马背上的白衣女子就是美名冠华夏的四大美女之一貂蝉!

似乎不满宁涛又看了自己一眼,而且那眼神还有点登徒子似的放光的感觉,她轻轻地哼了一声,语气有点不满:“父亲,这个人老是瞅着女儿看,品行不好,不要与他多说了,我们走吧。”

她叫王云父亲,她是貂蝉的身份已经坐实了。

王允却瞪了貂蝉一眼:“不要多嘴,老夫见这位公子气宇轩昂,一表人才,想要结交一下。”

宁涛作揖:“王大人客气了。”

“你怎知我为官?”王允一年诧异的表情。

我还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呢,知道你为官很奇怪吗?

不过这样的话也只是在心里说说而已,宁涛面带微笑,客气地道:“王大人身上有官威,有官气,我眼睛能看到,鼻子也能闻到,自然也就知道王大人是官了。”

“哈哈,宁公子真是有趣之人,老夫还要赶路,就不多聊了。老夫在叶城有一座宅子,就在青衣巷里,公子要不弃来邺城的时候,就来寒舍一叙吧。”王允说。

宁涛说道:“好的,晚辈要是来邺城,一定登门拜访王大人。”

王允转身上了马,一群人骑着马往邺城方向奔跑。

“父亲,为什么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聊谈,还告诉他我们家的住址?”马背上,貂蝉不解地道。

王允说道:“刚才我看他轻描淡写就把那桥板抱起来,你可知那桥板有多重?那石桥板起码两三千斤重,可他依然能轻轻松松抱起来,这可是盖世神力啊!这年头兵荒马乱,此人若是入伍,那绝对是一个大将之才,我有心拉拢他,就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来了。”

“原来是这样,不过他好像不是中原人……”貂蝉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不对啊父亲!”

“什么?”

“那宁涛说他来自蓬莱,蓬莱不是传说之中的仙岛吗?难不成他还是神仙不成?”貂蝉说。

“哎哟……”王允拍了一下额头,“当时只顾着说话还真没想到这一点,我看他不是什么神仙,一定是不想说实话。如果他来我们家,我再想办法问一问。”

说说聊聊,几匹马转眼就远去了。

宁涛看这几匹马和马背上的人远去,心中有一个大大的遗憾,那就是没能看到传说中的貂蝉的真容。

江好曾经变化过貂蝉的样子,但也只是一定程度上的相像而已,不可能是一模一样的人。这一点其实已经在杨玉环的身上体现了出来,她也变过杨玉环,但和他见到的杨玉环却还是有着一定的差别,更没有那种自由古人才有的神韵。

也倒是的,哪有连人家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却还能变出人家的样子的道理?虽然寻祖丹造就的新妖拥有唤醒基因的能力,可是人类的基因一直都在进化。

就在宁涛一片遐想的时候,那间茅屋的一道房门忽然打开了,一个小女孩哭哭啼啼地从房间里跑出来,结果一不小心在台阶下摔倒了。

那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穿着只有穷人才会穿的短衣汉服,蓝sè的布料已经被洗得发白,还有好几个不同颜sè的补丁,脚上连一双鞋子都没有,赤着一双脏兮兮的小脚。

“铃儿,你怎么啦?”屋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很虚弱,给人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

“娘亲,我没事儿。”女孩跟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的手掌破了,有血水渗出来,可是她却忍着没有哭出来,那眼泪花在乌溜溜的眸子里打着转,好像随时都会夺眶流出来。

“你别去了……咳咳……没钱……梁大夫不会给你抓药的。”屋子里传出了女人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剧烈的咳嗽声。

“不,我就要去……我给他跪下,他不给我抓药,我就不走!”女孩显得很固执,拔腿就往院门口跑来。

院门一开,小女孩愣住了。

宁涛面带微笑:“梁医生没有,宁医生不要钱,带我去给你娘亲看看吧。”

看网友对 0856章 路人不识貂蝉 的精彩评论